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149章公平公正

第149章公平公正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玩,龙小七开始玩了,他玩的压根不是俄罗斯轮盘,而是开始玩海东青了。俄罗斯轮盘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具罢了,他可没有心思在这里玩这个东西,虽然俄罗斯轮盘堪称全世界最刺激最暴力的游戏之一。

    “咕噜噜噜……”

    红酒瓶在两人之间快转动,龙小七笑眯眯的抽着香烟,海东青则一脸凶狠的盯着抽烟的龙小七。对他来说,这个俄罗斯轮盘根本没有什么玩头,他所经过的生死都已经数不清了。玩这个?呵呵,这个东西早就玩腻味了

    酒瓶旋转的度慢慢的缓慢下来,最终静静的躺在那里,瓶口朝着龙小七。

    “公平”龙小七用力咂了一口香烟,挥了一下左手的手枪大声道:“我龙小七向来都以公平著称,不管面对谁,都讲究原则和底线。道德很重要,道德标准本身就是因为而立的。问吧,我要是不回答,或者回答不出来,老子立刻砍掉一根手指头”

    龙小七一脸的光棍相,狠狠把军刀竖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海东青盯着龙小七问道。

    他现在连龙小七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当然要问了。问清楚之后,也能知道自己究竟栽在谁的手上,就算下一秒被干掉,也死的明白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龙小七冷不丁的又抽了海东青一耳光。

    “废话,老子当然是男人了,难道还要脱掉裤子给你看一下?”龙小七鄙夷的吐了一口唾沫,劈头盖脸骂道:“妈了个巴子的,下一次不要问这么弱智的问题,智商堪忧啊。继续,咱们继续玩”

    又挨了一巴掌的海东青气的咳血,真真正正的咳血。

    “咳咳咳……咳咳咳……”

    一股股血沫从他的嘴。巴里涌出来,如果不是龙小七知道对方伤势到底如何的话,还真以为这个家伙能死掉。他要是死掉了,对龙小七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唉,海总啊,不是我说你,你问的实在太蠢了。天运爷爷当然是男人了,我都看出来了。天运爷爷坐在地上日人,飞到天上日仙,窜到海里日龙,纯纯粹粹的纯爷们啊。我告诉你啊,天运爷爷日起来的话,那家伙,上天入地无所不……嘿嘿,天运爷爷,我这就给海总止血,止血,嘿嘿嘿嘿嘿……”

    古老赖抓住机会吹捧一番,看到龙小七瞪他之后,立即埋头干自己的事。

    “咕噜噜噜……”

    红酒瓶又开始转起来,一圈,两圈,三圈,四圈……酒瓶停了下来,瓶口再次对着龙小七。

    “你是中人?”海东青立刻问。

    “不是。”龙小七耸耸肩膀道:“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老子说不是就不是,继续。”

    瓶子再次转起来,而因为接连两次的瓶口都是朝着龙小七,以至于气氛变得比较轻松。但这种轻松是龙小七可以营造出来的,他在玩,慢慢的玩。因为玩这样的人得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没有过程,你永远都无法把对方玩到崩溃,玩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海东青怕死,哪怕穷凶极恶也怕死,并且比太多人都要怕死。痴迷于风水的怎能不怕死?生性多疑,每天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保镖的人会不怕死?

    只要怕死就好办,现在海东青只是一时的硬朗,等到慢慢的把他的神经调理错乱以后,就会变成一条乞讨活下去的狗

    “点子太背呸”龙小七狠狠吐了一口,转动瓶子道
古武兵王在都市txt下载
:“再来”

    瓶子第三次快旋转起来,等到停下来的时候,瓶口终于朝向海东青。

    龙小七大喜,张口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古人诚不欺我,事不过三就是事不过三啊,总算轮到老子赢一把了哈哈哈哈……海东青,老子问你,你是不是第五维度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海东青盯着龙小七,半天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透着一抹诧异,似乎奇怪龙小七是怎么知道第五维度的。

    “唰”

    龙小七操起尼泊尔军刀,抓过海东青的手,一刀下去。

    “嗤”

    一截小拇指脱离海东青的手掌,飞到旁边。伤口处的鲜血狂涌而出,疼的对方不由自主的出惨叫声。

    “啊”

    这是规则之内的,回答不出来或者不回答,就得砍掉一根手指头。龙小七很公平,这股公平的干脆劲,把古老赖吓的面如土灰。

    那是一根手指头啊,十指连心啊……

    “我最公平,全世界你都找不到比我还要公平的人。”龙小七大咧咧的对海东青笑道:“服不服?老子是不是说到就能做到?这不怪我吧?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是吧?哈哈哈哈……再来再来,老子的运气来了,下一把还得赢你哈哈哈哈……”

    龙小七像是被打了鸡血的赌徒,又一次旋转酒瓶,不停的舔着嘴唇,直勾勾的盯着瓶口。

    “停停停我靠,老子又赢了,我就说吧,我的运气来了,哈哈海东青,老子问你,第五维度组织的管理结构是怎样的?”

    ……

    “唰”

    手起刀落,又是一根手指头落地。

    海东青不回答,依旧不回答。

    “谁有龙小七更公平?没有了,谁也没有我龙小七公正公平,要是让老子去做足球裁判,指定没有黑哨假球,不然就把他们的脚趾头给砍了”

    被砍掉两根手指头,海东青疼的浑身抽搐。他再也无法保持轻松了,当瓶子再次转动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转动的瓶口,开始紧张起来。

    而他的紧张,就是龙小七想要的效果。这意味着他开始害怕了,因为害怕,所以紧张。

    “咕噜噜……”

    瓶子停下来,瓶口朝着龙小七。当海东青看到瓶口朝着龙小七的时候,长长的舒了一大口气,仿佛从地狱门口经过一般。

    “这个……我公平,你再问我问题吧。”龙小七一脸的不爽,嘟囔道:“谁让我是个有道德的人呢?”

    “你的真名就叫龙小七,是吗?”海东青盯着龙小七。

    “不是。”龙小七干脆的回答,坦然无比。

    他骗人,在骗海东青

    扯淡老子才没有骗人,老子的名字叫龙小七,是标准普通话的读音,可不是带着方言的龙小七老子很公平,不信去打听打听。

    瓶子又一次转起来,而这一次,海东青变得更加紧张,甚至额头都流淌出汗水。这个汗水不是疼痛流出来的,而是紧张,真正的紧张。

    在龙小七充满技巧的引导下,在亲眼看到两根手指头跟身体分离的情况下,他已经完全入戏了。在他眼里,这个俄罗斯轮盘的输赢,意味着他手指头的多少。

    在没有比看着自己的肢体从身上分离更令人恐惧的事了或许恐惧并不多,更多的是无法接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