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八六章 我是个好孩子

第一八六章 我是个好孩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伯父,昊天上帝以云父子无辜遭此奇冤,故归云之魂魄于人间,使云诉之于官家,还请伯父为云带路。”

    杨丰说道。

    “岳云,本帅奉命监斩,已将汝明正典刑,其他与本帅无关。”

    杨沂中说道。

    他当然知道岳家爷仨冤,话说这大宋朝廷谁不知道?可这种事情不是冤不冤的,这里面的水很深,官家要杀岳飞,那他无论冤不冤都必须死,这是官家收军权,震慑那些将领的,这是大宋由战争状态,转回到正常轨道上的一个祭品。官家不会在乎你们家冤不冤,他在乎的是你爹那所向无敌的威名,你爹那十万所向无敌的大军,还有你爹那没有污点的声誉。

    当然也包括你在战场上那杀得金兵胆寒的战斗力。

    南渡以来诸将之中,同一级别的张俊老实而且会做人,会巴结朝臣,知道哄官家开心,韩世忠实力弱排不上,而且对官家有救命之恩,吴玠死了,他弟弟吴璘声望差得多,另外川陕也离不开吴家,刘光世重病在身,实际上已经废了,估计能不能撑过今年都难说,除了你爹还有谁会让官家恐惧?尤其是你们父子都那么高调,天天喊着迎回二帝,太上皇倒是没了,可靖康皇帝还在,官家无嗣,而且也不能生了,你们迎回靖康皇帝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官家每次听见这话就跟吃只死苍蝇一样?你岳飞不贪财不好色在战场不怕死,爱惜老百姓,还想着把他哥哥接回来,你这是想干什么呀?

    还诉之于官家,就是官家要杀你们,诉之他有什么用。

    他杨沂中不会趟这浑水。

    他是监斩岳云与张宪,他已经完成任务了,他的确斩了,至于岳云又活了,这个无论是神仙出手,还是妖孽附身,这都不是他的职责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作为军方一员,他也不会额外卖什么力,毕竟这件事实际上是官家和文官系统合伙打击军方系统。而他无论在官家面前多么受宠,都改变不了属于军队这个系统的事实,自己跳出来表现太过,很容易引起其他将领的迁怒,就像韩世忠这样的,万一以后再上战场坑他就麻烦了,更何况他和岳飞还是把兄弟,后者成天十哥十哥叫着,所以杨丰带入身份后管他叫伯父,战场上岳飞也曾经帮过他。

    当然,主要是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岳云,他也算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可在岳云面前差距太大,刚才两人一对拳,就直接被打断了胳膊,这要是继续硬撑着估计命就得丢这儿。

    “既然如此,那云就自往!”

    杨丰点了点头撤回剑说道。

    “拿下这妖孽!”

    杨沂中躺地上喊道。

    与此同时他朝为首军官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地大声喊叫着带领士兵上前,但却在杨丰面前一触即溃,很快就让他出了包围圈,恰好一匹不知道是谁的战马出现在前面,杨丰毫不客气地翻身上马,在临安城的繁华街巷疾驰而去。后面断着胳膊的杨沂中率领部下远远追赶,但在一片混乱中追出几条街以后,就只剩下了那匹马,而马上的人却无影无踪了,于是杨沂中只得回去奏报。

    然后大宋朝廷立刻一片鸡飞狗跳。

    岳云之勇他们都清楚。

    要不然必须得爷仨一起杀掉呢,岳云勇,张宪智,光杀岳飞不杀他俩很容易出事,否则不会连监斩都得由杨沂中率领着精锐士兵,那就是怕会出意外的,却没想到这意外还真出了,而且出得如此惊悚!

    脑袋砍了居然都能长上?

    这不是神就是妖啊,但无论是什么,一个这样的人在这临安城里,那无论赵构,秦桧,还是其他参与陷害他爷俩的,那都是小心肝怦怦的,一时间几乎整个临安城能出动的军队全出动,上千精锐士兵护住相府,杨沂中更是调集上万精锐沿皇城布防,同时开始阖城搜捕。

    他是赵构最亲信的将领,他掌管宋军五大系统的殿前司军,也就是皇帝直属军。

    另外四大系统分别是张俊的行营中护军,驻建康,韩世忠的行营前护军,驻楚州,岳飞的行营后护军,驻襄鄂,吴玠的行营右护军。驻川北,分别也就是张家军,韩家军,岳家军,吴家军,虽然赵构收兵权后改成各地御前驻扎诸军,但本身的系统依然存在。

    当然,这与杨丰就没什么关系了。

    就在临安城内官军一片鸡飞狗跳地搜捕他时候,换上了一身小锦袍的他,正坐在一处官员的府邸内,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和小倩网聊,至于这处府邸的主人……

    呃,他们全家作陪。

    “你们也吃呀,都别客气。”

    杨丰说道。

    这家主
花都绝品小道士最新章节
人,一名不知身份的文官露出哭一样笑容,战战兢兢地拿起筷子,然后还掉地上一根,赶紧低头捡起来,其他那些老老小小也都拿着筷子光哆嗦了。

    “你们不会下毒了吧?”

    杨丰疑惑地说。

    那文官一家吓得忙不迭夹菜往嘴里送。

    而且他们边吃还边用惊悚的目光看着门外一个石头狮子,那一千多斤重的石狮子,就横躺在砸出的大坑里,那是这妖孽从他们家门口拎进来的,说是在墙外看他家红梅绽放甚是娇艳,特意登门拜访以赏梅花,无物为敬,以此石狮聊表心意,然后随手把狮子往地上一扔,那文官也就毫不犹豫地吩咐赶紧设宴招待,并且全家老小出来作陪了。

    “少将军,老朽和令尊也有一面之缘……”

    那文官陪着笑脸说。

    但紧接着杨丰却一抬手止住了他。

    这位和岳飞有一面之缘的官员赶紧闭嘴。

    “你脱险了吗?”

    杨丰在大脑中问小倩。

    “是的。”

    后者答。

    只要没有活着的杨丰在车上,她脱险其实并不难,剥离灵魂的杨丰会进入最长两年的休眠状态,这期间几乎不需要消耗氧气,变形成汽车的小倩,无非就是钻进海底潜走而已,离开直升机搜索范围再上岸,重新换个造型拉着杨丰的休眠体另找地方隐藏,只要杨丰不出去惹是生非,那些特工几乎不可能找到她。

    “那你去把我之前定做的那套宋代战衣给我送来。”

    杨丰说道。

    他返回现代后,针对可能穿越的历史阶段,定做了多套盔甲以保护自己,其中就包括宋朝专用的。

    “你准备怎么做,打进皇宫吗?”

    小倩问。

    “别胡说,我可是个好孩子,一切都得走法律程序,身为岳武穆之子,岂能行此悖逆之事,家父精忠报国,时刻以忠义教诲,云又岂敢忘之,奸臣蒙蔽官家,冤杀云父自当诉之官家,官家圣明定能洞悉奸佞,还我父子以清白!”

    杨丰大义凛然地说。

    “不懂。”

    小倩回答。

    “很简单,就是明天我要去皇宫找赵构喊冤去,对了,你别忘把我那套盔甲漆成白色,算起来我还得守孝啊,给岳武穆守孝就守孝吧。”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将目光转向那文官。

    “世伯如何称呼?”

    他笑眯眯地问。

    “鄙,鄙人江东路转运判官赵不弃。”

    那文官战战兢兢说。

    “宗室?”

    杨丰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

    “哎呀,这真是失礼了,世伯即是家父旧友,想必也知道家父的冤屈了。”

    杨丰立刻热情地说。

    “岳少保的冤屈,鄙人当然是知道的,奈何鄙人虽为宗室,但官职低微,无缘以达天听,虽欲为岳少保伸冤,亦无能为力,思之也是每每落泪。”

    赵不弃擦了擦眼角挤出的一滴泪水说。

    “世伯仁义,云感激不尽,既然如此家父丧礼托付世伯了,一切所需请世伯代为筹办。”

    杨丰拍着他肩膀说。

    “少,少将军,这……”

    赵不弃哭丧着脸说。

    他并不在乎被逼着招待一下杨丰,反正这家伙吃饱喝足再睡一觉明天就走了,没必要冒自己全家被杀的危险,可要是为岳飞办丧礼,这就不一样了,哪怕都知道他是被逼的,可在秦桧那里也会留下一个芥蒂,而他最近正拼命巴结秦桧,可以说这么干就算不获罪,那前途基本上也就止步于此了。

    可他也不敢派人出去告密啊。

    那岳云是什么人,率领着背嵬军骑兵对骑兵,以少敌多杀得金兵都溃逃的猛将啊,他就算告密,然后官军来了,恐怕自己全家也难逃毒手。

    可是……

    “这什么这?莫非世伯之前所言皆是哄骗云的?世伯可知云于战场上所杀金兵凡几何?云性鲁莽,若非家父管束,向来难以自制,发怒之时亲友不认,这双手最喜撕物,纵使虎豹亦能撕为两半,如今家父不在,云正不知怒气勃发之时,何人能止之!”

    杨丰说话间抓住了桌子上的烤全羊,一边叹息着一边微一用力,那只羊被他一撕两半,就在同时还用眼睛瞟着坐他对面的赵家小公子,那目光就像盯着同样一只烤羊般。

    “快,赶紧去为岳少保丧礼准备物品!”

    赵不弃毫不犹豫地冲着外面侍立的管家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