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281章281你追我逃

第281章281你追我逃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繁茂的枝叶静静的呆在那里,当龙小七狂暴的冲锋而至之后,原本的静止被绝对的度冲击,形成了相对的运动,狠狠的抽打在龙小七的身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81的每一次抽打都是一条新鲜的血痕,每一次抽打都是一次皮开肉绽的鞭笞。但是这些阻挡不了龙小七无休止的冲锋,只要人不倒下,冲锋一定不会停止

    看到目标如此疯狂的冲锋,荆棘鸟升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他的那双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流露出震撼的光芒。他敢保证,猎人学校猎的冲锋几乎可以跟强者的度相媲美,甚至都能越强者的冲锋。那是一种精神,那是一种气质,仿佛生来就是为冲锋存在,代表的是人类最强、最狂的度

    的确如此,人类的度极限在哪所有人都知道,并且所有人都清楚人的身体只能适应大家所认知的极限。不管是强者还是级强者,都无法跳出这个极限。换句话说,当龙小七达到人类极限度的时候,连级强者都无法追赶上。

    因为度极限是个死的,由人的身体决定。级强者到达这个度的极限,龙小七这个样一个战士到达人类度的极限,两者是一模一样,没有谁高谁低之分。

    “吼”

    荆棘鸟出兴奋的爆吼声,从树上一跃而下,用几乎跟龙小七相同的度向前追击。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手到擒来的家伙,可在看到对方的冲锋之后,所有的鲜血都被点燃了,男人的争强好胜源源不断的涌出。他已经看出来,龙小七最为擅长的怕是就是这种癫狂无止境的冲锋,他要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完成击溃。

    度几乎一样,那就比拼耐力。这也是强者在极限度中谁能最终获胜的唯一因素,没有人可以一直极限冲锋下去。体力都是有限的,而强者的体力必然比一个战士的体力更旺盛,并且更懂得如何有效分配自己的力气。

    鞭笞过龙小七的树枝又开始变。态荆棘鸟,再把荆棘鸟抽的满身血痕如果还有其它的方法,荆棘鸟一定不会用这种笨方法,可惜他已经没有其它办法。

    丛林太深密,如果咬不住的话,就会失去对方的痕迹。第一次抓捕成功是因为对方没有戒备,想要第二次抓住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还是猎人学校的1444,谁都知道这个家伙狡猾无比,荆棘鸟早就搞清楚龙小七的战斗风格。

    可追着追着,荆棘鸟现自己距离对方越来越远,目光几乎都追不上龙小七的身影。当这种情况出现之后,他才现自己的度根本没有对方快,也许差距只是一点,可在不间断的冲锋之下,这个一点点的差距被不断拉大,短短的十几分钟就拉开了二三十米我跑一百米用十秒,你跑一百米用九秒,那么度的差距就是一秒十米。在不考虑体力的情况下,保持度不变的情况下,一分钟之后差距多远十分钟之后差距多远

    就是这个道理,哪怕龙小七的度每秒比荆棘鸟快上1公分,微不足道的1公分。但一分钟
超级漫威副本笔趣阁
之后将会领先6o公分,也就是半米,十分钟后就会领先6米。

    追不上,根本追不上。如果随便来个人就能追上全力冲锋的龙小七,那么他这个护旗兵也算是白当了。要知道,当初赵颖看到他的终极冲锋时,都呈现出难以置信,更何况是荆棘鸟。

    再说了,龙小七这是逃命,而逃命更能激藏在身体之内的潜能。

    论到打架,也许龙小七还差的很远很远,可论到逃命的话他才是强者逃命中的强者

    “嗷嗷嗷”

    疯狂的嚎叫声从荆棘鸟的口中爆出,他高高仰起头,大张着嘴。巴,丝毫不管涌进来的风把他的嘴。巴里的液体带着溅射出去。他已经用尽了全力,两条腿上的肌肉早就绷到了极致,甚至说身体都快要无法承受如此度带来的强大压力。

    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下,他有种要爆炸的感觉,而让爆炸的感觉消失的唯一办法,就是泄。泄出多余的力量,让气息快转换,达到平衡。可即便这样,他的肺部依旧呈现出膨胀欲炸的感觉,升出一股刺痛感。

    他追不上龙小七,追不上逃命之下极限冲锋的龙小七。

    “啪”

    一根树枝狠狠抽打在荆棘鸟的额头,顿时抽出一道深深的血痕。那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额头向下流淌,遮盖住眼珠子几乎都要爆出来的眼睛,让他只能看到血红的一片。

    不相信,不服气,不甘心

    这是浑身燃烧起火焰的荆棘鸟唯一的想法,他觉得这是一种耻辱。自己已经是强者了,却无法追上前面那个最多只能达到b级战士级别的新晋猎人。如果这说出去的话,只能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当然,这种心理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那种看着仇人逃走,却无能为力,怎么都追不上的抓狂。这就好比某个男人找到了彼此相爱的女人,却被被人横刀夺爱,想要开着自己的桑塔纳去追,却现情敌开的是兰博基尼,哪怕把油门踩到底都看不到车屁。股。

    或许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却也能说明一点荆棘鸟此时的心情。

    寒号鸟是他的大哥,像是父亲一样从小照顾他长大,为了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为了他屡次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冒险。大哥死了,他又追不上仇人,这种愤恨让他身体的火焰燃烧的越来越旺,越来越凶。当这种火焰燃烧的几乎呈现出最炽烈的白色时,他额头本不是主动脉的伤口鲜血,竟然能像动脉被切断一样汹涌流淌。

    “嗷嗷”

    大张着嘴。巴,喷着粘液,眼珠子瞪的快要出来的荆棘鸟怒嚎着,右手掏出军刀狠狠朝自己的肩膀刺去。

    “嗤”

    “噗”

    一股血箭飚射而出,直射出数米之远。

    他在放血,用放血的方法让自己的身体边轻,好让自己跑的更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