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九三章 一言不合就开挂

第一九三章 一言不合就开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岳云,谁来与我一战!”

    唐州城下,杨丰跃马横刀就像个装逼犯般嚣张地吼叫着。

    唐州城头,金国刺史乌孙论讹一脸的懵逼,作为金国出名的猛将,跟着金兀术厮杀多年的勇士,他还是无法理解岳云的自杀性举动,哪怕这个家伙在战场上的凶悍连他都佩服,但是仅仅带着三百五十人就来攻他五千人驻守的唐州城,还是只能用不知死活来形容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就别客气了。

    就在杨丰挑衅了不到两分钟后唐州城门打开,乌孙论讹带着五百真女真和四千多杂牌们汹涌而出,在城外开始列阵。

    “岳南蛮,今天咱们该算算颖昌的账了。”

    乌孙论讹前出对着杨丰狞笑道。

    “爷爷我不欺负你,爷爷等你列阵完成。”

    杨丰不屑地说。

    说完两人各自控制着战马重新退回本阵。

    杨丰身后增加到三百五十人的骑兵早已经列阵完成,而乌孙论讹身后五百女真骑兵同样列阵完成,另外还有一千多杂牌的骑兵正在匆忙列阵准备进攻,剩下就是杂牌的步兵了,这些步兵同样也在不断涌出城门。这时候女真的人口数量,仍旧是他们的硬伤,金兵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契丹,奚,汉等等各族都有,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大杂烩,而汉军实际上比例越来越大,甚至在金兀术最后一次南侵时候,就已经不得不把韩常这样的作为主要大将来使用了。

    毕竟他们同样也打了二十年战争。

    大量的青壮年同样也都死在了战场上,这严重限制了他们的兵源补充能力,尤其是他们自己内部这些年也没断了自相残杀,比如当年和金兀术并列,以左右元帅同时攻宋的挞懒就死于内斗。

    这一点上他们真还就不如野猪皮那些后代,野猪皮的那些后代虽然也内斗,也有一定的自相残杀,但和完颜家的自相残杀比起就像儿戏了,后者完全就是自己给自己放血。金国目前宗弼也就是金兀术独揽大权的局面,完全就是内部杀出来的,大量之前在战争中威名赫赫的将领死于内斗,创造女真文的完颜希尹,宗磐,宗隽统统都被金兀术杀死。就连可以说金国的头号名将,身份高于金兀术的粘罕也就是完颜宗翰,都因为自己的亲信都被杀得七零八落,忧愤之下才早早病死,到之后完颜亮也就大名鼎鼎的金海陵继位,那就完全可以说自己内部杀得血流成河了。

    这也是金国急速衰弱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在这种衰落已经开始了。

    “元帅,不如现在就猛攻,趁他们列阵未成,以最快速度干掉这些女真兵,剩下那些汉军就不足为虑了。”

    梁兴看着列阵的金军,小心翼翼地说。

    正在忙碌着打开一个大箱子,把一个小一些的箱子往自己背上背的杨丰笑着摇了摇头。

    “就让他们列阵!”

    他背好箱子,拿起里面一个黑沉沉的东西淡然说道。

    这个箱子是今天早晨突然在他副马背上多出来的,他没说是什么,梁兴和那些士兵也没敢多问,既然他这样自信,那梁兴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反正梁兴和这三百五十名士兵都豁出去了,他们肯跟着北上,那就不再考虑生死问题了,三百五十名骑兵在马背上都紧握自己的武器,等待着接下来的殊死拼杀。

    很快金军列阵完成。

    “岳南蛮,受死吧!”

    乌孙论讹拎着狼牙棒跃马而立指向杨丰大吼道。

    紧接着他一挥狼牙棒。

    左步右骑近五千大军如同潮水般向前席卷。

    “等我命令!”

    杨丰说道。

    他没有上马,说完之后在梁兴等人愕然的目光中,背着那箱子,拎着那黑沉沉就像一束铁棍般的东西大步上前,走到两军之间一座略微高起的土丘上,一脸嚣张地看着对面正在冲锋的金军,此时后者距离已经不足半里了,金军的喊杀声如海啸般涌来,无数马蹄和脚步践踏地面的声音如闷雷,连地面都在不停地颤动,然后那些严阵以待的骑兵们,就看见他们的元帅大人腰向前一挺,与此同时嘴里大吼一声……

    “昊天上帝,赐予我力量!”

    然后那束铁棍一样的东西前方骤然喷出火焰,就像蜂鸣般的奇怪声音响起,一道断续的红光直刺金军。

    马背上的乌孙论讹还正举着狼牙棒吼叫呢,那红光瞬间到了跟前,他就像被冲锋的骑兵长矛撞上般,一下子从马背上倒
五行天txt下载
飞出去,带着胸前喷射的鲜血和惨叫坠落在后面的马蹄下。

    就在同时,所有那道红光扫过的地方,那些密密麻麻排成最密集冲锋阵型的金兵,就像镰刀扫断的麦秆般成波浪状带着喷溅的鲜血倒下,不仅仅是人,就连那些战马也在成片倒下。几乎瞬间冲锋的金兵就陷入了一片尸山血海,仿佛有几千张神臂弓在向着他们不停射出弩箭般,最前排金兵全部倒在血泊中,而那道红光就这样一层层不停地来回扫过,所有扫过之处金兵死尸一层层不断地堆积。

    时间太短了。

    甚至那些金兵都没反应过来,哪怕前面的已经倒下了,后面的依然在前进,然后接着倒在前面的死尸上。

    而战场正中的元帅大人依旧保持着他那挺腰姿势,带着一种疯狂的亢奋不停吼叫着,两只手提着那束铁棍平置右侧,然后不停地来回扫动,那道从火焰中刺出的红线就这样不停在金兵中扫过,随着铁棍前方火焰喷射,他的身体也在不断向后,双脚甚至在松软的土地上犁出两道沟,而无数黄色的,比小拇指还小的小棍子,就像下雨般落在他脚下。

    呃,这是一挺m134机枪。

    他当然不会带着这三百五十名骑兵就靠马刀杀到幽州,就算他的确能够做到,估计这三百五十人也得全死在半路上。

    这时候小倩早已经躲进了他在蒙古的秘密据点,他回去的时候在蒙古购地建了一栋别墅,通过收买当地官员获得保护,现在钱对他就是个数字,小倩有能力进入所有银行的防火墙,然后为他提供需要的资金,而且不会引起任何怀疑,所以他很干脆地在这座据点囤积了大量军火,上次穿越是他猝不及防,但这一次完全是有充足准备的。

    当然,这些武器只限于他自己使用,是不会拿来武装这支军队的,毕竟这些武器也同样能够杀死他。

    还是自己装逼为妙。

    他这个逼装得可是足够凶残。

    他是故意让金兵完成列阵。

    现在排着冷兵器时代,最标准的密集阵型的金兵,就像待宰羔羊般迎接着钢铁火雨的洗礼,哪怕被特意调到低速,射速也依然达到每分钟一千发的电动加特林,疯狂地血洗着这支猝不及防的军队。古老的铁片甲就像一层薄纸,丝毫不能为他们提供任何保护,七点六二毫米北约标准弹,甚至可以轻松穿透两三个人,在指示弹道的曳光弹引导下,随着杨丰不断移动的枪口,密密麻麻的子弹一刻不停地打在密密麻麻的金军士兵中,制造着战场最恐怖的尸山血海。

    那死尸太多了。

    人和战马的死尸甚至以肉眼可见速度,堆起了一道明显的墙壁,如果不是杨丰站在高处,恐怕此时已经被阻挡了射界。

    可即便是如此,对面金军也没掉头逃跑。

    他们当然不是足够勇敢。

    而是直接被吓懵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那土丘上的白袍将领手中突然火光闪耀,然后一道红线向着他们刺过来,在他们前方不断地横扫着,所有被扫过的地方,无论人还是战马,都在瞬间鲜血飞溅着倒下。甚至不仅仅是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都在倒下,那些士兵前面看不出多大伤口,但在他们背后却都出现比拳头还大的血窟窿,这种诡异的情况,完全超出了那些士兵理解的范畴,他们所有人的大脑,都处在一种死机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

    好在这恐怖的情况持续时间并不长,很快那诡异的蜂鸣声和那同样诡异的红光就消失了。

    “哼!”

    打光一千发子弹的杨丰,鄙夷地看了看对面剩余金兵。

    “还想再来吗?”

    他调大音量喝道。

    同时他把手中的m134机枪挥动了一下。

    骤然间就像爆炸般,无数惊恐的尖叫声响起,然后对面所有的金兵,无论汉军还是残存的几个女真,都以最快速度掉头,向着身后的唐州城没命狂奔,甚至都不顾一切地把前面挡路的同伴推倒然后踏在脚下。

    杨丰拎着机枪转头几步走到了自己的阵型前,把那机枪随手往地上一扔,翻身上马拔出插在地上的陌刀。

    “杀!”

    紧接着他向前一指吼道。

    他身后石化状态的梁兴等人这才清醒过来,所有人都带着无比的亢奋举起手中武器。

    “杀!”

    海啸般的怒吼响起。

    以杨丰为首的三百五十名骑兵同时催动战马,向着唐州城开始了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