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四五章 摄政王的第一日

第二四五章 摄政王的第一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临安百姓们一片愕然的目光中,摄政王抱着刚抢的美女昂然地进了皇城丽正门。

    人家还没告诉他名字。

    可怜那少女这时候羞愤得都恨不能咬他一口了,当然不会满足他的那些无理要求,不过进了丽正门后,这可怜的孩子还是停止了挣扎,破罐子破摔地自己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倚在杨丰怀里看着四周普通百姓无缘得见的景致。

    “喜欢吗?”

    杨丰低头看着她说道。

    那少女白了他一眼,然后一时间怒从心起,低头狠狠咬在他按着自己胸前的手背上,那口小牙立刻咬破了杨丰的皮肤,鲜血瞬间从两排牙印上涌出,但也就是在同时,那牙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啊!”

    她惊叫一声。

    同时伸出手捂住自己嘴,然后难以置信般用手指擦去血迹看着那完好无损的皮肤。

    “现在你让我流血,晚上我让你流血。”

    杨丰在她耳畔低声说。

    她茫然了一下,紧接着俏脸一片血红,那脑袋直接拱进了杨丰的怀里,摄政王殿下立刻发出一阵得意地笑声,在他的笑声中队伍进入南宫门,下一刻他停止笑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前面大庆殿前的广场上,在那里一大片官员身穿囚服列成方阵,在四周士兵的监押下低着头默然不语。

    “赵构监押在福宁殿,韦后还在慈宁宫,赵构的两个养子也在慈宁宫,这里是朝中官员。”

    李显忠说道。

    “秦桧是哪个?”

    杨丰说道。

    李显忠一挥手,两名士兵立刻上前,从人群中把秦桧拖出来按倒在了杨丰马前。

    “秦桧,你可知罪?”

    杨丰说道。

    “令尊之死桧不敢逃罪,然桧也只是奉命行事尔,望摄政王明察,功盖天下者不赏,勇略震主者身危,令尊处必死之地,官家除之乃是必然,纵使无秦桧,官家亦不过另假他人而已。”

    秦桧小心翼翼地说。

    “既然你已知罪,那就等着候审去吧!”

    杨丰一挥手说道。

    把秦桧直接撕了这种事情是不能干的,他是文明人,要**律,要按照程序来,回头任命个新的大理寺卿重新审讯岳飞案,然后该怎么判怎么判就行,他现在是大宋摄政王,必须得充当一个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破坏者,大宋自有律法,岳飞案又不是多么神秘无法调查明白,只要一个公正的审讯者都能轻松审清,作为幕后操纵者该怎么判根据律法就行,岳飞是以忠义而死,那也必须在规则内还他清白。

    秦桧随后被押走,至于他的抄家这个就不用说了,但抄他家不是因为岳飞案,而是他作为逆党犯了附逆大罪,摄政王是代表着大宋皇帝来抄他家的。

    至于剩下这些……

    杨丰看着剩下那些官员,后者也在抬起头眼巴巴看着他,在这里面他立刻就发现了一个老熟人。

    “公,你怎么也在,快给赵公松绑!”

    他惊喜地喊道。

    呃,他看见当初被他逼着一起给岳飞伸冤的赵不弃了,后者很显然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什么太大牵连,否则也不会在这支队伍里面了,由此可见他的钻营能力还是很强的,此时一听杨丰喊他,赵不弃立刻满脸幸福地从后面挤出来上前拜倒,以他的头脑当然知道自己的春天来了,而他身后那些官员也都立刻换上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看着他。

    “赵公不必多礼,这些军卒怎么把你也抓来了,官家年幼不能理政,本王与先帝义结金兰不得不尽兄弟之责,但这朝政上的事情还少不了诸位宗室襄助,赵公身为宗室又德才兼备,正是本王需要仰仗的,这样吧,先以赵公代理这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如何?”

    杨丰说道。

    赵不弃感觉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这是要以他为相啊,可怜之前他最大也不过转运使,这简直就是一步登天啊。

    “下官惟摄政王马首是瞻!”

    他激动地赶紧下拜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赵公先把这些逆党的处置拟一个名单,然后交给本王!”

    杨丰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这些官员绝大多数他都根本不知道底细,但赵不弃知道,先让赵不弃拟一个处理的草案,他再对照历史上这些人的记载,还有派人出去调查的结果,最终做出处置,有才能的留用,没才能甚至民怨大的直接以附逆罪抄家砍头。总之全杀了肯定不行,这不是他在自己地盘上一张白纸好作画,这里面积人口数量情况的复杂程度,跟徐州那边都不是一个级别,他自己的整个领地上总共不过一百多万人口,而这片土地上恐怕十倍都不
封神之召唤猛将吧
止,真要学在徐州全部重新洗牌他得耽误多少时间?

    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恢复大宋朝廷的运行。

    而他有更重要的事。

    “摄政王,赵构如何处置?”

    李显忠问道。

    “赵构?官家有旨,废为庶人并赐其自尽,韦后废太后之位以徽宗皇帝妃嫔身份,赐其入道观修行,至于赵构两个养子各归本籍,赵构之妃嫔,就继续留在宫中吧,毕竟官家还宫后,这宫中也不能少了人,倒是那些宫女有愿意出宫者任其自便,另外在小西湖上尽快为本王修建一处处理公务场所,毕竟本王不是大宋的皇帝,这各处宫殿还是不宜使用的,小西湖在北,群臣有事也近一些。”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走向了另一旁的垂拱殿。

    赵构是肯定要死的,而赐自尽也是唯一选择,毕竟他无权处死赵构,这得是赵训的职责,而赵训以其他方式杀自己叔叔也不合适,哪怕他叔叔杀了他爹但那也是他叔叔,那么也就只能赐自尽了。而他虽然是摄政王,但毕竟不是皇帝,所以总是在垂拱殿处理朝政也不合适,但另外建王府没必要,最好就是在皇宫另外给他修一处,比如说原本历史上宋孝宗修的选德殿位置就很好,一边欣赏小西湖的园林一边办公就可以了,而且那里距离后gong也没多远,以后……

    以后就不用说了。

    赵不弃在一旁边走边认认真真地听着,完全忠实地扮演着走狗角色,而未来他的职责也就是扮演好杨丰的走狗,他不是什么好货色,原本历史上他以跪tian秦桧著称,但他这样的人却是杨丰最需要的,他连秦桧的狗都做,那当然也会给杨丰当好狗,至少目前来说,杨丰在大宋朝廷需要的也就是好狗。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

    接下来就该他的大事了。

    说话间他们一起走入垂拱殿,杨丰毫不客气地往中间宝座上一坐,那十几年帝王生涯培养出来的霸气,立刻弥漫在这座宫殿。

    “传本王旨,召工部军器监军器所及各地船场的所有官员统统进京!”

    紧接着他发出自己作为大宋统治者的旨意。

    而这就是他夺取南宋大权的最重要目的,利用南宋原有的庞大军工和造船体系,加速他的直捣黄龙计划。

    目前他最大限制是没船。

    只要有足够数量可以航海的大型帆船,他现在就可以率领大军登陆辽东半岛,然后沿辽河向金国腹地进攻,但海州的船场还依然正在备料中,造船先得备料这是他最大的麻烦,海州船场从无到有开始造新式战船的确很费时间,但南宋到手就可以绕开这一步了。因为在明州等南宋主要的造船基地都囤积大量木材,就算这些地方木材不够,南宋水师还有无数战船可以拆,那些车船什么的肯定没用了,而这些木料让他建造风帆战列舰的确是不可能的,但建造红单船一类近海武装商船还是毫无压力。

    同样,这些船场也有足够的工匠,可以说现在他就可以启动他的大规模造船计划。

    资金也有。

    他抄家的收获足够。

    给他一年时间,他基本上就可以打造出一支堪用的舰队,两年时间就能具备从山东半岛跨海远征的能力。

    还有就是火药。

    他目前最缺的还是火药,哪怕有了他的硝和硫磺,他的火药仍旧很紧张,而南宋工部军器所的火药工场同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里有熟练的工人,这里有大量的硝和硫磺,这里也有稳定的硝和硫磺供应源,从明州前往倭国和琉球的商船,可以带来源源不断的硫磺,而南宋这边庞大的人口基数,也让他的制硝事业可以更大规模展开,更何况本身南宋就有大量硝的生产。

    有了南宋的火药产业,他不但可以把自己剩下的那些备用炮管全部组装起来,而且还可以继续建造青铜野战炮,现在他一个镇只有十门炮,这的确不足以在战场上取得决定性优势,但如果他一个镇一百门炮呢?十八磅青铜炮的确太重,但如果在那十门钢管炮以外,给每个镇配上一百门六磅甚至三磅炮呢?或者干脆给步兵配备重型火绳枪呢?虽然这时候造燧发枪,对于大宋工匠来说的确有难度,哪怕他提供弹簧钢也不行,毕竟燧发枪很多零件还是需要一定技术的,但西班牙征服美洲的长管重火绳枪绝对没有任何难度啊。

    西班牙大方阵没任何难度啊。

    可以说只要有了足够数量的战舰,有了足够的火药供应,那么金国的末日也就到了,他的大军将席卷女真腹地,把男人抓来当奴隶修金字塔,把女人抓来卖,让女真这个名字彻底消失。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