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633章633太蠢了

第633章633太蠢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要跟你决斗!”

    服部千夏挡在龙小七的面前,出坚定的口吻。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服部千夏,龙小七无奈的笑了笑。对方手里提着一把猎刀,刀刃面向自己。决斗?都这种情况了,还决什么斗?

    “吃早饭了吗?包子还是油条?”龙小七出虚弱的声音,摇摇头道:“服部千夏,收起你的伪装吧,你现在只需要挥动手里的猎刀就能把我的脑袋砍下来,为你的姐姐报仇……呵呵呵呵……咳咳咳咳……”

    服部千夏追来了,她一直都在追龙小七。现在总算追到了,面对根本没有反抗能力的仇人。的确,这个时候只要她挥动猎刀劈砍下去,就能为自己的姐姐报仇。从开始到最后,龙小七都不相信服部千夏真的有那么单纯,而即便是最单纯的人,也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在这里杀死龙小七,没有人会管,哪怕一公里多就是中国界碑,哪怕那些武警荷枪实弹。他们不能越界,甚至说亲眼看到国境线之外出现凶杀,也无法出来阻止,更不能扣动扳机。国境之外是别的国家,他们无法进入别的国家,否则会牵扯严重的外交问题。

    服部千夏慢慢的举起手中的猎刀,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住手!”界碑前,整个哨所的官兵齐声出怒吼。

    吼声雄浑肃杀,这是威慑,更是警告。他们用这种最无助的吼声警告服部千夏,倘若你敢杀人,我们必然血债血偿!

    “动手吧……”龙小七用力抬起头,露出自己皮开肉绽的脖颈。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表现的非常平静。杀人就得偿命,这一条适用于每一个人身上,只许你杀人,不许别人杀你?呵呵,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报应不爽,总会来临。

    服部千夏的眼睛里满是挣扎,一方面是浓浓的仇恨,一方面又是怜悯。这两种眼神不断的在她的眼睛里交替闪现,让她陷入为难之中。她觉得现在的龙小七太可怜了,可龙小七又是杀死姐姐的凶手,她得报仇!

    “不用可怜我,因为我从来不会可怜别人,尤其面对仇恨。”龙小七盯着服部千夏的双眼,嘲笑道:“忍者都是你这样的?武士都是你这样的?呵呵呵……”

    “武士……是神圣的,是荣耀的!我要跟你决斗,在公平的情况下决斗,所以我现在不会向你下手!”服部千夏用力点头道:“谢谢你提醒了我,不然我就会做出有辱武士精神的行为。我不会现在杀你的,我要等你的伤养好之后再跟你进行公平的决斗!我们是仇人,最大的仇人!”

    服部千夏收起猎刀,在龙小七诧异到懵逼的眼神下……

    我靠,这个妞儿的脑子有病吧?老子什么时候提醒你了?武士的荣耀?老子就趴在这里等着你杀呢,你却说我提醒你了?去你大爷的武士荣耀,要是武士都像你这个样的话,老子分分钟踏平东京。

    “你好可怜……”服部千夏蹲下来,露出怜悯的眼神。

    这是真正的怜悯,就像是看到受伤的小猫小狗一样,那眼神简直都要让龙小七崩溃。

    “我、我、我……”龙小七嗡动嘴唇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第一次被人可怜,而且还是个想要他命的女人。这个妞儿到底真傻假傻啊?纯粹就是一张白纸,没有被任何人渲染过,或者说是许多人想渲染,却至始至终没能渲染上的白纸。太纯了,太纯了,太蠢了!!!
异常生物见闻录无弹窗


    “疼不疼啊?”服部千夏关切的问着龙小七。

    “你说疼不疼?”龙小七苦笑道:“你现在不杀我,以后根本杀不了我,一定会后悔的。服部千夏,你是个好女孩,我的命现在就在这里,你想拿去就可以拿去。不用可怜我,因为我不值得可怜!我杀你姐的时候没有怜悯,一刀砍下她的脑袋,你也可以这样做。”

    服部千夏一脸伤心,可依旧摇摇头道:“可我还没有把钱还给你呢,武士的荣耀不允许我这样做。决斗是神圣的,我不能侮辱武士精神。其实我不是忍者,我是武士,真的,”

    “……”

    服部千夏伸出双手抓着龙小七的肩膀,开始向界碑拖去。她很小心的不去触动龙小七的伤口,可看到对方痛苦的脸颊之后又停了下来,努力把龙小七背在后背,吃力的向前走去。

    这一刻,龙小七的心里满是复杂的味道,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能安静的趴在服部千夏单薄的肩上。

    一步,两步,三步……身材本身就偏瘦娇.小的服部千夏并没有多少力量,背着龙小七异常吃力。可她却死死咬着牙齿,迈着沉重的不乏走出最后的两公里,站在界碑前。

    “我能过去吗?”满头汗水的服部千夏询问哨兵。

    哨兵没有说话,但是脚步却向后退了一步,身体侧过来,眼睛看着天。这是一个默许的动作,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服部千夏看不懂啊,她眼巴巴的瞅着哨兵,眼睛里满是恳求。

    “龙小七快死啦,求求你们让我背他过去吧,不然真的会死在外面的。”对方不说话,服部千夏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哨兵依旧不说话,依旧望着天。他们压根就不能多做表示,这已是底线了。虽然有点自欺欺人,可只要说出允许,性质就完全变了。

    “走过去……”龙小七出微弱的声音。

    “哦……”

    服部千夏得到龙小七的示意,这才一步踏过去,从巴基斯坦进入中国。她是背着龙小七回家的人,龙小七欠了她的情!

    “快!抢救!”连长出急.促的声音。

    刚才还不言不语看天的武警官兵们立即拿出急救包与氧气对龙小七进行抢救,这一幕看的服部千夏一阵愣。

    “都给我滚开!我要杀了这个龙小七,他敢抢老子的大肥肉!!!”

    突然,杜小花带着人狂冲而来,手里提着枪,像是看到仇人一般。

    服部千夏眼神一凛,一个闪身冲到杜小花面前,右手拔刀,用一个最为刁钻的角度狠狠向其撩去。

    “铿!”

    刀光一闪,杜小花手中的枪变成两节,枪管在空中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服部千夏的猎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杜小花全身僵硬站在那里,瞳孔狠狠收缩成最危险的针尖状:这是谁?怎么这么强悍?!

    “龙小七已经很可怜了,不准你杀他!”服部千夏出警告声。

    “你是谁?”杜小花死死盯着服部千夏。

    他有种挫败的感觉,自己竟然躲不开这个小女孩的刀,他西北杜小花竟然连对方的刀都看不到!太恐怖了,这是什么度?!

    服部千夏面对杜小花的眼神,歪着脑袋琢磨了一下小声道:“我叫……小笼包。”

    凭什么告诉你我的名字啊?你又不是我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