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九零章 血溅黄鹤楼

第一九零章 血溅黄鹤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鄂州北门。

    “快,关城门!”

    新到的都统制府虞候下意识地擦了擦眼睛,然后对着下面的士兵发出惊恐地尖叫。

    在他前方城北官道上,那些客商正忙不迭让到一旁,一匹白色骏马驮着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正以冲锋的速度向着城门狂奔而来,在后面还有一匹黑马紧紧跟随,这男子右手提一把巨型陌刀,背后插一面白色旗帜,上面八个字若隐若现,伴随着他的前进,那雄壮的歌声也越来越清晰。

    杨丰到了。

    或者说这座城市前任统帅的公子,城南驻扎的那支最精锐骑兵的前任指挥官到了。

    “快关城门!”

    那虞候焦急地再次向着城下喊道。

    几名士兵就像慢动作一样拖着手中的兵器,磨磨蹭蹭地向着两扇大门走去,还没等走到那门前其中一名士兵突然就倒在了地上,然后就像羊癫疯发作一样,躺在那里抽搐着口吐白沫,另外几名士兵一看,也毫不犹豫地或捂着脑袋或捂着肚子哼哼唧唧倒下,而且都是倒在路边,没有一个倒在路中间的。

    “你们,你们这些混蛋!”

    那虞候悲愤地喊道。

    然后他向两旁看看,却发现原本还有不少士兵的两旁,现在居然就剩下两名一起来的亲信了,而那些士兵居然最近的都离着好几十丈了,正以慢动作向这边奔跑着,响应他的号召过来呢。他一看就知道岳云不进城这些人是跑不到城门的,带着满腔的悲愤,受命前来监督的虞候大人,带着两名手下,急匆匆跑下城墙,推着两扇城门就要亲自动手关闭。

    但这一顿耽误,杨丰已经过了护城河。

    就在冲到城门前的瞬间,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将陌刀左右一挑,那虞候和两名手下的人头立刻落地。

    “城内谁为主?”

    杨丰问吐白沫那个士兵。

    “回少将军,昨天张俊的女婿田师中来接了王贵将军的都统制,今天和湖广总领林大声等文官在黄鹤楼喝酒,咱们的诸位将军都没去。”

    那士兵立刻爬起来说道。

    杨丰点了点头,催马直奔高踞蛇山上的黄鹤楼。

    那士兵则攒攒白沫吐出来,继续躺在那里抽搐着装死,他们这些士兵虽然不可能为岳飞而造反,但也同样不可能跟岳云动手,说到底这些当兵的谁不是一肚子怒火。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北方的,很多都是投奔岳飞的义军,都打到东京城下眼看家乡光复了,被十二道金牌召回,然后连带着他们战无不胜的统帅都被不明不白害死,这些士兵心中没有怒火是不可能的,岳云大杀特杀,他们也是快意得很。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州。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山使人愁!此等景致,真可谓如诗如画,诸位大人,可有兴趣附崔太仆骥尾啊?”

    此时黄鹤楼上,林大声端着酒杯说道。

    他是湖广总领,这个官不算太大,理论上只是户部的一个派出机构,职责是辖区税收,财政支出,类似于税务局加财政局的结合体,官面上的说法是因为各地赋税粮饷运输困难,设此机构就近调拨,但实际上是赵构收权的重要手段,因为总领还有一个职权就是枢密院和军队将领之间公文必须由他转手,另外还有一个不公开的职权。

    罗织将领的罪名。

    状告岳飞父子和张宪的告密信,就是林大声起草,然后交岳飞部将王俊,由王俊交给在岳飞入枢密院之后,担任岳家军统帅,也就是鄂州御前驻扎驻军都统制的,原本岳家军的二号,不,应该是三号人物王贵,二号人物是前军统制张宪,再由王贵交枢密使张俊,张俊上奏赵构,赵构交相当于宰相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知枢密院事秦桧,秦桧再安排对岳飞父子的严刑拷打。

    所以整个杀岳案的流程中他是一个起始点。

    “林公,这是冬天!”

    坐在一旁的田师中看着浩荡长江上,一片枯黄的鹦鹉州似笑非笑地说道。

    “呃,倒是老夫疏忽了。”

    林大声面不改色地说道。

    紧接着他神情一变。

    “什么声音?”

    他做倾听状说道。

    “……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伴随着越来越清晰的雄壮歌声,一骑白袍正沿着蛇山而上。

    “不好,是岳云!”

    田师中惊恐地说道。

    这个南
重生无冕之王小说5200
宋诸将里面,可以说最无能,但依靠着老丈人张俊还有善于钻营,官越做越大甚至封太尉,原本历史上毒死牛皋的家伙,此时两腿立刻就有些发抖起来,紧接着他一挥手,周围那些亲信士兵立刻下去,连同楼下驻守的列阵准备拦截。

    他实际上就是受命来鄂州等着岳云到来好捉拿的。

    赵构担心王贵不卖力,毕竟王贵和岳飞也是十几年兄弟了,所以特意用驿马通知建康的他,以最快速度赶到鄂州接替王贵的都统制职务,而杨丰是正常速度一站一站走,结果他幸运得比杨丰早到了一天……

    呃,不幸的。

    “慌什么,那岳云之勇老夫也不是没见过,他再能打也终究只是一个人,传令给士卒们,拿下岳云每人赏百缗!”

    林大声镇定地说。

    他是见过岳云之勇,但他没见过新版的啊,他哪知道这时候的岳云早已经狂化成怪兽了。

    仅仅不到一分钟,他的腿也同样哆嗦起来,因为此时沿蛇山而上的杨丰已经和拦截的士兵交手,这些士兵都是田师中亲兵,再加上有重赏就更奋不顾身了,一个个全身重甲,端着锤,战斧和狼牙棒之类重武器,呐喊着冲向了杨丰,因为没亲眼见识过,他们对这家伙的战斗力还不够了解,结果一照面就看银色弧光在他们中间划过,然后接着就是那冲天而起的鲜血和坠落的肢体了。

    “云只为报父仇,与他人无干!”

    在精忠报国的歌声伴奏中,马背上杨丰狂暴地吼叫着。

    然后挥舞着他那把现代定制版的陌刀,在士兵中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劈砍着,随着一道道银色弧光不停划过,在他面前所有拦截的士兵都在瞬间被劈成残肢断臂,此时的他恍如人形绞肉机般,一切靠近者统统都是连人带武器一起被劈开,甚至就连几名骑兵的战马,都被这诡异的刀锋斩为两半。

    那些士兵立刻一哄而散。

    紧接着杨丰直冲到了黄鹤楼下。

    正好一名官员从里面惊恐地跑了出来,杨丰也不管他是什么人了,干脆地手起刀落,直接将这个文官斜肩劈开,后面同样要逃出来的,一看他堵了门急忙又哭喊尖叫着往楼上跑。

    杨丰边走边旋开陌刀的刀柄,这把三米长的陌刀其实是组合的,一米半长刀刃加一米半长刀柄一分为二,前者是长刀后者是短矛,短矛中空里面可以加东西增重。此时在黄鹤楼的不是现代的,现代那都是重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这时候规模要小的多,他一手长刀一手短矛,就像一头嗜血的猛兽般沿楼梯杀了上去,也不管对面是谁了,反正这些都是林大声亲信的,长刀劈短矛捅,见一个就杀一个,转眼间就踩着一路的死尸到了楼顶。

    田师中和林大声都在楼顶,还有几个他们的亲兵,一个个拿着武器战战兢兢看着已经变成血色的杨丰。

    杨丰舔了舔嘴唇。

    长刀和短矛上鲜血一滴滴落下。

    “贤弟,不关我的事啊!”

    田师中突然跪下了,转头指着林大声说道:“构陷令尊还有你和张将军的告密信是他写的,送信的是王俊和王贵,交给官家的是张俊,指使大理寺害死你们的是秦桧,我什么都没干,我就是奉命来接管岳家军的,冤有头债有主啊,你找他就行,他是主谋之一,他来鄂州当总领就是为了找机会害死你们一家的。”

    “官家,老臣为官家尽忠了!”

    林大声一看不好,转头高喊一声就要往楼下跳。

    “哪里跑!”

    杨丰大吼一声,右手长刀一挥,银色弧光蓦然划过。

    下一刻林大人愕然地发现,自己上半身和下半身不在一起了,他带着一丝茫然坠落在楼上,然后开始了凄惨的嚎叫。

    “贤弟,你看我?”

    田师中厌恶地把他踢开,然后满脸谄媚地说。

    “知情不报者与之同罪!”

    杨丰说完左手短矛猛然刺出,直接刺进了他的心脏,紧接着在田师中绝望的目光中向外一拔,在那鲜血喷射出的同时,径直转身离开,在他背后那些田师中的亲兵战战兢兢无一敢靠前。

    不过紧接着杨丰又回来了。

    在那些亲兵惊恐的目光中,他随手把还没死的林大声胳膊砍下一个,在后者的惨叫声中用那半截胳膊,在旁边柱子上写下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敢报复吾家人者,小心爷灭你满门!岳云留。”

    他满意地看了看。

    然后把那半截胳膊扔给林大声,这才扛着刀矛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