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三九章 讨逆

第二三九章 讨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楚州。

    “大帅,您就听属下们一次吧!”

    刘宝悲戚地说道。

    在他身旁一堆韩家军将领全都跪在城头,中间是暴怒的韩世忠,而在他们身后,三里外的淮河上,一艘艘飘扬着龙抱日月旗的漕船正顺流冲出清口,借助湍急的黄河水急速横切向南岸,而在远处还有无数同样的漕船排成仿佛无穷无尽的长龙,沿着泗河或者说黄河或者说运河而来。和明末时候不同,此时的黄河没有修那些用于保障运河航运的一条条分水道,而且淮河主航道也没有经过数百年泥沙沉淀而於成危机四伏的无数浅滩,直冲入淮的黄河水可以轻松将船只推过淮河,然后在楚州城下的船闸进入里运河。

    这也正是楚州城作为运河心脏存在的意义。

    而此时大批的漕船已经冲上了南岸,胸前系着红领巾的无数步骑兵正在冲出,和他们一同下船的,还有用吊臂放下的一个个带两轮的铁管子……

    此物名为大炮,这一点楚州军民都知道。

    这些沉重的大炮,在浅滩的泥沙中被一匹匹战马和大批士兵拖拽着缓慢上前,第一尊大炮甚至已经到了楚州城外不足一里处。

    而在淮河上一艘没有风帆的大船上竖着中军旌纛,正以比其他船只更快的速度,横切向南岸仅有的码头,尽管距离远看不清,但船首甲板上竖立着的仿佛是巨斧的东西,还是表明了这艘船上乘坐者的身份。

    岳云来了!

    大宋摄政王来了。

    “大帅,这皇位原本就是靖康皇帝的,只是靖康之变,徽宗皇帝与靖康皇帝陷于虏中,国家无主,康王为众所推主持大局,暂时代理而已,靖康皇帝回归自应将皇位归还,康王为继续窃据皇位却不顾兄弟之情残忍杀害了靖康皇帝,官家为报杀父之仇起兵而来,我等即为宋臣,自当为王师前驱,又岂能不顾顺逆助纣为虐抗拒天兵!”

    紧接着刘宝大义凛然地说。

    “大帅,天命不可违啊!”

    王权紧接着喊道。

    然后那些将领同样一片正义地呼喊。

    “你们这群狗贼,官家二十年恩情你们难道都忘了吗?那忠义二字你们都忘了吗?”

    韩世忠愤怒地咆哮。

    “大帅,助顺讨逆才是忠,抗拒天命才是不义,我等忠于大宋而不是忠于康王,岂能以康王私恩而忘大义!”

    岳超说道。

    “好,好,好个忠义!”

    韩世忠拔出剑吼道:“老夫今日先斩了你们这些忠义!”

    他这话刚说完,一声如闷雷般的巨响骤然传来,几乎同时一声刺耳的呼啸急速掠过,所有人同时顺着那声音一转头,就看见旁边城楼的木柱上瞬间碎片飞溅,紧接着整个柱子从中折断,一个比拳头还大的黑色圆球带着飞溅的碎木急速飞入城内,就在城楼一角轰然塌落瞬间,那肉眼可见的圆球也砸在了城内街道上,带着石板被击碎的碎石弹起来蹦跳着,正好撞在一名正在奔向这里的骑兵战马腿上,那马腿就像根筷子般折断倒在地上悲鸣着。

    城墙上所有人一激灵。

    然后同时转头看着城外正在依次排开的三十门大炮。

    此物的威名在轰塌泗州城墙,并且轰溃数千金军骑兵之后就已经被神话了,而当初岳雷轰泗州只有十尊,但现在是整整三十尊……

    “摄政王讨逆至此!以楚州献者封淮西路总督,抗拒天命者杀无赦!”

    城下一名红巾军军官吼道。

    城墙上所有人面面相觑。

    “快,请大帅下去歇息!”

    王权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一跃而起猛得把韩世忠扑倒在地,就在同时岳超一把夺过韩世忠的剑,刘宝则伸手按住了韩世忠的两条腿。

    “大帅喝多了,还不快过来把大帅抬下去!”

    他回头吼道。

    那些将领们毫不犹豫地一拥而上,在城墙上士兵愕然的目光中将韩世忠压在下面,有头脑灵活的开始到处找绳子,很快一根麻绳就递到了刘宝的手中,后者和一直是韩世忠亲兵头子的成闵默契配合,以最快速度开始捆起他们的大帅。

    “你们这些狗贼,你们放开老夫,老夫要杀了你们,官家,臣对不起你呀!”

    韩世忠悲怆地高喊着。

    四周三万韩家军士兵熟视无睹,任凭他们的将军们把他们的大帅捆成粽子,这些士兵很多都是经历过镇江事件,见识过杨丰是如何活撕完颜宗贤的,他们可不想和这样恐怖的敌人作战,于是那些将领很捆起韩世忠,在的怒骂声中抬起来向帅府而去。

    “开城门,迎摄政王!”

    王权擦
无限之戮帖吧
了把汗,如释重负地说道。

    “还有,先去把胡纺那个老东西拖来砍了,别忘了把他新收的那个小妾给我留着,玛的,老子受够这老狗的气了,今天可算得着出气机会了。”

    刘宝则对手下军官说道。

    后者精神一振,急忙向一队士兵一挥手,冲下城直奔淮东总领所,去抄淮东总领胡纺的家顺便抢他小妾去了,而留在城墙上的韩家军将领们则迅速指挥士兵打开楚州城门,并且带着一支鼓乐队迎了出去,十几分钟后杨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大批骑兵护卫下到达楚州城下。

    “末将王权拜见摄政王!”

    “末将刘宝拜见摄政王!”

    ……

    所有将领拜倒在他的马前说道。

    “诸位将军平身,诸位将军与家父都是旧友,也是本王之长辈无须多礼,韩伯父何在?”

    杨丰端坐马上问道。

    “回摄政王,韩公年迈体弱,因天气突然转凉,已经卧病在**。”

    岳超说道。

    “这样啊,那本王等一下再去向他问安,韩伯父年迈无法领军,这韩家军由谁做主啊?淮西路总督可不能空缺,本王之前已经说过,淮西南路与金国接壤,非韩家军不能坐镇,不知道诸位将军是否已推出人选了。”

    杨丰说道。

    四将互相看了看。

    很显然这种事情上是必须得互不相让的。

    “这样的话本王就指定了。”

    杨丰笑着看了看他们。

    “那就岳将军吧,咱们都姓岳一家人,本王就循个私了。”

    紧接着他说道。

    刘宝,王权,成闵三人最初的确都是很能打,成闵甚至可以说勇冠三军,但官做大之后都迅速废了,而且都有劣迹,刘宝就是后来坑死魏胜的,完颜亮南侵王权一触即溃,甚至气得赵构都想杀他,而这里面后期还算保持点战斗力的只有岳超,淮西毕竟靠着金国,还是找个靠谱的总督为好。

    既然他都循个私了,那其他人自然不敢说什么,而且作为一个军事集团,总督只是个首领,各将都自己有兵,也不是说真得就是那么好使,就这样淮南西路总督迅速任命,杨丰在马背上直接盖章,韩家军三万人马交由岳超统帅。

    “韩家军移师淮西,岳总督择日启程吧!”

    杨丰说完径直入城。

    “此为何人?”

    进入楚州后,他正好看见一队士兵拖着一个鼻青脸肿的文官按在大街上暴打,于是立刻就问道。

    “回摄政王,此人乃赵构任命的淮东总领胡纺,此人乃赵构心腹,妄图抗拒天命,末将就将他拿了。”

    刘宝说道。

    “既是那逆贼党羽就斩了吧!”

    杨丰随意地说。

    紧接着他催马驰过,身后刘宝一使眼色,胡纺身后军官立刻手起刀落,胡总领的人头滚落在了地上,而随着他人头落到,杨丰正式结束楚州之战,整个过程中就打出一发炮弹,打伤了一匹战马,死了一个淮东总领,然后可以说南宋的北大门就这样向着他洞开了。

    在楚州停留两天,随行船只全部进入运河后,大宋祥兴皇帝陛下的銮驾到达楚州,并且接受了楚州军民的朝拜,官家的风采立刻折服了楚州军民,就连卧病在**的韩世忠,也不得不抱病朝拜了官家,然后被封为太保,通义郡王留朝辅政。就在韩世忠朝拜新君的同一天,盱眙御前驻扎驻军都统制王德起兵讨逆,并且率领部下所有将领到达楚州朝拜新君,然后王德被封荆湖南路总督,其他官爵如故,并受摄政王旨与淮南西路总督岳超合兵向西攻濠州。

    不过还没等这支大军出发,自知大势已去的濠州守将杨沂中便率军南逃向滁州而去。

    也是在这一天,鄂州御前驻扎诸军统制牛皋,徐庆等人率部举起讨逆大旗,并围攻都统制刘锜于帅府,刘锜力战不敌最终被俘,紧接着牛皋以荆湖北路总督身份帅两万岳家军顺流而下向江州进攻,而岳家军大将姚政率领一万精锐向东攻光州。南宋局势可以说**之间变了天,整个南宋几乎一半的军队,都迅速加入到了讨逆阵营,尤其是这里面还有南宋战斗力最强的韩家军和岳家军,可以说双方之间的实力对比一下子逆转,如果说原本讨逆军只有杨丰这个优势,那么现在就算没有杨丰,那祥兴皇帝也一样有超过五成希望入主临安。

    当然,赵构还有希望,毕竟他还有长江天险,哪怕岳家军加入讨逆,只要过不了建康他的临安终究就是安全的。

    然而这希望注定要破灭的。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