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六三章 睿王爷,奴才给您报仇啦!

第一六三章 睿王爷,奴才给您报仇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仪真。

    “快,快,圣驾至!”

    仪扬运河两岸,同时响起了无数激动的喊声,紧接着不计其数密密麻麻排列的军民,全都匆忙跪倒叩在地,同时高声山呼万岁。

    在他们前方仪扬运河狭窄的河道上,仿佛无穷无尽的一艘艘内河漕船缓缓顺流而来,最前方一艘飘扬着十二面龙旗的六百料大漕船上,一顶黄曲柄盖伞竖立在正前方甲板上,一个身穿红色龙袍头戴银色笠盔,背后披着猩红色披风的身影负手而立,用傲睨的目光扫视两岸。

    大明皇帝陛下驾临仪真。

    当然,只是路过。

    从扬州进长江去南京这时候实际上更多走仪扬运河,这是淮盐南运的最主要通道,而瓜洲则更多是下游北上的船在走,另外这时候的瓜洲也不是现代瓜洲,古瓜洲城原本历史上清朝就塌进长江了,杨丰是从北而下去南京,走仪扬运河少走一段逆流河道当然最好了,

    不过他此行已经不需要再打南京城了。

    实际上他第一站也不是去南京。

    李自成已经撤出南京,正在全力向上游进攻,而郑成功的长江浮桥也已经建成,西路军正源源不断渡过长江,双方的决战即将在当涂与芜湖之间展开,这可以说是为大明持续多年乱世,画上一个最后句号的决战了,这一战之后剩下的也就只是一些收尾工作了。李自成西归的大军总兵力实际上只有五万余人,他的军队水分实在是太大,当初拥兵百万的大顺永昌皇帝走到今天,也就只有这五万人还在追随着他了,不过这五万人可都是真正百战之余,郑成功所部只有两万,能否挡住他们的全力进攻还不好说,杨丰必须以最快度赶去增援。

    所以他暂时不会进南京的。

    “朕亲统大军讨逆荡寇,光复南京,祭扫孝陵,地方百姓各安其职无须惊慌,附逆官员自待罪,反正诸军维持秩序,待朕破贼归来另行处置!”

    紧接着皇上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响彻两岸,纵然相距一里也能听见。

    “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万岁声紧接着响起。

    在这喊声中皇上的船队顺流而过,下游河口处的船闸全部打开,此时已经是秋季长江水位下降明显,甚至还略微低于运河的水位,顺流而下的船队在陡然转急的水流推动下,由杨丰的座舰为就像最后冲刺般在加中直接冲进了浩荡长江……

    那是什么?

    几乎就在同时,梁诚的手向前一指喊道。

    紧接着杨丰看到了下游斜对自己的江面南侧,三艘正在逆流缓慢而上的三桅大帆船,还有它们桅杆顶部飘扬的三色旗帜,还有旗帜正中那个近似菱形的符号。

    “荷兰东印度公司?”

    杨丰背着手饶有兴趣地说道:“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这的确是个意外收获。

    三艘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上,那些船长和水手看着仿佛无穷无尽般,从这个小小的河口不断涌出的一艘艘战船,一下子也乱了手脚,各自右舷的炮门以最快的度打开,就连里面总计三十多门大炮都推了出来。不过这并没什么用处,明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虽然这些漕船都比它们小得太多了,而且不是战船,但问题是船上满载着炮兵,那一门门固定在甲板上的各种口径火炮也在炮兵操作下,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它们。

    “告诉他们,未得朕之允许就进入长江属入侵,立刻停船等候处置!”

    杨丰冷笑着说。

    此时涌出仪扬河的明军漕船总数已经过三十艘,其中十艘上载着火炮,这些炮兵船都是专门改装的四百料大船,前后甲板上各有一个特殊的火炮固定位,本身就可以在必要时候充当对岸支援,此时十艘船上二十门十二磅炮全部对准了三艘武装商船,而且后面同样载着大炮的漕船还在一艘接一艘不断驶出,那三艘武装商船上荷兰人警惕地盯着这边,同时不断向南靠。

    紧接着杨丰座舰上的旗语出,一艘小型哨船立刻驶离船队靠近过去。

    半小时后它回来了。

    “陛下,他们说只是来南京做生意的,因为之前闯逆占据南京无法与朝廷官员联系,所以只好冒昧而来,若陛下不允许他们到南京去,他们愿意立刻掉头驶离长江返回海上。”

    前去联络的军官说道。

    “想得倒不错,这长江可不是莱茵河,难道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杨丰说道。

    “去告诉他们,停船投
超级微信吧
降,否则就击沉!”

    紧接着他说道。

    借助着水流的度,此时驶出仪扬运河的漕船总数已经过百艘,其中三分之一带着火炮,六十多门大炮对三艘武装商船形成绝对的优势,而且后者所载的火炮,绝大多数都是九磅甚至六磅炮,十二磅炮的数量都不多,但明军绝大多数都是十二磅炮,唯一的问题就是明军的漕船相对于这些数百吨排水量的三桅武装商船还是太小。

    “那就是北京的皇帝,如果打死他,我们给你一百万两。”

    就在杨丰说这话的时候,距离他不到七百米外,荷兰武装商船郁金香号上,龚鼎孳遥指着他对船长菲利普说到。

    “不,太冒险了。”

    菲利普摇了摇头说。

    “再说我也不认为他们都打到南京的情况下,你们还会有这样的支付能力。”

    紧接着他耸耸肩说。

    他带着这三艘武装商船是在宁波进行贸易的,然后在当地合作商介绍下和代表南京大顺皇帝的龚鼎孳见面,后者提出了借兵守长江,而且开价是把台湾澎湖都给他们,另外允许他们在舟山设立类似澳门的居住地,此外还有就是借兵费,这个可以另外到南京再谈。这样的好事他当然不能错过,他们的主要贸易都来自江浙一带,如果能够帮助顺军守住长江,那么以后肯定会获得贸易上的特权,从而彻底压倒主要对手葡萄牙人,虽然他实际上没权力代表公司做出这么重大决定,但却并不妨碍他到南京来看看情况。

    然而却没想到情况是这样。

    如果说明军还没打过长江那么这笔交易可以考虑,但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

    “不是南京给你,而是兴京的大清皇帝陛下给你。”

    龚鼎孳笑着说。

    “您的身份很有趣呀?”

    菲利普似笑非笑地说。

    “但那样就更不行了,那位据说已经只剩下很小一片山区的皇帝陛下拿什么支付,更何况他就算不支付这笔钱,那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很显然您的信誉不值一百万。”

    紧接着他说道。

    “支付能力你不用担心,大清皇帝陛下有足够的银子,虽然他已经失去了辽东的土地,但数十年间大清三代积攒的黄金白银,可早就送到兴京的金库里面了,一百万两还不算什么大数目。至于信誉问题,难道现在的大清皇帝陛下不正需要你们的帮助吗?他需要大炮,他需要新式鸟铳,需要一切让他重新崛起的东西,试问在北方,还有谁能够把这些东西运输到图们江口呢?只有你们在出岛的船队可以,那么你还需要担心陛下的信誉吗?”

    龚鼎孳说道。

    “你不是汉人吗?为什么对鞑靼人如此忠心?”

    菲利普饶有兴趣地问。

    “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圣主明君!”

    龚鼎孳一脸正气地说。

    “不行,我不能答应你,我们投资的是胜利者而不是失败者,无论你们给我们多少银子,都无法弥补我们失去同这个国家贸易造成的损失。”

    菲利普摇了摇头说。

    很显然他是个聪明人,他愿意与龚鼎孳合作的基础,只在于江南丝绸茶叶产地控制在顺军的手中,对他们来说帮这些人守住长江会获得额外好处,但如今大明皇帝陛下都打过长江了,那么丝绸茶叶产地也就控制在这位皇帝陛下手中了,就算打死这位皇帝,也依然会让东印度公司因为这个帝国的愤怒而被驱逐,龚鼎孳无论出多少钱,也弥补不了这种损失,毕竟东印度公司的存在至少一多半价值,就在于同中国的贸易。

    “好吧,你应该不会把我交给他们吧?”

    龚鼎孳无奈地说。

    “当然不会,虽然我们的交易不成,但我依然很期待和您身后那位皇帝陛下展开贸易。”

    菲利普笑着说。

    “那就多谢了!”

    龚鼎孳说道。

    紧接着他叹了口气,意兴阑珊地走下尾楼,菲利普没有再看他,而是盯着正再次驶来的那艘小船,龚鼎孳却没有进船舱,而是直接走到船舯甲板上,那些正在紧张盯着明军的水手没人去注意他,就在他走到一门甲板炮的旁边时候,骤然间一头撞向了炮手,还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他就一把夺过了点火杆。

    “睿王爷,奴才给您报仇啦!”

    他就像疯了一样吼道。

    紧接着他将火绳杵进了点火孔。

    这门恰好指向杨丰的大炮骤然间喷射出炽烈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