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四一章 乱臣贼子

第二四一章 乱臣贼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摄政王的慷慨大方……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其实是慷他人之慨。

    但无论如何,一个这样的造反者是所有武将都欢迎的,尽管大宋的制度决定了武将并没有什么发言权,但当武将们用剑来发言的时候那些文官也就只能是一坨屎了,下笔千言终究是不如一杆毛瑟枪的,虽然这个时代没有毛瑟枪,但那些神臂弓一样可以解释这个道理,那些接受了杨丰任命的总督们,在身上那些重重制度的枷锁被粉碎之后,立刻展现出来他们对秩序的强大破坏力。

    无论移师淮西的韩家军还是留守后方的岳家军,还有最新加入的张家军,无不紧接着就对文官们举起了屠刀。

    这是一场清算。

    一场压抑两百年的,武将阶层对文官阶层的彻底清算。

    这些老兵痞们顶着新君给他们的招牌,毫不客气地血洗一处处官衙,以附逆名义把那些他们早就看不顺眼的知府,知州,知县们拖出来砍死在大街上,后者两百年精心编织起来的制度罗网在武力面前一触即溃,朝廷法律和官僚体系在利剑面前同样支离破碎。当那些士兵们彻底明白所谓文曲星实际上他们可以任意踩在脚下当狗的时候,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然后那些文官们就真得被当狗了,鄂州总领因为积怨太深,被留守的岳家军拖到大街上直接剐了,而江州知州同样因为和李横之间的私怨,被李大总督……

    李横只用两天就晋级总督。

    他和其他三总督所部十几万大军把杨沂中包围在潞州,后者部下将领直接绑了他们的统帅然后出城投降,晋级总督的李横第一件事就是去把江州知州给五马分尸了。

    总之整个江淮各地,那些翻身做了主人的武将们,都像狂欢一样在自己分得的地盘上大开杀戒,清洗文官阶层,然后大家快快乐乐瓜分他们的家产甚至瓜分他们的女人,同时也瓜分他们留下的空缺,大批的将领摇身一变成了总督们自己任命的知府知州知县,开始以武力来管理自己的地盘,原本中yang集quan的大宋就这样大步后退回了古老的藩镇割据时代。

    至于老百姓……

    老百姓当吃瓜群众!

    尽管那些地方官员也试图组织起民间抵抗,但杨丰的神灵形象深入人心,仙种的传奇早已流传四方,而且人家还有大义在身,老百姓吃饱了撑得去听那些地方官员忽悠?

    这又不是金兵入侵杀人放火大家没办法,那些将领手下带着的本来就是官军好不好,而且因为以后这是自己的地盘,那些总督们还都在表现自己的爱民如子,毕竟以后这就是自己的人,他们得指望这些老百姓听自己的话,得指望这些老百姓和他们团结一心共同对付未来的朝廷,这样自然先得收买人心并治理好地盘,别的不说首先减少点赋税显示自己的仁慈还是没问题,反正抄家就抄得盆满钵满了。

    不要以为藩镇就是害民的。

    实际上唐朝河朔三镇就是背后老百姓支持的,魏博那屁大点地方始终维持七万大军,而且没事还经常和朝廷打仗都不垮,无论经济崩溃还是老百姓饥荒造反的情况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老百姓万众一心怎么可能。仅仅才六州四十三县啊,无非就是三分之一个省而已,养活着七万,最多时候高达十万常备军,还得经常打仗,这样两百年都没垮掉,这让倾国之力供应着十几万军队在关外作战才几十年,就搞到财政崩溃到皇帝上吊的大明情何以堪啊。

    武将的确都是粗人,他们没有那么多冠冕堂皇的东西,但不代表他们没头脑,不代表他们不知道如何治理地方,他们只是没有文官那些花花肠子,他们行事更简单直接,但这样的效率同样也更高,更何况农耕时代治理地方哪还需要什么特别的知识,只要不折腾老百姓维持好秩序自然发展就行了,杨丰目前控制区全是他部下的武将任地方官。

    话说国朝初年那些军转干部也没见比那些大师们差。

    当然,后果是杨丰也把文官们阶层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他这纯粹是捅人家心窝子,掘人家的根啊!

    “你这个妖孽!”

    原本历史上的大宋著名忠臣胡铨悲愤地吼道。

    就在同时他还抓起地上一块砖头想拍杨丰,但却被两旁的士兵一下子按住了,尽管被死死按住,但他仍旧发疯一样挣扎着俩眼瞪得血红,就像要择人而噬般冲着杨丰吼道:“你这个妖孽,我大宋与你何仇,你要以如此恶毒手段毁了
嫡女重生记帖吧
我大宋,毁了我大宋的锦绣江山?衣冠丧尽,斯文扫地啊,皇天后土,我大宋的列祖列宗,百姓何辜,竟生如此妖孽使大好山河沦为秽土!”

    他是受赵鼎和张浚所托前来为赵构和赵训做中间人的。

    都这种情况了,赵构当然得先看看能不能求和,所以原本被踢开的主战派两大首领赵鼎和张浚全都被召回,包括之前因为得罪秦桧被除名的胡铨,也重新得到启用,然后受赵鼎和张浚所托来杨丰这里试探着交涉,看看双方能不能互相妥协。比如说划境而治,比如说把皇位让给赵训以目前控制区停战,然后赵构以藩王身份统治剩下的,反正他已经给金国做藩臣了,不在乎再多做一份,再比如把皇位和临安都给赵训,划一两个省给赵构养老,总之这些都是可以谈的。

    然而胡铨一来就赶上了红巾军在各地大抄家,更恐怖的是还外加打土豪分田地。

    江南可不是徐州。

    徐州一带因为战乱破坏地多人少不存在土地兼并,有兼并的也是女真奴隶主,但江南的土地兼并就非常严重了,想想张俊自己家一百多万亩土地,杨沂中仅在宝应一个县就有四万亩,就知道江南的土地兼并问题已经严峻到了何种程度。宋朝制度本来就是不抑兼并的,赵构为了笼络大臣更是对此纵容,使得南宋的土地绝大多数都集中在那些等级不同的大地主手中。这样杨丰就必须得打土豪了,别人的地方他可以不在乎,但他自己的淮东,两浙,江南东路就必须完成土地gai革,这也正是他拿下镇江和建康后没有急于向前的原因。

    可怜胡铨都傻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岳云竟然已经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他这不是造皇上的反。

    他造的是文官体系的反,他造的是士绅的反,他造的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反,再联系他毁了曲阜孔家的恶行,那这个妖孽的真面目也就昭然若揭,一向以勇敢著称的胡铨,在见到杨丰的一刻终于没忍住爆发了。

    “玛的,本王何时得罪这条疯狗了,他怎么一见面就咬人?”

    杨丰无语地说。

    “是个文官都得咬你!”

    柔嘉公主在一旁嗑着特供的瓜子说道。

    “太祖立国杯酒释兵权后,大宋历代皇帝花了一百多年时间,才终于完善了文官制度,使文官治国成为天经地义的法度,彻底驯服了武将这头猛兽,从此东华门外唱名的成了好男儿,那些桀骜不驯的兵痞成了贼配军,结果让你一下子全给毁了。可怜以前当兵的哪敢对文官不敬啊,那都是天上文曲星下凡,现在让你一点拨全都恍然大悟了,在他们的剑下什么文曲星也都可以当狗踩的,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何况你断的是整个文官阶层的根基,你把他们身上衣服都扒光了,他们不来咬你那才怪呢!”

    长公主幸灾乐祸地说。

    “怪我喽?”

    杨丰无语地说:“他们自己把国家治理到连西夏这种过去的小军阀都能骑在脖子上拉屎,一个被卢龙节度使欺负到哭的契丹都能变成北朝,都得每年卑躬屈膝地去上供,安南一个鼻屎般在当年藩镇里面蹲墙角的货色都能来揍一波,到最后连整个皇族都被人打包掳走的地步,难道还不准本王换个法子,要是继续让他们搞下去,说不定再过百十年连这江南都保不住,那时候他们能去哪儿?一起到崖山去跳海?本王这是在挽救他们!”

    “妖孽,妖孽,你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孽,令尊忠义无双,何故竟然生出你这乱臣贼子,老夫今日拼着一死,也要让天下百姓看看你的真实嘴脸!”

    胡铨就像背景板一样在士兵的按压下嚎叫着。

    “他想死你就赶紧成全他!”

    柔嘉公主不耐烦地说。

    “还不如女真人爽利!”

    她紧接着说道。

    “拖出去砍了!还有长公主请过来一下,本王有些军政事务需与长公主商议。”

    被鄙视了的杨丰说道。

    “我,我,我身体不适,咱们改日再说吧!”

    柔嘉公主脸色一变说道。

    说话间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小pi屁,正好此时那些士兵拖着嚎叫的胡铨走了出去,杨丰脸上露出一丝狞笑,然后一转头抄起她的腰,在她的挣扎中扛起来就向屋里走去,他们后面被拖着面冲这边的胡铨瞠目结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