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八七章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第一八七章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天清晨。

    伴着一阵哀乐声,一支穿孝服的队伍出现在临安御街右侧的御廊,同时也是这个时代最繁华的商业街上,然后所有客商如避蛇蝎般躲到一旁,交头接耳地指点着,因为在这支队伍正中四个穿孝服的人,肩膀上抬着一个供奉灵位的凉轿,那灵位上写着一行触目惊心的大字。

    大宋武昌郡公少保枢密院副使岳飞。

    而在凉轿前,则是一个外穿孝服,内穿明光铠样式,但却漆成白色盔甲的年轻男子,此人身材魁梧,相貌英武,肩扛着一根哭丧棒,但仔细一看那哪是哭丧棒啊,分明是一把一丈长陌刀上贴着无数纸条,而另一支手中还提着一个流星锤,锤头足有西瓜般大,长长的铁链一圈圈提在手中,背后还插着一面大旗,旗上书四个大字:

    为父伸冤!

    “臣冤啊!”

    哀乐声中一个悲凄的声音回荡在御街两侧。

    “陛下,臣岳飞,臣张宪,臣岳云冤啊,臣父自靖康元年于相州归陛下,为陛下大元帅府前军统制起至今十六年矣,十六年间臣父无役不与,守东京,战采石,夺溧阳,战广德,截击兀术于常州,破金军于建康,复襄阳六郡,使唐邓归国,平杨么于洞庭,北伐复商虢,乃至挺进中原再破兀术于郾城,后破其于颖昌,颖昌之战臣云以八百骑入敌十万之阵,身背创逾百,几至血为陛下流干,终得兵临东京。

    臣父子自认忠心耿耿,臣父背上精忠报国刺字可昭日月。

    然臣父子未死疆场之上,却死于秦桧等奸人陷害之下,苍天可鉴,陛下,臣冤啊!”

    杨丰迈着庄严的步伐走向远处的皇城和宁门,他身上预置的喇叭里不断播放着昨晚录制号的诉冤状,在二泉映月的哀婉音乐声中,让御街两旁百姓无不扼腕叹息。

    当然,也迅速招来了士兵。

    “快,拿下岳云!”

    一名军官匆忙赶到,向前一挥手喝道。

    骤然间他面前黄光一闪,紧接着脚下石板炸开,无数碎片迸射,十几名士兵纷纷惨叫。

    “敢阻云为父伸冤者死!”

    杨丰恶狠狠地吼道。

    那军官看着脚下砸进路面的西瓜大流星锤,战战兢兢地一步也不敢动了,就那么任凭杨丰的队伍从身旁走过,后者随手一提那流星锤回到手中,同时用陌刀版哭丧棒向他指了一下,那军官尖叫一声猛然向人群中钻进去。

    “快,拿下这妖孽!”

    就在同时,另外一队士兵骑马出现在御街上,为首军官用刀一指杨丰喝道。

    杨丰手中流星锤骤然飞出,就像炮弹般打在连接御街与御廊的小桥上,石板小桥的桥面瞬间多了个窟窿,紧接着向下轰然塌落,他这锤头是钨铜的,看着就跟个小西瓜一样不算大,但重量超过一百公斤,哪是这种纯粹景观性质也就一米多宽的小桥能够承受,这样重量高速砸落,砸塌那是很正常的。

    但这一幕就相当震撼了。

    那骑兵军官傻了一样看着塌了的小桥,看着那锤头倒飞回杨丰的手中,当然,也看着他沿御廊继续向前。

    紧接着一队队士兵不断赶到御街上或者御廊,但却都被杨丰以同样方式吓住,他们倒也不一定全是吓的,毕竟宋军经过十几年战争磨练后,这时候战斗力还是可以的。河南战场上不仅仅只有岳家军击败金兵,刘锜,韩世忠,甚至张俊部,都有击败金军的例子,早已经不是靖康时候那种一触即溃的情况了,这也正是后世扼腕叹息的原因,如果不是赵构坚持议和,以岳飞为核心的各部宋军,完全有能力重新夺回开封及整个黄河以南。

    岳飞都已经事实上打到开封外围了,而金军在经历了刘锜的顺昌之战,岳飞的郾城和颖昌之战连续大败之后,精锐损失惨重早已无力控制河南,岳飞到达朱仙镇时候,开封金军已经开始向河北撤退,他剩下的只是去接收而已,是他被召回后,金军才重新回去控制的开封。

    这一段连金史上都不好意思说的太明白。

    可见宋军战斗力的整体提升。

    但此时这些宋军可没什么战斗的意愿,岳云的名声和凶悍的战斗力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说白了朝廷卸磨杀驴,要和谈,不用全靠军队了,当兵的重要性下降,开始像过去一样套枷锁了。这些士兵同样也有怨气,如果说杀岳飞是朝廷杀鸡儆猴,那么儆的就是他们这些为朝廷厮杀十几年的军人们,此时他们很乐于看到岳云以这种方式给他们出口气,所以御街上士兵越来越多,但向前进攻的却没有,就连后来赶到的
武道宗师全文阅读
几个将领,也都只是催促,却没人带兵上前。

    看到这一幕,原本开始躲避的老百姓也重新聚集。

    在这诡异的万众瞩目中,杨丰带着岳飞的灵位,一直走到了临近和宁门,理论上他应该去告御状的登闻鼓院,但那个在皇城南边的偏僻地方,而他要的是作秀,自然要走这时候可以说世界上最繁华的街道御廊。

    赵不弃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

    “世伯,请上前。”

    杨丰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通向御街小桥的说道。

    在他们对面大批宋军已经到达并且在和宁门外列阵,他们可以放杨丰到这里,但放杨丰到和宁门就绝对不行了。

    “少将军,你就放过我吧!”

    赵不弃跪下说道。

    “不去我杀你全家!”

    杨丰恶狠狠地说。

    同时晃了晃陌刀版哭丧棒。

    赵不弃看着凉轿两旁自己的那些家人,再看看他们腰上和凉轿连在一起的绳子,一边哀叹着自己的倒霉命运,一边悲愤地转过头走上小桥,对面数以千计宋军刷得端起了一片神臂弓,他腿一软立刻趴在了桥上,然后伸出手颤巍巍喊道:“别射,是我,刘将军,是我,赵不弃,我要见官家……”

    他回头看看杨丰。

    杨丰晃了晃哭丧棒。

    “我要见官家为岳少保伸冤,我是太宗之后,我要见官家。”

    赵不弃横下一条心喊道。

    “赵判官,官家有旨捉拿妖孽岳云,赵判官与无关人等速速闪开!”

    那刘将军说道。

    “刘将军,岳少将军有冤情要面见官家申诉!”

    赵不弃破罐子破摔地喊道。

    御街两旁无数看热闹的百姓立刻给他叫好,毕竟杨丰那配乐的伸冤书还是有用的,老百姓中间不乏明白内情的,再加上杨丰一渲染,再加上他昨天死而复生的神迹,这时候临安城内绝大多数老百姓都知道岳家冤屈,都知道战场上无敌的岳少保,遭奸贼秦桧陷害的内情,此时这些看热闹的都对岳家满怀着同情,赵不弃坚持正义的举动,无疑点燃了百姓的情绪。

    那一片叫好声让赵不弃恍然也有了英雄的感觉,反正都到这一步了,他好歹也是个宗室,最多不过丢官而已。

    “刘将军,岳少保之冤屈你我心知肚明,岳少保一家为国血战沙场,到头来落得如此结局,难道就无一人为他喊冤?岳少将军得上天怜悯归其魂魄复生,正为申明冤情于官家,汝等亦曾与岳少保并肩作战,难道就无一点袍泽之情。”

    他索性站起来,大义凛然地说道。

    刘将军一阵犹豫。

    他身后的士兵们开始纷纷垂下了神臂弓。

    “大胆赵不弃,简直胡言乱语,汝被那妖孽迷惑了心智吗?官军有旨,立刻诛杀此妖孽,放箭!”

    和宁门上一人突然吼道。

    “张俊,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赵不弃爆发一样吼道。

    这一放箭他全家也都得死啊!

    “他是俊还是浚?”

    杨丰好奇地问。

    这时候一个张俊一个张浚,前者中兴四将之一,构陷岳飞的之一,后者是文官,和岳飞关系还挺好。

    “枢密使张俊!”

    赵不弃恨恨地说。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杨丰断喝一声,手中哭丧棒一抖,上面贴着的无数纸片如雪花般飞起,就在这片雪花中,他迅速拉下面罩,腰挂流星锤,双手横持陌刀纵身跃起,凭借着强大的弹跳能力直接越过了御沟,照着张俊如饿虎般扑过去。

    “放箭!”

    那刘将军急忙吼道。

    近千名神臂弓射手迅速扣动扳机,一片弩箭破空声响起,近千支弩箭几乎在杨丰前方形成一掠而过的阴影,紧接着就像冰雹般密密麻麻撞在他身上,然后将那件孝服射得千疮百孔,但却没有一支穿透钛合金制成的盔甲,同样也没有一支穿过防弹的面罩,就像射在铜墙铁壁上一样,纷纷反弹开落下。

    “我有神赐宝甲,何人能伤我!”

    杨丰嚣张地高喊。

    在那些宋军的混乱中,他几步到了跟前。

    神臂弓手以最快速度撤向两旁,后面重甲的刀牌手立刻呐喊着同时向前,一道重型橹盾的墙壁横在杨丰前方,同时盾牌后方一支支长矛伸出,而两翼的重甲步兵双手持战斧向中间挤压。

    和宁门上张俊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