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零二章 集束式金手指

第二零二章 集束式金手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实际上尽管处于围城之中,但汴梁城内秩序并没受太大影响。

    主要是粮食足够。

    作为金军在河南总的后勤基地,这里的存粮吃到明年这时候都毫无压力,不说老百姓扛回家的,就是还归大元帅幕府所有的他们扛剩下的,也足足还有二十万石呢,甚至都不需要额外采购军粮了。

    而一般来说这个时代的老百姓只要能吃饱饭就很满足了。

    倒是食盐曾经缺乏过。

    毕竟之前汴梁城里囤积的盐并不是很多,金军围城之后更是严禁食盐流入,但当这个问题汇报给元帅大人之后,元帅大人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在大元帅府的院子里焚香祷告了一下,那白玉般细如黄河沙的仙盐,就跟下雨一样落了下来,而且都装在花花绿绿的仙袋里,那仙袋那个漂亮啊,哪怕就是道君皇帝的画都没那么漂亮,就是上面那些蝌蚪文谁也不认识。

    然后大元帅府就以过去那些黑乎乎粗盐的价格出售仙盐了。

    剩下还有副食……

    这是冬天,谁家不储存点萝卜什么的,尤其是女真人以吃肉为主,汴梁城里养了大量牲畜,甚至冰冻好的肉都有大量储备,从这一点上看大抃这个汴京留守做得的确是很称职。

    愿他的在天之灵安息吧!

    总之尽管金军包围汴梁,但城内一切秩序井然,商铺都照常开业,甚至就连ji女都继续开门接客,而且生意兴隆得很,毕竟打土豪之后,那些老百姓们手里都多多少少有点闲钱,吃饱饭憋在城里没事干,学那些员外们光顾个花魁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同样那些ji女们没了老主顾,为了生计也只好向民间拓展业务,尤其是打土豪之后,不少女真官员的老婆女儿无以为生,也就只好委委屈屈地倚门卖笑了,说起来也是很令人感慨的。

    唯一还压在汴梁上空的阴云也就是对未来的忧虑了,说到底目前一切都是暂时的。

    “汴梁是不能久留的。”

    杨丰很坦诚地说道。

    此时他面前的广场上坐了一地的保长们,这是汴梁城第一届保甲长大会,这些保甲长都是市民自己推选出来的,至于他们怎么选的杨丰并不关心,这些人加起来总数超过了两千,前面保长后面甲长一个个坐着小马扎俨然村民大会一般,都静静等待着元帅大人训示。

    “现在是冬天,黄河水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但最多两个月以后河水就要解冻了,那时候只要选个河水暴涨机会掘开黄河,这汴梁也就变死城了。所以两个月后我们就必须得离开,包括城内所有百姓都得离开,如果有谁留下来,最后遭到了金兵屠城报复那就别怪本帅没提醒了,这些女真人可是很喜欢屠城的,当年他们进汴梁时候,是怎样对待老百姓的相信你们也都清楚,不想死就必须跟本帅走。”

    杨丰接着说道。

    “元帅,那我们去哪儿?”

    一个保长站起小心翼翼地说。

    “本帅去哪儿,义勇军去哪儿,你们就跟着去哪儿,但最后不论去哪儿本帅都可以保证你们衣食无忧,本帅在天界众神那里为你们求得各类仙种,比如这个,此物名地瓜,最喜山岭薄地,亩产可达数千斤!”

    杨丰拿出一个地瓜说道。

    下面一片惊叹之声。

    “还有此物名土豆,亩产虽然不及地瓜,但种好了产量同样可达数千斤,且此物比地瓜更养人,前者可保饿不死人,但这个可保身强体壮,至于此物为玉米,产量虽然不及前两种,但亩产千斤也是可以达到的,这玉米就与米麦等主粮无异了。还有这是棉花,也就是纺白叠布的东西,想来你们都知道,但本帅求来的仙种产量更高,棉绒更长更适宜纺织,且有专门的织机作为配套,只要能够广种开,多造织机,那么以后人人都能穿上白叠布做的衣服。”

    杨丰一样样摆出来说。

    惊叹声接连不断响起,那白叠布可不是普通人能穿起,哪怕就是有钱人家都得算奢侈品,这时候更加粗糙的麻布才是主要的,人人都穿白叠布那简直就是做梦一样。

    “还有,本帅还求得了新式制盐之法,可使海盐产量几倍于过去,新式冶铁之法,可使铁产量同样几倍于过去,还有烧制玻璃之法,可如制陶般产玻璃,还有新式制皂之法,制砖之法,制水泥之法,总之,本帅为你们准备了无数的好东西,本帅可以带着你们不仅衣食无
庸人还真帖吧
忧,而且还能人人得享富贵,唯一的要求是你们得跟着本帅走,那么你们愿意不愿意呢?”

    杨丰说道。

    “愿意!”

    “愿意!”

    ……

    紧接着就响起一片喊声。

    这些保长甲长们都很清楚黄河的威力,现在无论守得多么万无一失,金军夏天扒开黄河大堤这汴梁立刻变汪洋,可以说他们的好日子也就限于汛期前。

    既然这样那必须另谋出路。

    留下是肯定不行的,估计除了寺庙的和尚,除了那些当**的金国官员女眷,其他人统统得挨金兵的屠刀,当初岳飞北伐被迫撤军之后,重新返回的金兵可是对那些欢迎岳家军的百姓进行血腥报复。那只是给岳家军提供点帮助,现在这可是已经跟金兵结下血仇了,不说打土豪时候在城里杀死的,光这几次攻城就得超过五千金兵死在民兵手上,就冲他们当年打进汴梁时候的风格,估计这汴梁十几万百姓全得被杀光。

    别说岳元帅还给他们描绘了如此美好的未来,就是什么承诺没有,他们也得跟着走啊!

    留下来死路一条啊。

    至于去哪儿,对他们来说同样也不是很重要的,毕竟有岳元帅这样不科学的存在,去哪儿都是可以横着走的,而且聪明人都看出来了,元帅大人对赵官家殊无敬意,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是杀父之仇,不论最后能否迎回靖康皇帝,元帅都是肯定要独霸一方的,这样跟着他说不定还能有个前程可图,说到底汴梁的老百姓,这时候对老赵家那群废物也早就没什么感情了。

    “那这样就说定了,你们回去各自向百姓们解释,另外还有就是我们需要大量船只,虽然汴河上冻了不少,但这些船只运输十几万人还是不够的,所以那些没有守城职责的百姓,接下来这段时间最重要工作是在汴河上制造船只。也不需要帆船,咱们要走肯定顺着汴河而下,普通的划桨船就足够,连粮食和其他物资类的,咱们至少需要上万艘船,所以接下来每甲至少得造两到三艘才行,至于造船木料,这个直接拆房子,或者干脆就拆大内,这里有的是好木料。这些船多半都是一次性的,也不需要太在意什么质量问题,只要能载十几个人,在水上漂一个月内沉不了就行,本帅还给你们求来大量的铁钉子,不用考虑生锈问题就用铁钉钉,也不需要额外刷什么桐油,要是实在缺乏造船的工匠,那就干脆造那些大型木筏子,总之,两个月后汴河解冻的时候,这河上要挤满足以运走城内所有人的船只。”

    杨丰说道。

    他不但要给金国留下一座空荡荡的汴梁,而且还要留下一座最大限度毁掉的汴梁,把所有能拆的全拆了然后造船。

    杜充扒了黄河大堤之后,黄河水分两股,其中一股在汴梁城东夺汴南下,经过了一系列冲刷后转往徐州,并且在徐州与夺泗南下的北道汇合,然后继续向南形成后来的明清故道,也就是夺淮入海。他在汴河上制造那些小型的内河船,就可以趁着春季河水解冻上涨的机会,顺流向东进入黄河,再沿着黄河一路南下漂向徐州,然后控制徐州,向东夺海州,以徐海两州为根据地……

    当然,主要是徐州的利国铁矿和沛县的煤矿。

    然后就可以造燧发枪了。

    然后就可以向着山东进行扩张了,一边推广高产作物,一边种棉花搞纺织,一边利用海州湾这个巨型渔场搞渔业,同时在沿海晒盐,这时候可是煮盐,晒盐技术还得几百年后呢,他只要玩晒盐,那基本上可以说是垄断盐业市场的节奏,更别说还有棉纺了,珍妮机又不是高科技,配上大陆棉家家户户搞棉纺,光凭着棉布他就能横扫各国。

    这片地方向北是沂蒙山区作为屏障,鲁西一带让黄河水变成了黄泛区,都是难以行军作战的地形,向东是大海,向南是宋军控制区,韩世忠虽说不至于和他合伙,但也不会找他麻烦,而且双方完全可以合作,后者控制运河南下通道,大家一起做生意往南方卖棉布卖玻璃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皆大欢喜的。

    然后把赵桓送给他弟弟,同时让赵桓明白中国人民义勇军就是他的坚强后盾,如果需要的话是可以为他战斗的。

    这样就可以了。

    赵桓会明白他应该如何去争取本来就属于他的东西。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