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436章436这是陷阱

第436章436这是陷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正片山林呈现出死寂,所有的部队都严阵以待,进入战斗状态。这个时候只要响起枪声,立刻就会变成一场混战。来到这里都是为了黄金列车,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用暴力争夺黄金列车的最后归属权。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紧张弥漫在空气之中,许许多多的人都流淌着冷汗。他们很清楚,如果混战一旦打响,不管你这支部队有多强,也会在混战中遭到前所未有的消耗。这是最可怕的,也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生的。最起码在这个时候不要生,因为一切还没有成为定局。

    “我们还没有看到黄金列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言语说道:“下面究竟有没有黄金列车?列车里究竟有没有那么多的宝藏?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们得看到才行。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幽灵兵人。我们谁都看到了幽灵兵人的恐怖,而猎……诸位,你们每一个人的智商都是高的,否则无法成为真正的精英,难道没有看出一些什么吗?这是一场戏,这是一个陷阱,猎跟幽灵兵人是一伙的,而我们就是掉进陷阱的羔羊!”

    扯淡!纯属扯淡!

    龙小七压根就不可能跟幽灵兵人是一伙的,他们是仇人,至于最后的时候幽灵兵人为什么要救走龙小七那就不得而知了。可尽管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扯淡,但是全都选择默认。当他们默认之后,龙小七就是跟幽灵兵人一伙的,就是带着他们走进这个陷阱,想要消耗或者歼灭这些国家最强的特种部队。哪怕无法消灭,也一定会消耗,一定会重创。谁让他这么做的?还用问吗?

    这就是标准的无中生有,当有人污蔑龙小七跟幽灵兵人是一伙的,当所有人都默认之后,这个假设就成为真正的阴谋。而龙小七又是中国的职业军人,那么这个阴谋的最终黑手是谁?无中生有的成立,他们不动声色的联合起来把中国方面排除在外,甚至是仇视。

    “太无耻了……”北极熊低声自语,一脸的愤恨。

    不仅是他,但凡参加这次任务的,看着龙小七成为猎的人们,都在心中大骂无耻。可不管你怎么骂,这一点无疑是最好的借口,一口黑锅扣下,哪怕之前许多人猜测龙小七跟萧何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们应该保持冷静,真的找到黄金列车再说。那么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怎么进入这座山的地下空间。我相信幽灵兵人只有一个,干掉他,再干掉猎,一切的一切都会由我们掌控。至于最后的分配……有能者居之,有没有意见?诸位有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所有人继续用沉默来回答。谁都清楚现在开战一定是最愚蠢的,当有一个人出来说出这番话,等同于缓和了紧张的气氛,把战斗向后推迟。见到黄金列车再说,没有见到黄金列车就开战,无疑是最弱智的错误。

    紧张过去了,各个特种部队的领头人开始向同一个方向聚集。他们
武道之弱者的反击笔趣阁
要在一起研究怎么进入这座山的下方,从而杀掉幽灵兵人与龙小七,最终找到传说中的黄金列车。

    而此时的龙小七则被幽灵兵人带到地下,他的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身体内受到的伤太重太重,而这个伤,几乎一大半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闪冲是对力量的积蓄与叠加,连续闪冲需要强横的身体来支撑。龙小七最多只能承受连续四次的闪冲蓄力。可面对幽灵兵人的时候,他硬生生进行了八次闪冲,直接的后果就是自己把自己重伤。

    这就好比一拳打不到人经常会把自己闪着一样,力量是自己的,可很多时候自己的力量却能形成自伤。这是正常的物理学上力的原理,并不难理解。

    软绵绵的趴在幽灵兵人的肩膀上,龙小七看到的是钢铁,闻到的也是钢铁,听到的则是幽灵兵人的双脚踩踏在钢铁之上的声音。这里仿佛是个钢铁构成的世界,虽然是地下,却并不昏暗。相反,隔十米就有一盏老式的白炽灯,把地下的世界照亮。

    这是一个典型的地下城市,或者说是地下堡垒。空间极大极大,南北大概有五公里左右,东西也最少有三公里。下面是巨大的广场,一排排钢铁制造的天桥或者横贯,或者纵深架设在广场空间上。广场空间距离天桥有二十米,天桥又距离头顶的岩石层三十米,整片空间足足有五十米,也就是七层楼那么高。

    恍惚中,龙小七看到一面巨大无比的红色旗帜,旗帜之上则是一个巨大的“卍”字形。黑色的字,被红底所衬托,给人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不,不是“卍”字,而是跟“卍”字很像的“卐”,并且左旋四十五度。这是纳粹的图标,曾几何时,代表死神的纳粹图标。

    除了旗帜之外,还有一个金黄色的鹰头。这也是纳粹的标志,虽然龙小七处于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但是这两个标志他还是能够认出来的。他知道自己到了纳粹的地下工事,这个幽灵兵人的的确确是纳粹的产物。

    纳粹兵人机械的一步一步走过天桥进入山洞,这里全都是纵横交错的隧道,就像蜘蛛网一般。但是对纳粹兵人来说非常熟悉,几个转弯之后,他打开其中一条隧道尽头的钢铁大门,蹲下来把龙小七放在地上。

    放下之后,他朝后退一步,关上门离开。

    “呃……你要对我做什么?”清醒过来的龙小七缩成一团仰躺在地上,咬牙出虚弱的质问声。

    可惜门已经关上,幽灵兵人压根就不理他,或者说这个兵人根本就不会与人沟通。问了也是白问,他要做什么谁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一定会做到。

    “呼哧!呼哧!……”

    龙小七重重喘着粗气,强忍着身体从内到外的剧痛,努力把身体翻转过来。

    “呃!!!……”

    他出痛苦的声音,从仰躺变成趴卧,突然看到远处有一双脚向他这里快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