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二零章 兄弟

第二二零章 兄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六艘专门改装过的大型漕船就到了东平。

    与此同时梁兴也率领第一镇的两个步兵旅攻破滕阳,全歼腾阳的金军后从陆路到达了东平,紧接着杨丰就下令在东平设立镇守使府,以梁兴带来的两个步兵旅为基础设立第三镇,梁兴调任第三镇统制,另外兼任东平镇守使,泗水以北,梁山泊以东各地全部归镇守使管,上马管军下马管民。

    第三镇缺额的一万五千人从那些义军中挑选,挑剩下的发钱遣散,给徐寿先内定一个旅长,反正这支义军鱼龙混杂不精简一下是不行的,他们的所向无敌,是因为有杨丰罩着,单纯从战斗力讲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必须得进行一番严格训练,那些滥竽充数的老弱病残更是必须淘汰。

    实际上他们现在也没兴趣当兵。

    杨丰又在新占领区分田地了,他杀光了女真地主还有那些土豪劣绅,当然也肯定把土地也没收,这些土地全部分给那些参加过红巾军的,但却是以官田形式分,实际上还是明末时空他那套东西,同样也加了粮食专营,当然,老百姓没兴趣管那么多道道,这些在金国治下相当于农奴的百姓,在这春播季节都正急着回家种田呢。

    不过没有仙种。

    杨丰这段时间使用小倩过于频繁,她已经没有能量再扔种子了。

    好在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总之北方的军政大权就交给梁兴了。

    至于杨丰则带着大画家的棺材还有赵桓和韦后,一同登船沿泗水顺流而下,第二天这支船队就到达徐州,然后受到徐州二十多万军民的热烈欢迎,尤其是这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汴梁来的,此时故人重逢也是颇为唏嘘,更何况韦后本来就是汴梁人,估计听着乡音格外亲切。

    而此时南线战事也已经结束。

    孟林率领第二镇不但拿下了泗州及海州,最远甚至向北连日照都拿下了,随即杨丰调孟林回徐州担任第一镇统制,另外兼任徐州镇守使,而南线作战有功的韩虎接第二镇统制,并设立泗州镇守使以韩虎兼任,而李宝为海军统制,并设立海州镇守使同样由李宝来兼任,另外他还兼大元帅行辕海军处主事,总之接下来海军的筹建也全甩给李宝了,甚至包括海州城的建设。

    而剩下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杨丰必须得把沂州拿下,这样就封死了莒县,沂水这两条从北向南的军事通道,完成他的控制区整个闭锁。

    这个就交给第四镇了。

    第四镇由第二镇两个旅,一个投降的金军骑兵旅,另外还有之前南方送还的百姓中招募士兵组成。

    呃,赵构还有另一个很丢人的事情,就是在绍兴和议后,按照金国的要求,把大批此前投奔他的北方百姓,又强行给送回了金国,这部分百姓得有十几万之众,绝大多数都是徐泗一带。这些人原本投奔光明,结果光明又把他们一脚踹回来了,可想而知回来后金国会如何收拾他们,好在如今还没等收拾呢,这里就被杨丰给拿下了,这些逃脱一劫的人可以说无论对宋金都深恶痛绝,对岳元帅也就只有赤胆忠心了。他们被杨丰全部交给了李宝在海州一带安置,毕竟李宝的海州连城都没有,接下重修海州城另外修船坞伐木造船,都需要大量的工人,这些人正合适。

    至于第四镇统制,杨丰很干脆地任命了他弟弟,虽然岳雷现在只是高中生,但有那些岳家军老兵辅佐也没什么大事,更何况他还有大炮,同样沂州镇守使的职位也交给岳雷了。

    东平,徐州,泗州,海州,沂州五大镇守使,护住中间东西长三百里,南北长六百里的狭长平原丘陵区,中间泗水贯穿,再加沂河沭河两条横向水道,依山傍河背靠大海,可谓古典时代的完美割据区。唯一的一点不足也就是冬天有结冰期,这一点上的确不如江南水乡,但好在也不是河北辽东,冰期还不至于长到无法忍受,另外就是还得面临黄河的威胁,但好处是已经在黄河水患的边缘区了。

    再说金军想放水最多也就是在梁山泊以西决堤,他们掘北堤淹不了杨丰,掘南堤……

    掘南堤没意义。

    因为现在黄河水就是走泗水南下的,哪怕汛期也有目前还不存在的南四湖可以接纳,这片洼地人口很少,也就是还有徐州因为汴泗合流,一旦黄河发大水决口很容易淹城,并且顺带着连泗州也淹了。但这是河工的锅,因为向想要淹徐州,就得在徐州附近决堤,比如明末徐州团灭那次就是在奎山决堤,在上游决堤淹不了徐州,河水直接就南下涡河了,所以黄河至少在杨丰的计算中威胁不到他。

    他在徐州逗留十天,以极快速度处理完了他
巫师自远方来最新章节
的内政。

    说到底那也是当过十几年皇帝的,总共这么点地方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十天后他和赵桓等人再次登船南下,第二天船队到达宿迁,当天下午至清口,在这里就不能向前了,因为向前属于宋军控制区,不过在此之前杨丰已经派人通知了楚州,至于对方如何应对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反正他把人送来了。而且他不把赵桓送到临安,那赵桓也是坚决不干的,赵构他妈在这儿,赵构也肯定不能拒认,总之这时候赵九妹该在临安骂娘了。

    实际上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他妈和他哥哥到来的消息。

    因为金使分了两路。

    高居安带着赵桓等人去东平送给杨丰,而正使,也就是赵构他妈的现任老公,他的便宜爹完颜宗贤率领使团走另外一路,对赵构的解释是怕陆路颠簸,所以照顾他妈让他妈走水路,至于他妈半路被杨丰劫走那就与金方无关,总之这样就可以解释他妈为何落会入杨丰手中了,哪怕赵构肯定心知肚明,那……

    那又如何?

    岳飞都死了,你敢奈我何?

    总之……

    “咱们就等着吧!”

    杨丰开开心心地坐在甲板上欣赏着清口风光,吃着他亲自下厨做的红烧鲤鱼,旁边还摆着大闸蟹,更兼火锅里煮着足有脑袋大的鱼头,手里还端着酒杯,那生活也是惬意得很。

    “不知元帅日后欲何打算?”

    赵桓举着酒杯很有深意地说。

    “日后,日后再说!”

    杨丰说道。

    “元帅有大功于社稷,若能保桓万全,桓将请于官家,为元帅求一王如何?”

    赵桓说道。

    “云欲王自王,何用人封?”

    杨丰说道。

    “呃。”

    赵桓赶紧闭嘴。

    “陛下放心,是谁杀的家父云心中清楚的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仇云终归是要报的。”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赵桓微笑举杯,他这就可以放心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说得太清楚了。

    “那元帅大仇得报之日呢?”

    赵桓问道。

    这个问题就必须搞清楚了。

    “大仇得报之日?家父遗言直捣黄龙,那云自然要实现家父遗愿的,那黄龙在何处陛下想来比云更清楚,陛下,这天下可大得很,您当初北上之时,估计已经很明白这一点了,那金国南北五千里,东西亦不下五千里,如此广袤之土地,云自认有生之年可吃不下,云虽说与常人不同,在人间能逗留的时间却是与常人无异,那么陛下还需问云大仇得报之日干什么吗?”

    杨丰说道。

    赵桓无非就是想问如果他和赵构争皇位,那么杨丰会不会帮他的忙,杨丰回答了会,因为杨丰和赵构有杀父之仇,那么赵桓就要再问清楚他要是夺取皇位之后,双方该如何相处呢,杨丰告诉他你别担心,北边还有南北东西各五千里的广袤土地等着我去抢呢,至少我有生之年还顾不上去抢你的地方。

    至于我死之后……

    我死之后你也早死了,咱们俩管那么多干什么。

    “元帅真是爽快!”

    赵桓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如桓与元帅就此结为兄弟如何,日后元帅直捣黄龙,称雄北方之时,你我也如那辽宋故事永为兄弟!”

    紧接着他说道。

    “结为兄弟?此事很好,来人快准备香案,本帅要与靖康皇帝陛下结为兄弟!”

    杨丰笑着说。

    然后旁边侍立的手下立刻去准备好香案之类,很快一张桌子和一个香炉就摆好,反正在船上草率点就草率点吧,这种事情重在感情,形式什么的都是细枝末节而已,这些都准备妥当之后杨丰和赵桓跪拜香案前,剩下无非也就是不求同年同月生之类程序了,大家都是江湖儿女,这个都是懂的,紧接着一个头磕在地上这就是兄弟了,赵桓年长自然是大哥,杨丰小做弟弟。

    “兄弟,满饮此杯!”

    赵桓举起酒杯说道。

    “大哥,请!”

    杨丰也举起酒杯说道。

    然后两人一饮而尽,喝完酒把杯子一摔,伸出手紧握在了一起,同时发出豪迈地笑声,而就在他们的笑声中,旁边的船上韦后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在她身旁两个儿子没心没肺地啃着大闸蟹。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