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零八章 灭此而朝食

第二零八章 灭此而朝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射速调到了每分钟两千发的m134机枪,只用两秒钟就把高彪打没了……

    真正的打没了。

    不足十米距离射出的七点六二毫米子弹,在击穿他身上的重甲之后略微有点变形地打进他身体,依靠着强大的动能带着无数飞溅的血肉喷出,当超过六十枚这样的子弹,在眨两下眼皮的时间里疯狂钻进他身体后,他也就只能变成一片血雾向着前方喷射出去了,唯一还证明他存在过的也只有两只装着双脚的靴子。

    然后他前方的泥土上,一片血红色成扇状印着。

    城墙上的金军都吓尿了。

    杨丰拎着机枪做威胁状朝他们点了一下。

    城墙上的金军一下子全跑了。

    “一群废物!”

    杨丰鄙夷地啐了口唾沫,拎着他的机枪转身离开。

    仅仅一个小时后,徐州城内占绝大多数的汉兵和契丹兵就发动兵变,紧接着城内百姓也加入了bao动的行列,在一万八千士兵和城内大户组织的近两万义勇围攻下,只有不足三千的女真兵瞬间被淹没,然后徐州城门打开,在一名辽国出身的汉军将领率领下,徐州守军出城投降,在万民欢呼中杨丰进入徐州,同样也在万民欢呼声中开始开仓放粮……

    当然,这一次不全放了。

    毕竟他在徐州是要实现占领控制而不是爽完抽身就走。

    所以放一半就行了。

    但紧接着他又把徐州城内的所有地主土老财全部请到了大元帅府,然后非常真诚地请他们助饷,也不用多了,补齐他放出去的就行,这样至少一年内他不用担心所部士兵的粮饷问题了,所有出钱粮助饷的,每人可以获得木雕rpg发射筒一个,另外子弹壳制护身符数枚以资鼓励。

    这可是神器上的东西吆,戴在身上比佛像还管用呢。

    至于不识抬举的……

    “云性鲁莽,若非家父管束,向来难以自制,发怒之时亲友不认,这双手最喜撕物,纵使虎豹亦能撕为两半,如今家父不在,云正不知怒气勃发之时,何人能止之!”

    杨丰撕着烤羊说道。

    那些地主老财们一脸冷汗地看着他手中片片撕碎的烤羊,仿佛看到了金兀术的身体是如何在这双手下分为两半的,同样也仿佛看到了城外那片曾经是高彪的红色扇形,于是他们纷纷毫不犹豫地拍着胸脯表示,大元帅解民倒悬,驱逐胡虏,他们助些钱粮算什么,要多少大元帅直接一句话就行了。

    杨丰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在徐州没必要玩打土豪分田地,因为这地方不缺地,持续二十年的战争,让这种军事拉锯地区人口锐减,尤其是徐州临近前沿,百姓多数都南下,徐州三县一直到金末,人口才仅仅四万户而已,这时候刚结束战争,三县加起来恐怕没十万人,哪还需要考虑土地兼并问题。

    他现在最重要的反而是荒田复耕。

    徐州附近有无数废弃的土地等待耕种,而且都是水源充足的良田,甚至包括水利设施同样齐全,只不过还需要维修,就连废弃的房屋都有的是,连年战争在这里制造了无数的**,包括徐州城里这样的废弃房屋都随处可见。

    实际上徐州还算好的,海州在之前金军最后一次攻势前,就被张浚以无法防守为理由,很干脆地连州城都夷平了。

    可想而知那里还能有几户老百姓残留下来。

    所以杨丰不需要考虑什么分田地,只要他能够保证这片区域的和平,剩下就是随便开荒种田就行。

    至于他的助饷……

    那个不值一提,这些地主老财都有心理准备,别说他,就是大宋官军来了,他们也同样是要助饷的,那金兵驻扎期间可就不仅仅是助饷了,要是哪个女真军官看上他们的老婆,他们也是要老老实实地助到女真大爷**上的。

    “大元帅,听闻大元帅得天赐仙种,不知是否为真?”

    一地主小心翼翼地问。

    “对,但数量不多,第一批只能先给随本帅而来的移民,等明年产出来下一代种子,你们就可以来换了!”

    杨丰说道。

    在汴梁期间,他已经分三批让小倩半月一次,给他空投了数百吨各类种子,土豆,玉米,地瓜,棉花,甚至于一些水果蔬菜类的种子,就连水稻和小麦种子也有,这些都是可以留种的,他在回去的时间里,专门采购囤积起来的。尤其是以玉米和地瓜为主,土豆相对少一些,这里已经是苏北
特战神犬无弹窗
了,土豆的威力在这里比不上关外,毕竟这东西还有个脱毒问题的限制,越热的地方病毒越严重,越冷的地方越轻,到俄国那种纬度就完全可以忽略了。而苏北这地方基本就算是向南的极限了,苏北鲁南都能凑合,但也已经不能当主粮了,至于再向南指望土豆打天下的都歇歇吧,会哭的,还是玉米加地瓜把山岭薄地利用起来是王道。

    接下来这些种子将由那些随行的汴梁百姓,按照之前他指导的方式,在徐州以东进行垦荒种植,一户给他们六十亩限额,自己看上哪块地无主就开荒,耕牛不足就上马,反正岳元帅现在马很富裕,当然,在这之前还得先把邳州,泗州两州拿下,再加上实际被废弃的海州,以这四州之地就足够他初期立足了。

    “元帅,金军到了!”

    孟林走过来报告。

    “走,灭此而朝食!”

    杨丰一扔正啃着的烤羊腿说道。

    “传令下去,全军出战,包括新附各军也一起,让他们也跟着本帅,见识见识本帅是如何杀敌的,还有,再把本帅的大斧拉过来,本帅今天要一战定乾坤,一战把敌军的屎都砸出来,省得他们一次次来打扰本帅。”

    一边走杨丰一边吼道。

    紧接着手下牵过战马,已经变成他跟班的岳雷迅速把头盔递上,杨丰把钛合金头盔往头上一扣,把防弹面罩拉下,纵身上马一撩孝服白袍直奔西门而去。就在同时他的命令也传到徐州城内各军,两千义勇军骑兵,一万义勇军步兵,城内八千新附军骑兵和一万新附军步兵,全部蜂拥出徐州城,然后在城西列阵。他们对面阿鲁补亲自率领着四万金军追击而来,在杨丰手下列阵的时候,他们也迅速在黄河或者也可以说汴河南岸列阵。

    一辆马车驶出徐州西门,然后在那些新附军震撼的目光中,拉着那柄巨斧缓缓上前,一千斤重巨斧压得车轮嘎吱作响,两道深深的车辙在雨后松软的土路上不断延伸。

    很快马车停在杨丰身旁。

    端坐站马上,正用威严目光眺望金军的杨丰,很随意地伸出手,单手抓住手臂粗的斧柄,还没等完全拿起来呢,座下战马悲鸣一声一下子跪倒,同时转过头用幽怨的目光看着他。一时疏忽的元帅大人这才清醒过来,很无语地一撩腿直接跳下来,然后拎起那造型xie恶而又狂暴的巨斧,随手在头顶舞动了一下,他的双脚在一千两百多斤的恐怖重量下,立刻陷进路面。

    “废物,要你何用!”

    他鄙夷地骂了那战马一句。

    那战马继续幽怨地看着他,估计在心中骂他无耻,你一千两百多斤都快我体重两倍了,你居然还指责我驮不动?我是蒙古马不是大象马,再说就是大象马也撑不住你的摧残啊!

    而他们后面那几名新附军将领,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看着杨丰那几乎陷到了脚面的双脚,其中一名契丹将领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得是多么沉重的武器,才能把双脚直接压进路面,这是官马大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泥地,他们胯下战马的马蹄都陷不下去呢,都是懂这个,没有个千斤重量,根本不可能有这样效果,这是不带任何虚假成分的。

    那些新附军将领们互相看了看,一个个迅速地挺起了胸膛,那精神面貌立刻就换了个境界,我是岳家军我骄傲的大字几乎写到了脸上。

    “小的们,吼起来!”

    杨丰站在阵前一举战斧吼道。

    “云从龙,风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

    一万两千义勇军齐声吼道。

    这歌词好记曲简单,很快就连那些新附军也学会了,这些转战南北的前金军士兵们,对于山河破碎,田园荒芜,白骨露于野的惨状看得多了,而且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被强行征调来战场上当炮灰的,在家乡和自己亲人生离死别,被女真抢夺土地,然后被奴役的惨景一一代入,很快新附军就吼得比义勇军还响亮,包括那些契丹人也是如此,这时候的契丹早已经不认为自己也在胡字的范围了。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杀!”

    杨丰单手举起战斧吼道。

    紧接着他身先士卒,双手横持那造型夸张的巨斧,向着金军以超过战马冲锋的速度开始了狂奔。

    “杀!”

    在他身后三万步骑兵同样高举起手中武器,吼叫着开始了冲锋。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