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七六章 暴君

第一七六章 暴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皇帝终究还是没能实现把董小宛收入后gong的理想。

    因为……

    她居然殉情了!

    在抄家的锦衣卫到达冒家时候,董小宛已经悬梁自尽了,由此可见她对冒辟疆确实是真爱。

    “这真是一个ji女比官员节烈的奇葩时代啊!”

    杨皇上感慨道。

    新版河阴之役彻底解决了他在江南一系列改革的阻力,五千具青虫的死尸,震慑了江南所有官员和士绅,看着长江岸边那绵延的尸山血海,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官员和士绅敢耍阴谋了,在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皇帝面前,他们的任何小心思只能是自取其辱。虽然这也让包括何腾蛟和瞿式耜在内,大批为大明坚持到最后的官员选择了愤而辞职,但也的确让杨丰的那些政令顺利推行了下去,说到底任何改革不流血是肯定不行的,滴血屠刀往往是最有效的改革手段。

    当然,这也坐实了他的bao君形象。

    而且不是一般的bao君,桀纣之君这个词都无法满足那些士子们对他的仇恨了,也唯有秦始皇能与之相提并论。

    bao君就bao君吧!

    皇上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名声这种东西的。

    再说这无非就是个舆论宣传的问题而已,在那些士子们吟诗作赋咒骂黑暗年代的同时,最新开办的应天报可是正大肆鼓吹皇上的德政,这份每五天才一期,实际上是锦衣卫开办,而且利用驿站系统递送的报纸,可比那些士绅嘴巴更大得多。除此之外早就已经在大明泛滥的荡寇志,圣驾扫北记,大明群英谱之类描写皇上南征北战的小说,评书,甚至于戏曲,同样也开始增加钱逆余党蛊惑士子阴谋弑君的内容,这些东西可别诗词歌赋更容易被老百姓认可。那些士子们无论写多少缅怀冒辟疆的诗词,都不如应天大街的露天戏台上,扮演皇上的演员手起刀落将画着曹操式脸谱的冒辟疆砍翻在地,获得的掌声更加热烈。

    至于他们也写……

    谁敢演?

    哪个戏班敢演直接请去锦衣卫喝茶。

    如今的锦衣卫,可是专门有一个宣传司在负责这些东西。

    尤其是在诋毁皇上形象的问题上,这个是容不得半点马虎,如今的锦衣卫可以说都超出全盛时期,内务司的上万名暗探散布民间,甚至都已经开始招收女暗探了。这些人监控着大明每一座城市乡村,连同那些深入基层的皇庄共同编制起一个严密的特务网络,一切民间对朝廷不利的信息,都迅速传递到各地校尉们那里,然后汇总筛选逐级上报最后送交司指挥使,再由大太监王承恩最后筛选奏报皇上。可以说此时的锦衣卫,已经整合了原本锦衣卫和东厂的全部职能,缇骑四出的时代就像阴云般,笼罩在了大明的上空,甚至连大明都已经容纳不下开始向着大明以外扩散,比如那些逐渐远航的南洋公司商船上,很多都带着锦衣卫情报司的暗探。

    而就在讨倭军启程,同时大批被抓壮丁的青虫,战战兢兢在明军刺刀下强忍着恐惧,给自己的那些战友收尸的时候,皇上也登船离开南京并且南下了福州。

    “陛下,这就是咱们开建的第一批新式战船。”

    闽江北岸的一处山脚下,郑芝龙指着前方激动地说。

    这里是福州的马尾。

    此时在原本历史上马尾造船厂的位置,五座二十丈长的大型船坞一字排开,这是郑芝龙花了两年时间为杨丰建造的,不计其数的造船工匠正在这五座船坞内不停忙碌着,以五根十五丈长的龙骨为基础,不断将一块块早就准备好的木材搭接上去。五艘三级战列舰就这样开始逐渐具备雏形,未来它们将和同时在大沽口开建的另外五艘战列舰一起,组成大明第一支真正的海军舰队,然后就像当年的郑和船队一样,带着大明皇帝的威严驶向南洋,去扬皇威于四海,宣教化于万国。

    “技术上还有什么难题吗?”

    杨丰问道。

    “回陛下,没什么难题,实际上臣之前也试着建造过这种夹板船,单论技术上咱们也并不比他们差,甚至在一些地方咱们的工匠比红毛人的工匠还强,如今这五艘只是更大而已。有圣上提供的图样,还有他们的船做样板,剩下就都简单了,这东西说到底也就是一个钱的问题,不过臣还是觉得咱们应该用咱们的硬帆。红毛人的这种软帆并不比咱们的硬帆更好多少,甚至咱们的硬帆在近海比软帆还好用,而且使用软帆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训练水手,他们的这套索具太过于复杂了。”

    郑芝龙说道。

    他现在可
叶上微雨全文阅读
是满腔热情,他儿子郑成功刚刚被皇上正式封为延平郡王,成为大明继吴三桂之后第二个活着的异姓王。

    加上他的南安侯,郑家一个郡王一个侯,可以说那恩宠也是绝无仅有了,为了报答圣恩,老海盗头子就像上紧发条般,正拼命做好皇上的每一项工作,而且皇上还说了,一旦这批战舰建成并且使用熟练,将组成舰队宣慰南洋,这舰队提督一职有很大可能也会落在他郑家,老海盗那就更得拼命了,万一被沈家和张名振的浙江系抢去,那可就很不好了。

    后者可是圣眷正隆。

    “还是软帆吧,稳妥一些为好!”

    杨丰说道。

    软帆和硬帆的确是各有所长,但欧洲人的软帆是经历了数百年远洋航行考验的,而中式硬帆也就耆英号一个例子了,他未来可是要让这些战舰横渡太平洋的,还是尽量玩保险的吧。

    “是臣疏忽了!”

    郑芝龙忙说道。

    “最近荷兰人有何反应?”

    杨丰紧接着问道。

    “陛下请放心,他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他们真要是敢赖在台湾不走,臣集闽粤水师之力也足以把他们打出去。”

    郑芝龙说道。

    “那这台湾之事朕就交给爱卿了!”

    杨丰满意地说。

    “另外南洋公司的商船最远向南到过什么地方?”

    他问道。

    “向南最远的话,也就航行到爪哇了,实际上咱们同南洋的贸易主要是吕宋,安南,这几年才开始向西过马六甲,最远到金奈,但向南最远也就到巴达维亚,而且很少会过去,目前南洋公司最主要航线就是金奈或者达卡。那里的王公很喜欢咱们的货物,而且咱们也需要他们的战马,只不过荷兰人占据了马六甲,咱们每次都得额外给他们交买路钱,至于向巴达维亚没多少利处,那里的生意都是荷兰人控制着。”

    郑芝龙说道。

    事实上南洋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就是往印度卖那些杨丰提供的奢侈品,尤其是北京的工厂里,正源源不断生产出来的镜子,还有就是大型的座钟之类工艺品,然后再从印度往回拉战马和棉布,这些年他已经运回近千匹马瓦里马了。

    “挑两艘好些的船,选一批最好的水手,然后交给你弟弟郑鸿逵,让他拿着朕的海图,一直向南洋以南,能走多远他就走多远,但必须到达金州,并且在金州寻找一处能够移居人口的港口,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在那里留下几个人建设营地,总之他必须探索出向金州的这条航线,接下来朕要大量向金州殖民。”

    杨丰说道。

    金州就是澳大利亚,向那里的殖民部署越早越好。

    这种事情是最耗费时间的,现在派出船队探索航线,那么最快也得一年时间才能出结果,然后再派出殖民队,按照他的估计三年内能在澳大利亚建立起第一个定居点这就很好了。而且还得是在澳大利亚北部,如果想要把殖民地延伸到墨尔本,恐怕五年内能完成就不错,然后再寻找金矿并开始淘金,乐观估计七年内他能见着澳大利亚的金子,两万里的距离,让他的任何计划都会变得很漫长。

    “臣尊旨。”

    郑芝龙忙说道。

    “另外还有,金州公司的商船也必须再向西,金奈还不行,必须绕过印度,向天方,波斯一带进行贸易,尤其是他们那里的马匹。”

    杨丰说道。

    他现在最急需的东西就是优良的战马,明军接下来的主要任务就是向西北进攻,不停地进攻下去,至少在他有生之年要打到中亚的阿姆河恢复盛唐疆域才行,而这场注定会旷日持久下去的战争必须依赖战马,无数的战马,几十万几百万匹的战马。他现在已经不缺马场了,东北的辽河一带有足够的土地来牧马,而且还有更加广袤的北方草原,这样一来最重要的就马种了,马瓦里马他已经有了,都在北京附近的马场,同挑选出来的蒙古马进行杂交,但这还远远不够,必须不停地继续大量引进良马。

    马瓦里马,阿拉伯马,波斯马,甚至汗血马,北非马,欧洲马,总之一切能够购买到的马他都要往回买。

    “陛下,这得需要大量资金。”

    郑芝龙小心翼翼地说。

    “为什么需要钱呢?难道他们不喜欢这个吗?”

    杨丰从梁诚手中拿过一个小布口袋,然后从里面抓出一大把人工合成的红宝石,一边往下洒一边笑着说。

    “那倒也是!”

    郑芝龙也跟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