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九九章 天界的正义

第二九九章 天界的正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是要崩溃的节奏啊!”

    杨丰端坐在仙宫的大殿上一边端着茶杯一边感慨道。

    打下镇江后他就回来了。

    原本他是担心其他方向上的清军会猛攻南京,但回来后才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攻破镇江俘虏福康安的消息传开后,江南大营的其他各路清军不是进攻南京,而是直接跑路回家,甚至就连杭州驻防八旗都撤了。不过不是明目张胆地跑,而是先演戏再跑,比如江西巡抚何裕城在大胜关就突遭天火炸营,然后他的三万江西绿营和团练就全跑了,话说天地良心,杨丰从没往他们头顶乱扔过垃圾,再比如杭州将军在溧水就突然遭到圣教军的猛攻,因为何裕城不战而逃独木难支不得不暂避锋芒,可圣教军连方山都没过呢!

    很显然这都是人才,都是演技派!

    事实是他们都很清楚,在福康安全军覆没后,大清已经没有能力铲除妖孽了!

    至少短期內不可能。

    他们可以看到的未来里根本没有这种可能。

    接下来乾隆也没有能力继续向江南增派援军,实际上除非把北京的驻防八旗都调来,否则乾隆手中也没有兵马可用,湖广自身难保,云贵得跟那些苗民纠缠,四川和陕西各军都同样在支撑,山东局势糜烂,山西,直隶各军都在河南前线,调兵甚至都调到甘肃去了。据说连关外八旗和蒙古各部都开始征调,剩下也就还有两广兵可用,但就那几万绿营也肯定无济于事,更何况他们还不可能短期到达,南京周围两江,闽浙各地八旗,绿营,团练必须独自面对杨丰。

    福康安都全军覆没,他们又能管什么用?

    全折在这里老家怎么办?

    这些绿营团练的背后都是各地的士绅,他们肯来为大清效忠,无非就是想着把那妖孽堵在南京,然后确保他们老家的安全。

    但这已经不可能了。

    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必须保存实力回去保卫自己老家。

    这大清国到现在那皇帝已经明显没指望了,乾隆连南京都没能力夺回,更没能力给江西浙江福建那些士绅保卫土地,甚至乾隆能不能自保都难说,那皇城可都让人给炸了,接下来就连南方的战场,实际上也都只能依赖团练。那么这些士绅只能自保,自保的前提是他们手中得有兵马,有兵马的前提是这些绿营和团练别折在南京,这都是他们掏钱武装起来的,为皇上打完了他们自己怎么办?

    反正就这局势他们跑了皇上也没能力惩罚他们了。

    实际上在杨丰占领镇江后南北已经形同切断,南北的交通动脉无非运河,杨丰在镇江一卡运河南北断开,没了江南的漕运,乾隆还能不能养活北京的那些铁杆庄稼都难说,接下来杨丰肯定还会继续向外进攻,苏杭肯定是他下一个目标,再加上湖北南下的王聪儿,圣教占领区甚至有可能完全扩大到整个长江沿线,无论闽浙两广云贵都从地理上和北京断开。

    这些地方官员听不听北京的话很重要吗?

    既然如此那还不干脆跑路要紧?

    至于杭州八旗……

    杭州八旗老老小小都在杭州,他们事实上已经本地化,他们也得先保自己家啊!自己为朝廷战死在江宁,万一后面杭州百姓跟江宁和镇江百姓学怎么办?驻防城和杭州百姓之间关系可就从没和谐过!那些妻儿老小还等着他们回去保护呢!

    至于大清……

    大清,大清不是还没亡嘛!

    总之南京周围所有清军几乎**之间全跑光了,可怜太平府镇江府江宁府各地士绅哭得跟泪人一样,又是忠义勉励,又是犒军送银子,甚至还有送女儿的,也都没能挽回这些大清栋梁们,除了江北大营因为长江阻隔还有点心理安慰,所以并没有抛弃扬州士绅外,整个江南大营可以说一哄而散。

    最后那些士绅们不得不面对南京城里这妖孽的残酷事实了。

    “仙尊天命所归,些许幺么小丑自然土崩瓦解!”

    杨丰面前一个老乡贤说道。

    后面一帮同样的乡贤们趴在地上齐声颂扬仙尊神威。

    “之前你们也是这样骂我的吧?”

    杨丰说道。

    “仙尊饶命!”

    那老乡贤吓得赶紧磕头喊道。

    后面那群背景板赶紧做同样谦恭状。

    这是太平府和江宁府的,这些家伙之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清军身上,过去的一年里可以说出钱出力,帮助清军又是修堡垒又是助饷,甚至还组织团练帮忙作战,幻想着继续他们圣主明君的美好时代,结果何裕城这个无耻之徒吃干抹净拍拍pi股跑了,丢下他们面对杨丰的大军,可怜就他们那几千
城市痞王小说5200
团练能干什么?唯一的价值就是看看能不能以此为筹码,和杨丰讨价还价一下换取一个好一些的结果,于是一帮乡贤立刻就组团跑来见仙尊了。

    “饶命?你们和清妖狼狈为奸,组织团练与我为敌,如今看清妖没指望了又跑来找我饶命?”

    杨丰冷笑道。

    那些乡贤抬起头眼巴巴看着他。

    “做梦!”

    仙尊怒斥道。

    “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虽说你们有罪,但既然已经悔过,那么我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机会,统计一下你们家中人口,奴仆不算,只算你们自己家人,每人保留十五亩地,剩下全部没官,至于你们的其他财产,商铺作坊之类可以留下,你们的房产可以留下,但金银财物全部没官!”

    杨丰紧接着说道。

    “仙尊……”

    那老乡贤悲怆地尖叫一声。

    闭嘴,不同意就以人奸罪满门抄斩!

    杨丰喝道。

    “阁下即为天上仙人,当明示天下百姓以人伦道德,善恶正义,不知这如强盗般夺人田产行径,可是天界的正义?”

    一个乡贤霍然站起说道。

    “对,这就是天界的正义。”

    杨丰说道。

    “使耕者有其田,这就是天界的正义,使劳者得其食,这就是天界的正义,我不知道你们的正义是什么,但现在我来了,那么就必须行我的正义,任何试图阻挡我实现这一点的都是我的敌人,都是上天的罪人。而你们已经犯下过罪了,那么你们就得接受惩罚,不能因为你们现在跪倒在我面前了就可以免去之前的罪行,当你们出钱出粮支持清妖之时,当你们组建团练抗拒我的时候,你们的结果已经注定了。保留你们性命,这就已经是我的恩赐,所以不要再奢望其他的东西,我给你们留下房产,你们可以不用露宿街头,我给你们每人十五亩地,你们就可以自食其力,我认为我已经很仁慈了,如果你们还想继续与我为敌,那么就回去洗干净脖子好了!”

    紧接着他说道。

    那乡贤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转身非常豪迈地走了。

    有几个乡贤也跟着站起离开。

    很显然他们准备回去用自己的剑捍卫自己的土地了。

    “他们是哪儿的?”

    杨丰问那个老乡贤。

    “回,回仙尊,一个当涂县的,两个高淳的,一个芜湖的,还有两个是溧阳的。”

    那老乡贤说。

    “传旨给这四个地方的百姓,他们几家不再受法律保护了。”

    杨丰对杨安说道。

    后者茫然了一下。

    “这意思就是大家可以去抢他们家银子杀他们家人了!”

    杨丰说道。

    “呃,尊旨!”

    杨安赶紧说道。

    “至于你们,还是按照之前我说的处置,回去把你们招募的团练都遣散了,等候土改队过去,别玩那些不入流的小把戏,我这里可是什么都知道的,要是发现你们敢耍我,那可就和他们一样下场了,要是配合土改队的工作,我还可以给你们一些奖励,比如说让银行给你们贷款之类,毕竟你们也还有店铺和作坊需要维持。”

    杨丰对剩下的乡贤们说道。

    实际上这些人最好的处置方式应该是都洒掉以绝后患,不过那样的话肯定会让他的统一大业麻烦些,而且江南这些士绅实际上并不完全是纯粹的地主,他们中间很多人还是商人和作坊主,而后两种角色是他需要的,把他们的土地全抄了,把他们的金银之类该没收的没收了,然后由银行贷给他们钞票,逼着他们利用他们原本的优势去全力发展工商业,这样就可以保证经济上的繁荣。

    他抄家的目的就是金银。

    他要以这种方式把民间的金银全部集中到他的帝国银行。

    这时候南京百姓已经开始存钱并习惯纸币了,接下来就是不断向外推广,到最后形成金融上的垄断,只要他把金银全集中到自己手中,然后把金银本位制纸币推广开,把国债这东西玩好,那么以后也就不用担心什么财政了,相反可以依靠着殖民扩张和工业倾销满世界去薅羊毛,而这一套的基础就是他必须掌控绝大多数的金银,打土豪抄家只是一种必要的手段而已。

    否则他的***果实早晚落到那些资本家的手中。

    虽然这样等于是落在他的后代手中,但终究是比落在资本家手中要好得多。

    ...

    欢迎阅读《》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