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零四章 儿女情长

第二零四章 儿女情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岳云,你想好了没有?”

    韩常得意地说。

    就在同时那些囚车两旁的金兵摆出一副点火姿态,囚车里面的岳家老小都惊恐地看着那些凑向自己的火把,这些囚车上都浇了猛火油,可以说一点立刻就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焰,甚至救火的机会都没有,一时间各种哭声和骂声混乱地响起。

    “本帅可以答应你,但你如何保证你们会守信?”

    杨丰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韩常嚣张地说。

    “当然有,本帅或许救不了自己的亲人,但他们死后本帅杀光你们所有金兵,甚至杀到会宁去灭完颜家满门能力还是有的,我岳家忠烈满门,我岳家子女为国捐躯的勇气还是有的。”

    杨丰说道。

    “那你想如何?”

    韩常问道。

    他也不敢把杨丰逼急了,虽然这家伙能不能灭了完颜家的满门还不好说,但弄死他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本帅带领士兵出城,士兵数量和你所带相同,他们与你的士兵一防一,然后本帅进你们的囚车,如果你们守信,他们就带着其他人的囚车进汴梁城,如果你们不守信,那你们就等着为我老小岳家殉葬吧,本帅也会让你们知道,哪怕本帅在囚笼里,想灭你们也是很简单的,你们的囚笼里那些猛火油的确也可以烧死本帅,但本帅临死前召唤一次天罚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杨丰说道。

    “好吧,那阁下就请吧!”

    韩常冷笑道。

    很显然他也有点心虚,就像这家伙所说,隔着笼子并不妨碍召唤天火。

    “元帅?”

    城墙上梁兴等人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杨丰。

    “本帅自有分寸。”

    杨丰说道。

    既然这样他们也就不好再多问了,这种事情外人无论说什么都是很尴尬的,再说元帅大人在他们心中都与神灵无异,他既然如此自信,那也就没必要担心什么了,于是在略作准备之后,杨丰带着孟林和一队精锐士兵出了汴梁,在韩常警惕的目光中上前。

    韩常一挥手。

    那些守在囚车旁的金兵,立刻将火把凑到离囚车不足一拃远的地方,然后多少都有些颤抖地看着那恶魔向自己走近。

    “岳云,算起来我也该称你一声贤侄了,我和令尊打了十几年仗,战场上咱们也打过交道,你这又是何苦呢?大金并吞天下,已是天命所归,就连那赵构都已经向我大金称臣,宋室已经是大金藩属,你也算是大金之臣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再逆天而行拘泥与夷汉之分,我是汉人不也一样在大金身居高位吗?”

    韩常看着杨丰说道。

    “你不是汉人,你是汉奸,赵构向你们称臣,我没向你们称臣,赵构能忍杀父辱母之仇,我华夏男儿可不忘靖康之耻!”

    杨丰鄙夷地说。

    “那就请吧!”

    韩常冷笑道。

    就在同时随着岳云而来的孟林等人,迅速一盯一地分散到那些金兵身旁,但就在他们靠近到金兵不足两米的时候,却都被后者喊停了,那些金兵一个个拿着火把又往前凑了凑,火舌都几乎触及那些黑色猛火油了,孟林等人不得不全停下。

    同时韩常向着身旁的特制囚车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杨丰看了看那囚车,胳膊粗的铁棍以不足一分米间隔,排列在两块超过三十厘米厚的橡木板上,囚笼的门是三根向上抽出的铁棍,两端用同样粗的铁棍连起来,用铁链和滑轮吊在上面,只要人走进去上面滑轮一放,那笼门就落下来,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铁锁,到时候直接锁住。

    “这都是什么?”

    杨丰意外地看着那些铁棍问道。

    那上面居然刻满了梵文,所有铁棍上都有,就连两块橡木板上都同样密密麻麻刻满梵文,甚至居然还有各种做怒目状的佛像,算起来艺术价值也是很高的,尤其是在笼门上方的橡木上,还镶着一块小石头一样的东西。

    “这是佛舍利,这些都是大德高僧专门书写的经文!”

    韩常说道。

    “呃,这群贼秃,还真拿本帅当妖孽了!”

    杨丰无语道。

    紧接着他向后面一伸手,一直跟随他的孟林拿着一张带靠背的马扎,呃,交椅,迅速给他放进囚笼内,然后杨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后者此时正眼泪汪汪地抓住囚笼喊着他名字,完全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杨丰满意地点了点头,很显然岳云的审美观还是很值得肯定的,哪怕满脸憔悴,巩氏依然可以看出也是美女级别的,虽说比起
万界仙游最新章节
自己当年的便宜女儿要差点,但也是他那皇后和贵妃等级的,尽管生了两儿一女,但实际上也就二十出头,正是青春好年华啊。

    “等我回来!”

    他一摆手说道。

    然后巩氏和岳家那些儿女们一片哭声,岳雷几个还伸着手还喊他们的兄长别管他们了,一副生离死别的场面也是很令人唏嘘的。

    但杨丰终究还是走进去了。

    守在囚车周围的金军以最快速度行动起来,滑轮吊臂旁的士兵挥刀斩断绳索,沉重的笼门猛然落下,几乎同时两名士兵抬着大锁挂上,另一名士兵一锤砸在锁上完成闭锁,就在所有人视线被这一幕吸引的瞬间,所有义勇军士兵闪电般扑向金兵,将所有手持火把的金兵扑倒在地。

    “让他们走!”

    韩常说道。

    只要岳云进笼子,其他就都不值一提了,这些岳家老少就算进了汴梁,也无非就是再攻破汴梁重新抓到,没有了岳云,这座城市想攻破轻而易举。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他身旁一声巨响。

    韩常吓得猛一哆嗦,手中刀毫不犹豫地向后砍出……

    “这笼子真结实!”

    在整个囚车的晃动中,囚笼里杨丰收回揣出的右脚,同时一脸无辜地说道。

    韩常擦了把冷汗。

    “贤侄,那就请上路吧!”

    他紧接着说道。

    “回去等候本帅的命令!”

    杨丰对孟林说道。

    说完他在交椅上很是淡然地坐下,而在他头顶刚刚踹过的那两根铁棍上方橡木板上,一道长长的裂痕隐约可辨,而在他身后孟林一挥手,所有夺取了囚车控制权的义勇军士兵,立刻赶着那些装岳家老小囚车向汴梁而去。同样韩常也带领金兵赶着装杨丰的囚车向远处大营而去,车内杨丰没有任何反抗迹象,安然地坐在交椅上闭目养神,倒是囚车四周那些手持火把的金兵,一个个如临大敌般紧盯着他。

    好在他始终就保持着那样的状态一动不动。

    韩常松了口气。

    他也是提心吊胆,遇上这种变tai级别的对手,他的压力也是很大,虽然这笼子是结实,负责督造的高僧也说了,无论什么样的妖孽只要进了笼子,那就是在佛舍利法力的镇压下,是绝对不可能逃出来的,同样建造笼子的工匠也保证了,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头人熊进去也别想出来,可毕竟这对手也实在太恐怖了。

    不过现在情况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更何况笼子周围还浇满了猛火油。

    就这样囚车驶到了大营门前。

    杨丰突然睁开了眼。

    “你想干什么?”

    韩常吓了一跳急忙喊道。

    就在同时那些手持火把的金军士兵,迅速将一个个火把凑向猛火油。

    囚笼内杨丰视若无睹地活动着双臂和双腿。

    韩常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却并没有注意到极高的天空中,一道隐约可辨的流星正在急速射下。

    “请岳将军到中军!”

    突然间大营内冲出一名将领喊道。

    “还不赶紧走!”

    伸了伸懒腰的杨丰无语地看着韩常说道。

    与此同时他头顶的那道流星在五千米高空戛然而止,就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消失了。

    韩常看着他,满脸紧张地一挥手,囚车立刻再次开动,然后径直驶入了大营。

    在通往中军帐的两旁,无数金军手持弓箭和强弩指向囚车,甚至还有数十具**弩夹在其间,一支支如长矛的弩箭蓄势待发,只要一声令下,估计各种箭支都能在瞬间把杨丰活埋在笼子里。不过他依旧视若无睹,端坐在交椅上傲睨的目光看着两旁,淡然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袍,在白袍下面是全身板甲,六点五毫米厚的钛合金防弹板制成,内部是凯夫拉内衬,防弹能力相当于苏式防弹衣,可抵御自动步枪钢芯弹五十米距离直射。这是他原本为穿越到近代而准备的,现在情况特殊只好先调来急用,至于能不能挡住**弩这个他其实也不知道,毕竟在他的设计中,从来没想过出现这种情况。

    好在金军并没有发射,只是在两旁严阵以待,紧盯着他的囚车缓慢上前,很快囚车到达中军帐外停下,然后那些马被解下来,由那些金军士兵上前以人力来推着车,推着这沉重的囚车一点点挤进了华丽的中军大帐内。

    “岳贤侄,又见面了!”

    大帐内正面席地而坐的一名壮硕老者,放下手中的书卷,然后抬起头笑着说道。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