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一二章 禁绝妖教令

第三一二章 禁绝妖教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三山街。

    “今有西方妖人汤士选,为西方xie教教主所遣,泛舟而来,以妖言惑众妄图乱我华夏,亵渎昊天上帝欲行不轨于仙尊,更兼为清妖爪牙,窥探圣朝机密,仙尊震怒,特旨斩首示众。

    以儆西方诸妖!

    另,西方xie教自明末而来,数百年间颇有流传,百姓惑于其说者不乏其人,自今日起一并禁绝,有以西妖xie教传播者,一概格杀勿论,有私藏妖书及其他秽物者,一经发现立斩不饶,西妖诸国贸易者,需遵守圣朝法纪,贸易,朝贡皆可,有敢传播其教者格杀勿论,此旨非只西妖,亦行之于穆,俄,及南洋诸xie教,自今日起除圣教,圣教之分支如道,白莲等教,其他诸妖教有信之者除天竺之教可予宽大处理,其余一概禁绝!”

    高台之上一名官员大声宣读。

    他身旁倒霉的汤士选背后插着一个木牌跪在那里低着头。

    这里是南京的刑场。

    既然要公开处斩,那么索性借此机会把所有的都办了,不仅仅斩他的脑袋,同时也从法律上彻底与那些乱七八糟的教派理清关系,华夏圣朝圣教是国教,其他道教,白莲教等等算圣教分支,实际上他们也不再用以前的称呼,现在包括北方的八卦教也以圣教自居了,甚至很多之前杨丰闻所未闻的小教派都是如此,毕竟现在圣教是棵大树。至于光头是没办法,信得太多不好一刀切,反正谁信谁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这个算是以软刀子慢慢地切,但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一概清理出去,这一点短期內不会有什么麻烦的,本来自铎罗禁止祭孔之后天主教就已经被满清禁止,民间就算有信的也没几个,不可说教主要在北方,南方同样数量极少,杨丰想清理干净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这样做的后患比较严重。

    一是和欧洲各国交往肯定会受到一点影响,但只是一点而已,这时候本来中欧贸易是中国的卖方市场,是欧洲人万里迢迢来中国买,而不是中国向他们卖。

    而且贸易线英国人控制着。

    圣公会又没传教的,英国人也不会为教廷的怒火买单,至于法国实际上大***之后与教廷也分手,现在教廷正在搞他们呢!在东方剩下真正与教廷关系密切的只有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家不值一提,杨丰本来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葡萄牙,至于西班牙早就一边去成边缘角色了,还有荷兰作为新教国家更不会鸟教廷。这些奸商们是不会为这种小事而耽误赚钱的,事实上他们从来不在乎这个,这时候欧洲商人来这里还是带着敬畏的,这时候马尔嘎尼还没来呢,欧洲对于东方古国的形象还保持在明朝时候那些传教士书籍描述的时代,老马是原本历史上两年后来的,然后这个国家那无处不住的赤贫和官员们手中的棍子,让他心中那富饶文明的国度轰然崩塌了。

    另外一家就是真正的麻烦了。

    在这份旨意公布后,接下来杨丰向北方的进攻肯定会面对那些不可说教徒的坚决抵抗,这些家伙的战斗力肯定比八旗那些废物强,但这本来就是他想要的,北方这类家伙数量众多不彻底清理肯定不行,他就是要逼着这些家伙去做大清的忠臣,然后他再送这些大清的忠臣去跟野猪皮做伴。从现在开始就把双方关系摆清,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些大清忠臣就有足够的时间挺身而出,为咱大清尽忠了,等他北伐的时候就可以一起满足他们的愿望,说到底要清洗就清洗得彻底一些,可不能过个几十年一下子牛鬼蛇神们全都又死灰复燃,在这种事情上必须得心狠手辣直接斩草除根才行。

    他不在乎多杀几个。

    都在两个时空当过皇帝的,那也是标准的政治家,换句话说人命在他眼中只是数字而已,不符合他利益的他是不会在乎杀个人头滚滚的,清洗这种事情必须彻底,不彻底的结果就是几十年后一切付之东流。

    再说他杀还能杀多少?

    和自一鸦以后一百年乱世中死的几亿人口比起来,他杀个几百万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的,不但人要杀,那些yin祠邪祀统统要夷平,异端邪说的书籍统统要烧毁,满清能烧书他也当然能烧书,不仅仅烧书,以后出去扩张时候其他文明的遗迹也必须要统统毁掉,尤其是记载他们历史的书籍雕刻之类都不能留,书同文车同轨,这才是真正的混一宇內,保留被征服者的语言文字是极其愚蠢的。

    宣读完仙尊法旨,那名官员向旁边刽子手示意了一下。

    后者立刻拔出汤士选后面木牌。

    此时下面人群中立刻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很显然百姓们对斩妖人的大戏期待已久了,这里的百姓对仙尊那是无比的虔诚,现在居然还有妖人敢到
第三帝国最新章节
仙尊面前找死,那也算是让他们开了眼。

    “主啊,请饶恕我的罪孽!”

    等待死亡的汤士选一脸庄严地说道。

    紧接着他看了看台下已经沸腾的人群,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就在这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一张面孔上,后者也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在他疑惑的目光中那张脸诡异地变成了他刻骨铭心的模样,汤士选惊恐地张开口想喊什么,但身后的刽子手手中的鬼头大刀却带着寒光斩落,伴随着喷射的鲜血,汤士选的人头**在了台下。

    “好!”

    无数叫好声响起。

    人群中杨丰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显然圣朝百姓对于xie教的态度还是令他满意的。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突然一个黑黑的少女挤出来,紧接着蹲下身子抬起头看着他,露出一副娇媚的笑容然后一掀他下摆钻了进去,几乎同时几个黑瘦的精壮汉子挤进人群,在人群中四处搜寻,虽然杨丰下面鼓起一大块,但因为四周都是拥挤的人群,实际上很难看到下边,这些人找了一阵就转身离开向别处搜索。

    那少女小心翼翼地钻出来,拍了拍鼓鼓的胸口长出一口气,然后紧接着就要走。

    “你还没道谢呢!”

    杨丰一把抓住她说道。

    “呃,谢了!”

    后者用福州话说道。

    这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虽然还没完全长成,但已经算是一个小美女了,肤色是很健康的巧克力色,个子不高但身材匀称,就是腿型有点不太好,在道完谢之后就要走,然而杨丰的手却并没松开,她回过头,立刻露出一副娇媚的笑容,紧接着一脚跺向杨丰的脚背,但可惜没成功,她再跺,但还是没成功。

    “这位爷,您再不松开我就喊了!”

    她带着笑容说道。

    “喊吧!”

    杨丰无所谓地说。

    “爷,您就别欺负奴家了!”

    她楚楚可怜地说。

    “那就跟着爷走吧!”

    杨丰拎着她后面的辫子,就像牵只**物狗一样向外走,周围有几个闲人看了一眼,但杨丰身上穿的是这时候南京最流行的衣服,这也就意味着是本地人,那少女身上明显还是清军控制区的,自然不会有人管闲事,很快他俩就走了出去。

    “爷,您带奴家去哪儿?”

    那少女边走边说。

    “你是福建人,为何跑到这里?”

    杨丰说道。

    “奴家是被拐卖的,后来又被卖给一个商人做婢女跟着来江宁,那商人想欺负奴家,奴家自然要跑了,这位爷,求您开恩放了奴家,奴家父母还等着奴家回去呢!”

    那少女说道。

    “挺会编的,你这一身海腥味做什么婢女啊,不过你是哪儿来的并不重要,反正接下来你会到ji院的,想不到还有肥羊自己撞上门。”

    杨丰说道。

    那少女脸色一变,突然间手里多了一把匕首,紧接着刺向杨丰,杨丰一侧身避开,下一刻那匕首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后随手拋了一下,发现这居然还是把欧洲样式的,杨丰直接从她怀里把刀鞘摸了出来,插回匕首直接塞进自己腰带里。

    “你放开我,我是献给你们仙尊的侍女,你要敢把我卖进ji院,小心你们仙尊把你家抄了!”

    那少女挣扎着喊道。

    “呃,你真会编,谁会把你这样的献给仙尊啊!”

    杨丰说道。

    “是真的,我是蛋家,红旗帮的郑老大来见仙尊,听说各地都给仙尊献女侍,就在海上抢了我和其他几个带来,我是趁机逃出来的。”

    她慌张地喊道。

    “那也没什么,把你卖到船上当船ji好了!”

    杨丰说道。

    就在同时他们穿过小巷,直接向对面的派出所走去。

    “救命啊!”

    那少女尖叫着。

    就在此时一群黑瘦的汉子从派出所中走出,她一看见为首的,立刻就像见了亲人般招手尖叫着:“郑老大,我在这里!”

    那群人立刻走过来。

    “你要敢说我是逃跑的,我就说你是人贩子!”

    紧接着她低声对杨丰说。

    “去吧,等会儿再好好收拾你!”

    杨丰拍了拍她小pi屁说道。

    》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