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七四章 逼宫

第一七四章 逼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所有日月照耀下的土地都是我大明的疆土,所有日月照耀下的海洋,都是我大明的海洋,所有日月照耀下的诸侯,都是我大明的臣属,敢叛我大明者,虽远必诛,无论多远,我大明将士都将荡平其巢穴,斩下其头颅,使我大明皇威布于四海,使我大明教化行于万国,皇天后土,诸神在上,当使尔等所向无敌!”

    杨丰大声吼道。

    在隐藏身上的小型音箱帮助下,他的声音响彻江岸,水陆两军一万五千官兵,无不肃立聆听圣训。

    “黄旭听令!”

    紧接着杨丰吼道。

    “臣在!”

    站在台下的步兵二旅旅长黄旭迅速上台,在杨丰脚下单膝跪倒说道。

    “今有逆臣倭国萨摩藩藩主岛津光久,私通建奴谋逆作乱,与龚逆等人阴谋弑君,与建奴合谋妄图瓜分大明,更兼入侵琉球杀害大明属民,实属罪大恶极,今特赐卿节钺以统帅大军,渡海远征,望卿等奋勇争先,早日踏平其巢穴,枭其首级以传四方,凯旋之日朕当与尔等痛饮!”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从旁边侍立的梁诚手中拿过权杖一样的小斧头,只有一尺长斧面镂空出虎形,黑沉沉没有丝毫华丽的装饰,但却代表着明军的战区最高军事指挥权。

    这就是他设计的节钺。

    以后所有负责战区作战的明军将领都会得到。

    虽然黄旭只是一个旅长,但他执行的却是战区一级任务,所以也得有这个东西,节钺就相当于之前的尚方宝剑,有权调动战区内一切力量,包括实际职位高于黄旭的张名振和沈廷扬也得受节钺指挥。前者是水师总兵,任务是护送并支援陆军作战,所以也必须受陆军指挥,而沈廷扬是文官,是负责监军的,但无作战指挥的权力,他俩尽管职位高,但却不能持节钺。

    黄旭一脸庄严地双手接过了节钺。

    “臣必不辱使命!”

    他紧接着说道。

    “那就登船,为朕把岛津光久的首级取来!”

    杨丰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他身后传来一阵隐约的喧闹。

    杨丰立刻冷笑着转过头,就看见远处的挹江门外,无数的青虫从各处道路上不断涌出,恍如寻到食物的蚂蚁般在江岸边汇聚成青色洪流,沿着冬季里空旷的江滩缓缓向着他这边涌来。在这些青虫中,很多人还头顶着大明历代皇帝灵位,举着写满字的横幅,甚至最前面一排还有不少居然抬着棺材,很显然也是做足了准备。

    原本就在看讨倭军誓师的百姓目光立刻被他们吸引过去。

    黄旭看着杨丰。

    杨丰一脸冷笑地继续看着。

    旁边梁诚使了个眼色,黄旭立刻反应过来,以最快速度跑到台下,随着他命令发出,列阵的步兵二旅数千名士兵紧接着开始调动,很快在木台和青虫之间排成作战线列,所有士兵枪下肩完成装弹然后在军官的命令声中举起了荡寇铳。

    远处的青虫们看着前面明晃晃的刺刀线,行进的速度一滞。

    “放下枪!”

    杨丰说道。

    黄旭一愣,赶紧下令所有士兵放下枪。

    略显混乱的青虫大军迅速恢复了正常的速度,很快他们的前锋就逼近高台,包括那些横幅上的字也能看清楚了。

    “以死卫道。”

    杨丰冷笑着说:“朕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不怕死。”

    青虫们在距离明军刺刀线百米外就停下了,然后为首的数十名青虫走出了队伍,他们身后都跟着抬棺材的,棺材上统统写着死谏两个大字,还有几个干脆脖子上挂着麻绳,或者手中拿着毒药瓶,一脸慷慨悲歌的表情迎着刺刀向前,一直走到几乎撞上刀尖了才停下。

    话说此时如果有人往枪管里插支鲜花就完美了,可惜这些青虫们终究还嫩点,他们只是那么简单地跪倒在地,一点也不懂搞搞煽情。

    “尔等意欲何为?”

    杨丰站在高台上沉下脸问道。

    “学生南京乡试壬午科副榜贡生冒襄叩见陛下,学生冒死恳请陛下绍封衍圣公,以明天下儒学正统,使孔圣之祀不废,使华夏道统不废,使四夷有所仰望,使万民有所皈依。”

    其中一个中年帅哥抬起头一脸庄严地说道。

    “学生恳请皇上绍封衍圣公!”

    他后面三万青虫齐声高喊。


英雄联盟之传奇正盛笔趣阁
    “还有谁有其他要求,都一个个说出来吧!”

    杨丰说道。

    “学生南京乡试举子黄宗羲叩见陛下,学生冒死进谏,恳请陛下停夺田令,陛下申宜明公私之分,士绅之田皆为私产,非朝廷的公产,以朝廷律法夺人田产者为犯罪,陛下为万民之主,更当为天下表率,奈何以身犯太祖之律法?”

    又一个青虫抬起头说道。

    “恳请陛下停夺田令!”

    后面三万青虫齐声高喊。

    “学生萧山童生毛奇龄叩见陛下,学生冒死恳请陛下停附逆官员族人株连之令,此辈虽身陷于贼,但多情非得已,陛下惩之亦合法度,然其族人何辜?法不外乎人情,陛下以其不得已陷于贼中,而株连其九族,何以显示圣朝之仁慈?”

    一个青虫说道。

    “学生萧山生员蔡仲光叩见陛下,学生冒死进谏恳请陛下停茶绸出口专营令,陛下为万民之主当爱惜百姓,何故与民争利?茶绸出口微利皆百姓生计所依,陛下一令禁之,则万家失衣食,陛下岂不闻百姓之哭声?”

    “学生徐州举子万寿祺叩见陛下,学生冒死恳请陛下停粮食专营之令……”

    ……

    那些青虫们就像演义小说里战场上的武将般,一个接一个不断向杨丰发出挑战,历数他那些天怒人怨的政策,甚至都逐渐发展到研究他的个人品德问题。比如说他嗜杀成性,比如说他不尊重读书人昵近小人,还有人把他对待闯逆部下和原朝廷官员的截然不同风格进行对比,质问他为何善待流寇而苛待士绅?总而言之那炮弹一个接一个不停轰过来,誓要轰碎他的画皮,让天下百姓看看他的真面目。

    杨丰只是在那里看着他们的表演。

    实际上这些人在原本历史上,绝大多数都还能算有点气节的。

    除了冒襄,也就是董小宛她老公冒辟疆之外,就是后来萎了的毛奇龄最初也参加过抗清,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和杨丰的对立,因为他们同样都是士绅阶层,杨丰的所有政策,都是在挖他们的根基毁他们的利益,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啊。实际上此时的杨丰在他们的眼中,恐怕比原本历史上清军在他们眼中要更可恨,毕竟抗清时候这些人都只是热情过去就拉倒了,但现在他们可是真抬着棺材来,摆出一副和他势不两立的姿态了。

    “你反对朕对付孔家,是因为朕对付孔家就意味着朕不再以儒家为法,你其实并不在乎孔家,你在乎的是儒家地位的动摇。你反对均田令,并不是针对均田令,而是针对朕的权力不再受士绅们的控制了,过去你们可以抱团对抗朝廷的政令,但现在朕的强势让你们感到绝望了,所以你们想用这一次逼宫来显示力量,重新让朕回到受你们控制的道路上。你反对株连,只是因为你家有亲人在逆党你被株连了,你反对朕的茶绸出口专营制度,只是因为你家是茶商或者丝绸商,朕的制度没有让茶农蚕农哭但让你们哭了。

    那你们就接着哭吧!

    你们都是为了自己目的。

    你们无视朕对付孔家是因为他们根本不配得到朕的爵位,你们无视朕推行均田制,只是因为之前土地兼并造成民不聊生,百姓饥寒交迫,最后不得不造反求生,你们无视朕实行茶绸出口专营制度,只是因为茶绸出口暴利都落进你们口袋,维持你们锦衣玉食的生活,却在国家需要钱抵抗外敌赈济灾民时一毛不拔,你们无视朕实行粮食专营,只是因为灾荒年间你们囤积居奇,造成饿殍遍野。

    你看,这样咱们再讨论问题就简单多了。

    没必要给自己的行为,加上那么多大义凛然的修饰,也不用扯什么天下百姓,天下百姓很清楚谁对他们好。

    所以朕可以直接回答你们。

    统统驳回。

    朕不会再让儒家垄断学问,朕不会再让士绅兼并土地,朕不会再让奸商蛀空国家,你们想要的朕都不会给你们,朕是天下万民之主,朕要让天下万民同享日月之光,同享大明的盛世,而不是只让你们。不能你们锦衣玉食,却让占天下九成九的百姓饥寒交迫,不能你们花前月下,吟诗作赋,却让这天下九成九的百姓卖而卖女,你们说朕为万民之主当爱惜百姓,对呀,朕就是这样在爱惜百姓,只不过朕爱惜的是所有百姓,而不是仅仅只有你们!”

    杨丰说道。

    冒辟疆的右手在身后微微一招。

    三万青虫的洪流立刻向前涌动。

    “学生愿以死相谏!”

    无数的喊声也同时响起。