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八一章 杨大仙水淹七军

第二八一章 杨大仙水淹七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南京。

    “仙尊,正阳门那边有点顶不住了。”

    杨安小心翼翼地说道。

    清军的进攻开始了。

    虽然新任两江总督兼江宁将军福康安还没到达,但为了在乾隆面前显示忠心,刚刚转正的江南提督王柄和安徽巡抚穆和蔺,还是带领着总计四万清军分别从神策门和正阳门两个方向发起了进攻。毕竟他们也都知道,城里除了一个怪兽级别的妖孽,其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真正军队的,最多也就是两千左右降兵,那妖孽虽然恐怖,但终究也是一个人,这边四万大军分两面怎么算也是很有机会的。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当他们的进攻开始后,城墙上阻击他们的只有南京义勇队。

    简单的说就是南京城内青壮年以新划分的区为单位,组成的一支支民兵队,就跟巴黎公社时候的法国市民一样,刚刚在南京城内杀光所有官员和旗人的他们,都很清楚一旦南京城破的后果,为了避免遭到tu城的厄运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反正南京城内不缺武器,大炮,火枪,弓箭什么都有,虽说长时间坚守肯定不够,但短期內还是能撑住的,再说他们有神仙坐镇怕什么,实际上此时守城的义勇队足有十万之众,只是因为武器不够很多人都是拿着紧急赶制的长矛甚至叉子之类。

    这些义勇队主要对付进攻正阳门的穆和蔺,后者将数十门大炮架上了雨花台,正在狂轰这座城门试图将其轰开缺口,但这很显然是一项艰巨工程,谁都知道正阳门在防御上的变tai。

    至于蚁附攻城……

    别开玩笑了!

    就这时候的绿营哪有这勇气啊!

    而神策门方向由杨丰负责。

    只是此时的仙尊……

    “……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得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这也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神策门城墙上,一名戏子正在唱着单刀会。

    伴着鼓乐声,仙尊闭着眼悠闲地敲着节拍。

    而在城外远处,大队的清军正缓缓而来,数十门大炮夹杂其中,甚至还有十几尊神威无敌大将军炮级别的重炮,至于其他劈山炮,子母炮之类更是应有尽有,那些绿营步兵同样以火绳枪为主,还掺杂着大量的抬枪,最前面是推着盾车的重甲步兵,虽然速度不快,但那气势依然很吓人,尤其是还抬着飞梯推着云梯之类,很显然穆和蔺对正阳门的进攻只是牵制,而这边才是清军的真正主攻方向。

    “清妖到哪儿了?”

    正在听戏的仙尊漫不经心地说。

    “回仙尊,快要过红山了。”

    杨安说道。

    仙尊的眼睛骤然睁开。

    紧接着他一推太师椅霍然起身。

    那名戏子吓得赶紧闭嘴。

    “跪下,统统跪下!”

    杨丰喝道。

    杨安愣了一下,赶紧双膝跪倒。

    与此同时那些义勇队士兵们面面相觑之后,也赶紧纷纷跪倒,很快神策门城墙上就只剩下了仙尊一个站着的,然后就看见他庄严地正了正头顶的钛合金笠盔,紧接着仰头望天同时向上举起双臂张开,摆出一副即将放大招的姿态。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能量影响,原本就阴云密布的天空中,骤然间一道闪电划破天幕,与此同时夏末季节台风过境的狂风也刮了起来,刮得他背后猩红色披风如旗帜猎猎,伴着狂风大颗的雨点也开始滴落。

    “雨师玄冥,助我诛妖!”

    就听见仙尊大吼一声。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城外两里处的红山,白骨山也就是北崮山与幕府山之间的平地处,那些正列队而来的清军头顶,原本黑沉沉如重压般的阴云突然间开始翻腾涌动起来,黑色的云层恍如海上的黑色怒涛,甚至开始有点黑得发红,看着声势骇人,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反衬着南京上空的云层反而明亮了许多,就好像所有的黑云都在向幕府山上空聚集,因为光线骤然变暗,那边的清军迅速变得隐约起来。

    这壮观一幕让城墙上所有人无不颤栗,甚至开始向着天地之威不断地叩拜。

    而杨丰依然摆着造型。

    骤然间那里一道巨龙般的闪电划破云层,下一刻天崩地裂一样的炸雷轰击着所有人的耳膜,所有人无不在虔诚地高喊着昊天上帝,以
媚世妖后戏裙臣:权色巅峰无弹窗
最谦卑姿态膜拜在地,在他们的膜拜中,幕府山,白骨山和红山上空如瀑布一样的白色倾泻直下,但却不像是雨……

    “冰雹!”

    杨安第一个惊叫道。

    是的,冰雹。

    冰雹的地狱。

    在距离南京城两里远处的那片山谷中,江南提督王柄,狼山镇总兵袁国璜正颤抖着趴在地上,哭嚎着不停叩首在地,请求上天的饶恕,在他们周围原本正在进军的清军,全部发疯一样狂奔着逃窜,然后不断带着鲜血倒下。在他们中间,密密麻麻的如拳头,如西瓜,甚至如磨盘一样巨大的冰雹正如暴雨的雨滴般落下,这些几斤甚至十几斤几十斤重的冰雹从数千米高空**,每一个都如炮弹般轻松打碎清军士兵的头颅,打断他们的四肢,甚至直接把他们砸成烂肉。那些绝望的清军士兵和他们的统帅一样,趴在地上哭嚎着请求上天的饶恕,但很显然他们是上天眼中的罪人,冰雹正在执行着昊天上帝的惩罚,在这片空旷的平地里他们避无可避,无论树木还是附近的民居都不能保护他们,他们只能趴在地上接受上天的惩罚。

    南京神策门上,杨丰依然在摆着他那夸张的造型。

    当然不会有雨师玄冥。

    在那云层上方,一个直径三平方米的圆形通道中,正在一刻不停地向外喷涌着液氮,而在通道的另一边是一艘停泊夏威夷港的液氮运输船,挤在两个储罐中间,变形成船体一部分的小倩,正通过一个被她切开的口子,不停从里面吸取同样倾泻而出的液氮,然后传送到杨丰这边,液氮在雨云中造成的急速降温,绕过了降雨这一步,把凝聚的雨滴直接变成了冰,制造了这场恍如神迹的冰雹。

    而这场冰雹虽然仅仅持续了不足十分钟,却让王柄和袁国璜率领的清军前锋全军覆没,除了不足一千躲在那些山岩下的,其他整整一万绿营精心挑选的精锐一个没剩,全部被冰雹砸死在幕府山,白骨山和红山之间这片差不多两平方公里的区域內。

    但清军的灾难没有结束。

    因为液氮在制造这片恐怖的雹区同时,还在外围制造了倾泻而下的暴雨,整个幕府山整个紫金山几乎完全被暴雨笼罩,南京城同样被暴雨笼罩,这场前所未见的暴雨迅速阻止了正阳门清军的进攻,在这暴雨中火器不可能使用,在雨中甚至连眼都睁不开怎么进攻?然后暴雨又开始制造山洪,这样倾泻直下的暴雨如果按照降雨标准,恐怕远远超过了世界最高纪录,那简直不是在下雨,直接就是在从天上倒水。这些雨水在极短时间里,就在紫金山和幕府山上变成激流带着泥沙而下,那完全就是山洪级别的,而迅速关闭的各处水门和城墙阻挡了洪水进入南京,坚固的城墙就像堤坝一样,城内雨水则直接排入长江,局部的暴雨对南京城内没有实质伤害,但列阵在城外的清军无处可避。

    尤其是幕府山东边作为王柄后续的魏辙等部,还有在雨花台周围列阵进攻的穆和蔺等部,全部直面席卷而来的山洪,奔腾的洪水如奔腾的黄河,凶猛地撞击着城外清军,因为来得太突然毫无防备的绿营士兵,拼命丢弃所有武器弹药,发疯一样冲向高处躲避这场灾难,没有躲过的就直接被山洪冲走带进了长江。

    四万大军的进攻,就这样崩溃。

    “谢了!”

    杨丰淡然地向天空一拱手说道。

    就好像那里真有雨师玄冥一般。

    但此时在如深秋的寒风中,带着满身雨水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杨安和南京百姓眼中,那里就是有一个神仙,有一个雨师玄冥,而他们的仙尊刚刚只是请自己在天界的朋友帮忙解决了一个小麻烦。

    这是两个神仙之间的对话。

    “让兄弟们出去看看,还有什么敌人需要解决,如果是绿营的话投降也就算了,如果是八旗的话就杀了扔长江喂鱼吧!”

    紧接着杨丰对杨安说道。

    后者赶紧答应,那些义勇队同样满腔热血,谁都明白这时候杀出去不会有任何危险,相反那些清军的盔甲武器战马可都是好东西,可以说整个南京城全都迫不及待了,很快在外面的山洪过去后,南京各处城门全部打开,十万义勇队和近十万跟着助威的青壮全部涌出南京,杀向那些被山洪冲得七零八落,而且正在对天威的恐惧中瑟瑟发抖的绿营,至于他们的仙尊……

    仙尊回去继续听戏去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