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八五章 又是地狱模式

第一八五章 又是地狱模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穿越成了一颗人头。

    一颗刚砍下来的,还在往外冒血的人头,他旁边不足一米外就是这颗人头的主人。

    这怎么破?

    杨丰傻眼了。

    更让他傻眼的是,这时候小倩居然断线了。

    “喂,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

    他欲哭无泪地无声呐喊。

    他撑不了多久。

    虽说人头被砍下后,没有外部帮助的情况下,极限的存活时间可能接近一分钟,而且他因为有三倍的灵魂能量支撑,肯定还会活得更久一些,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就这样生活下去,回头来只野狗他就该哭了。

    他得赶紧自救才行。

    他努力调动面部的肌肉,想让自己动起来,他已经吸收了第二份灵魂能量,理论上应该获得更多能力,之前他的伤口就能快速愈合,现在说不定还能跟这具尸体重新接上,换头又不是什么太科幻的东西,他本来就是自己尸体,也不可能存在什么排异反应,只要能接上就肯定还能活下来。

    然而他还有一米的距离需要跨越啊。

    这一米距离此时就如浩瀚太平洋般挡在他前方。

    小倩不能指望了。

    那家伙头顶还有武装直升机在压着呢,估计这时候也不敢出来,而且从目前情况看,他的灵魂能量也没有穿透海水的能力,所以现在他只能依靠自己了。

    他努力控制着面部肌肉,用触地的一侧腮部和鼻子以类似走路方式,交替着一点点向尸体移动。

    这样的确可以。

    但他是在无数人瞩目下啊!

    一颗被砍下的人头诡异地自己动了。

    这场面得多么惊悚啊!

    那名正在收工的刽子手扛着鬼头大刀无意中一低头,紧接着张大了嘴巴,然后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正好此时杨丰走了一步,而且嘴还在动着,实际上这时候他是说不出话的,声带又不在他这边,最多也就是动动嘴,但这一幕在刽子手眼中那可就极具震撼力了,尤其是杨丰的眼睛还睁着目光里带着那么多的仇恨。

    刽子手双膝一软直接跪下了。

    “少将军,您就瞑目吧!”

    他猛得叩首在地,用颤抖地声音说道。

    人群一阵混乱。

    “何事如此惊惶?”

    刽子手身后一个威严地声音响起,杨丰目光一转,看见一个中年武将沉着脸大步走来,他毫不犹豫地猛然一滚,撞在那刽子手的头上,后者惊恐地抬头,杨丰的目光向自己尸体,同时嘴唇上下动着,那刽子手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小的,小的给您安上,少将军,小人知道您死的冤,您的威名谁不知道,可小人也是奉命行事,您别怨小人,小人这就给您安上,您安心上路吧,元帅和张将军都在等着您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捧起了地上的人头。

    “你在干什么?”

    后面中年将领喝道。

    “殿帅,少将军不瞑目啊!”

    那刽子手中邪一样,捧着人头回头说道。

    那将领犹豫一下。

    就在这时候,那刽子手低下头,将脑袋小心翼翼地安在了尸体的脖子上。

    几乎就在瞬间附在人头上的三倍强大能量,就像宣泄的洪水般席卷了整个尸体,渗透到每一个细胞,催动着骨骼,肌肉,神经系统,血管疯狂生长,并且自动找对连接目标完成连接,同时骨髓也在疯狂地制造着更多血液,补充进严重缺失的血管开始向大脑供血,脖子上的接口处那道血线,就这样以极快速度抹平了。

    那刽子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直到杨丰试探性地晃了晃脑袋,他才像被踩了尾巴般,骤然间跳起来。

    “妖怪啊!”

    他尖叫着。

    在这尖叫声中杨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同时在无数的尖叫声中双臂一挣,捆在他双臂上的麻绳瞬间挣断了,他满意地活动了一下属于自己的双臂,感受着重新有了身体的感觉,然后带着微笑拍了拍刽子手的肩膀。

    “谢了!”

    他发自肺腑地说道。

    那刽子手俩眼一翻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快,拿下这妖孽!”

    那中年将领拔出剑吼道。

    此时街道已经一片混乱,那些被这一幕吓坏的百姓,惊恐地尖叫着四散奔逃,而周围警戒的士兵则拿着武器冲过来,这些士兵都是全身重甲,装备相当精良,第一个上前的就是那名中年将领。

    就在他挥剑的同时,杨丰的右手闪电般探出,一下子抓住了他握剑的右手,夺剑
火影之黑色羽翼sodu
同时一拳轰向他脑袋,不过看在这家伙刚才犹豫一下的份儿上,那力量尽量克制了一下,但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反应极快,猛然向前以同样姿态出拳直轰他面门,两人几乎同时击中对方,紧接着同时闷哼一声后退一步。

    但右手的剑却都没松开。

    “有两下子!”

    杨丰晃晃脑袋说道,被打裂的眼角伤口瞬间消失。

    对手顶着一脸血一动不动地凝视他。

    几乎同时两人的左拳再次向着对方轰出,然后硬生生撞在了一起,加大力量的杨丰就成了胜利者,就听那将领惨叫一声,胳膊以诡异角度垂下,剧痛让他右手下意识一松,那剑立刻被杨丰夺了过去,紧接着抬脚把他踹翻,同时剑尖顶在他咽喉,刚刚赶到的士兵立刻停下。

    “快诛杀这妖孽!”

    那将领朝士兵吼道。

    士兵却没有敢动的。

    “殿帅,你官不小啊,还是皇帝的亲信,他们应该不会上前了。”

    杨丰淡然地说道。

    与此同时他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一块木牌,那木牌上应该标注着他这个死囚的身份,他带着一种惊悚的表情从上向下念着。

    “侯斩钦犯岳,麻烦你告诉我一下那最后一个字是不是云?”

    他问那将领。

    “岳云,汝何故羞辱老夫,欲杀从速,杨存中也是千军万马中厮杀出来的,还不至畏汝小儿”

    将领厉声喝道。

    杨丰忧伤地抹了把脸。

    他心中一万头羊驼驼在狂奔而过,第一次穿上吊的崇祯,第二次穿斩首的岳云,这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不用每次都开地狱模式吧?这让自己还怎么玩?穿崇祯好歹有个吴三桂,穿斩首的岳云这是真正无处容身啊,他可不认为岳家军会跟他这个少帅,岳飞爷仨被杀后,岳家军上下连个屁也没敢多放,那份用来陷害岳飞的告密信可是通过岳家军事实上二号人物王贵转交张浚的。

    事实上在绍兴十一年赵构就已经把岳家军解决了。

    否则他也不敢杀岳飞。

    他就是知道杀了岳飞也不会出问题才下手的。

    岳飞不是军阀。

    岳家军只是民间老百姓称呼,那不是后世想象中只听岳飞的私军,那是赵构行营五大护军之一,是大宋禁军,行营后护军,岳飞也不是襄鄂等地的军阀,他的军事调动得通过枢密院,他的财政得通过赵构的鄂州总领,后者正是陷害他的主要参与者。赵构在绍兴十一年就已经完成了收兵权工作,岳飞死之前已经被架空进枢密院,他死之后,手下那些将领基本上都没动,但也没有人为他出头,只有牛皋估计发几句狠话后来被毒死,但其他人都得保富贵,其中还有李道这样因外戚身份死后封王的。

    军事上赵构跟岳飞相比提鞋都不配,政治上人心上他玩岳飞就像玩个小孩一样。

    杨丰真不敢保证自己去鄂州后,岳家军那些将领,会不会把他绑送朝廷,就算不会把他绑送朝廷,礼送出境恐怕也是最好的结果了,说到底他们跟着岳飞血战沙场是为求富贵,而富贵并不是岳飞给的,赵构才是真正给他们富贵的人。南宋初期大将兵变的情况有的是,不少还是赫赫有名的抗金名将,最后结果没有一个成功的,甚至都败得很简单,说白了就是赵家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没有动摇,那些手下将领士兵知道谁才是真正给他们富贵的。

    岳家军也不会例外。

    看了看不远处另外一具同样被斩首的死尸,杨丰也是叹了一口气。

    那是张宪。

    功盖天下者不赏,勇略真主者身危,历朝历代无数战场上无敌的将军,都是这样倒在了政坛的勾心斗角上,善终者也无非韬光养晦装痴做傻,甚至不惜干坏事自污以求活,而那些宁折不弯的真英雄,多半也就是这样的下场了,岳飞不是特例,在他之前在他之后都有无数这样的人。

    说到底那些帝王都不是杨皇帝。

    他知道不会有人造反。

    谁敢造他的反,结果也只能像张献忠一样,被他直接打进老巢一手炮崩了,他那近乎无敌的武力值就是保证。

    但这些帝王可没保证。

    对于赵构来说,或者对于他们老赵家来说,外敌并不可怕,无论辽国,金国,西夏,都不是他们的心腹大患,那些武将权力的增强才是心腹大患,哪怕这些武将能给他们收复失地也不行,少几块国土,赔几十万两银子赔款,或者称臣都无所谓,但就是不能让武将做大。

    哪怕这些武将对他们忠心耿耿也不行。

    这也算是一种宁与友邦不与家奴了。

    老赵家基本都这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