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397章397幽灵兵人

第397章397幽灵兵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头曾经是地心矿业的一名员工,在里面担任中层管理。说是矿业,其实就是到处寻找宝藏的公司。包括海底打捞,以及对古文明的搜寻。他是里面非常优秀的探险家,曾经寻找到许多古老的陵墓、宝藏。可以这样说,这根本就是打着矿业公司的幌子,做着寻宝的事。

    一次偶然的机会,白头得到黄金列车的消息,立即带着同样在公司工作的妻子,以及自己的专业团队前去搜寻。他们每个人都拥有特殊的技能,装备最精良的武器,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找到黄金列车的下落。可就在这个时候,团队遭到毁灭性的攻击。

    那是一个人,一个穿着二战时期的军大衣,背着一把步枪,面无表情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把他团队将近二十个人全部干掉。甚至说都没有动枪,像是鬼魅一般出手就是一条命,哪怕里面最好的格斗人员都无法阻挡其一击之力。

    刚好那个时候白头跟自己的妻子商量接下来的事,看到这一幕之后吓的魂飞魄散。所幸他们拥有一架,在那个恐怖的家伙屠杀自己团队的时候,利用成功逃亡。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结束,当他们心惊胆战的回到公司以后,还没来得及把这件事向上面汇报,就被追到。那一晚上,整个公司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尸体,上百人的公司被屠杀的一干二净。依旧是那一个人,依旧没有开枪,依旧是面无表情。

    虽然白头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人,可他知道肯定跟黄金列车有关。他认为这个人就是守护黄金列车的纳粹幽灵,要把一切知道真相的人杀的一干二净。偌大的公司不乏好手,甚至特种部队退下来的精英也有不少,可就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幽灵的脚步。

    “幽灵?穿着二战时期的大衣?背着二战时期的步枪?”龙小七眯起双眼。

    “不,那不是幽灵,直到最后我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幽灵,而是活生生的人。”白头苦笑道:“我跟我的妻子被逼无奈才走进监狱,因为我们无法得到最好的庇护。在无法得到庇护的时候,监狱一定是最好的去处。”

    监狱是暴力机构的最重要体现,这里有士兵,有枪,有武装。如果一个人被追杀的走投无路,进入监狱避风头绝对没有问题。只要进去,监狱的武装就会成为最好的护身符。

    “兵人!”白头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身体狠狠打了一个哆嗦道:“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兵人,最恐怖的兵人。那是最好的战争机器,最没有感情的杀手!”

    “兵人?”龙小七皱皱眉头。

    他听到这个词之后,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部科幻电影,那里面没有任何感情的战士拥有同样的名字:兵人。

    “对,兵人,纳粹锻造出来的兵人。他们没有任何表情,强悍到无以复加,天生为了杀人所存在的兵人!”白头向后缩了缩身体,像是受到惊吓似
都市最强药圣sodu
的看看周围,小声对龙小七道:“黄金列车是纳粹的财富,兵人是纳粹的创造出来的,他们会一定拿走属于自己的财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俗窥视黄金列车,但是我知道没有人可以成功进入,即便进入了,也别想拿走任何东西。因为这是属于纳粹的,而纳粹……现在仍然有,也许是一个兵人,也许是一群兵人!”

    龙小七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这个时候白头没有欺骗他的必要。这一段就是他隐瞒起来的,也正是他为什么要躲进监狱的原因所在。

    正常情况下,他可以选择跟许多方面合作,因为知道位置在哪。之所以躲进监狱,是因为他不敢,真的被吓破胆了。认为自己招惹了幽灵,可以举手投足间屠杀一切的幽灵。

    “为什么要出来?”龙小七问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幽灵,那只是人而已。”白头惨笑道:“我得进黄金列车里面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就好。我是一名探险家,我的妻子也是一名探险家,我们所做的所有事都是探险,并且为之痴迷。当我知道那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得出来,就得去看一眼真实的黄金列车。可惜……我的妻子死了,死了……被兵人杀死了!”

    悔恨、懊恼、痛苦……白头的脸上浮现出种种痛苦的表情,他捂着脸深深的垂下头,出哽咽的声音。

    入狱,是为了躲避兵人;出狱,是为了能够进入黄金列车看一眼,哪怕就一眼。这就是执着,也是一种信念,因为不甘心,仅此而已。

    “听着,”白头擦擦眼泪抬起头,盯着龙小七道:“也许我根本活不了多久,也许下一刻就得被兵人干掉。所以我打算告诉你黄金列车的所在地,如果你能活下去,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帮我看一眼传说的纳粹宝藏。我对黄金没有任何渴望,我只是想做一个见证者。”

    龙小七锁着眉头,沉吟半晌道:“我不想知道黄金列车在哪了,我现在只想让我的女人平平安安。我喜欢黄金,但是我更喜欢我最爱的人!不要跟我说,我也不想知道,我……”

    “噗!”

    一颗弹头毫无征兆的洞穿白头的身体,鲜血瞬间倾洒而出。

    白头的身体僵硬了,他低头看看胸口出现的血窟窿,慢慢的瘫软,慢慢的瘫软……

    “呼噜噜……”

    血泡从他的口中流淌出来,出诡异的声音。这一刻弹头穿透木屋,精准无比的洞穿他的心脏。当人的心脏被伤到之后,能在世界上存活的最后时间只有七秒!

    白头彻底瘫软在地上,脑袋向旁边耷拉着,他用最后一丝力量伸出自己的右手,死死抓着大。腿。那双生命光泽快消逝的眼睛里带着一抹浓浓的解脱,而这解脱的光芒里,夹杂的则是对龙小七出的恳求。

    他在肯定龙小七帮他去看一眼黄金列车,也许这就是他最后的唯一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