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323章323我没做错

第323章323我没做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龙隐部队。

    这是龙小七第一次来到龙隐部队,来的却很轻松。只需要给廖少鹰打一个电话,龙隐部队的大门就随时为他敞开。这是龙家人的特权,别人无法享受到的。可龙小七却不喜欢这种特权,因为这种特权带给龙家的永远都是牺牲来到这里,龙家人就得在这里撑起一片天,哪怕撑不动了,哪怕骨头都断了,也得咬碎牙齿强撑。

    “小七,什么时候来龙隐?”一年多不见的廖少鹰开门见山就问龙小七什么时候来这里。

    他当然知道龙小七刚从猎人学校归来,更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龙小七在猎人学校打破了规则,成为建校以来唯一的猎。现在要进入龙隐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门槛,哪怕通过正常渠道,也可以在一年一度的选拔中获得进入选资格。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当年龙大就是猎人学校结业之后进入的龙隐。

    “再说吧,我现在还是休假阶段,并且……”龙小七笑笑道:“我大哥失踪了,我还得把他找回来。现在的龙大不是从前的龙大了,他的眼睛看不见,他的实力下降的厉害,我不找他,谁找到他?”

    对于龙大去了哪里,廖少鹰开始的时候还是知道的,但是现在却失去了对方的消息。

    “好,随你的便,但是我得跟你说一下”廖少鹰凝视龙小七的双眼道:“猎人学校以培训为主,龙隐却是24小时全天候作战部队,两者还是拥有很大的差距。在猎人学校,你是最优秀的,但是来到龙隐的话,一切还得从头做起。简单来说,猎人学校跟龙隐存在很大差距,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强,那就尽快进入龙隐。我所知道的就是老大一年前去了缅甸,再往后就不知道究竟到了哪里。”

    龙小七现在不进龙隐,廖少鹰并不强求。他知道对方终究会有一天走进龙隐部队大门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好,我知道了。”龙小七点点头道:“冷涛现在怎么样?我去看看他。”

    “关禁闭。”廖少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老大,我绝对不会要这名战士。他不具备成为龙的资格,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有了解战场规则到底是怎样。”

    “他怎么了?”龙小七皱皱眉头问道。

    “任务中私自脱离部队,对战友实施营救,结果……”廖少鹰摇摇头苦笑道:“救回来的是一具尸体,并且为了救他,我们的两名队员只能选择转业。你应该很清楚,战场之上遇到不可违的情况,我们通常不可能采取营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颗光荣弹,那是在不可为的情况下留给自己的。他的营救很成功,但是那名队员却选择自杀。如果他不自杀,现在就不是两个队员转业的问题了,而是又多出几具尸体……”

    战场规则,无法违背的战场规则。

    当你在任务中遇到自己的战友双。腿被炸断,追兵又紧紧咬在身后的时候,偏偏你又得在指定的时间之内到达集结点进行战斗,你会怎么做?

    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
捡个绝色美女总裁当老婆吧
营救,因为不能亲眼看到战友死去。可正确的答案绝不是营救,而是放弃!

    这很残酷,并且是最考验人性的时候,几乎没有哪个人能与人性抗争。那是跟你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吹牛,并且洗澡的时候还给你搓背的兄弟,你真的会不管不顾?

    可战场规则就得要求你不管不顾,因为他自己有光荣弹!

    特种兵的任务不是抗洪抢险,特种兵的职责不是处置暴乱、骚乱事件。他们的任务全部牵扯到尖端秘密。尤其在任务进行中,每一秒都是宝贵的,每一分钟都是珍贵的。也许营救一个人就会把整个小队陷入无法自拔的泥潭之中。这就是残酷,也是特种兵们经常要面对的考验。

    同生同死的口号固然响亮,可一边是战友的生死,一边是国家千千万万人的生死,你要怎么选择?放弃,只能放弃,不抛弃不放弃所针对的只是常规部队,对于龙隐这种部队,这句口号通常行不通。

    “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当兵,我宁愿去南方城市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也不想当兵。”龙小七苦笑道:“尤其是龙隐的兵,因为总会违背自己的意愿,总是情非得已。”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兄弟,因为不知道哪天就得看着身边的兄弟死去。珍惜所能珍惜的时间,大概这就是我们所能做到的。”廖少鹰也是苦笑着说道:“太多人梦想进入龙隐,可他们从不知道自己是否适应龙隐。我们热情,我们也薄情,甚至冷酷的如同凛冬。”

    龙隐很光鲜,很夺目,只有真正走进来的才知道这里的残忍。据说廖少鹰亲自杀过自己的两个战友,第一个是遭到了俘虏,等着他们去营救,然后一一点杀;第二个是双手双脚被砍断,舌。头被割掉,廖少鹰哭着打爆他的脑袋……

    如果能救,一定会救;如果不能救,那就只能看着他死去!

    “我去看看冷涛。”龙小七叼上一根香烟,朝龙隐的禁闭室走去。

    禁闭室远离训练场,安静无比,门口有两名哨兵看守。这是为了让里面的人能够更安静的检讨自己的问题,也是为了随时拯救自杀的人。

    有的人在禁闭室里想着想着就崩溃了,崩溃了就会选择自杀。人要求死,往往就是一刹那间的事,完全不受控制。

    禁闭室里,面容憔悴的冷涛死死盯着龙小七,像是一只恶狠狠的野兽。他的变化很大很大,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在龙隐的磨练下飞快成长。此时此刻,龙小七从冷涛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农家少年的气息,取而代之的则是冷静与凶狠。

    他跟冷锋截然不同,因为冷锋不管什么时候都保持原本的气息,而冷涛可以把自己从前的气息扔的干干净净。冷锋不善变,冷涛善变,这是他们兄弟俩最大的区别所在。

    “我没有做错!”冷涛冲着龙小七低声吼道:“因为我不会像有些人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兄弟干掉!”

    冷涛直接撕开龙小七的伤口,让血淋淋再次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