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六六章 做一天的英雄

第二六六章 做一天的英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

    一呼百应什么的是不现实的,那些麻木的百姓依然麻木着,很显然一百多年的奴化教育非常成功,习惯了做奴隶的人们,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意外事件就站起来。

    他们看杨丰和看清军没有区别。

    他们的目光中只有畏惧,但绝对没有热血沸腾,更不会有尊敬。

    这很正常。

    满清和他们的盟友早已经制造出了一套思想的枷锁,一套可以让人驯服地为他们当牛做马的枷锁,并且把这套枷锁美化为道德,在近一百五十年的时间里不断反复向人们灌输,直到人们把这视为天经地义,然后忘记他们祖先的真容。这不是大臣可以站着和皇帝以近乎平等姿态讨论问题的宋朝,这也不是可以容许李贽这样异端著书立说的明朝,这是大臣们以在皇帝面前有资格称奴才为荣耀,一个清风不识字,就得人头落地的咱大清。

    在这个时代想让百姓站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杨丰无奈地叹息一声。

    然后他放下了小萝莉。

    “有谁,有谁愿意站起来,我带你们去做一天的英雄!”

    站在遍地的清军死尸中,他环顾四周说道。

    然而还是没有人。

    杨丰默然地转过头,看着对面的天津城,紧接着他发出一声怒吼,纵身跃起凌空一脚踢在身旁漕船的桅杆上,伴着一阵刺耳的折断声,那桅杆直接从根部折断,与此同时杨丰也落在另一艘船上,他猛然转身抱住桅杆向旁边一甩,在那艘漕船被拖动的同时整个桅杆被他举起,横抱在手中再次大吼一声,向着不远处这座周长九里的要塞发起了进攻。

    一个人的进攻。

    他身后那些麻木的人群终于露出了震撼的表情。

    全速狂奔的杨丰,转眼就到了拱北门前,这时候溃逃的清军甚至还没完全进城,在清军惊恐的目光中,抱着桅杆的他狂暴地吼叫着横扫,前面瞬间一片血肉飞溅,就在同时城墙上的一门门大炮喷出火焰,得到了小倩这个外挂的杨丰,以极快速度不断移动自己的位置,转眼避开了第一轮射击。就在守城的清军慌乱地装填散弹时候,他横抱着沾满鲜血的桅杆二十秒冲过三百米距离,将桅杆前端向护城河对岸一杵,紧接着纵身跃起如撑杆跳般上了城墙,那桅杆迅速抽回从半空狠狠向右砸落,右侧十几米范围內一个活人都没了,下一刻那桅杆反弹起的同时随着他转身动作又落向左侧,然后左侧也没活人了。

    守城的绿营立刻惊恐尖叫着一哄而散。

    杨丰傲然立在拱北门上。

    “”你们愿意做永远的懦夫,还是愿意做一天的英雄!”

    他冲着城外吼道。

    下一刻他纵身跳下,手中的桅杆向前刺出,在撞击声中那城门立刻打开了。

    “走,跟我来!”

    他朝着身后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继续向前,又撞开了第二道城门。

    这时候天津城内已经乱做一团,这座城市守军并不多,天津镇总兵下属地盘很大,但城内只有几个营的镇标,因为严重的吃空饷,真正的守军其实也就几百人,这年头吃一半空饷绝对算实在人,谁不吃个六七成空饷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在被杨丰杀了一气之后实际上天津城基本算解除了武装,但城内的衙门也实在太多了,天津镇,天津道,天津府,天津县,长芦盐运司一堆衙门全堆在这里,再加上次一级衙门,比如府经历,同知,学政,河防乱七八糟一大堆,此时刚刚在北京城烧杀炸死上万人的妖孽突然进城,这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光逃跑也足够堵塞道路了。

    至于抵抗……

    这样的妖孽谁能抵抗了?

    但这也正便宜了杨丰,逃跑官员堵塞街道,可不正方便他杀嘛。

    他抡开了那根桅杆,就像拿着苍蝇拍打苍蝇一样,沿着街道看见穿官服的队伍直接砸就行,转眼间街道上就血流成河,然而即便是这样,那些逃跑的官员也没人停下抵抗。

    杨丰可算体会到英法联军的感觉了,在两边那些老百姓抄着手围观中,他就像杀一群小绵羊般,杀着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坐在衙门的大堂上威风凛凛的大老爷们此时也像群绵羊般任由他宰杀,奴化的不仅仅是百姓,连这些奴化者本身也被奴化,整个满清实际上已经沦为一个奴才时代,跪着才是真理,站着的是异端,哪怕对敌人也要跪着,然而那些百姓却被震惊了,他们第一次发现这些自己往日畏惧的大老爷们,其实是如此外强中干,很快两旁连叫好的都出现了,同样他身后的拱北门处那些码头上的百姓也出现了,这些老百姓就像看戏一样,完全事不关己地看着杨丰在城内不断杀戮着,仿佛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但很快他们就不再围观了。

    因为杨丰砸到了长芦盐运使衙门。

    当长芦盐运使被一桅杆拍在地上成了饼子时候,几名泼皮终于忍不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整个天津最有钱的地方,长芦盐运使衙门的两百多间仓库里囤积着无数白银,这里掌控大清国堪称财富命脉之一的长芦盐场,虽然比不上两淮盐造就的扬州盐商富可敌国,但长芦盐商同样挥金如土,作为他们的管理者,长芦盐运使衙门意味着什么就不用说了,几个胆大的泼皮终于没忍住雪花白银的**,就在杨丰从盐运使衙门杀过去之后,他们首先踏着遍地死尸和鲜血跑进去,紧接着用口袋扛出了沉重的白银。

    “老少爷们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银子,这里是银子,一库一库的银子!”

    一个泼皮发疯一样吼道。

    骤然间就像决堤洪水般,原本看热闹的百姓带着狂热的呼喊,不顾一切地撞向盐运使衙门,转眼就如蚂蚁般淹没了这片堆满财富的仓库,狂欢般搬运着那些凭借垄断权,由官府**商层层盘剥,从他们身上压榨出来的财富。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甚至很快消
斩邪笔趣阁
息就传到了天津城外,越来越多的贫民在银子的**下忘记了后果,忘记了一切,纷纷涌入天津城加入狂欢的行列。

    他们太穷了。

    他们几乎从来就没有吃饱饭过,他们很多甚至就连蔽体的衣服都没有,他们像牛马一样劳碌,在农田里拼命耕作,在运河上拉着沉重的漕船,在码头上扛着让他们连腰都直不起的沉重货物,然而他们却只能在赤贫的泥沼中世世代代挣扎,几乎永远没有希望,几乎永远暗无天日地挣扎,如卑微的野草般生,亦如卑微的野草般死。

    历史从来不会记载他们。

    书写历史的人从来都是对他们不屑一顾,或许当他们试图站起来的时候才会给他们一个鄙夷的名字……

    刁民。

    但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蚁民。

    但今天,蚁民的力量爆发了。

    汹涌入天津城的无数百姓,狂欢般冲进一座座官衙,冲进一座座长芦盐商的豪宅,甚至冲进乾隆行宫,不顾一切地搬空一切财物,金银粮食布匹甚至食盐,混乱中处处火起,混乱中无数杀戮蔓延,当那些百姓可以抢皇帝行宫的时候,杀几个民怨极大的贪官污吏自然少不了,很快这座城市已经不需要杨丰了,一切都在顺理成章地进行,作为纵火者,他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点燃了这场烈火,在炸了满清的皇城之后,他紧接着又毁掉了满清在北方最重要财赋来源。

    天津毁了。

    这座城市正在他点燃的大火中熊熊燃烧着。

    “没有死亡何来新生,没有一场荡涤所有污垢的烈火,何来一个崭新的时代,烧吧,杀吧,让这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鼓楼上杨丰张开双臂高喊。

    “朕要将这个妖人挫骨扬灰!”

    而此时大清皇帝爱新觉罗.弘历,也正站在北京的皇宫内怒吼着。

    因为当时在南苑的行宫,他躲过了这一劫,直到城内收拾得差不多了,才重新返回北京,然后一进内城就差点晕过去,哪怕那些大臣们最大限度得修补了一下,但展现在他面前的依然是满目疮痍。尤其是皇城西北角那触目惊心的废墟,简直就像是在不停一遍遍抽他的脸,然后还有他儿子的死尸,那揪下后重新安上的人头看着那么刺眼,还有他最心爱女儿的噩耗。六十五喜得爱女,他对和孝公主的**爱那简直到了极点,仅凭一个低等妃嫔生女却和皇后生女同样封号,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这样一个少女落到那妖人手中,也是此道中人的乾隆自然清楚会有什么遭遇。

    可以说此时的乾隆,完全可以说已经到了火山爆发的地步。

    随着他的怒吼声,一队队信使冲出北京城,冲向直隶山东各地的总督,总兵驻地,带着他的圣旨和愤怒,去召集大清国的保卫者,去召集各地的绿营,去召集这个国家的正规军们,与此同时北京周围前锋营,骁骑营,键锐营等等,所有这片土地征服者的后代,也纷纷和他们的祖先一样,骑上小了不知多少号的劣马,拿着软了不知多少号的牛角弓,拖着他们最喜欢的大炮,扛着他们同样最喜欢的鸟枪,带着仇恨与愤怒在亲人的鼓舞下涌出北京,涌向天津准备将杨丰千刀万剐。

    呃,这个已经没用了。

    弘历已经下旨抓到杨丰就浇上猛火油烧了。

    话说北京城里的铁杆庄稼们,对杨丰的恨意那真是如滔滔黄河绵绵不绝。

    北京城的损失已经清点出来了,除了十五阿哥永琰被揪下脑袋并且挂在正阳门,和孝公主被掳走之外,还有庄亲王全家数百口灭门,因为他家离西什库最近,大爆炸在炸毁城墙的同时把他家也顺便夷平了,八座贝勒以上级别勋贵的府邸被烧毁,被杀和被烧死一个贝勒,两个镇国公,两个辅国公,重伤一个果亲王永荼,估计撑不了几天了,这些以下宗室死了八十多个,而整个北京城的铁杆庄稼死了四千七百八十二人,伤了八千六百七十五人,之所以这么大主要是西什库大爆炸时候,大批护军营和九门提督部下士兵都在西安门城墙上和城墙外,结果被这场大爆炸把数千人一锅端了。

    至于财产损失无法估量。

    北京三分之一的内城区过火,以西什库为中心,周围半径超过半里内一切都被夷平。

    西什库囤积的各种物资全部化为焦炭,上万户旗人的家完全被毁。

    此时的八旗军眼珠子都绿了,一个个恨不能咬块杨丰飞肉吃,由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一等公阿桂亲自督师,超过五万大军气势汹汹地杀向天津。

    但他们此行注定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杨丰紧接着就离开了天津。

    他是一个纵火者。

    但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纵火者。

    他不会带领天津百姓玩什么根据地的,而且天津百姓也不陪他玩,在洗劫了天津城内几乎所有官府仓库和盐商之后,那些涌入天津参加狂欢的百姓,又像他们汹涌着来一样紧接着汹涌着离开,然后消失在了无数穷乡僻壤,这些只是为钱财,只是为出一口平日积攒下的恶气,但他们只能做一天的英雄,让他们跟着杨丰闹geming那是不可能的。

    抢了东西消失才是正理。

    反正整个天津都乱了,谁知道哪些人参与了这场狂欢?

    等杨丰走了他们大不了再回来,那时候他们还是良民,虽然肯定会有倒霉的被调查出来砍头,但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不会有事,饥荒年抢粮又不是什么稀罕事,这一点那些老百姓都明白得很。

    当然,杨丰同样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再毁掉天津后,紧接着又追上逃跑的和孝公主,在后者绝望的目光中和她一人一匹马就像游侠般继续着他的旅程。

    (儿子高烧四十点二度,肠淋巴结发炎,在医院撑了一天**,这是在医院写的,明天还得继续,抱歉,一个有两个孩子的人基本上就废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