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零七章 战歌席卷

第二零七章 战歌席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杞县。

    “中国人民义勇军大元帅岳云移驾徐州,尔等敢战者速来。”

    城外一名骑兵高喊。

    此人跃马而立,手持一面红色大旗,旗帜上一条金色神龙蜿蜒做昂首回望状,而在龙背上是一轮白日黄月合抱成圆……

    这是义勇军军旗。

    这面当年在明末时空的大明国旗还是很让杨丰满意的,所以干脆直接挪用了,红色的龙抱日月旗随着那骑兵来回不断奔驰,在半空中猎猎飘扬,以极其嚣张宣告了新的一方势力登场。而城墙上金军斗争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河面上,那绵延数十里的船队,正如一条巨龙般顺流而下,巨龙的龙首处一点金光闪耀,尽管此时金兵都不可能看清,但在他们脑海中却分明出现了那一手一半越王殿下的尸体,状如魔神般的身影。

    “唉!”

    一名当初在那妖孽追杀下幸存的将领长叹一声,然后把头深深地埋在了两手之间。

    就像一只缩起头的乌龟。

    “中国人民义勇军大元帅岳云告天下百姓,华夏之地岂容腥膻,炎黄之后岂为奴隶,靖康之耻犹未雪,四方豪杰岂宜坐视胡虏荼毒,宋室自弃中原百姓,我中原健儿何不奋起自救,今岳元帅仰天地之威,借众神之助,北伐中原,解民之倒悬,邀天下豪杰相聚共诛女真,复我汉家疆土,有欲从者速来!”

    那骑兵手持电喇叭高喊。

    杞县城内无数百姓默默地听着这声音,就连城墙上的汉人甚至契丹士兵都目光复杂。

    “云从龙,风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那骑兵紧接着纵声高唱道。

    这是义勇军军歌。

    这个时代肯定不能把义勇军进行曲拿来,而满江红臣子味道太重,不适合要与赵家决裂的杨丰,而精忠报国……

    那个乐曲太复杂。

    军歌越简单越通俗越好。

    那么也就是这首最合适了。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

    杞县城内无数百姓在默默听着这歌声。

    就在这歌声中那骑兵掉头纵马向河岸边而去,而杞县城内一万五千金军无一出城,任凭这支庞大的船队顺流而下,以每秒平均一点五米的速度不断向前。当最后一艘船消失在金兵视野中时,那将领才下令打开城门,然后所有守军出城,以同样的速度在南岸尾随追击,同时派人向刚刚返回郑州的汴京留守阿鲁补报告,至于报告的内容,当然是妖孽岳云挟民乘船潜越杞县,本部正在追击当中了。

    但追不上就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这些当初见识过杨丰手撕金兀术的金兵,是没有任何胆量再面对这妖孽的。

    刻骨铭心啊!

    那根本就不是人,是神还是魔倒是不敢断定,但无论是什么也都不是他们能战胜的,既然如此就别自寻死路了。

    “一群废物!”

    杨丰鄙夷地说。

    此时他正越过宁陵。

    河水流速基本上维持在每秒一到一点五米之间,也就是说每小时五公里左右,基本上半天时间就过一个县,平缓开阔的河道上一艘艘漕船,小渔船甚至木筏排成长龙不停向前,那些艄公只需要用长篙不时撑一下保证方向就行,所有男女老幼都表情轻松地坐在船上,一边欣赏两岸风光,一边吃着准备好的干粮,岸边几名金军侦骑探头探脑地远远看着。

    但没有一名金兵敢上前。

    别说是在杨丰视线范围以内了,就是杨丰看不到的地方也没有金兵敢袭扰,他们都已经被打怕了,杀死几个老百姓没什么意义,但激怒杨丰上岸砸进城大开杀戒就麻烦了。

    “云从龙,风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

    站在船头的杨丰纵声高唱。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

    在他后面无数士兵高唱道。

    这歌声随着顺流而下的船队不停向着两岸扩散开,同样在这歌声中这支庞大的船队也在日夜不停地向前,仅仅一天**时间就越过归德,主
猎人王系统txt下载
力都随节度使韩常调往汴梁的归德守军,同样毫无悬念地选择了闭门不出。然后船队继续不停向前,这时候因为持续行军能力限制,那些金兵已经不可能追上他们,而为了围攻汴梁,这一带金军全都被抽走,各地几乎无兵防御,更不可能主动来进攻他们了。就这样到第四天的早晨时候,杨丰的船队就顺水漂流了三百多公里,然后出现在了徐州城下。

    这里已经不属于金国南京路也就是河南范围,而是属山东西路,守将武宁军节度使高彪,渤海人,辽国旧豪门,在金军中堪称勇冠三军。

    虽然已经知道杨丰在汴梁几乎杀得金军屁滚尿流,光节度使就被杀了三个,外加一个汴京留守和金军战神王爷一尊,但不信邪的高彪最终还是选择了出击,毕竟他没见识过杨丰的狂暴风格,他手下也同样没人见识过。这些在战场上厮杀半生的老将们,对这种玄幻系的东西一向嗤之以鼻,尤其是这些当年大战过六甲神兵的更是如此,而杨丰十四万军民绵延超过二十里登陆,在军事上这简直就是脑残一样,他要是不出击实在对不起自己征战数十年的军事素养。

    高彪亲自率领五千精锐骑兵杀出徐州,再加上增援他的邳州刺史所部五千骑兵恰好赶到,整整一万铁骑气势汹汹地杀向正在登陆的杨丰。

    然后他们就悲剧了。

    “玛的,还真有敢来摸老虎pi股的!”

    杨丰无语道。

    紧接着他将rpg发射筒扔给他弟弟岳雷,早就已经学习过如何装弹的岳雷带着激动的颤抖,立刻给他大哥重新插上一枚火箭弹。

    而就在他装弹的时候,一枚一零五毫米燃料空气弹拖着火焰在金军骑兵中炸开,那天崩地裂般的巨响,还有那恐怖的爆炸火焰,让那些冲锋的骑兵战马立刻就惊了,在高彪愤怒的吼叫声中金军骑兵们一片混乱。

    而同样也就在这时候,杨丰拎着m134机枪开始了的表演,随着诡异的蜂鸣声响起,为了对付骑兵特意调到每分钟两千发的电动加特林疯狂旋转,在子弹壳下雨般溅落的同时,每分钟两千发速度喷射的子弹也如钢铁火雨般横扫金军的前锋,就像地面突然塌陷般,在两百米宽的正面上,超过四百名骑兵几乎在眨眼睛间塌落下去。

    打空一箱子弹的杨丰,迅速把空弹箱扔掉,然后一把接过孟林递上的子弹箱,在他帮助下迅速换上,在对面金兵还在震惊中茫然无措时候,那枪口的火焰再次喷射。

    然后金兵崩溃了。

    这没法不崩溃,几乎可以说转眼功夫,近千骑兵就没了,这杀人就跟割草一样,只要是正常人没有不跑的。

    士兵还在集结中的杨丰没有追击。

    “元帅,抓了个节度使。”

    梁兴很快从那堆人和战马的尸山中把高彪拖了出来,很显然他认识这家伙。

    “武宁节度使高彪!”

    他把高彪扔在地上说道。

    “妖,妖孽!”

    高彪吐出一口血水,惊恐地看着杨丰说道。

    他被子弹打中肩膀,不过伤得还不算致命,至少目前看还死不了,但在战马倒下时候又把他一条腿弄断了,趴在地上死狗一样根本站不起来,在那里就像看一头怪兽般看着杨丰,甚至都明显可以看出他身体在颤抖。

    “拖过来跟着!”

    杨丰说道。

    说完他向徐州城下走去,后面梁兴拖着高彪跟随,五千最先完成集结的义勇军,也迈着整齐的步伐结阵向前,他们的登陆地点本来就在徐州城西北不到两里远处,很快这支大军就抵达了武宁门,刚刚溃逃回来的金军此时已经全部进城,城墙上刚刚欣赏完这一幕的两万守军一个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本帅岳云,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汉军降者除前宋军将领外皆不杀,契丹降者除耶律一族外皆不杀,女真男人无论军民一概不留,一个时辰后若尔等不肯献城,那就别怪本帅不客气了。”

    杨丰对着城墙上吼道。

    紧接着他一挥手,梁兴将高彪拖到前方,然后对着城墙上一拽他的辫子,让这家伙抬起头给守军看清,接着两名士兵拿两个长矛往他脖子后面一插,穿过衣服后人字形支住他,随后这两名士兵和梁兴迅速退开,只留下被长矛支住的高彪,在那里茫然地看着武宁门城楼。

    “敢与本帅为敌者,这就是下场!”

    杨丰吼道。

    就在同时他手中机枪喷出火焰。

    下一刻,高彪化作一团血雾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