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575章575染上剧毒

第575章575染上剧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哐!”

    “呼哧!呼哧!呼哧!……”

    m134重重砸在地上,龙小七彻底虚脱,坐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他的右臂几乎陷入彻底的麻木之中,鲜血顺着伤口泉水一般向外流淌。这些女忍者实在太疯狂了,完全不要命,可又比不要命还要让人胆战心惊。疯狗,对,就跟自己一样,在特定的时候呈现出疯狗的状态,逮着了就狠狠的撕咬,绝对不会松口。

    血腥味浓郁的几乎呈现实质,但现在对龙小七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他努力爬起来找到止血粉,全部倾洒在肩膀的伤口上。可血流太快,止血粉刚敷上去就被冲刷下来。

    止血粉用完了,龙小七跌跌撞撞的找到一大盒白糖,狠狠的把白糖压.在伤口上。白糖也可以止血,白糖融化后的粘稠性很大,能加快血小板凝结,形成高渗环境,减慢伤口血液外流度和流量。似乎在这个时候,白糖比止血粉更好用一点。

    “噗通!”

    龙小七重重摔倒在地上,头变得更晕,看东西也有点花。他重重躺在墙壁上,仰着头大口呼吸。

    樱田织子的尸体被带走了,这么多忍者为之拼命,最后还把她的尸体带走……这个樱田织之一定不是简简单单的红日杀手头领,因为这些忍者可不是普通的杀手。这个世界上很久都看不到忍者了,可事实上忍者一直都存在。不管是甲贺流还是伊贺流,或者武藏、甲斐、越后……全都真正存在,只是很少出现,再加上渲染,给人一种极其神秘的感觉。

    能让忍者为其疯拼命的,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红日杀手的头领?

    这一刻,龙小七升出一丝后怕,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势力。可招惹了又能怎么样?该杀的已经杀了,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还能如何?

    忍者、忍者……忍者是什么样?

    龙小七拖着虚脱的身体,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到一具还算完整的尸体前,伸手揭开对方蒙在脸上的银色布料。

    “嘶”

    看到忍者真实面目的那一瞬,龙小七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看到的根本就是一张鬼脸,那原本应该好好的脸上全都是坑坑洼洼的伤疤,恐怖无比。这应该是被毁容的,被强酸腐蚀,失去了自己的脸,最终变成这个样子。而这些忍者全都是女人,把女人的脸毁掉,从今以后无法见人,只能蒙着面做死士,做死忠……

    “老子到底惹上了谁?”龙小七出崩溃的声音。

    他真的想问个清楚,可惜死人不会说话。

    走,立刻走,马上走,有多远逃多远!龙小七清楚的意识到如果自己继续呆在这里的话,麻烦就大……不,不是麻烦大了,他肯定得死在这儿!

    强撑着站起身,龙小七顿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努力稳住身体,低下头缓解,然而在低下头的那一瞬,清晰的看到被袖箭洞穿的伤口向外流淌着黑色的鲜血。而且鲜血的味道是腥臭的,非常浓郁,甚至伤口也变黑了,还在蔓延。
封圣传说全文阅读


    毒!袖箭上有毒!

    “噗通!”

    龙小七重重摔倒在地,嘴唇白色的吓人。他感到身体一会冷一会热,强烈的恶心感袭来,连动一下都难以完成。

    女忍者的袖箭上竟然有毒,竟然……

    就在这个时候,一队人走过来。模模糊糊中,龙小七看到了一个苹果,一只手拿着苹果。在他的记忆力,恐怕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做萧何。

    “萧、萧、何……”龙小七无比费力的冲萧何伸出手。

    手里把.玩着苹果的萧何紧紧拧着眉头,冲手下的人道:“带走,把这里处理掉。”

    龙小七立刻被带走,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萧何的苦笑:小七啊小七,这次你把麻烦惹大了……你竟然把鬼半藏……

    剩下的龙小七没有听清,但是却挺清了鬼半藏三个字。鬼半藏他不陌生,那代表的是日本地下最强悍的杀手组织,由服部半藏传承下来的……

    老子果然能惹事,竟然惹了鬼半藏……呵呵呵,还有谁?还有……谁……

    龙小七都把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再给他重新来过机会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招惹日本的鬼半藏。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日本杀手组织的老祖宗!

    “侯……侯……晓兰……兰……”龙小七死死揪着萧何的衣服,念叨侯晓兰的名字。

    他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但他可以通过身体的反应判断出毒性的猛烈。在这种情况下,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侯晓兰。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好好的活下去!

    “还有两个小时就回国了,我们现在用抗生素尽量维持你的生命,如果你活不过两个小时,那么谁都没有办法。这种毒素很罕见,西医几乎毫无办法。”萧何的声音响起。

    龙小七瞪圆了眼睛,嘴角向外流淌着黑色的血丝,鼻孔与耳朵也向外面流淌同样的血丝。这些血丝散着浓浓的腥臭味,让人升出浓浓的呕吐感。

    “萧、萧、萧何……”龙小七死死抓着萧何的袖子,用微弱的声音叮嘱道:“对、对、对……我、我、我三姐好、好、好……”

    “我跟三姐没有你想的任何关系,我们只是生死之交。”萧何无奈的苦笑道:“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如果你死在半路上的话……”

    后面的话龙小七听不清了,他明明看到萧何的嘴在动,可什么都听不到。不,他看不到萧何的嘴动,因为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眼前陷入黑暗,失明又失聪。

    袖箭上的毒素太恐怖了,他是否能撑得过去都说不准。

    无尽的黑暗中,龙小七没有陷入恐怖,反而陷入极度的幸福之中。他看到自己左手搂着赵颖,右手搂着侯晓兰,左边亲个嘴,右边亲个嘴;左边摸一下,右边捏一下,爽的不得了!

    妈了个巴子的,要是能让老子左拥右抱一次,就算现在死了都甘心啊……我老婆狂野能劈一字马,小媳妇乖巧跪着像青蛙……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