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八二章 枭雄末路

第一八二章 枭雄末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别走!”

    杨丰怒吼一声,紧接着左臂一抖,那盾牌立刻到了手中,就像美队的经典动作般,猛得向前甩出去。

    表面渗碳的三厘米厚合金钢盾重量惊人,高速破空的声势同样惊人,带着一阵低沉的呼啸瞬间飞过三十米距离,就像炮弹般砸在大西门的城墙上,击碎砖砌的箭垛后方向略微改变,一下子撞断城楼的木柱,带着无数碎片消失在城楼内,然后撞破右侧外墙飞出来,越过正在从马道上消失的张献忠头顶,坠落在了城墙后面。

    但也就是在同时,那城楼的右侧轰然垮塌。

    “你倒是跑啊?”

    几分钟后杨丰便站在了张献忠的面前。

    后者被倒塌的城楼上落下的一根巨木砸中,两条腿都被砸断了,躺在马道上无可奈何地看着居高临下的杨丰,一身金盔金甲沾满灰尘,连同鲜血混合着让他看上去也是颇为凄凉。

    “陛下神威无敌,不逃还能怎样?”

    他苦笑着说。

    “知道朕会如何处置你?”

    杨丰问道。

    “请陛下赐罚!”

    张献忠说道。

    “你罪无可恕,你的家人不会牵连,你就安心上路吧!”

    杨丰说完掏出他那把打死了李自成的手炮,打开击锤后对着张献忠心脏扣动扳机,随着枪声响起,结束了这个纵横天下十几年的枭雄生命,而就在同时,萧墙内外所有大西军将领和士兵也同时放下武器,然后跪倒叩首在地等待皇帝陛下处置。

    四小时后,中江。

    “都督,不能再攻了,咱们攻不开他们的阵型!”

    吴子圣说道。

    “是呀,都督,咱们不能再让兄弟们去死了!”

    和他一样跪倒在李定国面前的十几名将领同样说道。

    在他们身后的战场上,无数死尸绵延堆积,一些搜索伤员的西军士兵正在里面翻找,不断有受伤没死的被抬出来,而在这片死尸的尽头,一道红色的战线依然如城墙般屹立着,尽管他们后面的预备队已经没有了,但整个阵型依然没有遭到破坏,那些身穿红衣端着上刺刀的荡寇铳的士兵,在经历了超过六小时厮杀后,依然顽强地站立着。

    激战六小时,李定国的五万大西军没有冲开这条线。

    他们从一开始全线进攻,到后来轮番进攻,几乎不间断地发起了八次冲锋,最终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打了回来,尽管也给明军造成不小的伤亡,但也让整整一万最精锐的大西军士兵倒在了战场上,他们真得失去了进攻的勇气。不仅仅是因为明军炮火凶猛,实际上他们多次冲过了炮火的封锁线,冲到了明军阵型前与后者展开肉搏,结果却依然无法冲开那道刺刀的墙壁,反而因为密集的手榴弹隔断,使最前面的精锐士兵被钉死在阵型前。

    这些凶悍的明军让他们的勇气荡然无存。

    “这是决战,输了大西国就完了!”

    李定国吼道。

    “那就完好了!”

    吴子圣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想背叛圣上?”

    李定国拔刀喝道。

    但紧接着他却止住了,因为他看见所有将领的目光都有些异样,甚至其中几个将领的手也按到了刀柄上,吴子圣也在用毫不畏惧的目光看着他,很显然如果他有什么过分举动,一场兵变是不可避免的。这没什么奇怪的,西军本来就是一支支流寇集合起来的,虽说大家跟着张献忠多年,但真要说对张献忠有多忠诚就扯淡了,如果没有退路当然血战到底,可有李自成部下的例子,谁都知道就算投降也不会杀头。无非就是流放东北开荒,甚至就连个人的财产都能保留一小部分,既然这样大家还血战到底干什么,凑合着拼一下子,看看不行就投降拉倒了,真为张献忠死战就扯淡了。

    李定国无奈地看着他们。

    紧接着他怒吼一声,一脚将吴子圣踹倒,然后迅速从这些将领中间走了过去,上了自己的战马拔出刀向前一指吼道:“是兄弟的都跟我冲!”

    说完他催马向前。

    但他身后却无人向前。

    不但那些将领没动,就连他最亲信的士兵也没动,四万大军默然地站在那里低头不语。

    李定国就这样孤零零一个人悲愤地冲向了明军。

    在他前方,五千多明军步兵同时举起了荡寇铳,经过了持续的血战之后,两个步兵旅共六千四百名一线作战的线列步兵,目前也只剩下了五千多能打的。实际上朱益吾也在硬撑着,好在背后的中江城依然在白杆兵手中,而且那些民兵也守得很顽强,秦奶奶已经准备必要时候抽调部分白
断梦仙缘全文阅读
杆兵给他增援,所以朱益吾倒是并不担心什么。他们的任务实际上就是调虎离山,把赶到的西军精锐野战部队吸引过来,以方便于皇上直接玩斩首作战,而这场疯狂的孤军深入式御驾亲征,计划核心就是把皇上送到成都,本来就没指望他们两个旅攻破成都。

    很显然他们已经成功了。

    此时就算他们全打光也无所谓了,反正皇上进了成都城,那张献忠也就死定了。

    “看来咱们赢了!”

    朱益吾看着孤零零冲过来的李定国,笑着对秦奶奶说。

    “这年轻人倒是条汉子!”

    秦奶奶看着李定国感慨道。

    就在这时候,他们身后的中江城内,骤然间爆发出了海啸般的欢呼声,两人愕然回头,就看见身后的城墙上,大批原本在另一面和西军刘文秀部血战的白杆兵正冲过来,不过看他们那欣喜若狂的样子,明显不是被刘文秀攻破城墙赶过来的,一些白杆兵甚至还狂喜地向他们不停挥舞着手臂。

    “圣上回来了!”

    朱益吾惊喜地说道。

    就在同时背后的中江城门打开了,一辆马车疾驰而出,马车上一身龙袍的皇帝陛下手拄战斧傲然而立,在他脚下是一具金盔金甲的尸体,这辆马车转眼间驶过护城河上的拱桥,冲进明军炮兵阵地上。朱益吾和秦奶奶急忙跪倒在地,皇帝陛下保持着威严没有说话,而那马车从他们面前驶过继续向前,前方列阵的明军向两旁一分,让开一条道路让马车冲了过去。

    而此时独冲明军阵型的李定国也进入了荡寇铳射程。

    但却没有人开枪了。

    他在马上难以置信地看着从明军中冲出的杨丰,还有那具金盔金甲的死尸,紧接着带住了狂奔的战马,在一片死尸中间停了下来。

    “你还想顽抗吗?”

    杨丰的马车也停下了,他拎起脚下的张献忠尸体,将正面对着李定国说道。

    虽然心脏处被手炮的三厘米口径子弹打成了窟窿,但老张脸上是没受任何伤的,甚至连一点血污都没有,那身金盔金甲更是所有大西军都熟悉的,此时一看他的死尸被杨丰拎在手中,后面那些早已经失去抵抗意志的西军将领和士兵,哪还不明白他们的大西国皇帝陛下已经死了,而面前站着的,就是传说中那开了挂的大明皇帝崇祯。

    他们本来就已经不准备再打下去了,现在张献忠都死了,那就更没有打的意义了,更何况这狗皇帝能杀了张献忠并且轻松至此,也就意味着成都守军都已经投降了,而且中江另一边的刘文秀也已经投降了,可以说这成都周围就剩下他们了,那么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从那些将领开始所有李定国身后的西军官兵全部扔掉武器,然后跪倒叩首在地向着杨丰山呼万岁。

    “你还想继续顽抗吗?”

    杨丰看着李定国问道。

    后者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扔掉了手中的刀,然后下马跪倒在了杨丰面前说道:“罪民叩见陛下,罪民恳请陛下赐还罪民义父的尸体。”

    “给你了!”

    杨丰随手把张献忠的死尸扔到了李定国面前。

    “你倒是很让朕意外啊!”

    然后他看着四周那密密麻麻堆积在战场的死尸说道。

    这里都是西军的尸体,明军尸体都被城内民夫抬进城了,总计六百名士兵阵亡,六百名士兵负伤,荡寇军两个步兵旅在这一战伤亡了一千两百人,而一个步兵旅是四千人,其中三千两百人是一线步兵,剩下八百是一个只有六个炮兵队的炮兵营,四个营属炮兵队和一个骑兵侦察哨,还有营部其他直属的,但这次旅属炮兵没跟随,那些近一吨重的大炮,不可能在山间台阶式栈道上行军,所以换成了炮兵旅的两个臼炮营,两个步兵旅这一次伤亡的全是一线步兵,也就是说六千四百人伤亡了一千二百,伤亡近百分之二十。

    荡寇军成军以来还没有过如此惨重的单场损失呢。

    这李定国也算名不虚传了。

    “罪民无知,不识顺逆,抗拒王师,请陛下降罪。”

    李定国小心翼翼地说。

    “降罪?”

    杨丰说道。

    “你是该降罪,罚你去荡寇军当一名士兵吧?接下来还有的是仗要打,你就到战场上将功赎罪吧!至于尔等,朕法外开恩就不用流放了,将领保留十分之一的财产,侵占的房屋田产籍没,士兵保留一半财产,侵占的房屋田产同样籍没,然后愿意留在四川的在本地开荒种田为民,不愿意留在四川的可在云贵两省自择居处。”

    紧接着他对投降的西军官兵说道。

    就这样张献忠势力彻底覆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