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二七章 怂,是一种境界

第二二七章 怂,是一种境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构,你这个无道昏君,杀害亲兄的刽子手,循王,你死的好惨啊!你我才刚刚义结金兰,却不想如今竟天人两隔,可怜你没死在金狗手中,却死在你自己的亲兄弟手中,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你索性留在金国说不定还能寿终,是我对不起你啊!赵构,你还我义兄,你还你大哥的命来!”

    临安皇城和宁门外杨丰扛着那柄巨斧悲怆地嚎叫。

    在他身后被惊起的数以十万计临安百姓,聚集在长长的御街两侧,一个个看着这熟悉的身影交头接耳。

    这才刚半年多呢!

    他已经第二次砸人家赵构的家门了。

    上次他是为父伸冤,这次是给他结拜大哥讨公道了,可怜的赵桓在五国城的冰天雪地里,忍受了十几年的屈辱和痛苦之后,才刚回到临安不到三小时就一命呜呼,死亡原因是……

    醉死。

    “赵构,你敢不敢交出循王尸体咱们当众验尸!”

    杨丰吼道。

    赵构当然不敢了,根据杨丰手下收买的太监所说,赵桓根本就不是醉死,而是被人拿大斧直接敲头而死,那脑袋都已经敲烂了,话说赵构实在也没别的办法,毕竟他妈身上那蜘蛛的遥控器还在赵桓手中,不采取这种一击必杀的偷袭方式他妈也得跟着一起,所以赵桓是在兄弟母子三人闭门家宴时候,因为喝了点酒再加上放松警惕,被一名太监拿大斧从背后偷袭敲死的,根本死得没有任何挣扎瞬间致命。

    说到底他和杨丰都大意了。

    他是因为目的达到,被赵构重新封他为王的举动麻痹了。

    而杨丰是因为对赵九妹习惯性的鄙视。

    毕竟赵构在对外上的软弱让他在杨丰心中的形象,基本上始终定型为一个窝囊废,一个怂货,但他却忽视了赵构在对内上,可从来都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而且老谋深算的。无论是轻松解除大将们的兵权,杀岳飞,还是后期与已经成为权相的秦桧内斗,表现出来的手段和素质,可以说都完全是一个合格的封建君主,这样的人在关系到自己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从来都是杀伐果决的。

    赵构没有儿子,在经历了那次特殊事件后,他也失去了做男人的重要能力,所以现在也不过养了宋孝宗当儿子,但却并没有封为太子。

    孝宗是赵匡胤后代,而自从赵光义烛影斧声之后,宋朝皇位一直是赵光义后代,以前赵构可以说他没有兄弟可选,事实也的确如此,大画家虽然有儿子数十个,但除了赵构之外,其他都被掳到五国城,在金国天会天眷年间就基本上全死光了。那些什么都不会的王孙公子,怎么可能受得了接近北极圈的冰天雪地,说不定连饭都没得吃呢,赵桓活下来是因为他特殊,他是皇帝所以女真人多少还管他点,哪怕欺负他也更狠,但终究还是不会让他痛快死了,但其他那些皇子人家管你死活。

    这样不存在任何竞争者的赵构,可以顺理成章地做他的皇帝,并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身后事。

    然而赵桓的归来毁掉了一切。

    赵桓是嫡长子,在皇位上拥有天然的正统性,哪怕赵桓不和他争,除非赵构能活过自己这个大哥,否则到最后皇位必然归赵桓,更何况赵桓还跟杨丰结成了事实上的同盟,摆明了没准备和他比寿命,而是直接要借助杨丰的力量争夺皇位。

    一旦赵桓回来必然会有投机者归附,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富贵险中求谁都会,更何况只要赵构能够死在赵桓前面,那么这个皇位根本就没人能和赵桓抢,就算赵桓死得早,那么他只要有儿子,这皇位也只能是他儿子的,赵构没有别的选择。

    他的养子终归是养子,太祖之后已经不是正统。

    正统是太宗嫡系。

    以前没有的确没得选择,但有了就不一样了。

    而同样在以后朝廷的内斗中,失势者也必然会想到自己还有这最后一步棋,可以说赵桓留着时间越久,他身旁聚集的势力也就越大,到时候找个机会发难,杨丰大军南下,岳家军再观望,韩家军也不保险,里应外合自己皇位就不保了。

    那些文武大臣也不可能真正抗拒赵桓,毕竟按照皇位继承的原则,赵桓才是正主。

    赵构不能犹豫。

    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当机立断,趁他哥哥刚回来还没形成自己势力的时候,直接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样就完美了,徽宗儿子依然还只有他一个,只能由他当皇帝,没有其他选择。

    至于杨丰的反应……

    杨丰又能如何?

    “赵构,你这个昏君,你有没有胆
大仙农吧
量咱们当面对质,你有没有胆量交出你大哥的尸体咱们当众验尸!”

    杨丰吼道。

    说话间他举起手中巨斧,在身后万众瞩目中,恶狠狠地砸在和宁门的城门,伴随着一片惊叫声,那城门瞬间就砸开了,但城门内却没有一个士兵上前拦截,尽管所有士兵都像往常一样站在城墙上和城内道路两旁,却仿佛没有看到杨丰一样,摆出一副视他为空气的姿态,任凭杨丰就这样砸开城门。

    呃,这就是赵构的应对措施。

    无视他。

    “赵构,你出来!”

    杨丰拖着巨斧吼道。

    他的声音在前方那广袤的无数亭台楼阁间回荡,但这整个皇城却仿佛一片死城般没有任何回应,就连他前方道路两旁一个个手持武器肃立的士兵,也都仿佛雕塑般一动不动,只有一双双转向他的眼珠代表着还是活人。

    “赵构,别做缩头乌龟,有本事出来面对我!”

    杨丰边走边吼。

    然而依旧没有回应。

    他拖着巨斧在那些泥塑一样的士兵瞩目中继续向前走去。

    他习惯性地从和宁门进入的皇城,但和宁门是后门,皇城正门是南边的丽正门,可如果走丽正门就没有万众瞩目的效果了,因为这座皇城是在临安城最南边,而整个杭州城是鸡腿状,南北向横在西湖岸边,所以包括那条著名的御街在内所有居民区,商业区,甚至官署区都在北面。正门丽正门那边除了少量官署基本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且没几步就是通往钱塘江的城门了,这样一旦有事赵构可以最快速度出城登船逃跑,所以杨丰想要制造轰动效果也就只能从和宁门进入了。

    而进入和宁门后,实际上是作为御苑的小西湖,杨丰拖着那巨斧在假山池沼亭台楼阁间不断向前,边走边不停地吼着。

    但赵构就是一怂到底了。

    他就摆出一副两腿一分你爱咋咋地的姿态,根本无视杨丰正在打进自己家门,当着无数士兵和百姓臭骂自己,羞辱自己的事实躲在深宫缩头不出,反正皇城占地好几平方公里,拥有一座大山和无数建筑,他就是请杨丰找杨丰也没那能力找到他,至于士兵拦截……

    那有用啊?

    没有任何宋军士兵上前阻拦杨丰,哪怕他们就是站在杨丰身旁也任凭他闯宫骂皇帝,也没有士兵伸手阻拦,他们早就已经得到了命令,坚决不给杨丰发飙的机会。这样的羞辱对于连自己老妈老婆女儿三代女人给人家当军ji都可以忍下来的赵构来说真不算什么,同样也没有官员出来和杨丰交涉,实际上他也看不到任何官员,倒是有太监和宫女不时战战兢兢地走过。

    “赵构何在?”

    杨丰抓住一名小太监吼道。

    那小太监俩眼一翻,直接脑袋一歪昏过去了。

    “玛的!”

    杨丰一把丢下他。

    但就在他从那小太监身上跨过去之后,后者却以极快速度爬起来匆忙地跑了。

    “呃?!”

    杨丰无语地看着这一幕。

    然后他转过头朝一个小宫女走了过去,后者还没等他走近就没有丝毫犹豫地躺地上了,杨丰忧郁地从她身上跨过去,紧接着那小宫女也赶紧爬起来跑了,连续受到欺骗的杨丰,气急败坏地一斧头劈在旁边的假山上,那假山立刻就被砸成了一堆乱石。

    当然,这也没什么用。

    赵构还是无视他,任凭杨丰一直走到大内门前。

    再向前是皇宫的后妃居处,后妃居处旁边还是一片御苑,后妃居处前面才是皇宫的主殿大庆殿,而御苑前面才是慈宁宫,慈宁宫前面是东宫,而整个皇宫的西边是凤凰山。

    “赵构,出来,再不出来老子可就进hou宫干你嫔妃了!”

    杨丰站在宫门外叫嚣。

    宫内一片沉寂。

    杨丰站在宫门前,立刻抡起了他的大斧,但想了一下他又挪了一下位置,避开容易砸的宫门将目标对准了宫墙,这方砖砌的宫墙实际上同样可以当城墙来使用。他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那巨斧带着呼啸劈落,在巨大的响声中那宫墙上碎砖喷溅,一个触目惊心的创口出现,紧接着他再次抡起巨斧劈落,那斧刃轻松贯穿了宫墙,当第三下劈在墙上的时候,轰得一声墙塌了。

    杨丰就像头恐怖的怪兽般,跨过残破的宫墙,直接走进了赵构的hou宫。

    里面一片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