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七二章 诉苦大会

第二七二章 诉苦大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品尝了仙尊玉液的王赛氏最终如愿以偿了。

    她的表哥秦松。

    一个四十多岁,只能靠教书糊口的老生员,在经过仙尊面试后被选定为打入敌人内部的鼹鼠,虽然他考了半辈子八股文也能没考上举人,但却依然可以用八千两银子,来实现自己曾经的人生理想,以捐班身份去郧阳府保康县做知县。

    实际上四千两就行,但得候缺,额外那四千是买实缺的。

    当然,这需要一点时间。

    但结果不会有什么意外,大清朝在卖官的业务上,从来都是信誉良好童叟无欺,只要照价付款,就绝对不会出现欺骗顾客行为,唯一还需要内部操作一下的,也就是如何指定到保康县了。不过保康这种穷地方历来不受欢迎,都是打发那些没钱没门路的科班的,捐班花钱买官是投资做生意的,到任后得把买官的钱都赶紧在任期内贪回来的,谁会选这种穷山沟注定赔钱的地方,现在有人花钱买这个缺吏部那些老爷们开心着呢!通过安襄郧荆兵备道的门路,支付两千两好处费后,在第二年年初时候,秦松就已经可以坐在保康县衙大堂上拍着惊堂木打别人pi股了。

    大清的官场就这么简单。

    一切都是明码标价,想做官可以买,想放缺可以买,想升官同样可以买,只要有钱布政使以下随便买,布政使以上走好门路也是随便买。

    那和中堂的主营业务就是这个。

    而秦松作为拜上帝教的教徒,花杨丰的钱做了保康县令,那么杨丰的秘密基地就完全可以设在保康境内了。

    实际上经过重点关照,这个埋藏在崇山峻岭中的小县,一多半百姓也都已经被发展成了信徒,再加上一个同样为信徒的县令,基本上也就完全算拜上帝教的地盘了,然后在附近一处山沟里,迅速建立起了杨丰的军工基地,那些信徒刮的硝土以各种方式运到了这里,经过淋硝水,熬硝等等一系列步骤制成土硝,接着加上杨丰提供的硫磺,本地烧制的木炭,最终炒制成最佳配比的火药,再通过造粒变成颗粒状发射药,用油纸加十六毫米直径铅制弹丸,一颗颗纸壳子弹就顺利诞生了。

    而制枪同样简单。

    前段时间杨丰亲自指导下制造的各种燧发枪零件,加上他从现代弄来内径十七毫米壁厚两毫米的无缝钢管,一支支伴随龙虾兵横行世界的褐贝斯同样诞生了。

    而且比龙虾兵那些熟铁枪管的强多了。

    已经在两个时空制造了上千万支这种燧发枪的杨丰,对于这东西可以说无比熟悉,军火对他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实际上就是想造线膛枪也没问题,简单的水力膛线机他也一样能够造出来,至于大炮等打下襄阳以后再铸,再说还有清军的可以缴获,实际上劈山炮在这个时代的国内战场上还是很好用。这些都是小事而已。。

    但军队招募就需要费心了。

    哪怕这时候的他,已经有了超过六万信徒,可这些信徒的忠诚度仍旧很难说怎么样,毕竟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他们信仰拜上帝教,也仅仅是拜上帝教能给他们帮助,但要是跟着造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必须得调动起他们对这个时代的仇恨。

    好吧,他们需要诉苦大会。

    “乾隆四十五年秋天,天旱收成不好,我爹哭着跪下求王举人发发善心少收点租子,给我们家留条活路,被王家奴才一鞭子抽得鲜血淋漓,那一年我妹妹活活饿死了。乾隆四十八年收成好,可王举人说他儿子在京里谋官缺银子,要加一成租子,我爹还是哀求还是挨了一鞭子,接着县尊要修路加一份捐,等交完这份捐,我们家的粮食还是不够吃,我弟弟上山采野菜让毒蛇咬死了。灾年我们家粮食不够吃饿死人,丰年我们家还是粮食不够吃,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那粮食都哪儿去了,怎么种田人就是没有能吃饱饭的时候!”

    圣祠的院子里,数以千计的教徒席地而坐,一个个眼含泪水看着台上一个哭喊的年轻人。

    “我来说。”

    紧接着另一名教徒冲到台上说道。

    “我们家过去有四十亩良田,一家人也算勉强温饱,可我们的地靠着刘老爷家,以前还算相安无事,可三年前刘家二少爷中了举人,不到两个月我爹就突然被抓到县衙,说是什么勾结土匪,可怜我爹一辈子老老实实他上哪儿去通匪啊。这时候刘府管家跑来说只要我们家把地贱卖给他们,刘家二少爷就去帮忙求情,我们
最强重生系统帖吧
没法子只能卖给他们,可怜卖的银子还得给刘家去打点县尊,等打点完把我爹领出来,也在牢里被打得就剩下半条命了,回到家没三天就咽了气,临死还拉着我的手眼睛都闭不上啊!”

    他哭着说道。

    下面一片混乱地咒骂。

    紧接着第三名教徒走上台。

    杨丰告诉他们的是,他们只要在这台上说出自己的苦难,昊天上帝就都能听见,那么这些教徒自然放开了束缚,话说他们也都是满腔的悲愤,积攒不知道多少年,早就想着能有一个痛痛快快宣泄的机会。

    “我是逃犯。”

    第三名教徒说道。

    “我是从荆州逃过来的,原本在城里开小饭馆为生,夫妻两人日子也算和美,城里一个旗人常到我们店里吃饭,一天晚上下大雨,他又跑到我店里吃饭,坐下后又点了几个菜说让我送到满城里去,我没多想就去了。可没想到这是个qin兽,我刚走他就仗着身强力壮,把我媳妇给按在店里jian污了,我回来时候我那媳妇就已经上了吊,我去衙门告,衙门说旗人他们管不了,我去满城找他,却被里面的旗军给打了出来。那qin兽还拎着鸟笼站城墙上朝我吐口水,我气不过趁着他出城时候捅了他一刀,也没敢看他死活就逃到这儿隐姓埋名,我就想知道,我们汉人什么时候能不受这些za种的欺辱!”

    他带着满腔怒火说道。

    “我也说!”

    “我也说”

    ……

    “看看,这就是你们的盛世!”

    离台子不远处,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杨丰对他的阿奴说道。

    “我就不信天下都这样!”

    和孝公主很嘴硬地低声说。

    她这段时间始终老老实实,哪怕知道杨丰在密谋造反,她也没玩什么找机会逃走告密之类游戏,估计她也明白,自己就算去告密也没用,一来襄阳道府县三衙都有大量的衙役是杨丰的信徒,二来就襄阳的那点清军根本不可能为她提供保护,另外在知道她的身份后,虽然杨丰没说,但无论齐林还是王赛氏都盯得她很紧,王聪儿几乎和她形影不离,她难得有几次下山机会也都不可能逃出他们视线。

    话说她可打不过王聪儿。

    后者虽然比她还小两岁,但那是真正从小练武的,一个成年男人都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个小姑娘。

    当然,主要还是她对杨丰那深入骨髓的恐惧。

    这个妖人这段时间展现出的妖法实在太多,无论哪一种都让她感到深深的绝望,天火,呼风唤雨,随时搬运各种东西,尤其是还有那仙界的画面,在一个这样的人面前,她真得没有胆量搞别的。那妖人可是威胁她要敢逃跑的话,抓回来就直接施棍刑,一想到给他洗澡时候每天搓洗的那根足有自己手腕粗,最长都能长到七八寸长的棍子,还有自己那个明显不可能容纳的容器,她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天下还真就都这样!”

    杨丰感慨地说。

    这天下乌鸦一般黑,襄阳这种历来的粮仓都饥寒交迫,其他地方当然也不会比这里更好。

    这个时代真就靠地瓜支撑。

    如果不是有地瓜这种可以维持最低限度粮食供应的作物,大清朝能不能撑过百年都很难说呢,这一点不得不让人感慨他们的狗屎运。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信徒走上台诉说自己的苦难,控诉满清,控诉那些土豪劣绅,控诉那些贪官污吏,这年头谁家还没有点苦难,随着这些人的诉说,整个会场一片悲愤,就算那些没有上台的,也同样想起自己家的悲惨往事。然后在齐林这个主持人的引导下开始往根源上想,想他们苦难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想为什么他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却食不果腹,他们的粮食哪儿去了,想为什么他们老实巴交地生活着,灾难却总是不停落在他们的头上,而这些灾难根源是什么?想为什么那些旗人和官绅可以肆无忌惮地压榨他们,把他们当牛做马,甚至随意凌辱他们,这又是什么造成的?

    这些问题在整个会场上所有人的脑子里翻涌着。

    杨丰要的就这样实现了。

    “把这里面苦大仇深的那些都记下来,这就是咱们最好的兵。”

    他对另一旁的张存诚说道。

    后者立刻会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在他面前的本子上迅速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