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六二章 火,火,火

第二六二章 火,火,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此时面临的问题,是他必须得过宽阔的西长安街。

    在这条毫无遮挡而且有数万清军严阵以待的大街上,他会被不少于一百门各种口径大炮狂轰的,没有了小倩这个超级外挂的帮助,他自认为自己还是很难躲过这么多大炮近距离攒射的,毕竟他不可能在零点零零几秒内确定炮弹的弹道,或者根据大炮中心线确定炮口的准确指向。

    更何况那里还有数万支鸟枪。

    没有了全身钛合金重甲的保护,这些东西同样对他有一定杀伤力。

    既然是这样那也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杨丰此时位置在宣武门內大街与正阳门內大街,也就是直通天an门的御街,再加上西长安街之间,这里属于镶蓝旗的地盘,一直到西边内城城墙都是,而向北皇城西边直到阜成门內大街这一块是镶红旗地盘。因为大街阻隔再加上奋力扑救,火势被限制在了镶蓝旗地盘上,很显然这是不行的,要烧就烧得酣畅一些,硬闯皇城需要面对密密麻麻的大炮,但在内城四处放火的话,他是不会遭遇任何危险的,这座城市密集的四合院和官员府邸就像迷宫一样,会为他免疫所有大炮,而那些院墙是挡不住他的。

    穿越迷宫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在迷宫里砸一条直线横穿呗!

    就这样他举着火把兴致勃勃地转头向西北,在大火肆虐的无数建筑间斜穿过去,无论前面是围墙还是房屋都无非一脚而已,就像一头犀牛般硬生生穿到了宣武门內大街。

    这里没有守军。

    但这里全是救火的。

    无数旗人男女老幼都在以各种方式奋力灭火,阻挡大火烧过街道,然后杨丰就像一尊魔神般,从火光中扛着一根燃烧的房梁蹿出来了。

    “快拦住他!”

    一名正在指挥救火的官员秒懂了这个妖孽的意图,紧接着发出惊恐的喊声。

    下一刻那根房梁呼啸而至,瞬间把他拍在了下面。

    然后杨丰两步到了他跟前,顺手抄起那根房梁,一脚揣塌了前面的院墙,直冲进他后面一座豪华的宅邸,那带着熊熊烈火的房梁毫不客气地杵进最近的房间,当他再抽出来的时候这间房子立刻蹿出火焰,紧接着杨丰又蹿到另外一处房间外面将房梁又杵进去。

    这时候才有一个穿蟒补子的老家伙指挥家奴冲出。

    杨丰连看都没看那些家奴,抱着那根房梁就像猴哥一样纵身跃起凌空砸落,那蟒补子瞬间就被拍没了,还没等那些家奴反应过来,他已经再次跃起越过了房顶。他一边放火一边继续向前很快冲出这座熊熊燃烧的府邸,穿过一条相对狭窄的街道,进入镶红旗的地盘,同样一路放火前行,没过多久大火也在镶红旗这边蔓延开,在跑到简亲王府放了把火之后,紧接着他又调头向东北一直烧到缸瓦市。

    可怜城内清军拼命跟在他后面围追堵截,却丝毫不能阻挡他前进,别说城内的复杂环境了,就是真到外面野战,他们也挡不住这妖孽啊!

    更何况那些清军还得救火。

    这烧得可全都是他们家啊,他们的财产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在烈火中喊着他们呢!

    杨丰在缸瓦市旁边又点了一座贝勒府之后,突然再一次折西,在围追堵截他的清军咒骂声中,一路烧到了顺承郡王府,当那些清军冒着大火辛辛苦苦追过去时候,这个妖孽突然又折向北流窜进正红旗地盘。

    可怜整个西三旗全让他点了。

    可以说半个北京内城都燃起熊熊火光,那些救火的旗人惊恐尖叫着,在混乱而拥挤的街道上不断奔跑着,提着水桶,端着脸盆,架着不多的水龙,拼命往返于一口口水井,用辘轳费力地提起一桶桶井水,一边咒骂那天杀的,一边扑救他制造的这场灾难,但很显然他们是徒劳的,无法解决杨丰的情况下,他们无论怎么扑救都是没用的。

    毕竟他还可以继续点。

    就就像一个玩火的顽童一样,杨丰带着一种单纯的快乐,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不停地放火,在把果亲王府点着之后,他又折向东,在宝禅寺的熊熊烈火映照下,突然折向东南烧进了庄亲王府。

    此时已经入夜了。

    “你是硕塞的小崽子?”

    杨丰端坐在正堂上,一边啃着烤乳猪一边问身旁侍立的中年男子。

    “回神仙话,小的绵课,曾祖是圣祖康熙皇帝十六阿哥允禄,硕塞之后绝嗣,故圣祖让小的曾祖袭了庄亲王的爵。”

    后者卑躬屈膝地说。

    绵课现在才不管别的呢,这个妖孽眨眼功夫杀了他手下数十名精心挑选的家奴,其中有好几个还是武林高手,
御史不好当最新章节
要不是他见机快,迅速跪下磕头求饶,这时候恐怕早就被砸成肉饼子了,赶紧伺候好了他,把这个妖孽哄着离开再说。

    “啊,你是康麻子的种啊!”

    杨丰说道。

    绵课继续陪着笑脸。

    这时候一名家奴走进来,在那里欲言又止地犹豫着。

    杨丰眼睛一瞪。

    “狗奴才,没看见神仙正用膳,有什么赶紧说!”

    绵课立刻喝道。

    “回主子话,外面步军统领衙门的人求见问,问……”

    那家奴战战兢兢地看着杨丰说。

    “回去告诉他们,没看见府里正救火吗?至于神仙已经走了,已经向北去了,他们也都挺忙的,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绵课说道。

    “神仙,您看这样行吗?”

    紧接着他卑躬屈膝地问杨丰。

    “你是个好奴才!”

    杨丰用自己的油手拍了拍那狗头说。

    说完他站起身,绵课赶紧递过手巾,杨丰擦了擦满手油,活动一下双臂感觉非常好,他这具身体很显然还是不行,如果好好补充一下营养,战斗力还能提高一下,另外这容貌他也不喜欢,至少距离英俊标准太远,当然,这都是以后要解决的,吃饱喝足的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去,走到正救火的那些庄亲王府家奴前面,在后者战战兢兢的目光中,扛起一根顶部燃烧着的柱子,哼着歌向北走去。

    看着他远去了,绵课这才擦一把冷汗对家奴使了个眼色

    那家奴会意地一点头赶紧离开。

    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在离开庄亲王府之后,杨丰立刻扔了那柱子借助夜幕的掩护,迅速跑到皇城根,庄亲王府和皇城西北角就一街之隔,而这里不是清军防御重点,从这边进去是皇城內的一些如御马监之类乱七八糟机构,与皇宫之间还隔着西苑那一连串海子呢!清军不认为他会从这里进皇城,这里可以说是离皇城最远的地方,三海那宽阔水面他是肯定飞不过去的,皇城周长十八里呢,他们怎么可能把每一处都排满士兵。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里有杨丰最爱的东西。

    “幸亏螨虫们没换地方!”

    趁着清军疏于防范迅速翻墙而入的杨丰,直接摸到了皇城內一片仓库中,站在其中一座门前满意地说。

    那门上三个大字。

    广积库。

    这里是西什库,皇城內最主要的仓库,囤积着从盔甲兵器到钱财布匹甚至油漆皮革在內无数物资,而这座广积库里存放的是……

    火药。

    “弘历啊,你这让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十几万斤火药堆在自己的皇城里面,难道你不怕哪一天有人给你点着吗?”

    这家伙一边絮叨着,一边推开扭断门锁的大门走进去,在他身后是被杀死的守卫,在他前面是装在木桶里面一桶桶堆积如山的火药,他随手抱起一桶,一拳捣碎桶壁,让里面的火药洒出来,胡乱地洒在火药堆下,然后又接连不断捣碎二十几桶,让这些火药都倒在地上连起来和火药堆充分混合。这才心满意足地抱起一桶一边洒一边倒退出去,五十斤火药一直洒出十几米,但很显然这并不保险,这东西一爆炸范围可是很大的,他可不想还没跑到足够安全的距离就炸了,于是又进去报了一桶,最后总计洒出去了三十米,这才掏出一个在庄亲王府拿的火折子,没有丝毫犹豫地吹着,紧接着扔在脚下的火药中。

    那火药骤然间燃烧起来并迅速向前。

    杨丰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跑。

    可以说他以自己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向东狂奔,在他身后那道火药燃烧的火光在黑暗中急速向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蹿到北海边的杨丰就看见四周一亮,他连看都没顾上看,直接一头扑进了水中,下一刻就看见头顶仿佛遭遇风暴般,平静的水面在亮光中猛得向右汹涌开,隐约可见岸边的树木被火红色的亮光映照出来,甚至那些树木也都仿佛遭遇风暴般向着这边倒伏。紧接着巨大而又沉闷的爆炸声,在水中撞击他的耳膜,而岸边的树林处一道如同墙壁般的烟尘瞬间淹没了所有树木,再下一刻碎石如暴雨般密密麻麻落在北海的水中,甚至一块石头正中他头顶,不过在湖水的缓冲之后,并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此时杨丰无比庆幸自己没留在外面欣赏这壮观场面。

    (太平天国不准写,只能写之前的,所以我写不成陈玉成只好换林爽文了,实际上我还想过穿王聪儿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