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四三章 赵跑跑

第二四三章 赵跑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杨丰端坐交椅上引吭高歌。

    在他脚下是一艘三十米长的巨型桨帆船,船下浩荡大江奔流东去,清澈的江水横亘十几里,薄雾中仿佛无边无际,平缓的水流推着这艘战船以接近二十里的时速不断向前,甲板上一身红裳的长公主正在舞剑,江风吹过倒是也有点衣袂飘飘的味道,而在两旁甲板上那些身穿皮甲的水师战士面向外扶刀肃立。

    在这艘战船的后面,是仿佛无穷无尽般顺流而下的大小战船。

    绝大多数都是桨帆船。

    船上一面面中式硬帆如鸟翅般展开,两旁一根根长桨伸出整齐地在江面划动,中古时代的简陋舰队这一刻同样显示出磅礴气势,帆樯如林战舰蔽江的壮观场面就这样在两岸敬畏的目光中不断向前。

    杨丰要从海上进攻临安。

    他必须得防止赵构像上次金兀术南侵时候一样逃窜海上。

    “敌军!”

    桅杆上一名士兵举着望远镜惊叫。

    “摄政王,是浒浦水师!”

    杨钦上前行礼说道。

    杨丰很是霸气地举起双手同时向前一挥,他两侧各有三艘同样大的桨帆船加速向前,底舱划桨手飞快划动一根根船桨,顺风顺水的战船很快就脱离了整个船队,而就在同时远处江面上无数帆影出现,正中间四艘体型高大几乎杨丰座舰两倍的巨型战船横在江上,但两旁却看不到一根伸出的船桨,只有两条临近水面处伸出的遮板。

    “这是车船,号称和州载!”

    杨钦神情凝重地说道。

    杨丰淡然一笑。

    “老夫有此四艘巨舰横江,看那妖孽如何过去。”

    而此时他前方千米处一艘巨型车船的尾楼上,浙西沿海制置使兼平江知府梁汝嘉,在帅旗下端着茶杯高傲地说。

    而在他脚下的船舱里,无数的水兵踏动脚下的木板,让一根根木轴转动起来,然后带动船舷外的明轮拨开水面推动着巨大的战船缓慢向前,而在甲板上随着军官们的吼声,一具具**弩上带着点燃前方油布的巨型弩箭蓄势待发,小型投石机后面士兵严阵以待,就连古老的拍杆都做好了准备,大批水兵手持弓箭灰瓶甚至装火药的陶罐准备,等待接下来的大战。

    这是南宋最强的水师,隶属殿帅司的浒浦水师。

    他们前方六艘顺风顺水的桨帆船急速拉近着距离。

    “将士们,封侯就在今日!”

    梁知府亢奋地高喊道。

    几乎就在着同时,对面六艘战舰前方甲板上,一连串的火光闪耀,那闷雷般滚动的巨响震撼江面,还没等梁知府明白过来刺耳的呼啸骤然掠过,他身后桅杆上无数碎木迸射,紧接着那粗如人腰的桅杆就像被啃了一口的甘蔗般,赫然多出一个触目惊心的缺口。几乎就在同时距离他不足半丈外的甲板上,同样无数碎木迸射开,其中一片正打在梁知府手中的茶杯上,那茶杯直接化作无数碎片飞出,滚烫的茶水喷了他一脸,而一个脸盆大的窟窿也瞬间出现在他视野,然后就是船舱内的一片惨叫声。

    梁知府保持着拿茶杯的姿势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地颤抖着。

    在他周围是一片惨叫声。

    包括剩余三艘车船上同样也是一片惨叫。

    蓦然间一阵大风刮过,他身后那根被啃出一个缺口的桅杆立刻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梁知府惊恐地抬起头,傻了一样看着那根桅杆,后者就像带着对他的嘲笑般摇晃着,突然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倒下,在木头折断的巨响中整个船帆向着他拍了下来。

    “啊……”

    梁知府这才发出惊恐地尖叫。

    “还想拦截?问过小爷的大炮了吗?”

    他对面的一艘桨帆船上岳雷鄙夷地说道。

    而就在同时,他的六艘桨帆船全部落下风帆,就连船桨都停止了划动,六艘船的速度骤然降下,在江水推动下继续缓慢和那四艘车船拉近距离,而在前甲板特制的炮位上,十八门大炮第二次喷出火焰,十斤重的炮弹在江面呼啸而过,转眼打在两百米外的四艘车船上,尽管只有五枚炮弹击中了目标,但仍旧在瞬间决定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在无数惊恐的尖叫声中江面上所有拦截的战船,就像受惊的鸭子般全都以最快速度向着两边分开。

    “摄政王,他们归降了。”

    杨钦看着那四艘车船上挥动的旗号说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

    杨丰鄙夷地说道。

    紧接着在那六艘炮舰的开路下,这支庞大的船
呆萌小萝莉:高冷男神太腹黑sodu
队急速冲过了拦截的浒浦水师舰队,很快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分列两旁的浒浦水师舰队也纷纷掉头,加入了摄政王的讨逆队伍,这支拥有超过一万人的强大水师就这样战场倒戈了,而这是赵构在长江上的唯一截击力量。很快杨丰的庞大船队就畅通无阻地越过吴淞口,然后紧贴海岸线向前绕过浦东转入杭州湾,借助侧向的西北风直插钱塘江口,一路畅通无阻,第二天既到达海盐。

    在这里澉浦水师逆战,岳雷的炮舰一轮齐射之后,澉浦水师将领砍了督战的文官迎降,杨丰的讨逆船队再一次扩大,然后浩浩荡荡地进入钱塘江。

    临安,大内。

    此时的这座大宋皇宫,早已经是一片鸡飞狗跳,无数宫女太监像蚂蚁般搬着各种财物,装上一辆辆牛车……

    呃,他们在为逃亡做准备。

    实际上在这之前萧凛的红巾军就已经攻破了湖州,而解潜的大军同样攻破常州,这两路一路配有六门大炮,在两州都是以大炮轰开城墙,然后逼迫守军投降,虽然平江依然在为赵构坚守,但既然湖州被攻破,那平江也就没什么卵用了,注定的局势甚至让朝廷的大臣们都开始逃跑了,倒是守军在李显忠指挥下还没乱。

    冷冷清清的福宁殿内,一君三臣四人相对愁肠。

    “官家,快走吧,湖州方向上是那妖孽收降的金军,一多半都是骑兵,这时候是冬天,各处河流水浅挡不住他们,一百多里路程他们一天就杀到了。”

    秦桧对赵构说道。

    “走?我还能往哪儿走,都是你惹的祸,你说你杀谁不好非要杀岳飞,惹来了这么个妖孽!”

    赵构欲哭无泪地说。

    “如今说这个已经没用,官家还是再往明州,纵然明州亦不能保,大不了再向南,闽粤之地足以容身,这妖孽只能逞一时的凶威,天下忠义之士众多,郑刚中已经在成都起兵,蜀军不日将顺流出三峡,闽粤有群山险阻为屏障,只需再坚持一两年各路勤王大军云集,自然扫清逆党!”

    张浚说道。

    “郑刚中能有什么用?那妖孽只要把成都送予吴璘,吴璘不出十天就能把他砍了,如今去哪儿都没用,万全之策唯有乘船北上托庇于金国,官家还是金国的藩臣,金国同那妖孽也是势不两立的,官家去金国,金人必然厚待以招纳我大宋义士。”

    秦桧说道。

    “胡闹,官家乃大宋皇帝,岂能去金国屈膝为臣!”

    赵鼎怒斥道。

    “元镇公能保证守得住闽粤?”

    秦桧鄙夷地说。

    “呃,我等纵然粉身碎骨,亦要为陛下血战到底。”

    赵鼎义正言辞地说。

    “那就是不能保证了,也就是说官家纵然逃往闽粤,亦无法幸免于难,那为何不直接选一条万全之路呢?金人与那妖孽有切齿仇恨,听闻金主正招揽四方奇人异士,组建诛妖军除此妖孽,若其成功则天下可定,官家于金人臣节未亏,金主必定助官家重夺江山,至于屈膝为臣,元镇公别忘了官家本就是金国之臣,又何来屈膝一说。”

    秦桧说道。

    “你能保金人不会如待父皇一样待我?”

    赵构不无希冀地说。

    赵鼎和张浚都没说话,他们也知道逃往闽粤什么的纯属就是扯淡,福建路总督早就已经被杨丰封给赵密了,后者跟张子盖还有李横正组成联军,从南昌席卷而下去各自夺取属于自己的地盘呢,不用杨丰追杀,赵密首先就不会容他们去福建的。

    “当然,臣当然可以保证。”

    秦桧笑着说。

    赵构这些人会怎么样他还真就没法保证,但他自己的富贵是肯定可以保证的。

    赵构和赵鼎张浚二人互相看了看,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别的选择,往南逃只是苟延残喘,什么时候被杨丰抓住了什么就时候拉倒,只有向北逃寻求金国的庇护才是唯一生路,就像秦桧所说赵构毕竟还是金国臣属,他以宋国王的身份入朝而已,金国也不会亏待他们,因为金国想要和杨丰斗下去,最好办法就是以赵构这个招牌招诱宋人,甚至如当年刘豫般封他一块地盘都有可能。

    这样一想他们也就只有仰天长叹一声了。

    “那也就只好如此了!”

    赵构无可奈何地说道。

    “咣!”

    福宁殿的大门骤然被撞开。

    赵构等人下意识抬起头,就看见一名身材魁梧的将领,手扶着宝剑站在门前。

    “官家,您要去哪儿?”

    后者狞笑着说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