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七一章 人奸

第二七一章 人奸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之协师徒就这样沦陷了。

    刘松被捕杀头之后,刘之协就是混元教的教首,原本历史上白莲教大起义都是遥尊他为天王,而他被杨丰降伏,也就意味着混元教被拿下。

    接着就是修改其理论体系。

    白莲教那套末世天劫理论肯定是不能再用,尤其是弥勒佛这些乱七八糟的佛教内容统统都删掉了,那只是天竺妖族自己的臆想,居然也来秽乱华夏简直笑话,无生老母是造物主这一点也修改成了昊天上帝,而无生老母只是类似于旧约中那些先知角色。包括道教的李聃也是,杨丰自己也是,当然他是类似穆哥的封印先知角色,也就是说拜上帝教,道教,混元教现在都共尊一个主神昊天上帝,因为拜上帝教是直接拜昊天上帝,是这个宗教体系的正统,所以其他都可以作为派系之一,但本质上都是一家。

    至于刘之协如何向混元教徒解释这个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事实上这不值一提。、

    教义不重要,关键的内容才重要。

    分田地才是最重要的。

    以混元教为核心的白莲教之所以席卷川陕,彻底撕下所谓康乾盛世的画皮,并不是因为无生老母的信仰,也不是因为什么末世天劫,而是因为白莲教主张分田地,教中所获资产,悉以均分,这才是白莲教席卷川陕让大清原形毕露的原因,同样这也是白莲教被定义为xie教的原因。无论官府还是士绅都绝对要掐死这样的宗教,同样也要竭尽全力抹黑它,白莲教的失败和太平天国一样,都是被地主武装和满清联合绞杀的,所有白莲教活动的区域地主都不同程度地组织团练武装帮清军作战,甚至很多地方地主武装比清军战绩更突出,这就是白莲教最终失败的原因。

    但要说它本身教义,和其他正统宗教比起来,那还真就大哥别说二哥。

    而杨丰也要分田地。

    “天下之田天下人共之,昊天上帝创造这片土地,不是让一些人剥削另一些人的,那些人奸与妖族同流合污夺天下之田,凌天下之民,这是对昊天上帝的亵渎,本仙下界重建信仰的同时,也要重新分配天下土地,使耕者有其田,劳者得其食,使这人间不再有饥寒之苦,那些人奸既然自甘**与妖族为爪牙,那么也就不必再把他们当人!”

    杨丰说道。

    “仙尊,不知仙尊欲何日起兵?”

    刘之协激动地说。

    “那得看你们传教的速度了。”

    杨丰说道。

    说着他向旁边一伸手,王赛氏立刻将一个盒子递上。

    “你是做商贩的,这里有些东西拿去卖了吧,算是你传教的花费,以后不够了再来要,要是有多余的就接济教众,如今百姓困苦,饥寒交迫者遍地,虽说苦难很快过去,但在这之前教內兄弟姐妹还是要尽量互助,尤其是你们这些传教者,更是要时刻关心教内兄弟姐妹,灭了清妖之后你们都是要论功行赏的。”

    杨丰对刘之协说道。

    “仙尊这是?”

    刘之协震撼地看着里面那些五颜六色的宝石。

    “不必惊讶,此物于本仙如沙砾一般。”

    杨丰淡然说道。

    “谢仙尊赏赐!”

    刘之协激动地趴在地上说。

    这盒子里面是三十块钻石,呃,锆石,十五块红宝石,十八块祖母绿,可以说是一笔巨额的财富,他虽然是混元教的教首,但实际只是一个有点田产的小商贩,甚至为传教还曾经卖过地,此时别说还有信仰,就是没有信仰,光凭杨丰这句话也足够给杨丰卖命了,就这一盒东西卖出五万两银子都毫无压力,这样慷慨的主子就算不是神仙那也得当神仙伺候着。

    “另外还有,你们接下来以襄阳附近的山区为主传教。”

    杨丰说道。

    他得加快在这一带的传教速度争取更多百姓加入,然后就可以加快他的火药生产,只要襄阳一带山区百姓都变成拜上帝教信徒,那么就可以轻松把他的军火生产和军队训练隐藏在里面,反正这一带崇山峻岭,甚至还靠近神农架,只要有足够的信徒他无论在里面干什么,外界也很难会知道的。更别说他在各处衙门都已经有大量的信徒,这些人从中隐瞒一下,就算有蛛丝马迹暴露,也会被迅速掩盖住,而只要他能够制造出几千支燧发枪和十几门大炮,那么至少襄阳这个地方,就能牢牢控制在手了。

    打败清军只是小事。

    清军在这一带主要军队无非一个郧阳镇总兵,下游还有宜昌镇总兵和荆州将军,襄阳只是
星空之轮回天机笔趣阁
一个游击,隶属郧阳镇总兵麾下,就这时候的八旗和绿营那烂样杨丰自己就能打败。

    但却控制不了占领区。

    因为他一旦打土豪分田地肯定要面对士绅的疯狂反扑。

    在这个士绅掌握话语权的时代里老百姓很难分辨太多东西,所以他不是先造反,而是先传教,以宗教来夺过民间的话语权,同时初步训练出一支哪怕只有几千人的军队,然后再真正开始动手,那时候也就不用担心士绅的反扑了。另外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先把干部队伍培养出来,这些天他就经常把教徒中一些头脑聪明的留下来亲自教育,教这些文盲们读书识字还有初级的科学,现在他的培训班已经扩大到百人了,下一步等燧发枪造出来,再教他们军事知识,再有一年时间也就差不多堪用了,至少起兵后不会仓促行事了。

    然后在三年內解决满清。

    三年足够了,这时候的大清实际上早已经危机四伏,就差有人点把火了,土地兼并已经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好大喜功穷奢极欲的乾隆更是横征暴敛,耗尽了民间财力,只不过是最后和珅给他背锅而已。王伦,林爽文,白莲教实际上也算他的,只不过推迟到嘉庆年间爆发而已,三十年间三场大规模造反,这还不算那些小规模的,甚至还有一场席卷几乎四分之一个国家的,这样的时代居然还被吹成盛世也足够无耻了。可以说这时候的大清就是一个火药桶只等有人点燃了,杨丰需要的只是振臂一呼而已,河北的天理教,山东的八卦教,湖南的苗民,福建的海商加海盗,广东的天地会,全都已经整装待发,需要的只是一个动手的契机而已。

    只要杨丰不断击败清军,不出一年他就敢保证大清狼烟蜂起,然后他顺流而下入长江直取南京正式建都,最多三年他保证带着北伐军冲进北京城。

    剩下十五年时间基本上也就足够他修金字塔了。

    说到底这才是他主业啊。

    看着怀抱一盒子宝石诚惶诚恐退出去的刘之协,杨丰一脸感慨地坐在太师椅上,蓦然间他肩膀上多了一双纤细的手,轻柔地给他捏着。

    “仙尊,妾身从田道台的小妾那里听说保康县令要出缺了,何不花点银子买下来呢?咱们要造军械只能到西边山里,若保康县令是咱们的人,那无论干什么就都好说了。”

    王赛氏说道。

    “县令得有功名吧?”

    杨丰说道。

    “如今什么还买不来,只要有银子谁还管功名不功名,那保康是个穷县也没多少油水,花不了多少银子,反正咱们也没指望做久了,找个底细的教众,就说有点钱想着光宗耀祖一下买个知县过把瘾,反正捐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王赛氏说道。

    “这倒是可以,只是这人选不好找啊。”

    杨丰说道。

    “妾身娘家有个表兄,原本是个落第秀才流寓至此教书为生,也是入了咱们教的,仙尊若是有意不妨叫他过来看看。”

    王赛氏说道。

    她原籍是山东的,原本是戏班子出身,在这里被豪*****污,后来嫁了一个驼子,也就是王聪儿她爹,所以她的娘家兄弟肯定是山东籍,不用担心清朝官员的原省回避制度。

    “你倒是会算计。”

    杨丰说道。

    “仙尊,妾身对仙尊唯有忠心。”

    王赛氏吓得赶紧跪在他脚下说道。

    “明天叫来看看吧!”

    杨丰说道。

    “谢仙尊!”

    王赛氏忙说道

    就在同时她抬起头,从下向上看着重新闭目养神的杨丰,就像鼓足勇气般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然后在杨丰腿间抚摸着,看杨丰没有什么反应便膝行上前,掀起杨丰道袍的下摆钻了进去,很快那道袍就开始不停地起伏起来,杨丰脸上也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紧接着王赛氏的衣服从里面推了出来,那道袍一下子鼓起来,甚至王赛氏那光滑的后背都露在外面,两只胳膊好像捧着什么东西,在那里越来越快地动着。

    杨丰继续半躺在太师椅上鼻子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哼哼,那眼睛却看着前方的大门,糊门的纸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洞,一只眼珠正在后面不停转动。

    “再快一点!”

    杨仙长说道。

    下面露出的那两个肩膀速度更快了,甚至可以听到里面全力以赴的沉重喘气声。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