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九五章 千军万马避白袍

第一九五章 千军万马避白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在唐州实际上逗留了一天半的时间,到第三天早晨才带着已经扩大到四百三十人,一千匹马的队伍出城北上。

    就在他走后的当天下午,邓州武胜军节度使率领金军才赶到唐州,邓州离唐州超过一百五十里,哪怕骑兵行军也得一天,而那里得到消息后,必须对局势进行分析,毕竟金军也不知道杨丰是代表南宋还是他自己,如果是代表南宋进攻,那就意味着宋军将全面进攻,邓州正面可是宋军第一大要塞襄阳,他们必须确定襄阳宋军不会北上,才能放心地派兵增援唐州。

    这个速度已经不慢了。

    但这也已经没什么用了,唐州留给他们的,只是堆在城外的两千多颗人头而已,最上面乌孙论讹死不瞑目地看着他们。

    而城内所有仓库……

    所有仓库全烧了。

    但不是杨丰烧的,而是城里百姓自己烧的。

    焦头烂额的金军武胜节度使派出两千骑兵尾随追击,而他则留在唐州,重新调整部署,从各地再调集物资,毕竟唐州对面还有岳家军整整一个军,他的职责是保卫边境沿线,万一真要北上,一个无兵无粮的唐州可就意味着整个边境线洞开了,至于杨丰既然已经向北深入,那自然有北边各地驻军对付,他必须得把自己这边出现的防御漏洞补上,总之杨丰基本上与他无关了。

    而当天夜晚,长驱百里的杨丰就攻破了北边只有少量唐州溃兵驻防的方城。

    或者说进入了。

    那些溃兵一看他那身白袍就心惊肉跳了,哪还敢和他打,方城两千守军完全是不战而逃,两千金兵被不足五百岳家军吓得弃城而逃,也算是让方城百姓看了一桩奇景。

    “我是汉人,我是汉人!”

    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挣扎尖叫着,被两名士兵拖着从杨丰面前走过。

    呃,这是方城县令。

    “既是汉人为何做女真的走狗?”

    杨丰喝道。

    “赵氏自弃天下,大金国势正隆,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将军何故固执偏见,大金虽起于塞外蛮荒之地,然数十年间灭辽服夏纵然宋室亦不得不向其称臣,可谓并吞天下实乃天命所归,且圣上雄才大略礼贤下士,纵然衍圣公亦心悦诚服,将军又何必要逆天下大势,令尊为赵氏所害,将军与赵氏恩断义绝,何不投效大金以谋万世富贵?”

    那县令义正言辞地说。

    “衍圣公在南,至于曲阜孔璠那个汉奸,忘记祖宗卖国求荣,本帅正要代衍圣公诛之,就不要拿来贻笑大方了,尔既为汉人却为异族走狗,那同样也是汉奸,既是汉奸,本帅自然要明正典刑,拖出去,腰斩!”

    杨丰恶狠狠地说。

    “将军饶命,令尊宽仁大度,将军为何如此无情!”

    那县令吓得尖叫道。

    “家父宽仁大度,故此为奸人所害,云正是要以无情来代替家父在天之灵惩处奸人!”

    杨丰说道。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这倒霉的县令就这样尖叫挣扎着被拖出去拦腰一刀了。

    “元帅,城北大批金兵到了。”

    在枣阳加入的军官孟林匆忙过来说道。

    “城北?”

    杨丰意外了一下。

    追击他的金兵早到了,这其实已经是他占领方城的第三天早晨了,昨天追击的两千金军骑兵就到了方城,结果让他出去一顿陌刀又砍跑了,毕竟遇上像他这样的敌人,那些金兵也是很无奈的,现在溃败的金兵正在城南一处小城堡等待增援,但这增援从北边来就有些很令人意外了。

    “从北边来只能是许州的,咱们是五日前克唐州,一天时间就能把消息送到许州,金兵多数都是骑兵,四百里距离用不了三天时间,再加上中间调集军队所花费的时间,今天正好能到。许州是金军的昌武军,节度使是赤盏晖,此人是金军老将,当年跟着阇母几乎所向无敌,他是之前获罪被贬,然后重新起复的,否则官职不会只一个小镇节度。”

    梁兴说道。

    “那咱们就会会这个名将!”

    杨丰冷笑道。

    “兄弟们都休息好了吗?”

    紧接着他问孟林。

    “都跟生龙活虎一样。”

    孟林说道。

    “那就上马,本帅带你们杀出去。”

    杨丰说道。

    一个小时后,连同本地新加入的,岳家军的旗帜下,一共五百骑兵在
在线等挺急的全文阅读
方城城北完成列阵,所有新兵在内,而老兵在外,除此之外后面还有五百多匹多余的战马,由五十名经验丰富的士兵负责驱赶,而阵型最前方自然是杨丰,这家伙依然是一身白袍,他如今还在服孝必须得穿这个,因为战斗中很容易被血染红,所以他在唐州做了数十套以备替换。

    而他对面金军同样列阵。

    那里至少五千骑兵形成仿佛无边无际的庞大阵型,正中间旗帜下一名五十左右老将横矛马上。

    “都准备好了吗?”

    杨丰跃马横刀大声吼道。

    “准备好了!”

    他身后无数声音高喊。

    “那就端起你们的长矛,催动你们的战马,跟着你们无敌的统帅,去踏碎异族的胸膛,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复仇就在今日!”

    杨丰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催动胯下战马,向着对面金军开始加速,在他身后从中间开始,五百骑兵也在逐渐加速,并且形成拉长的三角,在雪后空旷的原野上,如长刺般刺向金军。他们对面金军同样也开始了加速,金军两翼张开形成包抄的阵型,准备将这支连续攻破他们两座城池的军队一举围歼。

    迎面相对的超过六千匹战马,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不断加速,雷鸣般的马蹄声和士兵的吼声响彻了天空。

    转眼间杨丰就首先撞上了金军。

    他手中陌刀骤然横扫。

    前方两名骑兵连人带马头瞬间被银色弧光斩断。

    就在同时他身后单手挟长矛的梁兴和孟林,以最快速度将另一支手凑到嘴边,咬住手中一个拳头大绿色球状物上的铁环,一下子拽开,紧接着朝金军中间密集处扔了过去。就在杨丰手中陌刀势如破竹般砍进金军阵型同时,两声炸雷般的巨响也在金军中响起,两团爆炸的火光中,近十名金兵惨叫声响起,而这声音也让附近的金兵战马惊恐嘶鸣起来,甚至有两匹战马还不顾背上骑兵的控制在冲锋中试图掉头,一下子和后面的战马撞在一起。

    但这只是开始,因为就在这时候,梁兴和孟林身后,四名岳家军骑兵也做出同样动作。

    呃,这是手榴弹。

    俄制的rgo防御手榴弹,全重一斤,破片六百,杀伤范围两百平方米,杨丰给他的两百新兵一人配了一枚,这也是他的全部存货了,反正这些新兵也没法参加战斗,但扔手榴弹这种简单的工作却没什么问题。

    就在他一马当先突入金军阵型的时候,他身后那些老兵用长矛阻挡住第一波金兵展开激战的同时,他们保护中的新兵也在一刻不停地向着对面金兵扔出手榴弹,密密麻麻不断响起的雷霆般爆炸声中,爆炸点周围金兵人和战马瞬间尸横遍野。尽管这些手榴弹破片只有零点几克,但超过三倍音速的初速,却可以让它们轻松穿透任何盔甲,六百多个破片可以横扫半径八米内一切敌人,更重要的是那些战马也受不了,爆炸破片伤害带来的剧痛,那如同炸雷一样恐怖的巨响,那不断在面前闪耀的火光让爆炸点附近战马全惊了。

    那些惊恐嘶鸣的战马不顾一切试图逃离,然后又和后面正在冲锋的战马撞在一起,混乱就这样不断蔓延,整个战场上所有金军骑兵一片混乱,甚至战马间的自相践踏都开始了。

    所有马背上的士兵都在拼命想控制住他们的战马,但所有人的努力也都无济于事。

    因为岳家军的手榴弹还在不断地在抛出,他们前方的统帅在疯狂地为他们砍开道路,所有正面试图拦截的金军骑兵都无不人马俱碎,而那些密集排列的岳家军骑兵,则不断向着两翼夹击的金军抛出手榴弹,用爆炸的弹片阻挡他们的进攻,用那不断响起的霹雳般巨响吓坏他们的战马。

    因为战马依然在奔跑中,而且那些士兵经验不足,手榴弹实际上都扔在自己侧前方,结果导致绝大多数手榴弹,都在不超过二十米的距离上炸开,即便那些进攻到阵型前的金兵很多也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有些岳家军老兵都挨了威力大幅减弱的零散破片,毕竟这东西破片的危险飞散半径是十六米,好在这时候他们身上的盔甲已经可以阻挡了,而幸免于难的金军骑兵,则迅速被他们挑落在马下,然后被狂奔的战马踏成肉泥。

    拉长的三角阵型,就这样势如破竹般贯穿了金军。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有此妖人,我大金危矣!”

    金军后面帅旗下,看着前方阵型中如天神般挥动陌刀,从密密麻麻的金军骑兵中,一路疯狂砍杀出来的杨丰,赤盏晖一脸感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