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一八章 呵呵呵呵

第二一八章 呵呵呵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东平。

    “握住了,对,对,就这样轻一些,很好,慢一点……”

    大元帅行辕,也就是原本府衙的后宅书房门前,一名小丫鬟红着脸,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声音,然后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低着头走了进去。

    “主人,赵桓求见!”

    她低声说道。

    “呃,赵桓?他真会挑时候!”

    正从背后拿着韩瑛的手练习写字的杨丰无语道。

    “请他进来吧!”

    紧接着他放开手说道。

    韩瑛红着脸赶紧整理一下衣服侍立在旁,然后那小丫鬟走出去,很快带着据说是赵桓的中年男子走进来。

    他的身份至今还未得到确认,杨丰手下倒是有一名契丹将领在完颜宗贤家酒宴上见过韦后,已经向徐州送出命令,估计有两天就能赶来,但见过赵桓的就真没有了。梁兴等人都是靖康之耻以后起兵的,那时候赵家爷俩早就送五国城蹲地窖去了,之前他们都是普通百姓肯定见不到官家,而那些降将无论契丹还是汉人,也都很难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参观他爷俩。甚至哪怕岳家军的那些将领们也没人认识他,就算岳飞复生,其实也是不可能认识赵桓的,赵桓被抓走的时候岳飞才只是个低级军官,怎么可能得睹天颜。而南宋那边包括韩世忠在内就算认识,也绝对不可能来给他认人,那会登上赵构黑名单的,所以杨丰只能在自己占领区,尤其是那批汴梁移民中寻找曾经见过官家的。

    “尊神,求尊神救赵桓一命啊!”

    他一进门,立刻就扑倒在杨丰脚下一边磕头一边哭喊。

    “呃,这是从何说起?”

    杨丰愕然道。

    说完他上前要扶起赵桓,但后者却不恳起来,当然,在杨丰略一用力之后,他也就只能起来了,不过起来之后,仍旧在那里哽咽着,杨丰让韩瑛搬来个凳子让他先坐下,然后自己拉了个凳子坐在他对面,很是坦诚地近距离看着这位曾经的大宋天子。

    事实上杨丰相信他是真的,因为金国方面没必要骗他。

    “阁下真是靖康皇帝?”

    杨丰问道。

    “唉,亡国之君,不堪回首。”

    后者说道。

    “那云倒是失礼了。”

    杨丰说道。

    当然,他也没有行礼意思。

    “那陛下返回临安,正是兄弟团聚,安享富贵的时候,何来救命一说呢?虽然官家已经称帝多年,想来不可能还位于陛下,但毕竟是亲兄弟,一个王爵肯定是少不了您的,更何况您还是先帝长子,所谓长兄如父,离散十几年终于团聚,官家自然要尽兄弟之情了。”

    杨丰接着说道。

    “尊神,这帝王家事,哪有如此简单,桓此去临安,能活过今年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赵桓颓然说道。

    “呃,虽说帝王家事的确不能以常理度之,但又何至于此!”

    杨丰说道。

    “帝王家事,其实就是这个样子,尊神也知道,这大宋皇位原本就是桓的,靖康之变,桓与先帝俱为女真所虏,九弟才得以登基为帝,桓自知确实无能,使国家残破宗庙不保,桓自然没有脸面再提他归还皇位之事,但九弟却不可能容得下桓,帝王家事就是如此,皇位容不得任何威胁,兄弟之情根本就不值一提,无论桓会不会做但桓终究是可能做,那么这就已经足够了。

    桓亦听闻令尊之冤屈。

    桓此时处境与令尊一样,令尊欲为忠臣,可忠臣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令尊无论有无谋反之意但终究有谋反的能力,那么令尊就只能死了,桓亦欲为兄弟,可兄弟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桓无论有无夺位之心但终究有夺位的能力。

    对于九弟来说这就足够了。

    莫须有。

    皇位上的事情,这莫须有就已经是死罪了。”

    赵桓说道。

    杨丰依然保持着一副不明觉厉的姿态。

    “更何况桓还有必死的理由。”

    赵桓叹了口气说道。

    杨丰静静地看着他,瞪着我很纯洁的大眼睛。

    “尊神可知那两个孩子是谁的?”

    赵桓说道。

    “不是说先帝的吗?”

    杨丰说道。

    “尊神何时听过高居安说过那孩子是先帝的?”

    赵桓说道。

    “他不是说太后的吗?难道太后的孩子不是先帝的?”

    杨丰惊悚地说。

    “桓与先帝在五国城做了多年的囚徒,那时候就连温饱都尚属奢求,又怎么可能夫妻相聚,
修真猎手sodu
更何况女真掳掠了宫中女眷之后又岂会放过,年少貌美者被那些将领瓜分一空,年老色衰者投入洗衣院,也就是营中ji院任由女真官兵肆意yin辱。那韦后当时才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又岂能躲过,早不知被多少女真人yin辱过了,据桓所知后来她连同柔福帝姬一起,被那赛里也就是完颜宗贤带走作为家中姬妾,此是金国尽人皆知。既然已属完颜宗贤为姬妾,那又何能再与先帝生子,这孩子自然是完颜宗贤的,一路之上完颜宗贤也多次扬言,就是九弟此时也该称他为父,那此事还需怀疑吗?”

    赵桓说道。

    “这,这成何体统!”

    杨丰立刻一副吓死宝宝了的表情说道。

    “此等秽闻无论是谁知道,我那九弟也都不会放过的,更何况桓原本就身处猜疑之地,再加上知道此等秽闻,九弟自然不会容桓存留,若桓归临安恐怕不出年底,尊神就得听到桓暴病而亡的消息。”

    赵桓说道。

    “那我知道了,岂不是也一样危险了?”

    杨丰惊悚地说。

    “尊神自然是不惧的,尊神乃神仙下凡,我那九弟又岂敢动。”

    赵桓说道。

    他就是来拉杨丰下水的,他很清楚自己去临安后的下场,就算没有韦后生子这件事,赵构也一样得找机会做了他,赵构本来就没想要他回去,是金国人被逼无奈才主动送回的,那么赵构除了杀他还有什么选择,总不能留在身边日夜提防他夺皇位吧?更何况如今他还知道了这个丑闻,而这个丑闻是可以撼动赵构皇位的,为人子者连自己生母被人jian污,都能忍气吞声,而且还厚颜无耻地屈膝于仇敌,这样的皇帝还有什么脸面君临天下?所以无论他想不想争皇位,赵构都必须杀了他灭口,不仅仅是他,这件事无论谁知道,赵构都不会放过的,金国人以这种方式送他回来,就是刺激赵构杀了他,赵桓好歹也是做过皇帝的,这点头脑还是有的。

    所以他也要让杨丰知道。

    只有这样才能把杨丰和他捆绑在一起变成同盟,可以说他想保住性命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杨丰结盟,由杨丰的军事实力来给他做后盾。

    “这倒也是,本帅怕什么!”

    杨丰说道。

    然后他又看了看赵桓。

    后者正一脸悲苦地垂首看着脚下,脸上的绝望溢于言表,很显然五国城十几年的磨练,让这位曾经的大宋皇帝演技如今也是一流,毕竟他得靠演技才能在那里活命。

    “陛下也不必担心,云既然将陛下从女真人手中救出,自然就要保陛下周全,大不了云护送陛下去临安,再留一批精锐士兵保护陛下,以后陛下的安危就包在云身上,要是官家真敢对陛下不利,云绝对不会坐视,云所部十万雄师也绝对不会坐视。”

    杨丰拍着胸脯说道。

    “不过云如今沉冤未雪,在大宋还是戴罪之身,恐怕一到宋境就得遭拦截啊。”

    紧接着他又说道。

    “此事易尔,岳元帅之冤天下皆知,纵然桓在金国亦曾有所耳闻,并为之愤慨不已,那时只恨不能为元帅伸冤,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且如今当朝太后在此,何不诉之于太后呢?圣朝以孝为本,有太后为岳元帅主持公道,何愁岳家沉冤不能得雪?岳元帅为大宋忠臣却蒙冤而死,我赵氏子孙当为其鸣冤,桓这就去为尊神诉之太后,请太后为岳元帅做主!”

    赵桓站起身大义凛然地说。

    他就是要让韦后知道杨丰也知道了那俩儿子的真相,那么韦后回临安后,必然会告诉赵构让赵构除掉这个祸害,那么杨丰就只能和他一伙,如果杨丰真像传说中神仙下凡所向无敌的话,那么得到这个盟友支持,别说是仅仅保住性命了,就是重新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皇位也不是不可能。杨丰控制运河上游,顺流而下可直入长江,而占据长江上游的岳家军又是岳飞旧部,如果他能够为岳飞伸冤,而且还有岳飞儿子的支持,那么把岳家军拉到自己的一边也完全可能,岳家军的威名他可是早就听说,有这两路大军支持就完全有争皇位的实力了。

    话说这一刻赵桓也是踌躇满志的。

    说到底这人心都是欲壑难填的,之前他所求无非保命,如今保命的前景明朗,立刻就开始想更多的东西了。

    当然,杨丰就喜欢这个。

    “请陛下为岳家做主!”

    杨丰同样站起身一拱手说道。

    “义不容辞!”

    赵桓赶紧扶住他说道。

    “呵呵呵呵……”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