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422章422晚上七点

第422章422晚上七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金狮伍德的忠告,龙小七完全认可,甚至说他听到蠢货两个字的时候,心里都生出一种亲近感。可人是会变的,哪怕大家本质都没变,一旦离开特定的环境进行对比的话,全都变了。

    “校长,我必须进行下去。”龙小七肯定的对伍德说道:“而且我不会跟任何人乃至任何国家合作,所以您这次怕是要失望了。”

    “我并不失望,你要知道,我的责任是猎人学校。因为我是猎人学校的校长,你是我带过的最好学员,并且我们的关系很好,所以我才会来做说客。成与不成无关紧要,我只是张开嘴,而你只是侧起耳朵听,就是这么简单。”伍德咬着雪茄,整个人靠在椅子上笑道:“你知道猎人学校的背后,为什么不愿意跟你们的背后开战吗?呵呵……就是为了黄金列车!不管哪方面拿到黄金列车,都会瞬间把对方压倒在地。也许你要说只是因为战争经济,那么你就错了。什么是经济?钱!不管战争经济也好,不管其它的任何经济形式也好,都是一个钱字。曾经你是双方开战的导火索,现在依旧是开战的导火索……小七,我感觉你挺倒霉的,竟然会被卷进这种浑水之中。”

    开战,猎人学校的背后力量,以及赵颖所在的背后力量,呈现出尖锐的对立面。他们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免开战,一个代表曾经的东征佣兵力量,一个则代表的是操纵战争经济的力量。这是一条紧密无比的锁链,佣兵卖命获得金钱,操纵战争经济力量的背后则不断的刺激战争经济的需求。

    可以这样说,整体的战争经济就是供应需求的哥俩。老大为了生意不断的开辟新的渠道,老二则不断的为老大抢地盘。老二的钱从哪里赚?打仗,一场场的战争,由经纪人进行联系分配;老大的钱从哪里来?同样是打仗,区别在于他们兜售武器弹药,控制战争生态。

    战争、武器,构成了战争经济。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两者的矛盾不会形成。战争横财,各各的,没有什么不妥。可他们更看重的则是战争之后的财富,那才是最稳妥、最长远的所在。

    在这方面上,佣兵世界与猎人学校背后的力量产生了极大的冲突,这个冲突就在于佣金的问题,也是最难以解决的问题。所有的雇用任务都是明码标价,可到了现在,佣兵已经不肯满足。他们觉得老大就是吸血鬼,不断的吸取他们的鲜血,压榨他们的生命。

    过半的战争经济环境都是老大创造的,他们掌控整个战争生态,兜售军火的同时,制定任务价格。然后再倒手给佣兵经纪人,继而佣兵团对接任务,从而达成战争经济的主体。

    而这当中,佣兵绝对是战争经济最主要的环节,可他们遭到太多的剥削,以至于战争经济不断的崩溃重组,这就是争取利益的过程。而东征,就是一个崩溃重组的重大转折。

    
女总裁的超级高手吧
钱的问题,一切都是钱的问题!

    “我不管开战不开战,那与我无关!”龙小七苦笑道:“校长,如果您有时间,请晚上七点的时候到城市广场。”

    “不,我没有时间,我只是一个说客罢了。”伍德吐出一口烟雾,凝视龙小七的双眼道:“不仅是上面的说客,而且也是你的说客。站在校长的角度上,我必须得对你做出提醒。”

    “谢谢!”龙小七用力点了一下头。

    “那么现在就没有我什么事了,对吗?”伍德站起身,看看龙小七,又看看韩虎,低声说道:“你们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祸害精,记住,如果有一天无路可走的时候,前往加勒比东海岸。我可不是帮你们,我只是站在猎人学校校长的角度,不想看到我两个敢炸掉机场的学员就那么死去。机灵点,小伙子们!”

    说完,金狮伍德转身离去。他这个说客做的很不成功,也许他根本就不是来做说客的,只是告诉龙小七一个地方罢了。加勒比海,走投物理的时候前往加勒比东海岸。

    看着伍德离去,韩虎的眼睛里闪烁出一抹敬佩之色。他得承认,这位校长的作风的确很正。不光是他,龙小七也觉得伍德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人会变的。”龙小七眯起双眼对韩虎说道:“我们早就脱离猎人学校了,我们跟伍德处于对立面。小虎子,哪怕伍德不变,我们也会变,明白吗?”

    “明白!”韩虎用力点头道:“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咱们都是接班人,他们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姐夫,说的就是这个理吧?”

    龙小七赞许的点点头,说的就是这个理。

    每时每刻,人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自己的立场与信念,在立场与信念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苍白无力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情,永远也不可能肩比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这就是立场。

    喝完咖啡,两个人慢悠悠的来到城市广场,躺在树林里悠闲自得的眯眼晒着太阳。他们实在没有地方去了,干脆提前来到这里得了。晚上七点,龙小七就得在这里做出一个决定,然后把所有想得到黄金列车的人为己所用!如果成功,这一次他耍的将是全世界,而且都是饿狼!

    傍晚六点,城市广场的人开始变多了。有情侣,有散步的老人,还有遛狗的妇女等等。每一个人都有一张面孔,都有一个身份,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都是为了黄金列车而来。这些人在城市广场里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社会,把平时几乎没有人的广场充盈起来。

    然而一切看的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没有丝毫不妥。

    晚上六点五十九分,城市广场里已经聚集了最少一百人,各种交谈,各种符合身份的声音……

    当钟楼敲响晚上七点的钟声时,整个广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连空气都为止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