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单兵为王 > 第109章109不服咬我

第109章109不服咬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烈士尸骨未寒,就有人上门逼其妹妹成婚。或许这种事在这种偏僻的山村算不了什么大事,甚至说完全是可大可小的事。但是龙小七就要把这件事做大,能有多大就搞多大。事小了反而不痛不痒的不好办,只有把事情搞大了才容易处理。

    躺在刘长顺家的堂屋里,龙小七一会哼唧两声,一会点根香烟吧嗒两口,任由刘长顺家人轮番恳求也不愿意起来。他就是要在这里装死,吃定对方了。

    “你这个无赖,如果继续躺在我家的话,我就……”

    刘长顺被龙小七的无赖折磨到再次狠,他手里操着一把镰刀,恨不得一下劈砍上去。见过无赖的,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无赖。偏偏那些后生还得怕了这个家伙,全都被龙小七一阵不要命的威胁,吓的蹲在家里不出来,打死都不愿意再插手这件事。

    蹲大牢的事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谁傻呀?好处又拿不到多少,谁弄出的事肯定算谁的。

    “呼”的一声,龙小七一跃而起,操着一根绳子甩到大梁上,麻利的挽了个绳结把自己的脑袋套进去。

    “信不信我就在你家上吊?”满脸都是鲜血的龙小七瞪着刘长顺道:“你把国家的侦察兵打了个半死,还逼着侦察兵上吊。刘长顺,我问你到底有几个胆子,怎么就敢这么横呢?老子今天只要俩腿一蹬翻白眼死了,呵呵……我不说你也知道后果是什么,对吗?”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看到龙小七要上吊,刘长顺急了,扔掉镰刀劝说道:“兄弟,有啥咱都好好说成不?你先从上吊绳上下来,咱们好好说,好好说……”

    说真的,此时此刻刘长顺连死的心都有了。在他的印象里,当兵的是不可能这么无耻的,可眼前这个当兵的就是这么无耻。偏偏他的无耻让人无可奈何,打不过,弄不走,比村上的老赖还要赖。

    “我不跟你说,跟你说没用。”绳结套着脖子的龙小七欢快的抽了一口香烟道:“我们领导会为我做主的,地方政府会为我做主的。你堂哥不是什么玩意的秘书吗?还有你那谁不是什么所长吗?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给你撑多大的腰,我倒要看看最后怎么收场,嘿嘿。”

    龙小七惬意的喷出一口烟雾,咧嘴笑的欢乐无比:老子就是在这里装死,老子就在这里挂着上吊绳,不服吗?不服来打我呀,不服来咬我呀!

    “你是我爹!你是我亲爹!”刘长顺抱着龙小七的大。腿嚎道:“亲爹,下来吧,下来吧……”

    “啪!”

    龙小七一脚把刘长顺踢倒在地上,张嘴把烟头吐掉,光棍无比的要开始上吊。

    这个货一边上吊一边嗷嗷叫道:“让你碰我,让你碰我,老子现在就死!等会人来了,我看你刘长顺怎么交代!我是国家的人,我被刘长顺逼死在这里,只要我死了,你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死人啦!死人啦!”

    龙小七鬼哭狼嚎,把刘长顺逼的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不停的给自己的亲戚打电话。

    晚上9点钟,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
弃女逆袭攻略无弹窗
人带着两个人匆匆赶到村里,与刘长顺在路口一阵交谈之后,背着双手走进来,看着把上吊绳当秋千的龙小七。

    “还有组织纪律吗?”中年人眼睛一瞪,摆足了官威吼道:“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给我下来!我是镇办公室副主任刘长远,代表镇政府来的!”

    一般而言,领导秘书通常兼任办公室副主任。这个自称刘长远的也就是镇长秘书了,上来一阵官腔,想用平时的威风把龙小七这个肩膀上扛着列兵军衔的小兵震住。

    龙小七瞪着刘长远,双手一张,再次上吊。

    “上吊?”刘长远吆喝道:“老子今天就看你给我上吊,我倒要看看你是真敢上吊还是假敢上吊!在我面前还敢给我来这一套,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知道深浅!”

    威风果然很足,镇领导身边的人果然更有底气!

    “好一个秘书啊!官威不小!”门口传来洪亮的声音。

    几名身着军装的现役军人和武装部一众领导赶来,出愤怒的呵斥声。

    看到来人,龙小七立即扔掉上吊绳朝外跑去,哭天喊道道:“长!你们要给我做主啊,呜呜呜呜……我快被打死了,还被刘长顺刘长远兄弟俩逼着上吊,长啊,我可算看到娘家人啦……呜呜呜呜……”

    满脸都是鲜血的龙小七哭嚎着,向外跑的时候狠狠装上刘长远,一肘子戳在对方肋部。

    “嘭!”

    这一肘子结结实实,顿时把刘长远撞倒在地,疼的抱着肋不打滚。

    武装部的领导与当地部队的领导猛一看到满脸都是鲜血的龙小七,立刻愤怒了。虽然他们不是一个部队,可这是部队的兵。一个部队的兵来把战友的骨灰送回家,却被打的满脸鲜血,还被逼着上吊虽然那根上吊绳只是龙小七荡秋千用的。

    护短啊,部队的人都是护短出名的。

    “混账!反天了!把他们都给老子绑起来!”军官怒声下令。

    几名士兵二话不说,直接把刘长远与刘长顺结结实实的绑起来。

    “我是镇上的办公室副主任,我是国家公务人员,我是……”

    “啪。啪。啪!……”

    一顿巴掌把刘长远抽的眼冒金花,躺在地上半天都没缓过劲来。

    “我管你是谁!”武装部长咬牙切齿道:“我只知道这里有一位烈士,我只知道这个兵是把我们的烈士送回家的!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把人往死的打?好好好,很好!”

    “长,我战友死了,尸骨未寒呢,刘长顺和刘长远就跑到我战友家要把人家的妹妹抢走!强抢民女啊,呜呜呜……我都不知道我们当兵为了啥,生里来死里去,牺牲以后家里还要碰到这样的事……我就是说两句公道话,告诉他们那是烈士家属,可他们说烈士是个鸟毛啊,尸骨未寒,烈士尸骨还未寒啊,还有没有天理啊!!!……”

    龙小七哭天喊地,抓着屎盆子狠狠扣在刘长顺头上,顺便捎上刘长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