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三一章 三十万人齐解甲

第三三一章 三十万人齐解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随着王聪儿率领四千骑兵在无数欢呼声中进入北京,这天下基本大局已定。

    就连那些士绅都停止了抵抗。

    他们已经绝望了。

    尤其是当两天后,圣教军第三镇四个步兵旅,一个炮兵旅,浩浩荡荡开进北京后,那些肩扛上刺刀的步枪拖着一门门大炮,迈着整齐划一步伐的红衣士兵,彻底震慑了所有还心存不甘的家伙,这样的军队是根本无法抵抗的。

    既然无法抵抗,那就只能投降了。

    大清临时皇宫內。

    “万岁爷,礼亲王回来了!”

    福长安匆忙跑进来喊道。

    正枯坐在正堂的永瑆眼睛立刻一亮,急忙站起身迎到门前,福长安和礼亲王永恩正好进门,永瑆一把抓走了永恩的肩膀,迫不及待地问道:“快说,那妖人是怎么说的?”

    呃,永恩是去请降的。

    他们不请降也没别的出路,这时候除了人什么都吃完了,粮食,马匹,所有能吃的都没了,而且那些奴仆要么杀着吃了要么跑了,现在那些饿红了眼的家伙,都已经开始杀那些老弱了,一个个都跟饿急了的野狼一样,尽管还不知道援军的消息,但被这一幕吓坏的永瑆还是瞬间崩溃。他一个书法家哪见识过这个呀,整个都变成野兽窝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连他都得被吃了,反正他这皇上也没什么人搭理了,就连他都一天多没怎么吃东西,倒不是说没人给他送吃的,而是他真不敢吃那东西,最后还是那个老管家有经验煮了根皮带给他充饥,可怜从小锦衣玉食的永瑆居然觉得皮带都挺好吃。

    可皮带也没了啊!

    在饥饿面前什么尊严也都拉倒了。

    “万岁,那妖孽欺人太甚了!”

    永恩跪倒哭着说。

    “那妖人说咱们投降可用,但所有男人无论老幼都得净身,他是铁了心要绝咱们的根啊!”

    紧接着他说道。

    永瑆和福长安倒吸一口冷气。

    “就跟那些太监一样?”

    永瑆用颤抖的声音说。

    “倒是没那么狠,只是和劁猪一样把两个蛋蛋劁了,并不是全割掉。”

    永恩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永瑆如释重负般说道。

    “呃?!”

    永恩傻了眼。

    “礼亲王,那妖人在南方不是早就那么干了吗?现在咱们走投无路,去求着他投降,那肯定少不了这一条,至于说绝咱们根什么的,那个就都不要再多想了,咱们当年把老朱家不也都几乎杀得绝了根吗?那朱慈烺七十多了都抓出来千刀万剐呢!这就是报应啊!咱们当年把那老朱家都斩尽杀绝,现在那妖人把咱们绝根,这就是报应啊!都认命了吧!”

    永瑆说道。

    “万岁,要不咱们再坚持几天?”

    福长安纠结地说。

    他今年才三十啊,他不想这么快就失去那俩东西。

    “你还等援军啊?那援军要能来早就来了!到现在还没来,要么直接就没来,要么已经被打回去了,再说他们就算来了能有何用?能打得过外面那些虎狼之师吗?你们要是还想坚持那就坚持吧!朕是坚持不下去了,把那妖孽的要求告知军民,另外告诉他们朕将投降,至于他们自己选择吧,这大清,也就算亡了!”

    永瑆长叹一声说道。

    “万岁,咱们不能降啊!”

    永恩悲怆地喊道。

    永瑆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带着一身落寞走向正堂。

    在他身后一片哭声。

    第二天上午。

    “仙尊,您快到西安门看看!”

    石香姑兴冲冲跑进杨丰卧室,一边喊着一边跑到床前,紧接着里面一个枕头飞出来,正骑在杨丰腰上的王聪儿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她,吓得石香姑赶紧躲到一个柜子后,杨丰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把王聪儿拔下来,然后眼睛一瞪喝道:“还不快来伺候着穿衣服!”

    “哦!”

    石香姑老老实实地走上前。

    然后在王聪儿满脸杀气地注视下,战战兢兢地伺候着仙尊穿好衣服。

    战场上杀人无数的王聪儿,很轻松用她的杀气震慑了杨丰的后gong,哪怕石香姑这种同样杀人不眨眼的,在她面前都得低着头,毕竟她那点手段在这种指挥千军万马,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大将面前真不够看,就在她伺候杨丰穿好衣服的时候,王聪儿也恢复了正常,自己穿好衣服,恨恨地瞪了石香姑一眼说道:“要是没什么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剑道邪尊Ⅱ无弹窗
   他们略微整理之后,紧接着跟石香姑一起出去,上马直奔西安门,到达西安门时候整个皇城西城墙上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在一片叩拜声中杨丰三人登上城墙。

    “算你走运!”

    看着外面的一幕,王聪儿对石香姑说道。

    在西安门外的大街上,跪着数百名旗人,全都是满清的王公大臣,一个个大冷天光着膀子,双手绑在背后叩首在地上,最前面的正是永瑆,他和自己的大臣们一样,光着膀子双手绑在背后哆哆嗦嗦地跪在寒风中,而在他们后面的大街上,一队队清军正默默把各种武器扔成一堆,然后老老实实跪倒在街道两旁,在他们后面更多老弱妇孺走出来跪倒在地。

    “还玩肉袒面缚呢!怎么没牵只羊来啊!”

    杨丰笑着说。

    可怜永瑆要是还有羊也不至于投降啊。

    “仙尊,如何处置?”

    王聪儿问道。

    “命令各军进城,把男的全部押往通州大营,该给他们吃给他们吃,这些人以后都有大用处,别让他们饿死了,至于女人留在城内,另外安排一队人去占领各处官衙,尤其是那些储存财物的仓库,再把几个王府贝勒府尤其是和珅家抄一遍。不要抄那些乱七八糟东西,只抄现银和黄金,等抄完之后打开各处城门,里面的一切任凭外面义军取之,包括那些旗人的女人也一样,我既然承诺过他们,就要履行承诺,你们维持好秩序,禁止为抢东西而自相残杀,有敢违令者杀无赦!”

    杨丰说道。

    “三十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吆!”

    突然间下面传来一声悲怆的喊声。

    杨丰意外地向那声音望去。

    然后,然后就什么都没发生!

    “我还以为有谁站出来给我一枪呢!”

    他笑道。

    两旁立刻一片哄笑。

    很显然这些旗人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勇气了,哪怕明知道投降会被割蛋蛋,他们也不敢反抗,这些人默默地跪倒在外面。

    紧接着王聪儿指挥第三镇的四个步兵旅和一个骑兵旅,另外还有新组建的第九镇,也就是林清等人和从义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这些人编成了第九镇,只不过燧发枪很少,绝大多数都是火绳枪和长矛,这两个镇的士兵进入内城,将所有旗人中的男人不论老幼统统抓走押往通州,那里的通州大营正好可以给他们当集中营,反正这些人想跑也没处跑,然后在那里做手术,做完手术直接押往南京。

    至于女人留在城内。

    那些旗人依旧没有反抗,老老实实任凭圣教的士兵把他们押走,然后每人在朝阳门口领个大白馒头,一边贪婪地啃着一边走向通州。

    这些已经饿得什么勇气都没有了,虽然要割蛋蛋,但总比饿死要强,说到底在雷鸣般的饥饿面前,不只是良知的呐喊如蚊呐,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如此,除非是真正的英雄,否则很难对抗这人类最本能的冲击,但很显然这些早就废了上百年的家伙们不是英雄。

    就这样在西安门上杨丰的注视下,进入内城的圣教军迅速押走了所有旗人中的男人,然后给城内同样饿得奄奄一息的女人发馒头,并且分开迅速控制官衙,同时进入那些主要王公贵族府邸抄金银,其他东西全部留下来,当然,有士兵偷偷留点纪念品只要不是太明显的,这个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比如珠宝之类揣一个别人也不可能知道。

    事实上杨丰不要珠宝就是让那些士兵拿这个的,但剩下所有东西和旗人女人是拿来满足那些义军的,后者虽然没有攻城,但他们的围困也出力很多。

    总之抄家就这样开始。

    而抄出来的金银直接运进皇宫以后作为帝国银行的保证金,杨丰这段时间大肆印钞票,急需此类的贵金属好铸造金币银币,他在皇宫已经抄出来不少了,再加上这一次抄的,帝国银行的金库恐怕得爆满,毕竟这里面还有和珅家这样的宝库。

    但他只要金银。

    其他东西对他没有用处,包括那些珠宝也没用。

    珠宝又不能拿来铸币。

    王聪儿亲自指挥这场规模浩大的抄家,到当天晚上的时候,价值超过一亿两白银的黄金和白银就送进皇宫,可想而知这些旗人王公贵族到底这一百五十年搜刮了多少财富,当这些东西全部进入皇宫后,北京内城的各处城门全部打开,外面早就等得急不可耐的义军蜂拥而入,在这座从前高不可攀的城市开始他们的狂欢,除了不能杀人放火,其他就完全随他们便了,而且仙尊还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做他们想要做的。

    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