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八九章 迎回三圣,为父伸冤

第一八九章 迎回三圣,为父伸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建康元武门。

    “放!”

    随着城墙上将领的吼声,超过十具床弩同时对准门前的杨丰射出了长矛般的弩箭。

    杨丰微一冷笑。

    紧接着他右臂上的小盾牌抬起,然后前方一片残影抖动,所有弩箭就像撞上岩石般,向两旁几乎同时倒飞出去,当这片残影消失后杨丰的手中却多出一支弩箭,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反掷了回去,那弩箭以不输于射来时的速度,瞬间到了城墙上,准确刺穿那将领的身体,然后带着惯性的力量,撞得他倒退一步一下子钉在城楼的柱子上,脑袋一歪直接咽气了。

    “敢阻云迎三圣者死!”

    杨丰对着城墙上吼道。

    那些守军毫不犹豫地一哄而散,杨丰扣上氧气,径直走进没顶的护城河,转眼间又从水底走出来,那流星锤飞出几下砸开了城门走进去,在城墙内无数百姓的围观中放下吊桥,又返回外面重新上马,紧接着从副马背上拿过旗帜往背后一插,旗帜上书迎回三圣,为父申冤两排八个大字,再一按音响按钮,胸前内置喇叭里立刻响起屠洪刚那精忠报国的雄壮歌声,在这歌声中他手提陌刀,牵着副马,直接冲进了虎踞龙盘城。

    大街上百姓迅速分开,用掌声和哭声为少将军送行。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

    在这歌声中,杨丰纵马狂奔于建康街市,背后旗帜猎猎,“迎回三圣,为父申冤”八个大字随风舞动。

    呃,他一路就是这么走来的。

    他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般,以这种招摇的方式贯穿了大宋最繁华的土地。

    从出杭州开始,就没有什么城门防御能阻挡他,只能任凭他砸开一座座城池的大门,然后横贯整个城市,近情展现着他忠孝两全,所向无敌,天佑神护的光辉形象,或者说打朝廷打官家的脸,把岳家的冤屈,皇帝的昏庸,还有奸佞满朝的黑暗展示给沿途数以百万计百姓,再通过他们的口扩散到大宋所有地方。

    各地官员无可奈何。

    这个时代唯一能够威胁他的重武器也只有床弩,那东西初速百多米顶天了,炮弹他都能瞬间确定弹道,更何况是这东西,而床弩威力再大也不可能击穿他手臂上用防弹钢板制造的盾牌,这盾牌防十二点七毫米穿甲弹都没问题,更别说是床弩了,就那锻铁箭头撞上都能再瞬间变成饼子。

    最初还有士兵拦截,毕竟他杀了张俊,而张俊同样是军头之一,手下亲信还是不少的。

    但见识了他的战斗力后……

    呃,他们对张俊的感情还没那么深,包括这建康城内的守军也是如此,建康可是张俊在调任枢密使之前的根据地,但现在建康城内数万守军无一靠前,全都远远躲着任凭他通过,当他到达南门时候,甚至城墙上都看不见一个人影,杨丰冷笑一下直接冲出建康城过了南门外长干桥,向南直奔当涂。

    这时候天色已暗,就在他打开马头上的手电筒,准备寻找地方停下来休息时,却发现江面上一盏灯光正在转动,扣上夜视仪之后,可以看见一艘大型帆船正在逆流而上,而甲板上一个人提着灯笼,正不断在画圈,很显然是有目的地在联系什么。反正这时候也不可能会有战舰给自己一炮,杨丰干脆转向,催马冲向岸边,那艘船立刻靠近了岸边,很快双方就可以互相看见了。

    这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穿一件锦袍的老人走出船舱。

    “贤侄,你可真能闯祸!”

    他看着杨丰说道。

    杨丰立刻猜出了他的身份。

    “伯父,云只是一口怨气难平而已,我等血战沙场,保得官家从北到南,若无家父与伯父在牛头山和黄天荡击败金兵,他早已经如先帝般,被金兀术掳到五国城了,难道官家就无一点感激?难道我等武人就轻贱至此?别说什么秦桧构陷,云虽年轻,但还不至于如此愚蠢,没有官家点头,秦桧何敢杀一枢密使,更何况那张俊又岂是秦桧能差遣的。”

    杨丰说道。

    这时候能来找他的也只有韩世忠了。

    “那你也不能犯阙杀张俊啊!”

    韩世忠说道。

    “伯父,云的头已经被砍下,是上天怜悯云父子之冤,由赐还云的魂魄,云已经为赵家死过,云不欠赵家什么了,这条命现在只为自己而活,若非不
皇道无弹窗
想使家父在天之灵不安,当日云就杀进大内为父报仇。但家父以忠义而死云不能坏家父忠义,既然已经无法为父报仇,那云唯有实现家父遗愿,家父平生所求,无非洗雪靖康之耻,夺回我大宋疆土,迎二圣而还,既然如此,云此生也以此为己任。

    谁拦谁就是云之敌人。

    伯父若欲拦,就莫怪云无礼了,伯父若不拦,云亦不愿使伯父难为,请就此别过。”

    杨丰说道。

    韩世忠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此去欲何为?”

    “云欲归鄂州,看诸位叔伯还有无真汉子!”

    杨丰说道,

    他就是要去鄂州,去找岳家军看看到底有没有真英雄,有没有敢跟他一起北上的,反正就算有什么意外,也不可能有人挡得住他离开,如果有,如果能带走一批他的背嵬军,那么无疑会让他接下来容易得多,这支威震天下的骑兵可是宝贝,一支能够在对攻中以少敌多击败金军骑兵的骑兵,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都可以说不多见的。

    不用多了,哪怕他能带走一千甚至几百,再配上他的强悍战斗力,也可以组成他在明末时候五百锦衣卫那样的重骑阵,在战场上玩三角凿穿了。

    他就不信岳家军一个这样的人都没有。

    “别去了,没什么用,你真想做这些的话,还是去海州找李宝吧,京东路一带颇多忠义,李宝亦思打回去,你跟他一起去齐地自立,南边都是老夫旧部,不会与你们冲突,北边金人你自己应付。”

    韩世忠说道。

    “谢伯父,不过云还是想去鄂州试一试。”

    杨丰说道。

    “那你好自为之!”

    韩世忠点了点头说道。

    杨丰在马上向他一拱手,紧接着催马离开。

    韩世忠默默看着他远去。

    “老爷,咱们此行恐瞒不过秦相爷。”

    他身旁那人小心翼翼地说。

    “怕什么?他又不是没构陷过老夫,老夫如今无兵无将,官家还不至于对老夫下手,今年杀岳飞明年杀韩世忠吗?官家也得有个以防万一的时候,张俊被岳云斩了,杨沂中废了一臂,刘光世垂死病榻,那金人再毁约谁替他挡?武将全没了,放任让秦桧做大吗?岳云这一闹,他也该知道武人逼急了,也不会就那么束手待毙的。莫须有?哼,一个莫须有可不够,咱们武人是轻贱,但也不能这么轻贱,也该让那些文官知道知道咱们的底线了,知道知道咱们的刀也不是摆设了,就让岳云去北方,让他时刻提醒着官家和那些文官,卸磨杀驴也得有个限度。”

    韩世忠说道。

    杨丰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但韩世忠提议他去找李宝,然后和李宝北上以山东为根据地,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李宝在山东起兵抗金,兵败后南逃归岳飞,岳飞北伐前又让他北上,重新在敌后打游击,而他也很有力地配合了北伐的宋军,无论刘錡顺昌之战,还是岳飞郾城和颖昌两战胜利,都有他的因素。但岳飞被十二道金牌召回,在北方已成绝境的他,不得不带领部下乘船南下,最终进入韩世忠的防区,成为韩世忠的部下,但他一直不愿意在韩世忠手下,还是岳飞劝解才没走的。

    杨丰以岳飞儿子的身份,邀请他一起北上打回老家,他肯定不会拒绝的。

    杨丰必须有根据地。

    但这个根据地不能抢宋朝的辖区,毕竟他的招牌是北伐实现岳飞的遗愿,那么已经划给金国的山东就是最好选择,而且山东始终是金国占领区内反抗最激烈的地方,可以说群众基础最好。再拉上李宝这个本乡本土的著名抗金英雄,一起打下山东控制在手,以山东为根据地发展势力,尤其李宝还是顶级的海军名将,那么就可以制造大型战舰和大炮控制海上了。

    只要一支强大的海军在手想南想北就都很简单了。

    不过首先得把赵桓弄来。

    然后把赵桓丢给赵构,让赵构不得不吃下这个死苍蝇,接下来跟他哥哥纠缠去,而杨丰则带着中途聚集起来的义军去山东种田,等着看赵构兄弟俩自相残杀。赵构胜了那他就给赵桓报仇,老子辛辛苦苦给你把哥哥接回来,你却弄死,那老子当然要替你哥哥报仇了。如果赵桓胜了就给赵构报仇,老子辛辛苦苦把你从金人手中营救回来不是让你篡位的,作为大宋忠臣的岳云当然要代表正义惩罚你。

    总之那时候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