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二六章 圆明园的毁灭

第三二六章 圆明园的毁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次大清的确是真的完了。

    杨丰在正阳门上活剐乾隆所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刺激了。

    一个皇帝在自己的都城自己的皇宫被人拎出来,放到整个都城的制高点上,话说正阳门城楼可是比景山还略微高一点点,然后以最残酷的方式处死,他的无数大臣,无数军队,无数族人却只能无可奈何,只能眼看着他在那里惨叫着被割肉,这种可以说旷古未有的耻辱,让大清朝这个词彻底成为了笑话,不会再有任何人畏惧这个名字了,从这一刻起大清朝事实上已经完了,剩下的不过是一具腐尸而已。

    谁还会在乎一具腐尸呢?

    杨丰此举和八国联军没什么区别,都是在撕下满清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他不需要再做其他的,只要他撕下这块遮羞布,那么剩下都会自然而然发生的。

    这场凌迟的大戏持续一整天,直到傍晚时候,刘一刀才很羞愧地告诉仙尊因为乾隆年纪太大,他还是没能让大清皇帝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乾隆死了。

    在整整片了五百多片后,十全老人终于因为失血过多咽了气,死在了自己都城的最高处。

    而对于割死人杨丰就没什么兴趣了,于是仙尊法外开恩赐他赶紧了结,然后刘一刀把大清皇上的脑袋和第三条腿一割,重量减轻很多的死尸扔在正阳门外,接着有早就等候的百姓拥上前浇上油点火烧,烧完之后拿石头碾子把骨头碾成渣渣,这都是必要程序,至于扬灰暂时就不用了,过些日子把从野猪皮开始的他们一家子都扒出来,然后一起筑到水泥里扔深海里当珊瑚礁就行,就不要让他们污染华夏的土地了。

    总之乾隆就这样弄死了。

    他的凌迟和蒙古骑兵的退出,还有八旗在北京死伤惨重,再加上圣教军北伐和滑县圣教徒起义的刺激,让整个直隶迅速四处火起。

    甚至还没等乾隆咽气,张家湾的运河苦力就首先动手,连同附近的贫民在部分圣教徒带领下攻克张家湾城,紧接着顺义,房山,隶属宛平和大兴两县的京郊各地,相继出现圣教徒带领贫民攻击旗人庄子的事情,到第二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聚集起来进攻县城了,而且同样的情况还在不断扩散,仅仅五天时间就蔓延到了天津和保定,各地饥寒交迫的贫民不断攻破一座座县城和旗人的庄子,杀掉官员打开粮仓,甚至把那些平日作威作福的士绅拖出来砍死,把他们的粮食钱财瓜分一空。

    这时候的直隶百姓太穷了。

    因为漕运断绝而不得不转嫁到他们身上的粮食供应,让整个直隶可以说饥寒交迫,士绅的囤积居奇更是加剧他们的苦难,哪怕刚刚结束秋收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吃树皮草根观音土了,饿死的几乎每县都有,如果拖到春天肯定会饿殍遍野,这一点几乎就是毫无悬念的,那些饥民都很清楚这一点,如果没有特殊的机会,明年春荒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到时候人吃人的事情恐怕都会发生。

    而现在这个特殊机会摆在了面前,那些饥民当然不会错过。

    以前他们的确不敢。

    直隶这地方好歹也是京畿,满清一百五十年威压还是有点用的,对八旗的恐惧也算根深蒂固了,但现在没有人害怕了,连满清皇帝都让人活剐了,连皇宫都被占了,连北京外城都反了,都废物成这样了那他们还怕什么?

    他们又没什么太大危险。

    蒙古骑兵撤离了,所有南下的蒙古各部在看清局势后,全部撤出了关外,临走时候还顺便抢掠一番。

    八旗没工夫管外面。

    光皇宫里的杨丰和北京外城和城外的义军,就已经足够永瑆焦头烂额的了,他哪有闲心管外面,他现在完全撒手不管了,他和北京数十万旗人现在唯一想的是如何保命,他管外面那些士绅死去,有本事那些士绅就自保,没本事就去死,如今的大清是爹死娘嫁人,各人管各人。

    至于各地绿营……

    绿营甚至加入到这场狂欢,毕竟仙尊对绿营还是很大度的。

    实际上这时候直隶也没多少绿营了,清军的主力仍然在河南,包括一万科尔沁骑兵和三万驻京八旗,再加上十几万绿营和团练,都在河南至徐泗一线,留守北方的也都是些新招募起来还没南下的,这些绿营不同于之前的,之前都是世袭当兵,但这些都是新招募各地吃不上饭的贫民,当兵求一条活路的,他们对于打土豪分田地有着巨大渴望,现在机会来了当然同样不会错过
隋乱吧
,至于将领……

    那个无非乱刀砍死而已。

    最终结果就是整个直隶的糜烂。

    甚至很快就开始出现大清的官员们逃亡潮,毕竟这些官员都不是本省的,虽然逃亡也不能保证安全,但不逃亡就肯定没有安全,尤其是相对来讲还没有出现圣教徒的山陕一带官员第一个逃跑,他们的逃跑让各地的官府彻底瘫痪,大清在各地的统治彻底崩溃。这场席卷直隶的大混战很快就演变成那些没法跑的士绅,和那些打土豪分田地的义军之间战争,总之基本上没大清朝什么事了,一些豪强士绅甚至干脆自己接管衙门,而各地分散的旗人则成了最倒霉的,不但义军打他们,就连那些汉人士绅也先打了他们的土豪。

    总之就是彻底打乱了。

    当然,杨丰不管这些,这是清洗过程中必不可免的。

    这种混乱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他的北伐军到达,所有牛鬼蛇神都统统扫荡。

    现在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在这期间他率领着外城义军首先打开了正阳门,这道城门本来就在他脚下,根本没有任何防御,只是把门打开而已。

    这时候从午门开始,向南一直到纪念堂都是封闭的,完全由城墙夹出一条超过一公里长甬道,中间还有端门,天AN门,最南端大清门,只有大清门和正阳门之间,留着很短的一块空档。杨丰打开正阳门之后,紧接着又率领义军打开大清门,然后在两侧迅速修筑起两道街垒护住左右,这样事实上就是把皇宫和外城连起来,然后外城的义军开始不断涌入,中间还有两座城门,在杨丰带着义军继续前进时候,两门的清军全部撤退,他在义军簇拥下大摇大摆地回到皇宫。

    然后由那些义军接替太监,继续和那些死士组成军队,在防守皇宫的同时向外进攻皇城,到第五天时候,实际上他就已经控制了整个皇城和外城。

    而永瑆和八旗控制内城。

    然后杨丰停止了向内城的进攻。

    毕竟内城有几十万旗人。

    如果让他手下这些乌合之众强攻进行大规模巷战的话,肯定会出现惨重伤亡,那些旗人已经被逼到绝路上了,困兽犹斗可不是好对付的,实际上这时候就已经有女人登上内城的城墙与男人并肩作战了,既然如此杨丰就没必要着急了,反正北京城外也已经全是义军,内城的旗人得不到任何粮食,甚至这时候他们出城都很危险,城外的义军虽然没有能力攻破北京城墙,但收拾那些出城的旗人还是没什么问题。

    “这样就继续耗着吧!”

    杨丰说道。

    “仙尊,城外的百姓在抢圆明园!”

    被他安排到外城负责的林清突然跑到跟前一边跪拜一边说道。

    “呃,那本来就是民脂民膏,还之于民有何不可?”

    杨丰很随意地说。

    “仙尊,那以后您避暑住哪儿?”

    林清愕然说道。

    “本仙尊寒暑不侵,哪需要避暑,传旨下去,北京周围所有清妖的行宫园林除了地皮之外其他全赏赐百姓,那都是他们搜刮民脂民膏所建,如今也算还给百姓了,另外等攻下内城灭了清妖以后,各处清妖王公大臣的家产,也全部赏赐百姓,所有抓获的旗人男丁五十以下的五十贯一个卖给本仙,五十岁以上的不要,至于女人谁抓的算谁的,统统列入奴籍!”

    杨丰紧接着说道。

    林清毫不犹豫地爬起来就往外跑,半小时后外城一片沸腾,除了那些和清军对峙的义军士兵以外,剩下所有男女老幼全都扑向圆明园,这座著名的园林刚刚被附近的一支义军占领,然后一些胆大的百姓开始跑进去搬东西,林清因为觉得这种宫殿得给仙尊留着,所以一边派出手下制止,一边迅速报告给杨丰,但没想到仙尊根本不要,那这还有什么可说的,直接进去搬呗!

    紧接着整个北京周围全沸腾了。

    那可是一座真正的宝库,里面随便拿出一件东西,都够这些百姓吃一辈子的。

    所有冲进圆明园的百姓,狂欢般搬走所有他们能搬走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甚至桌椅家具到最后就连房子都拆,那些砖瓦木料对于这些住着土屋茅草棚子的老百姓来说也是好东西啊,随着消息的传播开,越来越多的百姓涌入这座园林,没过几天时间它就已经变成了拔光毛的孔雀,光秃秃的还剩一堆残垣断壁立在湖水间,而且就这样还有百姓在拿渔网捞昆明湖里的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