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七八章 秦奶奶

第一七八章 秦奶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就在杨丰启程开始西征的同一天,明军攻克种子岛的消息也传到了南京.

    而根据沈廷扬的奏报,明军的种子岛之战打得就像儿戏一样。

    这座岛上总共五百守军,其中只有几十个武士,剩下的全都是些炮灰足轻,当明军登陆时,他们非常勇敢地发起了反击,几十个武士带着那些足轻背后插着一面面小旗子,吼叫着挥舞有点像戈的长矛,一窝蜂地冲向刚刚集结起来的不到半个营明军.

    然后被一门刚抬下船的二十斤臼炮一炮轰蒙了.

    当开花弹在足轻中间炸开后他们立刻就掉头跑。

    然后就在这时候,明军的两门营属野战炮也上岸,紧接着两桶散弹照着武士们糊了过去。

    明国侵略者的大筒之凶残惊呆震惊了武士们,然后还没死的武士立刻也跑了,他们跑回到一座很像座地主家大宅子的小城堡里,但这座城堡既没有护城河,也没有像样的城墙,只是木栅栏多一些,当明军完成登陆,把整整二十门野战炮和十八门臼炮摆在城下一轮齐射之后,那些木栅栏基本上就全废了,最终为了保险黄旭轰了十轮炮弹才发起进攻。

    然后……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三千多明军步兵一个冲锋就踩着遍地的倭军死尸,轻松淹没了这座小城堡,顺便欣赏了一下几名战败武士的切腹表演。

    至于倭军的增援……

    岛津光久倒是派了几艘船,可惜刚出鹿儿岛,就被等在外面的张名振给轰成渣渣了,估计到德川家光得到消息,并且做出决定然后派遣水军到达之前,岛津光久是不会再继续派兵了,就算他想派兵也没那能力,如今双方正在就战争起因问题进行讨论,但因为沈廷扬的傲慢态度,还有岛津光久的莫名其妙,双方之间是很难讨论出结果的,毕竟无论怎么讨论都是……

    都是鸡同鸭讲的。

    既然这样,杨丰也就不再继续关心这个了,他乘坐的船队沿长江逆流一站一站到达夷陵,然后紧接着皇帝陛下就消失了。

    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整整两个旅的步兵。

    一个月后,就在明军主力乘坐的船队,慢吞吞被纤夫们拖过一座座著名的浅滩,然后出现在夔门,用臼炮开始试探性轰击瞿塘关大西军要塞时候,失踪了整整一个月的皇帝陛下,骑着他那头累瘦了一圈的犀牛,带着两个步兵旅的荡寇军另外还有一万旧式明军,出现在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地方。

    “这才是穷山恶水啊!”

    沿着当年傅友德攻四川时候开辟的百里荒道,在崇山峻岭中长途跋涉一个月的皇帝陛下,站在一处河岸边,望着对岸一座不大的小城感慨道。

    而在他四周是仿佛无穷无尽般的崇山峻岭,可以说真正地无三尺平,全都是一座接一座不停起伏绵延的山岭,在这些山岭间是一座座收割过的梯田,崎岖蜿蜒的山路上,不时可以看到肩扛着梭镖,腰插弓箭,梭镖上挑着各种野兽的猎户,而对面城墙上大批背着鸟铳,手中拿着类似钩镰枪一样白蜡杆长矛的士兵,正在好奇地看着他们。

    这是石柱。

    在他前面是一座木桥。

    在木桥尽头的城门已经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看上去得七十左右,头上顶着满头白发,却穿着朝廷官服,而且胸前还是代表最高等级的,一品武官的狮子补子的老太太,在一大群官服男女的簇拥下,拄着一根估计纯粹也就是装饰品的拐杖,步履如风般走了过来。

    杨丰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霸气的老太太。

    后者看着他却愣了一下。

    “秦爱卿,不认识朕了?”

    杨丰端坐犀牛上微笑道。

    老太太这才醒悟,急忙跪下叩首在地,与此同时她身后所有人连同最后面城墙上的士兵,全都跪倒叩首在地。

    “臣右柱国,光禄大夫,镇守四川等处总兵官,持镇东将军印,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少保秦良玉叩见陛下。”

    老太太高声说道。

    “秦爱卿平身,爱卿这些年辛苦了。”

    杨丰满意地说道。

    说着他下了犀牛扶起她。

    秦奶奶这些年可不容易,此时四川全境,包括那些土司也基本上全投降了张献忠,只有她的石柱还竖着大明旗帜,之前她的白杆兵在保卫重庆的作战中因为一群猪队友而损失惨重,只剩下一些残兵,依靠着石柱这地方崇山峻岭的地形坚守,和张献忠陆陆续续打了近三年时间,也算得上孤忠一片了。

  
梦醒桃花岛吧
  “老臣职责所系,纵使战死沙场,亦不敢负陛下所托!”

    秦奶奶流着眼泪说道。

    “说的好,大明若都是像爱卿这样的忠臣,岂能让那些贼寇猖獗,不过秦爱卿可以放心了,如今建奴已经让朕灭了,闯逆也让朕灭了,虽然都还有些残寇在苟延残喘,但已经不足为虑,我大明将重归和平盛世,爱卿也可以享享清福了,拿地图来!”

    杨丰说着向后面一伸手。

    一名参谋立刻奉上地图。

    “秦爱卿,自己挑,除了那些特别标注了的地方,剩下除了朕的皇宫之外,其他地方爱卿随便挑,你夫家是马援之后,那朕就封你一个伏波侯,你挑中的地方就是你的封地,朕定的制度,侯爵三万五千亩,你挑中的地方划三万五千亩良田归你,归你的后代世世代代继承!”

    杨丰说道。

    秦奶奶都傻了,虽说她以前跟皇上见过,可印象中皇上既不是这身材也不是这风格啊,要不是皇上身旁还站着施州卫的童家叔侄两个,她都怀疑自己遇着个假皇上了。

    “臣惟陛下所赐!“

    她赶紧奉还地图说道。

    “那就长寿吧,离着近,你过去也方便,名字也吉利,传旨封秦良玉为长寿侯!”

    杨丰看了看地图说道。

    于是大明第一个女爵臣就这样出现了,反正秦良玉也开了太多先例,无论右柱国,光禄大夫还是左都督,少保她都是真正独一份的,更别说还有个总兵官这种完全实权的官职了。

    在秦良玉哽咽地谢恩声中皇帝陛下的大军通过木桥进入石柱城,实际上这里就是现代的石柱县城位置,不过这时候这里并不是府县,而是单独的石柱宣抚使司,秦良玉的夫家马家世袭宣抚使,但她丈夫和独子这时候都死了,前者被诬陷死监狱,后者战死襄阳,现在剩两个孙子,紧接着她孙子马万年也被杨丰干脆地封为宣抚使,至于另一个孙子马万春更简单,跟着皇上等回京以后再培训培训,等有合适岗位会重用的。

    当然,杨丰可不是白给秦奶奶这么多好处。

    他得要秦奶奶出兵。

    “朕亲率大军欲直捣成都!”

    杨丰趴在地图上说道。

    “陛下至尊,不宜犯险啊!”

    南京兵部职方司主事童天阅惊悚地说道。

    他是施州卫的,他和他侄子施州卫指挥佥事童复元,就是杨丰手下那多出来的一万旧军指挥官,这都是施州卫的,原本历史上这些人和夔东十三家一直在联合抗清,虽然最后施州卫还是投降了,但他们也一直抵抗到了一六六二年。这些旧卫所农夫们虽说打仗不行,但杨丰的弹药物资可全是他们负责运输,从夷陵到施州卫的百里荒道,从施州卫到石柱的驿道,两个步兵旅的明军弹药食品都必须人扛,或者用那些小毛驴矮马之类驮运,一万旧军就是他的运输队。

    杨丰看着秦奶奶。

    “陛下,臣也以为冒险了。”

    秦奶奶坦诚地说。

    “效邓艾伐蜀的确是妙计,但张献忠可不是蜀后主,此时贼军的确都在夔门和重庆,据老臣所知成都贼军不足五万,且都是老弱只用于镇压蜀人,张逆横征暴敛蜀人早欲逐之,王师入蜀各地百姓必然欢迎。老臣部下可凑起一万士兵,陛下所带近两万,三万大军先攻忠州,忠州贼军只有一万,全力进攻必然能克。克忠州直奔垫江再向南充,虽然沿途山岭阻隔,但老臣所部最不怕的就是山岭,到南充后就可以沿官道直扑成都,贼军主力自重庆逆流增援必然来不及。”

    有百姓之助,成都必然一战而下。

    但陛下至尊,不能冒这样的险,老臣熟悉蜀中情况,虽然年老体衰,却依然乘得战马,愿代陛下一行。”

    紧接着她说道。

    杨丰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走到外面。

    秦良玉和童天阅赶紧出去。

    杨丰向两旁看了看,一下子就盯上旁边一个石狮子,他走过去两手抓住,试了试也就比自己的大斧头略重,皇帝陛下毫不客气地大吼一声举过头顶,在无数惊叹声中走了几步,紧接着再次大吼一声,两臂同时用力向外一抛。那石狮子就像炮弹般径直飞了出去,转眼间砸在十几米外一堵墙壁上,随着一声巨响,那墙壁化作无数碎石喷出,石狮子同时砸在地面上,带着犁开的泥土不断向前划动,又划出好几米才停下。

    “秦爱卿,你还怕朕有什么危险吗?”

    杨丰拍了拍手,回过头对着石化了的秦良玉等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