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九二章 纵火者

第一九二章 纵火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枣阳。

    “快,快点!”

    王俊惊慌地喊着。

    同时他不断鞭打胯下战马。

    被从睡梦中惊起的他,甚至连盔甲都没来得及穿,就在身上披了件皮袍子而已,此时被寒风一吹那皮袍敞开,雪花直往胸口里面灌,冻得他浑身直哆嗦,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敢减速,而是向着最近的城门拼命狂奔。

    岳云进城了。

    可怜他连岳云到鄂州的消息都还不知道呢,虽然这里离鄂州不过才三百多里官道,但岳家军上下都巴不得他去死,包括那些将领在内,也没有一个人给他送信的,而田师中和林大声都死在黄鹤楼上,都统制府和总领府都是一片混乱,也没人想起给他送信提醒一下,当然,最主要是一人双马的岳云,从鄂州沿官道蹿到这里仅仅用了一天半时间,他家里人倒是给他送信了,可这时候还在路上呢!

    然后岳云到达后不知道谁就偷偷去开门放了进来,等他被亲兵从床上拽起来,那马蹄声已经可以听见了。

    他也就只好逃命了。

    难不成还让他和岳云单挑?

    呃,他自认自己武力值还是稍逊一筹的。

    “玛的,这群狗贼!”

    他悲愤地骂着。

    也不知道他是骂那些给岳云开门的士兵,还是骂鄂州那些将领,抑或者临安那些废物,总之此时的王统制几乎想骂所有人。

    “快开城门!”

    看着不足百丈外的城门,他声嘶力竭地高喊着。

    那城门前一队士兵也刚刚被城内的混乱惊醒,这里是宋金边境的最前沿,守军是岳家军主力的前军,都是跟着张宪征战多年的老兵,那反应速度还是很快,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只看见一队人马从统制府跑来,为首一人在风雪中就披了件皮袍子,狂奔中不时露出光着的腿,守门的军官正莫名其妙呢,怎么可能给他打开门。

    “是我,王统制!”

    王俊挥手喊道。

    “王统制,你这是想去哪儿?”

    突然间右侧一个声音冷森森地说道。

    紧接着一骑白马从右侧巷口冲了出来,在风雪中的街道上猛然掉头,马背上一人身穿白袍手提着巨型陌刀,在城墙上灯光的背景中,控制着战马立在了他前方,与此同时一道刺目的白光从马头上射出,被笼罩在这白光中的王俊下意识地一带战马,同时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岳云,我只是个受人差遣的小卒子,不得不替人家办事而已,你何苦赶尽杀绝呢,是官家要杀你们,又不是我想害你们,就算没有我告密,他们也一样会找别人告密的,咱们也都是一起多年的老兄弟,你就饶过我这条狗命吧!”

    适应了那强光后,王俊透过被灯光照亮的漫天雪花,看着后面提刀的杀神哀求道。

    “兄弟?谁跟你是兄弟!”

    杨丰冷笑道。

    他身后城门处的军官向那些士兵一挥手,所有人迅速消失在黑暗处。

    “岳云,你别逼人太甚!”

    王俊知道自己肯定没什么好结果了,他伸手接过亲兵递上的一支长矛,横下一条心喝道。

    “那就放马过来!”

    杨丰关上绑在马头的矿灯说道。

    “杀!”

    被逼到绝路上的王俊大吼一声催动战马。

    他身后亲兵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下,好在他也有这方面的觉悟,同样也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王俊全力催动战马,瞬间就到了杨丰跟前,手中长矛毫不犹豫地直刺他胸前。

    就在长矛几乎刺中的瞬间,杨丰猛然一侧身,避开长矛的同时大吼一声,右手低垂的陌刀向上一撩,一道银色弧光划过,正与他错身而过的王俊胯下战马悲鸣一声,就像被千万斤重量压住般从中间塌落下去,在内脏汹涌而出的同时,连同被斩落一条腿的王俊一起堆在杨丰身旁。

    “好刀!”

    后者颇为苦涩地说道。

    虽然断了一条腿,但因为被两半马尸夹住,他反而没有倒下,依然保持着上半身立着的姿势,在剧痛中看着那滴血的陌刀。

    “算你识货!”

    杨丰说着随手一挥,王俊的人头滚落在地。

    “滚!”

    紧接着他向王俊的那些亲兵一指喝道。

    后者立刻掉头一哄而散。

    “元帅,有几个兄弟要跟着咱们一起北上。”

    梁兴走到跟前说道。

    “那就带上,让兄弟们在统制府休息,不要打扰其他人,他们如今也很难做,明天早晨咱们就出城北上!”

    杨丰说道。


超级光脑系统笔趣阁


    “元帅,咱们再向北的唐州可就是金人地盘了,是绕开唐州呢还是攻城,绕开的话倒也不是没有路,毕竟咱们人少,也不用管什么后勤,想找小路绕城而过并不困难,金兵只是控制了主要城池,但乡下百姓都向咱们,元帅的身份一亮出来,肯定会有义士提供帮助的。”

    梁兴说道。

    他其实根本就没想过以这三百人来进行北伐,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一样,他想的是和杨丰潜行北上,只要到达太行山就能够重新号召起一支义军,有岳飞之子的威名,再加上岳云战场上所向无敌的战斗力,以太行山为根据地取泽潞等地并不难,然后再以泽潞为根据地,向侧翼攻略河北最终进逼幽州,这是最稳妥合理的战略。

    至于迎徽宗遗骨,靖康皇帝还有太后……

    那就是个口号而已。

    闲得蛋疼了,去迎他们干什么?他们很受老百姓热爱吗?再说绍兴和议已经谈好了,徽宗遗骨和韦太后都会送来,只是因为没杀岳飞,所以金国才一直没真正履行,现在岳飞杀了,官家已经向金国表了忠心,那么这两条金国肯定履行,实际上迎接的使臣已经启程,所以不需要再特意去接,至于靖康皇帝,这种货色让他死在五国城好了。

    话说梁兴感觉让赵桓死五国城应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不,我们就攻唐州!”

    杨丰笑着说。

    “元帅,那是金国的军州,那儿有五千守军。”

    梁兴惊悚地说。

    虽然元帅战斗力堪称霸王再世吕布复生,但三百攻五千还是有点太夸张了,即便唐州的五千金军只有五百女真,剩下全是乱七八糟的杂牌,但那也是整整五千大军啊。一旦攻不下,那可就麻烦了,要知道旁边邓州还有一个武胜军节度使呢,如果再拖久了北边还有一个许州的昌武军节度使,这些可都是金军主力,尤其是以骑兵为主,可以说不用三天时间,人家就能有数万大军从各处赶到唐州合围他们。

    他们想要通过金军控制区其实只有一种办法。

    那就是全速冲。

    利用他们一人双马的速度优势不要逗留,仅最大的能力不停地向北狂奔,要抢在各地金军做出反应前,或者说紧跟着金军信使的脚步全速向前,反正就三百人怎么都好说,只要每天能够狂奔超过一百五十甚至两百里,五天之内冲到黄河岸边,别给汴梁的汴京留守大抃调动军队时间就是胜利。

    如今是冬天,黄河已经封冻,不需要担心渡河问题,只要能够安全过黄河一头扎进太行山里面,那就可以说鱼入大海了。

    想做到这一点就绝对不能进攻那些城池,只能绕过金军的军镇,从各城的空隙潜越,一旦进攻城市减慢速度,各地金军得到消息开始调集,那就等于自投罗网了,别说只有三百人,就是三万人能不能打出去,这都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要知道河南可是有十几万金军,一人吐口唾沫也得淹死这三百人。

    “元帅三思啊!”

    他言辞恳切地说。

    “梁叔父,你信不信我?”

    杨丰笑着说。

    “当然信,可是……”

    梁兴说道。

    “那就行了,你相信我那么就听我的,我可以保证胜利,如何胜利我先不说,我只能告诉你跟着我不会失败!”

    杨丰说道。

    “这……”

    梁兴看着他。

    “好吧,反正我血战几二十年,能活到现在已经是知足了,这次就豁出去了,但你可千万别骗我,要是你骗我九泉之下我可是会找岳元帅告状的。”

    梁兴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说道。

    “叔父请放心,小侄还没把自己的命看得那么不值钱。”

    杨丰说道。

    他是不会绕路的,他这一趟就是点火的,他悄悄从金兵控制区溜过去有什么用?他就是要跟从临安杀到鄂州时候一样,一路招摇过市,一路展示自己的所向无敌,做一个纵火者,点燃整个金军控制区的反抗之火。那些老百姓害怕金兵,畏惧他们不得不臣服于他们,那么就当着老百姓的面践踏他们,蹂lin他们,让所有金军战领区百姓都知道,这些凶悍的蛮族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他们一样是可以被别人踩在脚下摩擦的,当沦陷区的百姓都不再畏惧金兵的时候,反抗之火自然也就燃烧起来了。

    而这火烧得越旺,他要做的事情也就越容易。

    所以,他要攻唐州。

    三百人去进攻五千人守卫的唐州。

    不但要进攻唐州,他还要这样一直进攻下去,唐州,裕州,许州,汴梁,甚至河北,他要像一支长矛般直线刺向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