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238第238章238要给交代

238第238章238要给交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谁也不知道这件事究竟要怎么处理,总而言之,猎人学校会对这次的事件进行一个彻底的调查。  但是调查被控制在一个最小的范围之内,而接受调查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韩虎。别的学员只知道1444干掉了寒号鸟,只把寒号鸟也当成了雇佣兵。

    接受雇佣协议,是生是死那就是自己的事了。说白了,这次的反审讯考验死人太正常了,任何一名佣兵都有可能被学员干掉,而佣兵则在雇佣的特殊条件下,无法去杀任何一名学员。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保证不死的情况下,完成相对苛刻的任务。

    龙小七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韩虎也因重伤被隔离,外面的学员见不到他们,他们也见不到外面的学员。

    “屠鹰者会被视为敌人,会遭到最疯狂的报复,所以你得把你知道的一切陈述出来,否则没有人能帮得了1444,懂吗?”军官慢慢坐下来,凝视韩虎的双眼对他轻声说道:“我们不是要对付1444,而是要寻找到最终的真相,因为我们也不相信1444可以杀掉寒号鸟。”

    谁都不相信龙小七能杀死寒号鸟,然而事实却告诉所有人就是龙小七杀死的寒号鸟。他们数次进入现场进行调查,却没有现任何别的痕迹。一切的一切都把这个事实说的一清二楚,几乎可以下结论。可就是因为任何别的痕迹都没有,才让人疑虑不断。

    “你的意思是如果1444杀了寒号鸟,那么你们就会采取必要的行动是吗?”韩虎一脸不屑的说道:“先不说究竟是不是1444杀的他,就算真的是,你们的做法跟强盗有什么区别?战场之上,谁也不知道谁是干什么的,短兵相接,技不如人被杀死再正常不过。你们实在是臭不要脸,打得过就打得过了,打不过立刻一拥而上?哈哈哈……猎人学校也不过如此!”

    很明显,猎人学校真的不要脸了,最起码在韩虎看来是这样,虽然前来审讯的是猎人学校背后的势力。

    “也许你根本没能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军官摊摊手,略有些无奈的说道:“1444是猎人学校组建以来唯一的猎,没有人希望他有事,甚至说不久的将来,猎人学校或许还要以他为荣。我们进行调查是要给上面一个交代,如果这个交代含糊不清的话,那样问题才严重。在来之前,我跟伍德校长进行了沟通,我们一致认为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他把一切痕迹都抹除的一干二净。但是他却露出一个破绽,这个破绽就是寒号鸟与1444的搏杀是在踩着地雷的情况下进行的,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两个人几乎不可能完成彼此的救助。”

    “当时我处于昏迷状态,什么都不知道。”韩虎摇摇头道:“如果我能证明不是1444杀的寒号鸟,那么我肯定会去证明,但是我当时的确处于昏迷状态。”

    韩虎如实告知,他不可能去编制一个谎言证明龙小七的清白。在猎人学校这些人的眼睛里,谎言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等到谎言被揭破的时
神级复兴系统笔趣阁
候,就算不是龙小七干的,也得是龙小七干的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你要知道,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名学员,可必须得给上面一个交代,或者说是得给荆棘鸟一个交代。”军官靠在椅子上,略微有些遗憾的对韩虎说道:“倘若不给荆棘鸟一个交代,你们在猎人学校的时候自然无事,可一旦离开猎人学校的话……荆棘鸟跟他的哥哥寒号鸟不一样,寒号鸟是职业军人出身,荆棘鸟则是雇佣兵出身。”

    “都是鸟啊?”韩虎笑了,满脸的不在乎。

    可这只是表面上的不在乎,内心却充满对未来的紧张。在他苏醒的两天时间里,不断的被灌输荆棘鸟的恐怖,已经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这个家伙完全是标准的屠夫,没有任何底线可言,并且以杀人为最大的乐趣。他能成为强者,全都是杀人杀出来的。

    “没错,都是鸟。”军官耸耸肩膀道:“你可以回到病房了,这件事最好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为了你,也为了1444。”

    韩虎点点头,起身慢慢的走出房间。在走出去的那一瞬,他的脸色变得严峻无比,他真的很想问问龙小七,究竟是不是他把寒号鸟干掉的。可惜龙小七依旧在昏迷之中,安安稳稳的躺在特护病房里,一群人在那里看守。除了校长伍德,谁也不准靠近。

    海岛西面,一艘快艇堂而皇之的闯上岸停靠在那里,在猎人学校士兵的枪口之下停泊在沙滩上。

    “举起你的双手,女人!”

    “快,举起双手,让我的眼睛看到你无法触摸武器!”

    “……”

    最少十几名猎人学校的士兵由丛林之中窜出来,他们在这里实施扼守,特殊时期进行的特殊扼守。防御的不是外来侵入,因为没有谁会选择攻击猎人学校。然而他们没有等到要来的人,却等到一个脸上带着一条狰狞刀疤的东方女人驾驶快艇闯进来。

    女人压根就没有搭理这些士兵,她的右手握着一个酒壶,旁若无人的仰起头抿了一口白酒,一脸的坦然,一脸的淡定,没有丝毫恐惧。仿佛她面对的不是黑洞洞的枪口,而是烧火棍而已。

    “放下枪!”马卡斯的声音突然传来,呵斥士兵们放下手中的枪。

    这里不属于马卡斯的管辖范围,但他却用最快的度狂奔而来,额头上还带着汗水。

    士兵们得到马卡斯的命令,立即放下手中的枪,瞪大眼睛看到对方整了整衣服,径直跑到这个脸上带疤的女人面前,举起手敬了一个标注的军礼。

    “长官,原东征少校马卡斯向您报道,请您指示!”马卡斯站的笔挺笔挺,头颅高高昂起,一动不动的站在女人面前。

    “嗯……马卡斯,我记得你……我没有晚上进来算是给猎人学校面子么?稍息吧。”

    “是!”

    马卡斯立即分开双脚实施跨立,看向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灼灼的敬畏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