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253章253雨季草原

第253章253雨季草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十余人分成三部分,呈现出前三。角的突进阵型朝着东面快前进,每一部分又分成丧一个个小三。角,用战术小队来组成标准的锯齿三。角形。这是突破力最强的战术队形,没有之一,整支部队的战术格调呈现出绝对的攻击。这是龙小七制定的战术,充满霸气,充满一无阻拦的气势。

    大概这就是个人风格原因所导致吧,龙小七作为一名护旗兵,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把冲锋放在要位置。因为那是他的根本,那是他最为见长的东西。

    茫茫草原,一望无际,到处都是深密的草丛,到处都是非洲古老而狂放的野蛮气息。这里是非洲,是文明程度极度落后的非洲,野蛮不是贬义词,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在这里,野蛮至始至终占据着主流,你所能想到的,你所想不到的事情在这里都有可能生。

    比如种族仇杀,比如屠村,比如酋长奴化制,再比如堪微的人权,无法改变的女性弱势面等等等。总而言之,当接受最正统文明教育的人来到这里之后,会感觉非洲到处都是犯罪,让人不可思议。当然了,非洲也有文明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例如南非。

    野蛮,大概是形容非洲最好的词语之一了,不管它展到什么程度,依旧跟先进的社会文明具有差异。这不是种族歧视,只是阐述一个实施,如果你在广州,如果你在那里接触的黑人比较多,了解这个寄生种族的习性,也许你也会情不自禁的说出野蛮两个字。

    “滋滋”电流声穿过,韩虎的声音从无线电中响起:“猎,猎,我是猎人45,这里除了粪便与骸骨,没有现任何人的踪迹。”

    韩虎带领三个人担任最前排的侦察兵,出部队大概五公里的路程,不断的向后方汇报地形情况以及线索情况。”

    “明白,继续侦查。”龙小七出指示。

    “收到。”

    韩虎的声音消失,继续向前行进,继续实施侦查。他们的侦查一是靠眼睛与技巧分辨草原上留出的痕迹,其次就是利用放出去的四架微型侦察机实施更远处的画面捕捉,把侦查的范围从五公里扩大到八公里,而这个八公里就是对身后部队来说最好的距离,不管遭受任何攻击,都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脱离战斗区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块缓冲地非常重要,侦察兵得确保一旦生问题,能够让后面的部队做出战术改变,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不管盖奇武装究竟有多少娃娃兵,他们所知道的就是对方拥有三千人的部队。三千人的部队看起来不是很多,可

    就这里而言,三千人的武装已经属于级大武装了。

    政府军拿盖奇武装没有办法,其它武装组织也拿盖奇武装没有办法。不是他们打不过,而是想要把盖奇武装彻底击溃的话,自己也得受到难以承受的重创。正是在这种原因下,盖奇武装展的迅猛无比,在群雄逐鹿的情况下,谁也不想跟一个疯子进行你死我亡的战斗。

    雄狮、鬃狗、角马、象群、河流、暴雨所有的一切交汇在一起,形成非洲原始草原的粗犷无比的画面。这是雨季,充满生机的雨季,所有的生物都从千里之外赶回来,在这里繁衍,在这里享受上天带给他们的最大恩赐。这是最舒服的季节,但是仅仅针对草原生物而言。

    这是繁衍的季节,这是交配的季节,领地被划分的到处都是,稍有不慎就会误入大型野兽和群居野兽的领地。对人来说,在这个季节进入非洲原始草原的危险系数比旱季进入
养玉为妻笔趣阁
高的太多。如果能够选择,所有人都想在旱季进入,不想在雨季的时候不小心进入某种生物的领地。

    只要贸然进入,就会被当成最大的入侵者,这些野兽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疯狂的向你动攻击。狮子有狮子家族,鬃狗有鬃狗家族,猎豹也成双成队,还有狒狒的族群等等等等。

    暴雨突然来临,浇灌着整个东非大草原,浇灌着寻找痕迹的猎人们。毫无疑问,这种气候条件是最为恶劣的,一场暴雨就能湮灭所有的线索,甚至连气味都失去。

    龙小七带领学员们奔袭在东非大草原,而距离此地数千里的南非,沙华与一名浑身上下充满狂暴气息的男人坐在海岸线上,享受着美好的日落,以及身穿比基尼的妙龄女郎。

    充满狂暴的男人壮硕无比,只穿着一条沙滩短裤,露出充满磅礴力量感的肌肉。他的脸型粗犷的如同野蛮的非洲部落一样,似乎至始至终都在燃烧着爆裂的火焰。这种气质让人敬而远之,似乎只要离他近一点,就能点燃这个暴躁的火药桶,让自己受到致命伤害。

    但是他对怀里的比基尼女郎却温柔无比,那双粗糙的大手灵巧无比的在女郎的身上滑过,给人一种灵动的艺术感。仿佛他摸的不是女郎,而是一副精美的画卷。

    男人的名字叫荆棘鸟,几乎很少有人认识他,可但凡认识他的都清楚这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侩子手。倘若坐在他怀里的女郎知道这双手杀了多少人的话,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露出妩媚的笑。

    “荆棘鸟,1444就在东非大草原,他们在进行一项任务。”沙华微笑着对荆棘鸟道:“这是你的机会,最好的机会。”

    “你在教唆我吗”荆棘鸟眯着一双眼睛盯着绚烂的落日道:“我得遵守规则,虽然我那死鬼大哥死的实在有点憋屈,可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处于战场规则之中被干掉,而1444依旧在猎人学校。还有一点,不能挑起战争,一旦挑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是的,一切都是规则,到处都是规则,但是我知道当年寒号鸟是怎么把你从凛冬战俘营救出来的,我更知道他是怎么把你从小抚养长大的。那是你的大哥,没有比你的大哥更亲的人了。同样,那也是我的兄弟,生死兄弟”沙华出愤慨的声音,死死盯着荆棘鸟的双眼。

    他没有看出荆棘鸟眼神的变化,却用眼角余光看到对方抚。摸女郎的手停了下来,轻轻的捏下去,慢慢的用力

    “啊亲爱的,你捏疼我了。”女郎吃疼,皱眉出痛呼声。

    “哦,抱歉,我的宝贝,刚才我在想一些事情,不是有心的。”荆棘鸟伸手搂着女郎的细腰笑道:“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决定现在就好好的补偿你,可以吗我觉得我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火焰的力量,能让你晚上快乐的嚎哭,走了,小宝贝。”

    荆棘鸟站起身,温柔的揽着女郎的腰,在沙华充满笑意的眼神中离去

    你得戳到对方的痛处,你得掀开对方的情感弱点,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个人不疯不成魔

    沙华知道,荆棘鸟一定会去东非大草原的,一定会不顾一切规则障碍寻找龙小七进行复仇的。他太清楚寒号鸟与荆棘鸟兄弟的关系了,太清楚荆棘鸟是如何尊敬他的大哥。

    这是一对苦难的兄弟,据说在小的时候,寒号鸟带着荆棘鸟逃避战乱,在没有水喝的情况下,割开自己的血管用鲜血为自己的弟弟解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