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二九章 大嫂,我那大哥死得好惨啊!

第二二九章 大嫂,我那大哥死得好惨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韩伯父,您就不用再替那赵构做说客了,当初他冤杀家父和张宪之事云可以忍了,他将我岳家老小都出卖给金国之事云也可以忍了,但他居然连自己的亲哥哥都敢杀害云这就忍无可忍了。

    云血战半年啊。

    云带着北方义士拿命才换来的靖康皇帝,进城不到两个时辰他就给杀害了,他对得起那些为此而战死的义士们吗?

    他对得起先皇在天之灵吗?

    靖康皇帝在金国受尽ling辱都能活下来,结果没死在女真人手中,却死在自己亲弟弟手中,九泉之下的他岂能瞑目?看他们骨肉相残的先帝岂能瞑目?那赵构不孝不悌何德君临万民?

    云将回徐州立刻起兵讨伐这个昏君,告慰靖康皇帝在天之灵。

    云不再是以大宋臣子身份,大宋忠臣的岳云在当日临安就已经被赵构杀了,此时的岳云是以北方被大宋抛弃的百姓身份,以曾经在徽宗皇帝和靖康皇帝治下的千百万北方百姓身份,来为靖康皇帝报仇雪恨,伯父若助云则依然是云的伯父,伯父若为保那昏君而战则你我从此恩断义绝!”

    杨丰拍着桌子喝道。

    “岳云,别忘了你和循王也放妖物在太后身上!”

    韩世忠同样拍着桌子喝道。

    “是呀,云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保靖康皇帝的性命,若赵构不杀害靖康皇帝,那东西自然会取下,此物控制距离才不过几丈,等宫宴之后靖康皇帝和太后一个归王府一个归慈宁宫,分别之时它自然会爬出,这不过是靖康皇帝深知赵构禀性,无奈之下为求自保而已,那赵构纵然如此也要冒太后的性命危险杀害靖康皇帝,足可见靖康皇帝对他了解,若无此物恐怕靖康皇帝连临安都到不了,这一点想来伯父心知肚明,那赵构玩假梓宫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不想让天下百姓知道靖康皇帝回来,方便他暗中杀害吗?只是此毒计被破,只好撕破脸皮直接动手而已!”

    杨丰说道。

    那小蜘蛛被赵构收去,这种妖物自然是要给韩世忠等重要大臣们看的。

    “你是决意要反?”

    韩世忠阴沉着脸说道。

    他知道没法在这件事上指责杨丰,实际上他之前也不知道假梓宫之事,也是才刚刚得知的,半路上在他威逼下,随行一起来的王胜早告诉他了,秦桧之前派人暗示过他在半路把赵桓扔运河里,只是他根本没得着机会而已。

    “云已非宋臣,何来反字可言?”

    杨丰说道。

    “那你我就疆场上见吧!”

    韩世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出了船舱。

    “你还不走!”

    紧接着他转身朝王胜吼道。

    “大帅,末将有负大帅了,循王是末将迎回的,末将若随大帅回去,无论官家还是秦桧都必然迁怒于末将,末将想要活命只能跟着岳元帅了。”

    王胜跪下说道。

    “好,好……”

    韩世忠怒极反笑地指着他说道。

    然后他怒冲冲地离开了。

    “末将王胜参见元帅!”

    后面王胜向杨丰行礼说道。

    这家伙可不傻,闹到如今这种地步,他别说前程了,脑袋那都是指定不保的,一个没保护好太后,就足以让他人头落地,既然这样干脆另投明主吧,再说一路同行,深知杨丰战斗力的他还是很看好这场讨伐的。

    “王将军请起!”

    杨丰扶起他,然后看着下了船的韩世忠,对手下说道:“开船,咱们回徐州。”

    此时他是在钱塘江上,来时候他走运河,回去的话赵构当然不可能让他走运河,那一道道船闸阻隔除非他一路打回去,否则也不可能顺利通过,既然这样干脆走钱塘江,虽说这时候运河进不了钱塘江,但在江边抢几艘宋军战船还是很轻松。得到他的命令后,那些士兵立刻起锚,载着两百名红巾军士兵的六艘战船顺流而下直奔杭州湾,杨丰站在甲板上望着岸边,那里一个白衣少女正注视着他。

    杨丰冲着她做了个飞吻。

    后者当然不会知道这个动作的含义,只是微微举起手,向着他缓缓挥动,然后突然一扭头跺跺脚走了。

    “大帅,这位妹妹是?”

    杨丰面前多出一张俏脸,故作纯洁地问道。

    “叫你坏爷的好事。”

    杨丰无语地拍了一下她的小pi屁,然后在她委屈地轻呼声中说道。

    他已经知道这货是谁了。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看着远去的杭州,他很是豪迈地喊道。

    就在他的喊声中,船队顺着钱塘江水流急速向前,到第二天早晨时候,就已经越过海盐,此时正是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帖吧
东南风季节,依靠着海水流向驶过杭州湾,在长江口转向西北,在后方的海风推动下船队迅速越过崇明,仅仅三天后就到达了海州。

    这时候李宝也才刚刚开始海州城的建设,大批之前被赵构赶出宋境送给金国的老百姓,正在李宝指挥下修复被王俊拆毁的城墙,城内那些被毁坏的建筑,也在一双双勤劳的手中重新恢复旧容,估计最多再有两个月,这座城市也就基本上复原了。

    李宝和王胜也是旧识,知道赵桓被杀的消息后,也只是淡然一笑而已,很显然在他看来这是必然的结果。

    杨丰在海州转陆路,三天后带着他的战利品返回徐州。

    贤惠的巩氏笑着接纳了又一个妹妹。

    这时候沂州也已经早被攻下,知道岳雷肯定撑不住场子的杨丰,迅速任命王胜为第四镇统制兼沂州镇守使,调回岳雷担任新成立的炮兵旅旅长。

    但所辖大炮数量还是十门。

    毕竟这么短时间火药产量不可能提升太多,而大炮对火药的消耗也不是宋军过去那些火箭之类能比的,而这十门大炮就已经威震四方了,泗州,沂州,宿迁都是被它轰塌城墙然后攻克。甚至岳雷在沂州还用大炮轰溃了城阳军,也就是莒县派出增援沂州的两千金军骑兵,十门大炮仅仅四轮齐射,就把两千金军骑兵吓得掉头就跑,这东西和神臂弓结合已经被孟林等人制定出专门战术。现在各军都在眼巴巴盯着设立在邳州的火药工场,甚至自己发动士兵满占领区刨茅坑土,而杨丰传授的土硝提纯工艺,同样也已经被那些工匠掌握,包括颗粒化同样也是,实际上这都是明朝时候的技术,同样也是最适合宋朝照搬的,反正就是最初级的手工作坊制造而已。

    “估计到年底的时候,我们的火药每月产量可达两千斤。”

    孟林说道。

    “但还是远远不够,开炮一次就得消耗火药四斤,两千斤也不过打五百炮,如果十门大炮也就仅够五十次了,这种产量真正打仗的话,供这十门炮都很难,除非将产量大幅提升,否则我们的大炮数量增加毫无意义,如果想要一个镇配一个十门炮的炮营,作战训练等等加起来,咱们的火药产量必须得达到每月超过万斤,这还是仅仅满足最基本需求。”

    紧接着他又说道。

    “那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

    韩虎无语地说。

    “现在火药产量最大的限制在哪里?”

    杨丰问道。

    炮好办,半个月他就能再组装起几十门来。

    “硝,硫磺都缺,土硝制法繁琐产量很低,至于硫磺就更是奇缺了,咱们之前的硫磺,多是通过同倭国的贸易获得,但此贸易都是南边在搞,咱们这里没有去倭国的商船,实际上咱们也没有可至倭国的海船。”

    孟林说道。

    “这个以后肯定会有,至于硝和硫磺,暂时本帅先给你们一些吧,幸好本帅早有准备!”

    杨丰说道。

    这样他也只能先暂时提供一批硫磺和硝酸钾了,反正他那里有大量存货,但不能直接给他们火药或者炸药,不能把他们惯得太厉害,给他们原料,生产还得他们自己解决,有个十几吨硫磺和硝石就足够,但真正值得依赖的还得让他们继续刨茅坑,另外还得发展海外贸易,从倭国琉球等地进口,实际上只要他把南宋问题解决,这些都不是问题。

    “大帅,梁镇使到了。”

    这时候一名军官进来禀报。

    这是红巾军高层会议,各处镇守使都参加的,梁兴因为最远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那就让他进来。”

    杨丰说道。

    “可梁镇使说您最好先出去看看!”

    那军官小心翼翼地说。

    “呃?!”

    杨丰意外了一下,紧接着一挥手,带着李宝,孟林,韩虎,王胜还有岳雷走出去。

    梁兴正站在帅府的院子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大堆人,绝大多数都是女人,一个个衣衫破旧,面容憔悴,蓬头垢面,表情惶恐,看年龄以三十左右为主,倒是也有些年轻的甚至还有些小孩,而站在梁兴身边的是一个三四十岁中年女人,一边则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女人,另一边则是一个十二三岁少年。

    “这是女真人送来的?”

    杨丰愕然问道。

    “是的,大帅,这位是靖康皇帝郑夫人,这位是靖康皇帝女柔嘉公主,这位是靖康皇帝幼子。”

    梁兴指着身旁三人说道。

    杨丰愕然一下。

    “大嫂,我那大哥死得好惨啊!”

    然后他就悲嚎着扑了过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