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517章517龙大下落

第517章517龙大下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百分之九十九的狙击手都是为了战术的胜利而存在,他们的杀人一定是为了达成目标,也就意味着希望,杀人是为了救人。而剩下百分之一的狙击手则是为了杀人而杀人,象征的就是毁灭。或许有人说是为了钱而杀人,可不存在感情的杀人,不是毁灭是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最冷酷的职业军人、最恐怖的战争屠夫,都是具备最深厚感情的人。因为感情才蜕变,因为感情才恐怖。他们的疯狂杀.戮为的只是心中的一点光明,倘若这种人连最后的光明都没有了,那么剩下来的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毁灭。

    戴维就是象征毁灭的杀手,他的枪杀人,他的枪没有感情寄托。

    “呼!”

    龙小七俗恍若飓风冲来,在戴维的狙击射程之中冲锋。眼花缭乱的战术动作没有给对方带来多大的影响,也没能让对方的视网膜欺骗眼睛,但是却让戴维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狙击点。因为对方的度太快了,快到如果不改变狙击点的话,就会造成死角。

    于是戴维立即改变狙击点,无声无息的向南面挪动数米,一个九十度角的转身,再次把龙小七笼罩在一百三十度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一头莽撞的羔羊。”戴维出不屑的声音。

    他看得出来,这就是一个莽撞的小子。虽然度很快,虽然战术精妙,可惜太年轻。想要救自己锁定的猎物?呵呵呵……一个莽撞的小子而已,错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慢慢的端起psg1狙击步枪,戴维的食指节奏的动着,锁定住冲锋中的龙小七。他的眼睛死死眯着,浑身上下散出死神的气息,手指停止节奏的运动,慢慢的压迫扳机……

    突然,一个光源从龙小七的手中狂甩而出,在空中飞快的旋转运动。光源也随着运动呈现出环形的运动,在黑暗的山里之中刺眼无比。这道光线刺到了戴维的双眼,瞬间让他的视网膜除了能够捕捉到黑暗中的光源,对于别的东西一概看不到。

    这是正常人眼睛的最基本反应,尤其在黑暗之中,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萤火虫散出来的光点,也可以在黑暗中成为人眼的焦点所在。因为认得眼睛本来就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哪怕车堵堕.落的人,也无法违背这一条原则。

    这是一个手电筒,龙小七随身携带的微型战术手电。当戴维被这道手电光刺到的时候,立即做出规避,脸上露出一抹震惊的表情。

    他不敢相信对方可以精准的判断出自己的下一狙击点,这是不可能的,这是……震惊之后,戴维的脸上立即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如临大敌。他当然清楚一名杀手的位置被人判断出来究竟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这意味着自己将会落入对方的掌控之中。

    这个人是谁?分明是一个莽撞的羔羊,可就是这个羔羊,却能清晰的判断出自己的狙击点移动……红魔鬼?sas?也许是,这里是爱尔纳突击
韩娱重生之月光sodu
,英方部队也有参赛。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都是从英国的特种部队走出来的,只有最优秀、最恐怖的狙击手才能在顷刻间完成敌对狙击手移动的判定。

    因为他们深悉这个兵种的一切运动规则,他们懂得狙击点与狙击目标之间应该保持的角度。所有的狙击点都是以角度来完成的,根据地形选择最佳狙击角度。

    “越来越好玩了,母亲,他们已经让我彻底兴奋起来了!”戴维舔着嘴唇低声自语道:“等我回去,回去以后把我所有的兴奋都留给你……”

    这就是世界上最杂碎的狗东西,每次杀人之后都会把杀人之后所有的亢奋留给自己的母亲。而每次,他的母亲都会被蹂躏的遍体鳞伤。这是一个不该活在世上的杂碎,可他偏偏还活着。

    一个手电的巧妙运用,让龙小七冲到一棵大树下,找到了血人一般的荆棘鸟。

    荆棘鸟全身上下都是伤口,双臂与双.腿都是枪伤。那是典型的狙击弹头擦着身体而过的枪伤,呈现出爆裂的模样,触目惊心。因为不停的逃亡运动,尽管伤口进行了处理,可压根就没有多大的用处。至始至终都处于开裂状态,向外渗着鲜血。

    他是强者,如果差一点的话,弹头就不是擦着身体而过,一定会击中!

    “荆棘鸟!”龙小七抱起荆棘鸟的头。

    他没想到荆棘鸟竟然会这么凄惨,这是一个强者啊,竟然被追杀的跟一条丧家之犬一般。

    “神罚!”荆棘鸟努力睁开眼睛,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揪着龙小七的手臂出嘶哑的声音:“你的大哥,你的小哥……尼泊尔加德满都!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他们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龙小七伸手捂着荆棘鸟的嘴.巴,让他无法说出带来的一句话。因为这句话他不想听到,因为这句话他能猜到。

    “我承你一次情,你是个言出必行的汉子。”龙小七盯着荆棘鸟的双眼道:“只是你似乎有点太凄惨了,作为强者而言……跟你开个玩笑,这种场面总得轻松一点不是吗?”

    荆棘鸟笑了,伸手扒开龙小七捂着自己嘴.巴的手说道:“如果有可能不要招惹神罚,他们才是真正的杀手。但是从目前来看,你一定会跟神罚不死不休的对吗?咱们两清,谁都不欠谁的,你不用承我的情,因为这是我的承诺。我得告诫你一点,神罚这个组织不是一般……”

    “嘘……”龙小七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眯了一下眼睛道:“不要给我说那么多,如果我知道的很少,那么我就不会恐惧。当我不知道恐惧的时候,我就无所畏惧。”

    龙大与小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遭到神罚的围攻……龙小七知道了,记下了。这么久了,他终于得到大哥与小哥的下落,他得去寻找,得去营救。

    至于神罚……他可不管神罚是谁,他只知道得去找自己那个瞎了眼还不让人省心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