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二六章 西湖的水我的泪

第二二六章 西湖的水我的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杭州西湖。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

    站在一艘小船前甲板上的杨丰,在湖水的荡漾中眺望着远处那如画美景,伴着细雨蒙蒙一脸深沉地吟道。

    紧接着他甩开手中折扇,不顾那迎面的雨丝在身前轻摇着,那扇面上只有一朵绽放的***,花上银钩铁画四个横亘扇面的大字赫然是……

    **才子。

    他是三小时前到达的临安。

    经历了镇江事件后赵构也同样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他的所有计划全部落空了,而且还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既然这样那就别再玩什么小把戏了,痛痛快快承认现实吧,说实话他跟杨丰打交道总是心里发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噩梦降临,这个妖孽就仿佛一个灾星般出现在哪里都伴着诡异的灾难,还是别玩夜长梦多了,于是就在杨丰的船队沿运河南下途中,各地完全按照正规礼仪迎接梓宫和太后……

    当然,不是迎接杨丰。

    当船队一路前行到达平江府,也就是苏州时候,一道圣旨还特意从临安送来,赵构重新封了赵桓为亲王,因为赵桓原为定王,但定州已经和大宋无关了,所以赵桓被改封为了循王,也就是原本历史上张俊死后追封的那个,食邑万户,实食两千,加太师,于临安赐第一所,剩下的……

    剩下的就没有了。

    反正到临安放个小院子里继续圈养着就行。

    对此赵桓也没意见。

    他只要安全到达临安并且获得承认就行,以后的事情得慢慢来,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表演他们的兄友弟恭。

    就这样他们的船队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了临安,赵构是在临平接的他妈,在码头和他哥哥当众表演了一番兄弟亲情,然后哥俩携手在万民欢呼声中进入临安,接着又在万民欢呼声中前往大内。

    当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跟杨丰无关了。

    一路上包括赵构在内所有人都把他当空气,那些官员甚至从他身边走过,都不带眼珠子斜一斜的,反正就是不跟他有任何接触,当然也不阻拦他的任何行动,既然这样他也没兴趣往这些人跟前凑。最后人家母子兄弟重逢进宫叙亲情去了,他在码头也没人招待,连个管饭的都没有,无聊的杨丰干脆给他手下那些红巾军士兵也放了假,然后自己换身衣服跑到西湖上来玩了。

    他并不担心赵构会对他不利。

    有上次的教训估计这时候赵构早就把把招惹他视为禁忌了。

    “好诗!”

    他刚装完逼,旁边船上一年轻男子便赞道。

    杨丰合上扇子矜持地点头。

    那男子估计也就不到二十的年纪,身旁还有一个看上去差不多大,容貌秀丽神情温婉的少女,两人在一起倒也算得上郎才女貌,而且看身上的丝绸也都是上流人家,那男子一身青衫做生员打扮。

    “兄台贵姓?”

    他抱拳说道。

    “敝姓杨,杨丰,字丰生,这位兄弟贵姓?”

    杨丰还礼说道。

    “小弟陆游,字务观,这是我表妹。”

    那男子说道。

    “哦,陆贤弟没有去城内观看迎先帝梓宫礼吗?”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还不经意地看了看陆游身旁的唐婉,后者似乎感受到一丝危险,立刻带着满脸羞涩低下了头。

    “有什么好看的,我大宋两位皇帝,数千妃嫔公主被人家一起掳去,此仇可谓不共戴天,然而十几年后朝廷却不惜冤杀栋梁以献媚于敌,向仇人屈膝投降称臣纳贡,才换得仇人施舍,将一棺枯骨送回,这简直就是上门羞辱。此刻小弟看那梓宫胸中唯有耻辱,像这种场合倒是不去也罢,可叹满朝文武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只知苟安一隅全然无报仇雪耻之志,真像是杨兄所说的,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做汴州!”

    陆游叹息道。

    “陆兄弟难道不知道?”

    杨丰愕然道。

    “不知道什么?”

    陆游奇怪道。

    “那梓宫和太后根本不是从金人手中迎回的,而是岳云率领红巾军北伐一直打到东平,金人迫于无奈,才将梓宫,太后,还有靖康皇帝一起送交岳云,岳云又护送南下的,朝廷只是为照顾颜面才假做在鄂州接梓宫,实际上是在镇江会合,而且太后因此在镇江震怒,下旨由岳云诛杀了金国使者完颜宗贤,并且抓了接梓宫使孟忠厚,此事早已过去数日了,难道陆贤弟一点不知?”

    杨丰说道。

    很显然赵构还是在封锁消息,当然,也有可能是消息还没传过来,毕竟他们从镇江一路而下还是很快的,这时候信息传递速度慢得很,如果官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
方故意隐瞒的话出现滞后很正常,但这没什么大不了,有运河上客商用不了几天估计临安就阖城都知道了。

    “杨兄莫不是说笑?”

    陆游愕然道。

    “这种事情为兄哪敢造谣,那镇江和扬州的十几万军民都亲眼目睹,此刻红巾军的战船就停于武林门外,那红色龙抱日月旗下既是,据说官家因旧事拒绝岳云入城,他和部下义军正滞留城外。”

    杨丰说道。

    “杨兄,小弟这就去看看!”

    陆游急忙抱拳行礼告别,自己摇着小船直奔北岸.

    杨丰目送着唐婉的倩影,忍不住发出一声怅惘的叹息。

    “走吧!”

    他心情低落地对艄公说道。

    那艄公立刻撑动了长篙,脚下的小船推开湖水,缓缓穿行于西湖的菡萏清波间,继续驶向前方那后世的人桥,呃,断桥,此时那桥上正有一白衣少女手中撑着一顶油纸伞,在烟锁群山的背景中,在蒙蒙细雨间痴痴地望着他,当然,也可能望着他身后的风景,但杨丰就认为她是望着自己,而且恍惚间他似乎看见她身后还有一段蛇尾在晃来晃去。

    呃,这就纯属幻觉了。

    “嗨,美人!”

    就在船驶近断桥时,杨丰甩开折扇,冲着那白衣少女吹了声口哨说道。

    “泼才!”

    后者柳眉一竖,俏脸一沉斥道。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娘子美若凌波之仙子,小生有感而发,实乃一片至诚,小娘子何故恶言相向?小生一向听闻江南女子皆水一样的温柔,可小娘子此举又何处可见温柔?”

    杨丰一脸委屈地说。

    “你……”

    那少女咬着牙想骂他又张不开口,气得眼泪都一下子出来了。

    “姐姐,打他!”

    就在这时候一个看上去六七岁的小萝莉,抱着一抱莲蓬跑到她身旁说道。

    说完那小萝莉随手抽出一个莲蓬,毫不客气地照着杨丰砸了下来,那少女紧跟着也抽出一支,姐妹俩就像扔手榴弹一样,接连不断地把莲蓬扔杨丰脑袋上,就连驾船的艄公都惨遭了池鱼之殃。可怜战场上迎着万千弩箭毫不畏惧的岳元帅,居然被这莲蓬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断桥上姐妹俩边扔边开心地笑着,不过乐极生悲,那姐姐探身向前的时候,一下子用力过猛失去重心,惊叫一声直接从桥上载了下来。

    杨丰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下一刻就看见他脚下的小船狠狠向下一沉,与此同时他就如闪电般向前跃出,就在那少女惊叫着即将落水的瞬间,斜向下落的他正好擦身而过,紧接着右手一探顺势抄在了怀中,然后他在半空潇洒转身,肩膀重重地撞上了断桥,还没等落在水面,那左手就如鹰爪般抓出抠住了一处石缝,借助这点依托,他抱着那少女挂在了水面上不足半尺处。

    后者此时也了清醒过来,一看眼前的情形,吓得尖叫一声就像树袋熊般死死抱住了杨丰。

    “小娘子莫慌,有我在!”

    杨丰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

    此时他的右手紧紧搂住了那纤纤细腰,嗅着那少女发迹的幽香,感受着那柔嫩的身体的温暖……

    “快放手,船都来了!”

    那少女羞愤地说道。

    “呃?!”

    杨丰很不满地看着那多事的艄公,只好无可奈何地将她放下。

    后者在甲板上站稳,满脸通红地低着头,局促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多谢郎君。”

    她低声说道。

    “不必多礼,以后记得要温柔啊!”

    杨丰一本正经地说。

    那少女瞬间又记起了他tiao戏自己的恶行,很显然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这个混账家伙引起来的,她羞恼地抬脚又要去踢杨丰,但紧接着那小船一晃,她惊叫一声立刻就往后倒,杨丰赶紧又伸出手搂住她,这一刻二人四目相对,那空气中仿佛无数粉红色的小泡泡在飘啊飘……

    “大帅,快上来!”

    骤然间头顶传来煞风景地焦急喊声。

    杨丰急忙抬头。

    “何事如此惊慌?”

    他脸色一沉朝那名红巾军士兵喝道。

    很显然若无重要事情这名士兵指定要倒霉了。

    “大帅,咱们在大内收买的中官刚传出消息,循王与官家兄弟二人十几年未见今日终于重逢,开心之下欢饮过量于宫中酒宴上不幸醉死。”

    那士兵擦着头上的汗说。

    “呃?!”

    杨丰傻了眼。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