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576章576服部神秀

第576章576服部神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日本,名古屋。

    樱田织子的尸体静静的躺在榻榻米上,被裁决砍断的脖子已经与身体缝合在一起。那一圈缝合的伤口被一条紫色的彩带扎着,遮挡住了这唯一的残缺。她仿佛在睡觉,恬静的睡,依旧是这么美,依旧给人惊心动魄的感觉。

    数十名蒙着脸的忍者静静的站在两侧,目不斜视。他们的中间则跪着那两名带着樱田织子尸体逃出来的女忍者,面向水晶棺,面向水晶棺前一脸憔悴悲伤的中年男子。

    “织子啊,我的女儿……”中间男子轻轻抚.摸樱田织子的丝,一脸痛苦的低声道:“你喜欢玩,爸爸就给你一个杀手组织玩,可谁能想到你能被人杀死……你很任性,爸爸允许你任性,.宠.着你任性,可没想到你能任性到这种程度。唉,是爸爸害了你啊,如果……哪里还有如果?放心吧,爸爸一定为你报仇,一定把护旗兵的人头砍下来,把他全家的人头砍下来给你陪葬……我服部楚山在这里誓,一定会为你报仇!!!”

    两滴泪水从服部楚山的眼中滴落,他死死抿着嘴唇,面部肌肉因为痛苦而不停的颤.抖。死的是他的女儿,最疼爱的女儿,谁杀他的女儿,他就得让谁死!

    “八嘎!”服部楚山猛地转头,死死盯着那两个带着尸体逃回来的女忍者。

    两名女忍者向服部楚山重重点头,同时抽出刀,狠狠捅进自己的腹部,然后横向切开。

    “嗤!”

    剖腹自尽,护主不成,唯有剖腹自尽。

    女忍者连吭都没有吭一声,直到血流尽,肠子流淌出来,头颅深深的垂下,变得一动不动。她们是最忠诚的忍者,亦是最忠诚的家奴,明知道回来就得死,也得把主人的尸体带来。

    “厚葬!”服部楚山沉声道。

    他脸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威严。

    “织子!织子!……”

    一个哭泣的声音从外传来,这是一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油头粉面,快步向樱田织子的尸体跑来。可以看得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因为樱田织子是他的未婚妻。正因为是他的未婚妻,所以才不叫腹部织子,而是跟随他的姓氏。

    “滚!”服部楚山出愤怒的声音。

    “请让我再看一眼织子,让我再看一眼织子吧……呜呜呜呜……”

    “樱田君,请站在那里不要动。”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慢慢的走来,男的一脸的恬静,看起来斯斯文文,而女的……竟然长得跟樱田织子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樱田织子稍显丰润,喜欢笑;这个女孩则显得略瘦一点,眼神明亮带着婴孩一般的纯净,此时却被悲伤所充斥。

    这就是服部楚山的儿子服部神秀与樱田织子双胞胎的妹妹服部千夏,他们两个全都是忍者,唯独樱田织子不是。

    两侧的忍者看到服部神秀走过来之后,立即弓腰行礼。而服部楚山见到自己的儿子之后,同样弓腰行礼。

    “鬼半藏!”服部楚山叫着自己的儿子。

    半藏是腹部家族代代相传的名号,由上一任半藏指定下一任。
修罗剑魔吧
鬼半藏同样是名号,服部楚山没有获得名号,但是他的儿子却获得了鬼半藏的名号。所以他要向儿子行礼,或者说是向鬼半藏的传承名号行礼。

    “父亲。”服部神秀再向服部楚山行礼。

    至于服部千夏则默默的走到双胞胎姐姐的尸体前,沉默无语。她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姐姐的手,眼睛里泛着晶莹的泪光。

    “让我再看一眼织子吧,让我再……”

    “铿!”

    刀光骤然闪起,腹部神秀陡然出刀划过樱田的脖颈。

    “嗤!”

    樱田呆住了,听到脖颈向外喷血的声音,满脸恐惧的向后退两步,重重躺倒在地上。

    “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你也随着织子去吧。”服部神秀慢慢的收起刀,冲地上抽搐的樱田摇头道:“照顾好我的妹妹,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嗬嗬……嗬嗬……”

    痛苦的声音慢慢停歇,樱田圆瞪着双眼死去。

    “神秀!”服部楚山皱起眉头。

    “父亲,所有的事情我会料理,请放心。”腹部神秀点点头道:“但现在不是时候,我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您知道,我们面临一些问题,所以妹妹的事情只能先行放下。”

    “嗯,你是鬼半藏,你做主吧。”服部楚山点点头。

    服部神秀慢慢的向前走去,走到樱田织子的尸体前,低下头闭上双眼,嘴唇不断的动着。他在念佛经,为自己的妹妹进行度。可他的脸上至始至终没有痛苦的表情,所有的一切都藏在心里面,因为他是服部家族的鬼半藏。

    “唉……”服部神秀轻轻坦克口气,凝视服部千夏的泪眼道:“千夏,你是忍者,你要学会忍耐。你比织子晚出生五分钟,你是妹妹,她是姐姐,从小到大都是你让着她,你更像姐姐。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寻仇,我们需要等待。”

    服部千夏没有说话,只是在那一遍又一遍抚.摸樱田织子的手,暗自垂泪。

    “葬了。”服部神秀轻声道。

    话音落地,立刻有几名忍者走过来去抬樱田织子的尸体。可他们却抬不走,因为服部千夏死死抓着姐姐的手不肯松。

    “千夏,松开吧。”服部神秀柔声说道。

    可服部千夏摇头,泪珠一滴一滴的往下落,不肯松手。

    “千夏,松手。”服部神秀依旧柔声细语。

    然而服部千夏仍然死死抓着姐姐的手,她们是双胞胎,她们的亲密程度不是谁都能体会到的。

    “八嘎!”

    “啪!”

    服部神秀脸色骤变,狠狠一巴掌抽在自己妹妹的脸上,留下四根清晰的手指印。

    “你是忍者,忍者没有眼泪!”服部神秀瞪着自己的妹妹吼道:“你是服部家族的人,更不能如此,松手!”

    服部千夏依旧不肯松手。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女孩凝脂白玉一般的脸上,甚至都把服部千夏的嘴角抽出鲜血。

    服部千夏终于松开手,平静的抬起头,擦拭掉脸上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