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一三章 风风火火闯九州

第二一三章 风风火火闯九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玛的,一点不应景!”

    杨丰无语道。

    他此时正坐在四驱车的后座,很无耻地用双手搂着韩瑛,也就是他救下来的那少女纤纤小腰,然后把脸贴在人家的后背上,那手还不时地挪动一下位置试图向上移,紧接着惹来连番怒斥。但他却恍如未闻般,一边感受着那常年辛苦渔家生活锻炼出来的柔韧紧致和青春的温暖,一边看着两岸的风光就像个耍酒疯的麦霸般放声高唱,从王阿姨到飞儿再到河图有时候还吼几句唐朝,五十公里时速迎面而来的劲风吹得他歌声无比凌乱。

    他在泗河上。

    这时候没有微山湖,南四湖直到清朝才逐渐形成,这时候一座也没有,原本南四湖的湖区都是陆地,甚至就连原本历史上淹没于湖底的古留侯城这时候都还有,当然湿地沼泽还是随处可见的,毕竟这一带地势低洼,洪水潴留是必然的结果,尤其是黄河夺泗后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但却没有真正的大湖,只有变黄的泗水河道贯穿其中。

    在接纳了部分的黄河水后,这条现代可以说籍籍无名的河流,正在以不输于淮河的气势浩荡南下。

    但风吹稻花香两岸这种事情还是别指望了。

    连年的战乱让这一带民不聊生,死亡和逃亡让这片秦汉时代的沃土一片荒芜,无数乡村城镇消失于荒草,白骨湮没于泥沙,两岸绵延的初生芦苇丛中,只有零星的破破烂烂小渔船可见。那些渔民们都在惊恐地看着四驱车,或者说他们眼中神奇的水兽,拖着波浪在河面逆流飞驰,带起扩散的水波长尾晃动着他们的小船,然后忙不迭地跪倒在甲板上膜拜河神显灵的奇观。在他们后面间或有几间灰色腐烂茅草顶的土坯房,一个个衣衫褴褛甚至干脆连衣服都没有的男女老幼,拖着瘦骨嶙峋,仿佛那副著名照片上的非洲大头儿童一样身体,跪在房前向着他俯首叩拜。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

    杨丰长叹一声。

    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的确经历了太多苦难!

    哪怕曾经他们的同胞统治这片土地的时候也一样。

    小清新们幻想着清明上河图的繁华盛世时候,恐怕不会去考虑,那是用倾国之力人造的一城繁华,汴河上那如织的漕船满载的是整个大宋所有百姓的血汗,遍布整个大宋的无数穷乡僻壤的赤贫百姓,正在为了这一纸的锦绣繁华而饥寒交迫。

    更不会想到张择端绘制这副巨作的时候,方腊正带领着饥寒交迫的农民们席卷大宋最富裕的东南,那里是最富裕的地方,老百姓却已经不得不用造反来谋求活路了,而在张择端家乡不远的地方,另外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正带领着他的三十五名兄弟纵横山东,然后变成另外一部鸿篇巨著。

    清明上河图和水浒传哪个更加真实?

    后者才是真实的大宋。

    然而这一切统统又都被异族的铁蹄踏碎了。

    接下来降临到这片土地人民头上的是一场浩劫,那席卷而下的女真铁骑,用狼牙棒敲碎一颗颗无辜百姓的头颅,洗劫他们的一切,然后夺走他们的土地,让他们变成奴隶。

    猛安谋克制度与八旗的跑马圈地本质并无区别,女真军事贵族得到不同等级准许的限额,然后自己去抢汉人的良田,不管这些良田原本属于谁,他们看上的就是他们的,敢反抗者直接砍下头颅,而原本的主人则变成他们的农奴。伴随着女真大军席卷中原的铁蹄,无数百姓就这样失去了他们的一切,活着的要么做顺民向女真人贡献他们的血汗甚至他们的女人,要么拿起武器来进行反抗。

    二十年间这片土地上的反抗从来没有停止,就在去年邳州还出现过二十万人级别的反抗。

    但可惜他们都失败了。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的救世主降临了。

    “我就是你们的国王!”

    杨丰中二气质十足地挥舞手臂吼叫着。

    “你来骑。”

    韩瑛忍无可忍地喊道。

    “骑什么?”

    杨丰愕然道。

    “骑神兽!”

    韩瑛看着他那都快捂到自己胸前的左手羞愤地吼道。

    “我不认识路!”

    杨丰厚颜无耻地说。

    就好像在一条数百米宽的高速公路上,还需要他认路一样。

    “再向前走半个时辰就是任城了!”

    韩瑛喊道。

    杨丰绕过了兰陵和滕阳,这两地属山东丘陵边缘,虽然已经是平原为主,但山区的数量仍旧很多,无论兰陵北部还是滕州北部都遍布高低起伏的丘陵,而他坐骑神兽最怕的就是山区。哪怕四驱全地形车,也撑不住哪怕最普通山路啊,更何况这时候的只要是山区都基本上还在蛮荒状态,是不可能有乡间水泥路给他走的,而这东西最不怕的是水网,所以他在台儿庄杀光了五百金军,并且堆了一座京观吓唬一下金军后,紧接着就在韩瑛带路下进入泗水北上。

    任城就是济宁。

    他的神兽最大优势就是水上速度快,这东西最快可达七十,哪怕为了节约油料限速也能跑五十,一百公里水路无非两个多小时而已。

    “这儿能进梁山泊吗?”

    杨丰问道。

    任城就是现代的济宁市区,但这时候济州的州城却并不是任城,而是巨野,从巨野向北就是大野泽,或者也可以说梁山泊了,而这时候的梁山泊可正是八百里水泊梁山的好时候,巨野,郓城,汶上,东平之间全是水。

    “能,前面河口进荷水走桓公渎直入梁山泊,水浅,行不了大船,但咱们可进!”

    韩瑛喊道。

    “你知道梁山好汉吗?”

    杨丰好奇地问。

    “我爹以前跟着张敌万,后来他们南下之后我爹没走。”

    韩瑛说道。

    “呃?!”

    杨丰愕然。

    张敌万是张荣,据说是宋江部下,但估计是牵强附会的,毕竟他起兵抗金时候,宋江的骨头怕是都烂了,他应该是张顺的原型,与孟威等四将带领梁山泊义军南下后在泰州缩头湖,利用水网地形击败挞懒所部金军。

    水浒英
次元的开拓者全文阅读
雄们的确都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一百零八将里面有七十二个是施耐庵自己给编的,至于另外三十六人姓名的最初来源,也只不过是大宋宣和遗事这样的宋朝小说性质东西,而除了宋江本人,还有他一共是兄弟三十六人以外,其他三十五人在历史上并没有名字记载。

    但水浒传虽然是虚构,英雄里面很多却都是有故事原型。

    比如说张清就真有一个。

    而且此人还在绍兴九年带着一帮义军从沿海登陆,一直打到了蓟州,然后又从容从海上撤退退回到了山东,而现在杨丰部下的头号大将梁兴,据说实际上就是燕青的原型,他在太行山起兵时候民间传闻的名字是梁青,大名鼎鼎的梁小哥那时候也是偶像级。武松原型人物在杭州,为恩人杀官被捕砍头的义士,关胜是被刘豫降金时候害死的济南守将,董平是流寇,至于林冲,呃,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走,带你去做梁山好汉!”

    杨丰对韩瑛说道。

    “去梁山泊吗?”

    韩瑛问道。

    “不,我在兖州还有个老朋友需要去拜访一下!”

    杨丰露出一丝狞笑说。

    很显然他的老朋友肯定是不想他去拜访的。

    就在这时候,前方岸边突然出现近百名衣衫褴褛的男人,一个个拿着刀,粪叉,甚至木棍之类东西,扛着几包粮食混乱地冲向几艘小破船,而在他们身后数十名金军骑兵疾驰而来,很快就有人在马上拉开弓箭。

    “过去!”

    杨丰喊道。

    就在韩瑛转弯的同时他立刻抽出svd拉开枪栓,这时候金军骑兵的第一轮箭已经射出,两名男子惨叫着倒下,剩余的人一看没希望了纷纷停下,为首者一招手紧接着全部转头,扔下粮食拿着各种简陋武器等着迎战。杨丰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尽管此时相距超过三百米,而且还在一艘不停晃动的四驱车上,但他那逆天的外挂仍旧让子弹爆了一名金军的脑袋,然后他的手指不停地扣动着扳机,金军骑兵一刻不停地**在马下。

    这时候双方才注意到他。

    那些金军骑兵很显然猜到了他的身份,一个个惊恐地纷纷掉头,但可惜他们走不了了,重新换上弹匣的杨丰,转眼间又打完十发子弹,这时候剩下只有八名全速狂奔逃离的骑兵了,但他们跑得再快,也不可能在杨丰换弹匣工夫逃出svd八百米的有效射程,转眼间便在枪声中纷纷**在了马下。

    那些人惊疑不定地看着杨丰。

    “本帅中国人民义勇军大元帅岳云,尔等何人?”

    杨丰举着枪威严地说道。

    就在同时韩瑛驾驶着四驱车冲上了岸边,原本收起的四个车轮立刻放下,沿着河岸的草地迅速驶到那些人面前。

    “恩人是岳元帅?”

    为首男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正是!”

    杨丰说道。

    “可是奉昊天上帝之命北伐中原光复东京,撕了金兀术的岳云岳元帅?”

    那人再次问道。

    杨丰伸手从背后抽出了那把巨型陌刀,很是嚣张地在半空挥舞了一下,摆在造型向下斜指。

    “然也!”

    他一脸装个逼的高傲说道。

    一下子所有人全跪下了。

    “草民徐寿叩见元帅,草民是这泗水上的渔民,当初跟着李宝将军打过金兵的,李将军南下后草民留在老家,女真盘剥太狠实在活不下去,就带着这几个穷兄弟一起劫掠为生,久闻元帅的大名早就想投奔,只是道路为金兵阻隔,一直没能如愿,不想今日得见元帅,望元帅接纳!”

    那为首的说道。

    “起来吧,李宝如今也在本帅那里,你们这样的好汉正是本帅需要的,既然入了我义勇军那就都是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杨丰摆出一副宋江嘴脸,扶起他说道。

    “愿为元帅赴汤蹈火!”

    徐寿等人说道。

    “你们立刻去取了那些女真人留下的盔甲和武器然后上船,本帅先带你们去打开任城取些钱粮。”

    杨丰代入水浒状态挥手道。

    “元帅,咱们人手不够啊!”

    徐寿小心翼翼地说。

    的确人手不够,他手下总共还没一百人呢,哪怕再加上岳元帅,也不过才刚刚凑足一百,就这几个人去攻城,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

    “哈哈,本帅乃昊天上帝所遣神功无敌,刀枪不入,更兼有神器在手,还有仙术可倚,一座小小的任城而已,本帅弹指之间可破,那任城难道比汴梁还难打?难道你们都没听说过本帅是如何在汴梁杀金兵的?再说怎会没有人手,难道这泗水两岸的穷兄弟们不是人手?难道那任城就没有穷人?立刻分头去召集那些沿岸渔民,告诉他们本帅来了,告诉他们本帅北伐中原来了,有愿意杀金兵的就来跟着本帅,本帅带他们吃大户去,本帅带他们为亲人报仇去,本帅带他们去取那富贵荣华,跟着本帅,有酒喝有肉吃!”

    杨丰一举陌刀亢奋地吼道。

    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反正他此行就是折腾,就是给完颜亶压力,与其自己一个人北上,还不如学李自成呢,等他带着成千上万,甚至于几十万流民,如滚雪球般一刻不停压向燕京的时候,估计完颜亶真得该哭了,而且用这种方式可以最大限度摧毁金国经济,同时为自己最大限度扩充人口,毕竟他现在最缺乏的其实就是人口。

    徐寿等人愣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个举起手中武器吼起来。

    就在同时杨丰打开了车载音响的开关,然后高亢的歌声立刻在泗水上响起。

    “大河向东流哇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

    说走咱就走

    你有我有全都有

    (嘿嘿,全都有哇,水里火里不回头)

    路见不平一声吼

    该出手时就出手

    风风火火闯九州

    ……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