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一二章 血战台儿庄

第二一二章 血战台儿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彭水。

    “啊!”

    一声女人的尖叫,骤然撕破夜晚的宁静。

    北岸新萌发的芦苇丛中,一艘破旧的渔船剧烈晃动,一名中年渔夫踉跄冲出,紧接着他身后一名女真士兵挥刀斩落,那渔夫惨叫一声倒在甲板上,就在同时另外一名女真士兵拖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女走出,后面一个哭喊的中年女人抱住他腿,那女真士兵毫不犹豫地一刀捅进她胸口。那少女挣扎尖叫着,刚要扑向那女人就被那女真士兵扔在甲板,杀了渔夫的女真士兵兴奋地笑着立刻抓住她衣服,稍一用力早就快糟烂的麻布衣服就被撕开,杀了女人的士兵扔下刀,笑着按住她那不断挣扎的双腿,然后……

    他突然抬起头。

    紧接着他换上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而就在同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

    “那,那是什么?”

    他茫然地说道。

    他那同伴急忙转过头,就看见月光下,彭水南岸的芦苇丛正急速向两旁分开,一头诡异的黑色怪兽带着咆哮骤然跃出,猛得撞在月光下的河面,带着飞溅的水花剧烈晃动。

    两名女真士兵同时尖叫一声,毫不犹豫地就去抓自己的刀,但就在同时那头冲下水正在飞快靠近的怪兽前方,两道刺目的强光射出,一下子淹没了他们的视线,甚至两名女真士兵感觉自己的双眼都要瞎了,他们吓得尖叫着急忙捂住眼睛,下一刻就听见砰砰两声清脆的响声,他们的右腿膝盖同时一软,然后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上。

    那强光突然消失了。

    两名女真士兵惊恐地抬起头看着他们前方,当视觉恢复之后就看见那头怪兽已经到了跟前,怪兽背上还有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在那男子身后还立着一面旗帜,旗帜旁边是一把一丈长陌刀。

    “杀了他们!”

    突然间那男子阴森森地说。

    一名女真士兵急忙举刀,然后就看那男子手一抬,他手中一个黑色小东西前方火光一闪,一声刚才那样的声音立刻响起,紧接着那女真士兵就惨叫一声,手中的刀跌落在甲板上。

    “杀了他们,他们刚刚杀了你的亲人,难道你连报仇的胆量都没有?”

    那男子对少女说道。

    正在抱着那女人尸体哭的少女一下子抬起头,清秀的小脸上瞬间出现一丝狰狞,她一把抓起甲板上的刀,就像发疯般尖叫一声用尽全力捅进女真士兵胸口,然后紧接着拔出再次捅入,鲜血喷得她满脸都是,另外一名女真士兵见状拖着断腿毫不犹豫地扑进了河水中。

    “你不会水吗?”

    那男子看着少女说道。

    后者拔出刀立刻跳下去,近岸的河水只有及胸深,那女真士兵急忙站起,挥刀朝着少女砍过去,然而那少女却一头扎进了水底下,那女真士兵的刀砍空了,就在同时他却惨叫一声,紧接着那少女冒出头,手中反拿的刀狠狠向上一拖,那女真士兵痛苦地看着她原本清秀的俏脸,然后在浮出的自己内脏中缓缓倒下,一片血红色的河水中那少女一脸凶狠。

    “乖,这才是好孩子,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好姑娘,爷叫岳云,上来爷带你去吃香喝辣!”

    杨丰满意地拍拍后座说。

    呃,他其实是开着一辆定制版水陆两栖的全地形四驱车,小型的双座沙滩车样式,虽然他其实更喜欢开一辆两栖步兵战车北伐,但小倩开不了那么大的通道,能让这种东西过来就已经是极限了。这东西水陆两栖,有一台两百多马力的发动机,在陆地上四轮驱动,在水面上喷水前进,整车只有几百公斤,和骑摩托车一样操纵,如果遇到走不过去的道路,甚至可以他直接举起来走。缺陷是负重实在太轻,带全身钛合金板甲的他加上陌刀,另外再加些零碎还可以,但千斤巨斧就真不行了,还有就是六十升的油箱太小了,但好在这个可以由小倩半路扔桶油来解决。

    少女茫然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着船舷边自己父亲的死尸。

    “烧了吧!”

    杨丰说着掏出打火机顺手点燃了船上的芦篷,干燥的芦篷立刻熊熊燃烧起来,火光很快在船上漫延开,然后迅速吞噬了三具尸体,少女默默看着这一幕,直到她父母的尸体都消失在烈火中,才抓住杨丰伸出的手,有些笨拙地往后座爬,不过也就在同时,她惊叫一声缩回水中,然后双手捂在赤luo的胸前。

    “我都看一半天了,再说就那俩小馒头,有什么好害羞的。”

    杨丰无语道。

    “你,你转头!”

    少女羞愤地喊道。


武大郎新传笔趣阁
   “女人真麻烦!”

    杨丰不满地说着,从储物箱里掏出一件衬衣,想了想又摸出条自己备用的四角裤,然后直接扔在水中。

    那少女背过身穿上,低着头拉住他手,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后座,但当车子开动时候,她还是惊叫一声,下意识地抱住了杨丰的腰,当然,因为六点五毫米厚钛合金和凯夫拉内衬阻隔,杨丰是肯定无法体验那两粒小葡萄在后背摩擦的感觉了。

    他也顾不上体验了。

    因为就在同时数十名巡逻的金军骑兵出现。

    彭水就是台儿庄运河,也称为柤(zu)水,明朝时候避黄河改道影响漕运才疏浚这条河作为运河一部分,不过这时候利国铁矿已经开始开采了,这条河之前是专门向外运铁的,所以也被称为运铁河。这是目前金军前沿,台儿庄就有一支金军驻扎,是后面兰陵金军主力的前哨,这时候的兰陵县城是承县县城,也就是枣庄的峄城区。这是金国滕阳军的兵,原本兰陵属邳州,但邳州军全军覆没或者说变红巾军了,滕阳军也就是滕州的兵只好南下,以彭水为前沿防御红巾军北上。

    但仍然只是个警戒性质。

    彭水又不是什么大河,它不可能挡住红巾军。

    这两名倒霉的士兵就是驻台儿庄的,这时候台儿庄只是一个稍大点的小村落,因为他们的进驻,老百姓都跑光了,谁敢跟这些家伙在一起?家里女眷的清白恐怕一个也保不住,只有彭水上的渔民以船为家,躲在沿岸芦苇丛中,出来找乐子的女真士兵只能以他们为目标,这家渔民就是不幸被他们搜出来的。

    而枪声吸引了附近沿河警戒的巡逻兵,数十名金军立刻蜂拥而至。

    “真麻烦!”

    杨丰说着从旁边拎起了他的svd,一手扶车把,单手持枪对准前方金兵,停稳的同时扣动了扳机,随着他手指的快速动作,转眼间十发子弹全打了出去,十名金军骑兵还在没看清他具体是什么情况,就已经惨叫着纷纷**。紧接着车前大灯亮起,恍如怪兽喷火的场景吓得残余那些骑兵惊恐尖叫着掉头就跑,杨丰也不急,跟在后面慢悠悠开着,很快前方就出现了一座不大的村落,数百名被惊醒的金兵正匆忙跑出来,站在外面看着这一幕瞠目结舌。

    “看懂怎么骑了吗!”

    杨丰亢奋地回头喊道。

    背后少女弱弱地点了点头。

    这东西根本傻瓜式,油门就在右手上,刹车也在油门前,虽然真骑起来是另一回事,但好在杨丰也不怕翻车,他毫不犹豫地单臂伸过去抄起那少女,然后放到自己身前,抓住她的小手放到油门上教她如何加速。

    “会了吗?”

    杨丰问道。

    少女激动地点了点头。

    杨丰手一松,那四驱车骤然发出低沉的咆哮,就像头猛兽般到了骑兵背后,他以最快速度从背后抄起陌刀,就在少女手忙脚乱地减速躲避骑兵同时,夜空中弧光划过,她右侧正惊恐转头的骑兵连人带马被斩断。

    最初的慌乱过后,少女也恢复镇定,明白这东西该怎么骑了,紧接着她略一转头,加速的同时冲过了两具死尸向着前方骑兵右侧冲去,杨丰手中陌刀当长矛,瞬间刺进那骑兵后背,以极快速度穿过他身体,下一刻杨丰的右手闪电般一松一抓从他胸前抽出陌刀,那金军骑兵这才**马下。

    然后杨丰干脆双手横持陌刀,将一米半长的刀刃略微向上倾斜着横在右侧,那少女很聪明地加着油门,在松软空旷的湿地荒草中专门贴着骑兵的战马往前加速,那一米半长刀刃,不断依靠着超过五十公里的时速将一名名金兵拦腰斩断。

    转眼间他们就这样带着一片死亡的咆哮,冲到了台儿庄的庄外,然后杨丰一拍少女肩膀,后者立刻停下来。

    “干得不错,剩下交给我了!”

    杨丰拍拍她肩膀说。

    紧接着他手提陌刀跳下了四驱车,在金军惊恐的目光中,拖着那一丈长陌刀,就像决战的武林高手般,迈着缓慢而又坚定的步伐向金军走去,在一片混乱地喊叫声中,无数的利箭向着他飞来。

    “小心!”

    那少女惊叫道。

    “低下头,别伤着!”

    杨丰回过头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就在同时利箭密集地落在他身上,然后伴着少女的惊叫,又纷纷从他身上弹开,他拉下面罩大吼一声,迎着箭雨横持陌刀恍如怪兽般撞进了金军,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